「沒想到你就是黑。」斷臂的亞門鋼太朗臥躺在床上,看著森下月的笑臉帶著濃濃苦澀。

「驚訝吧。」森下月坐在一旁,無所謂地隨口說著,手裡還熟練地削著蘋果,切成數塊卻是直往自己嘴巴送,看得亞門鋼太朗有些無奈。

「我說,那不是要給我吃的嗎……」

「嗯?你要吃呀?早說嘛。」森下月一臉「我就施捨幾塊給你吧!」的表情,拿了塊蘋果往對方嘴裡塞。

「……」

亞門鋼太朗其實有很多問題想問森下月,奈何問題太多,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而他想問話的對象卻又是這副無所謂的輕鬆模樣,這讓他的心情很複雜。

第一次見到森下月,大概是在對方高中年紀的時候。當時的森下月在半路上遭數名喰種襲擊,正巧路過的他及時替對方解決了危機,詢問之下卻發現對方剛來到那個地區,連個落腳處都還沒下落,為了怕對方再次遇到危險,亞門鋼太朗便把他帶回自家中。

起初只打算讓對方待一天,而對方也在一大早便消失蹤影,僅在桌上留下了紙條,紙條上只寫了「謝謝」兩個字,這讓亞門鋼太朗微微一笑。誰知當天晚上回家的路途中竟然再次遇上對方,依舊處在遭喰種襲擊的情況,這讓他救下對方後,對對方的壞運氣感到不可思議。

「你還真容易被喰種盯上啊。」亞門鋼太朗邊說邊解決掉最後一隻喰種。

「哈……哈哈……」當時的森下月除了乾笑,還真想不到該做何反應。

對於自己容易吸引喰種的體質,森下月也是相當苦惱的,畢竟沒了黑的裝扮,誰也不會知道他就是最強的喰種。他來到這個地區的主要目的也是為了將能力高強的喰種收入麾下帶去十六區,誰曉得這兩天找上他的不但都是些沒什麼實力、苟且偷生的廢物,不知為何還總是碰到亞門鋼太朗。

難道他的體質不但能吸引喰種,還進化到能吸引搜查官了?森下月對這樣的想法感到有些汗顏。

大概是連兩天都被數名喰種襲擊實在太過不可思議了,這讓亞門鋼太朗決定將森下月帶回家中照顧,還嚴重規定對方不能隨便亂跑,就是跑了也要在人多的地方,絕對不能輕易和陌生人離去,像個擔心小孩的父親一樣,這讓森下月忍不住笑了出來。

「喂……」亞門鋼太朗的臉色有些鐵青,但對方卻是掩著嘴,身體還不斷顫抖著。

「對、對不起……噗!」

「……」

森下月就在那天,住進了亞門鋼太朗的家。

 

「還是不行啊。」森下月隨手解決掉眼前的喰種,抬手食指一勾,躲在暗處的藤原貴史便出現在他身旁。

「帶回去。」

「是。」藤原貴史一個回應便開始著手將地上的喰種屍體給打包起來,還不忘將現場還原,接著便帶著那些肉塊離去。

森下月的目的除了尋找實力高強的喰種收入麾下外,還有將這些不知死活前來攻擊自己的喰種當作庫存糧食給藤原貴史帶回十六區去。當然,藤原貴史只是負責接收的媒介,由他負責回收,再交由與他隨來的手下們運送回去,畢竟看過黑真面目的就只有他一人。

可惜的是有好幾次正巧被亞門鋼太朗碰到,因此他們少了不少糧食能運送,這倒是出乎森下月的預料。

不知道為什麼,似乎就獨亞門鋼太朗最容易碰到。

由於亞門鋼太朗的緣故,森下月在這裡待的時間比以往在其他區所待的時間要花上數倍,這段期間他也一直住在對方家中,並沒有另尋他處。亞門鋼太朗也當對方是個無依無靠且容易吸引喰種襲擊的可憐孤兒,儘管工作繁忙,卻也沒因此將對方交由CCG處理,畢竟對方怎麼看都像是高中生,他相信這種年紀的孩子還知道如何自理。

出乎預料的,長時間的相處讓彼此產生了情意,甚至還發生了幾次關係,這些雖然都在森下月的預料之外,但他卻很清楚他們之間的可能性。

一個是人類,一個是喰種,更何況亞門鋼太朗還是極度厭惡喰種的搜查官,森下月知道他們之間是不可能的事情,終有一天他們必定會分離,也因此在對方笨拙示愛的那天,他接受了;在對方提出想抱他的要求時,他也答應了。

他們之間的愛情是不可能長久的,所以森下月決定沉溺在這短暫的幸福裡。

至少事後還能回憶,在未來,還有那麼一段過去可以稱得上「美好」。

由於亞門鋼太朗總是要工作,等他回家幾乎都是晚上,而森下月為了他的目的,白天也幾乎不在家,有時甚至還比亞門鋼太朗晚回去,也因此對方根本絲毫沒發現他其實是喰種。

儘管數次在準備解決想攻擊自己的喰種時被亞門鋼太朗撞見,但森下月從來就不曾忘記他的真正目的。他勘查完這區的喰種,將襲擊自己的喰種殺掉交給藤原貴史帶回十六區,也將能力不錯,亦或品行不錯的弱小喰種名單丟給藤原貴史,沒有留下去的意義後,他毫不猶豫地決定離開。

那天晚上,他依舊回到亞門鋼太朗的家中,難得主動勾引對方抱他,他在對方睡著前笑著問了個問題。

「我說鋼太朗,你們CCG說的那個叫黑的喰種,雖然強得讓你們搜查官都不敢輕易出手,但他做的事情也稱不上傷天害理,這樣的他……你也要殺嗎?」森下月說的很平淡,語氣也很柔和,讓亞門鋼太朗的眼皮更加沉重,因為對方的聲音總能讓他放鬆。

「如果我有能力,因為喰種是不該存在的……」亞門鋼太朗的聲音越來越小,意識也越來越遠。

明知道對方快睡著了,但森下月卻還是微微一笑,輕輕地問:「既使……那個黑就是我嗎?」

「……」

安穩的呼吸聲傳進森下月耳裡,他知道對方睡著了。臉上的笑容依舊,他在對方的臉頰上輕輕一吻,手指輕柔地摸著對方的黑髮。

「再見了,鋼太朗。」

這次,桌上沒有留下紙條,也沒有留下一絲他的物品、他的氣息,森下月離開這個家、這個區,來到藤原貴史的所處之地。

「雖然從沒想過您會喜歡上男人,但沒想到就連離開也沒見您有一絲猶豫呢。」藤原貴史將手上拿著的外套披在森下月身上,也不見對方的表情有任何動搖,只是將外套給套好便微微一笑。

「他是人類、我是喰種,更何況他還是CCG的人,分別是必然的。」語氣很淡,跟著一個轉身,毫不留戀地邁步離去。

「走了。」

看著森下月的背影,藤原貴史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

「是。」

 

睡夢中,亞門鋼太朗看到森下月的笑容有著不曾看過的苦澀。

「月?」他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要露出這種表情,但他卻感覺到內心有著濃濃的恐懼在不斷滋長。

夢境化為現實,亞門鋼太朗醒來卻發現森下月不在身邊,找遍整個家中也看不到一絲身影,他跪坐在地,臉上掛著兩條淚水。

『既使……那個黑就是我嗎?』

印象中,昨晚在即將陷入深層睡眠之際,他聽到對方說了這麼一句話,但他卻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這麼問,又和對方的離開有什麼關係。

而現在……

看著正一臉愉悅地吃著蘋果的森下月,亞門鋼太朗的嘴角緩緩勾起一抹笑。

我怎麼可能殺得了你呢?

他明白當初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問,也明白對方為什麼要離開,只是這些在現下卻變得一點也不重要了,因為──

對方又回到他身邊,這樣就夠了。

*****

趁我還記得趕快把他貼完……

這篇就正式完結辣!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