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金木研在古董當服務生沖泡咖啡,為了讓他能夠早日泡出好喝的咖啡,森下月特地用了一台咖啡機回家,這讓對方驚訝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畢竟他雖然偶爾會完全不說明理由的就出去外宿好幾天才回來,但對方卻是從沒看過他打工,更別說知道他的錢是從哪來的了。

不管錢是如何到手的,森下月從不認為對金木研的付出是種負擔。

對於死在一名殺人犯手裡的森下月來說,他對人類實在沒什麼好感,對隨時會攻擊他,甚至是攻擊金木研的喰種更沒好感,所以他並不會特別想去幫助哪一方,簡單來說就是中立,而唯一能打破這個平衡的正是金木研。

金木研雖然變成了喰種,卻也只是半人半喰種的存在,再加上他的認知,森下月可以肯定金木研現下的立場和自己相同,只是看待事情的方式不一樣──金木研致力於尋求人類與喰種和平共處的方式,而他則是對所見一切不聞不問,只有在一時心血來潮的情況下偶爾出手幫忙。

然而,金木研變成喰種是他早已知曉的未來,但真的發生了卻總讓他有些不知所措。喰種的世界在這幾年裡他早已深刻體會過,太過保護對方,恐怕對方會比漫畫劇情要來得早死吧!

要是真發生這種事情,先不管他會怎樣,那個把他丟到這裡的神或許會先把他給宰了也不一定。

他當然也對這部漫畫的各種劇情感到不滿,來到這裡也確實對很多事情存有私心,再說那個神根本沒要求他要改變什麼未來,甚至連改變誰的未來都沒透露,這幾年來也完全沒和他聯絡,他自然是完全依照自己的私心去做了。

不過剛開始被丟到第一區讓他接觸不到知曉劇情部分的各類角色,也因此做了許多意料之外的事情,最後才演變成現在這樣。

不管過去他究竟做了些什麼,現在與未來,才是他要思考的重點。這麼多天下來,金木研始終不曾開口告訴森下月關於他變成喰種的事情,森下月也因此不願告訴對方自己也是喰種,兩人的相處模式一如既往,唯一不同的是金木研害怕自己是喰種的事情被對方發現,而森下月則是對對方仍不願告訴自己而感到失落。

每天從金木研身上聞到一些殘存的味道以及一些詭異舉止就能大致判斷出他今天做了什麼事情,就好比某天對方臉色難看、腳步虛弱的回來,森下月知道他是對「吃」進行了特訓;又或者某天晚上回來,身上還殘留了一些腐屍的惡臭味,大概是和四方蓮示去「老地方」了。

今天,森下月依舊隨手抽了本小說帶去古董閱讀喝咖啡,外面正下著雨,這讓他實在沒什麼美好心情靜靜地閱讀下去。

該不會就是今天吧?

森下月心下狐疑,卻正巧看到笛口涼子前來帶她女兒回去,這讓他想起不久前金木研似乎一臉慌張的跑下來,沒多久就在古間圓兒的指示下,端了杯咖啡再次上樓,難道是看到笛口雛實進食的模樣了?

那麼,就是今天了。

通常金木研就算看到森下月在古董裡,離開時也不會特別找對方一同回家,因為他知道對方一向很喜歡喝這裡的咖啡,偶爾會為了咖啡而在這裡耗掉一整天,也因此下班的他並沒有特別和對方打招呼就已先行離去,森下月想了想,和櫃檯打了聲招呼便帶著小說快步走上二樓。

途中碰到芳村功善,他微笑地友善詢問:「森下大人,有什麼事嗎?」但森下月只是頭也不回地走向那間對方特地準備給自己的房間,邊丟了句:「你忙你的。」

一進房裡,森下月就將小說隨手丟到桌上,身上的衣褲一脫,迅速從衣櫃裡拿出一套比自己身材大上許多的黑色連帽衣與稍稍貼身的黑長褲,接著從床下拿出一雙黑鞋,他整裝就緒後帶上帽子,擋住自己的頭髮與眼睛。

一直以來,他就是以這副模樣出現在眾人面前,而除了古董的人與神代利世以外、知曉他真實身分卻又看到他面貌的人或喰種,早已一個不剩地被全數吞下肚了。

他其實不知道自己到底趕不趕得上,但他還是以最快的速度飛馳而去。靈敏的嗅覺因為雨水的干擾而起不了太大作用,也因此當他終於聞到些許氣味而趕過去時,正好是真戶吳緒要給對方最後一擊的時候。

眼角正好看到不遠處有著鬼鬼祟祟行為的女喰種,之所以認得對方是因為她最近的行為過於囂張,常常在夜晚胡亂找人類下手的緣故。正好她的髮型與笛口涼子有些相似,只見森下月一瞬間出現在對方眼前,赫子一出抓住對方就來到笛口涼子附近,以常人無法看清的速度連同衣服一起將兩人掉了包,就見下一秒對方的頭被真戶吳緒毫不猶豫地砍飛。

森下月的心臟難得的劇烈跳動著,他對自己的速度很有自信,但他卻無法保證CCG的人會不會察覺到異樣。然而接下來他也管不了太多,抱著被自己救下後便昏迷不醒的笛口涼子快速隱沒在小巷中。

 

亞門鋼太朗微皺眉頭,對自己一時的眼花感到有些奇怪。

笛口涼子的頭確實在他面前被他的夥伴真戶吳緒給砍下,但一瞬間有道黑影晃動的錯覺又是怎麼一回事?

然而再看向笛口涼子,身上的衣服依舊如初,飛出去的頭長髮披散,似乎也沒什麼問題,難道是他近期內的神經過於緊繃,導致疲憊而形成雙眼焦距渙散,才讓他有這般錯覺?

亦或是……「黑」的傑作?亞門鋼太朗輕搖搖頭,將腦海這可笑的念頭給打散。

就他們CCG所得到的情報來看,代號「黑」的喰種雖然沒有面具,卻是個總穿著一身黑衣連帽黑褲黑鞋,擁有無人能比的超強實力,只會吃同類與通緝犯的怪異喰種,也是個不怎麼搭理別人、決不會多管閒事的冷漠冰山。雖然這幾年來黑似乎完全消失蹤影,也有不可靠的消息指出黑藏匿在二十區,不管事實真相究竟如何,他都認為對方不是那種會救下笛口涼子的傢伙。

大概是太累了。亞門鋼太朗如此告訴自己,又除掉一個害蟲讓他心情有些愉悅,但他還是讓自己盡量保持緊繃,因為還有很多喰種等著他們CCG去解決呢!

隨著真戶吳緒的腳步,他也一同離開了這個剛結束的戰場,打理的工作自然與他們無關。

冰冷的雨,似乎讓溫度又降下許多……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