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下學長!」

對於這聲叫喊沒有絲毫反應,森下月邊翻閱手中的小說,邊拿起桌上的咖啡杯輕啜一口。

然而對方卻不因此而氣餒,也不管森下月會不會感到不悅,直接就將他手中的小說給抽走,這讓對方微皺起眉頭。

手中的書本被拿走,森下月就算再怎麼不願意也得抬頭看對方,畢竟不聽對方說話也得先把書拿回來,而這一看倒是發現對方真是豪不客氣,竟然直接坐在自己對面的空位上,還大膽的翻閱起被他搶走的小說。

「研,拿來……」森下月語氣淡然,微皺的眉頭倒是在看清對方面孔的下一秒鬆開,邊說又邊喝了口咖啡,杯裡卻是見底了,只好拿起杯子起身走到櫃檯,像是早已知道他要續杯般,霧嶋董香端出一杯剛泡好的咖啡朝他微微一笑。

「謝謝。」森下月朝對方微微點頭,就將咖啡拿回到原位上,而金木研早已將他的書放回桌面上,一臉興奮的等著他歸來。

屁股都還沒坐下,金木研就已經開口:「沒想到森下學長也會看高槻泉的作品,不知道學長喜歡他哪一部作品?」

但森下月卻只是拿起小說淡淡地回:「沒特別喜歡,只是無聊翻翻。」這讓金木研興奮的臉頓時一僵,隨後露出失望的表情。

對方的反應自然全收進眼裡,森下月嘆了口氣,「這麼失望幹什麼?我又不是你喜歡的女人。」

金木研的表情在下一秒染上一層緋紅,緊張的解釋:「我只是!只是很崇拜學長而已……」

「不要老是學長學長的叫,在家就不曾聽你叫過一次。」森下月將書籤夾進小說裡,這才把小說放在桌上,又喝了口咖啡才看向對方,這次卻是嘴角微勾,語帶揶揄:「崇拜一個跟你毫無血緣的哥哥,還真是可愛的弟弟呀。」

金木研臉上的紅潮又更深了些,他面露苦笑,無奈地說:「別在糗我了啦!」對此森下月只是聳了聳肩,又喝起咖啡來了。

「還有,你好像沒發現這本是你的書。」

「咦?」

「懶得去借,所以就拿你的小說來耗時間了。」森下月說得淡然。

「……」金木研只覺得有些無奈。

「找我有什麼事?」森下月常常到古董喝咖啡看書,金木研也是,但兩人的目的卻不同。他知道金木研最近頻繁來古董是為了神代利世,也就是說近期內就會進入他所知道的未來發展。

就如兩人方才的對話,森下月目前住在金木研家中,而這樣的發展並不是他有意造成的,對此他也感到相當驚訝,甚至懷疑該不會是當初那個將他送來這裡的神幹的好事。

剛來到二十區時,尚未找到住處的他剛好來到金木研住處附近,在徘徊過程中碰巧遇見對方,而對方的溫柔在知曉他的情況後便將他帶回家中,兩人從此便一起生活。

但這種巧合並沒有讓他在意太久,與其思考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是如何發生,不如順其自然地繼續下去。

來到這個世界的他依舊致力於當個死宅,而金木研也正好是個小說愛好者,就是沒錢,偶爾也能翻翻對方買來的小說,亦或是對方死去的父親遺留下來的眾多書本,倒也說不上無聊。

兩人認識的時間雖然不長,彼此相處卻像兄弟,金木研似乎對成天看小說考試卻總能輕易拿到高分的森下月特別崇拜,或許也有別的原因,但森下月並沒有特別去探究,所以並不清楚。

或許是基於禮貌吧,金木研在外面總會稱呼森下月為「學長」,這讓後者總是有些不是滋味,因為這個稱呼讓他感到有種距離感,哪怕對方是滿懷敬意地叫喊。

兩人畢竟只能算是同居,兄弟是他們自己稱呼、認同的,森下月想或許是這個原因,才會讓金木研不好意思在外面叫他「哥哥」也不一定,畢竟兩人的長相截然不同,容易讓人起疑就勢必得解釋一番。

對於這個溫柔卻軟弱的弟弟他可是非常喜歡的,也因此對方這樣扭捏的態度對他的傷害其實很大,只可惜對方從未察覺過,對此他也相當無奈。

對方在外的有意迴避讓他們就算同在古董看書也不一定會坐在一起,因此當金木研跑到自己這裡,必定是有什麼事情。

「沒有啦,看你在看高槻泉的書,還以為你跟我一樣很喜歡他的作品。」金木研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森下月只是聳了聳肩、不以為意。

店門在這時被人推開,森下月眼尖的發現對方的表情微微一變,便透過窗戶反射理解緣由──神代利世來了。

「你那什麼表情?不會是見到喜歡的人了吧?」森下月揶揄著,卻見對方臉色爆紅,對對方的純情卻是忍不住想搖頭嘆氣。

「我、我先回家,你也別太晚哦……」丟下這句話,金木研飛也似地離開古董,看得對方是忍不住失笑搖頭,拿起小說再次翻閱了起來。

回想起那個將他丟到這裡的神,雖說要他改變未來,倒是沒有具體說明要改變什麼,森下月想了想,反正對方也沒說,那就照自己的意思來辦好了。

至於金木研,他想讓對方變成喰種是必須的,因為他自身也是喰種,他希望對方在知曉自己的身分後可以理解自己。更何況看過漫畫的他也知道變成喰種的金木研是如何讓自己適應──哪怕身為半人半喰種,也致力於尋找讓人類與喰種共存的辦法。

他一直很喜歡這樣的金木研,只可惜對方的個性太過軟弱,就算不用看漫畫,他也大致猜測得出對方在未來勢必會崩潰,而在他追連載的過程中也確實看見了這樣的發展。

拿起咖啡杯又喝了口,卻是再次見底,森下月看了眼腕上的手錶,他想時間也差不多了,便將書籤夾進書中,起身準備離開。

轉身走向店門,神代利世坐在他身後第二張桌子的位置上。在經過對方身邊的同時,他面無表情,那只是他一慣的冷漠俊臉。

「該收斂點了。」

他不打算改變金木研會變成喰種的未來,卻還是想提醒。如果因此而讓金木研不用變成喰種……

至少對方能繼續擁有和平的未來,那樣也不錯。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