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魯夫等人依舊如往常般悠哉地過日子,但卻又與往常有些不同,只因為他們今天的行程被突然來訪的男人給打斷了。

來者正是跳馬迪諾,而他出現的時機正巧是草帽海賊團所有人在澤田家門外集合,準備去學校後山修練的時候。他的出場也非常顯眼,清一色黑的高級轎車下來的清一色西裝筆挺戴墨鏡、看起來就非善類的男人們一個個整齊並列成兩排,最後才是迪諾從容的從車上下來的場面。

對於迪諾的出現,澤田是張大嘴巴額冒冷汗,看起來是千百個不願意看到對方似的,但迪諾卻像是什麼都沒察覺般,一個響指,只留下一個手下,其他便紛紛散去,這倒是讓澤田頓時鬆了口氣。

澤田自然知道迪諾在手下面前就不會丟臉,所以他一直很擔心對方把手下通通叫走,那麻煩就倍增,令人頭痛了。

「哦!你們就是打敗瓦利亞的草帽一夥嗎?」迪諾笑著看向魯夫,後者則一臉面無表情地回看著前者,最後指著對方,皺眉不解地看向澤田:「這傢伙是誰啊?」

澤田還來不及回答,迪諾就笑著回道:「抱歉,我忘了先自我介紹了,你們好,我叫迪諾。」

「我是魯夫,他們是我的夥伴。」魯夫向迪諾一一介紹他的夥伴後,澤田這才開口插話:「那個,迪諾先生怎麼會知道瓦利亞……」

輸給他們這種話澤田實在覺得有些難以啟齒,雖然不是自己的事,但善良如澤田,會有這樣的反應也是正常的。也用不著他說完,迪諾就能知曉他想說的話語,雖然沒有像澤田那樣同情瓦利亞的遭遇,迪諾還是語帶保留地回答:「透過點關係得知的。」

「這樣啊……」

「所以就跑來看看對方究竟是何方神聖是吧?」里包恩跳到澤田的頭上,臉上的表情是一貫的微笑。

「沒錯!」迪諾大方的承認,接著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其實你也是想來和他們打幾場的吧?」里包恩一語點破迪諾的來意,這讓後者乾笑了幾聲,但隨後吐出的下一句卻是讓後者徹底愣住了。

「但是他們已經走了喔。」

「咦?」迪諾這才發現方才這裡還站了一大票的人,現在卻是只剩下他與他的一名手下,以及澤田和里包恩四人,哪裡還有魯夫等人的身影?

「怎麼會?他們跑去哪了?」迪諾有些慌張的說著,但隨後又意識到身旁還有手下,乾咳一聲,又恢復老大的光彩。

「大概在學校後山吧。」

「學校後山?」澤田納悶地問,「他們去學校後山幹嘛?」

「這個嘛……」里包恩的眼珠骨溜的轉了轉,笑著說:「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四人便結伴來到學校後山,沒花多少時間就找到魯夫等人,赫然發現他們竟然是在做特訓。

「這……難道他們每天都來這裡做特訓?」澤田難以置信地問著,他是有發現他們每天的這個時間點都會不見蹤影,原以為他們是出去玩樂,卻沒想到竟然是來這裡修練,相較之下他們的生活不但太過和平,還輕鬆的過頭了點。

「嗯?」最先發現到澤田等人的是索隆,他繼續做著伏地挺身,邊和幾人招呼道:「哦!是你們啊,有什麼事嗎?」

索隆一開口,其他人也跟著注意到幾人,這讓澤田頓時有些慌張。

「抱、抱歉,打擾到你們了……」

與澤田的慌張相比,里包恩仍是老樣子地掛著微笑,自澤田頭上跳下,不疾不徐地說:「偶爾也應該加點東西進去,要不要跟迪諾打幾場呀?」

迪諾聞言,臉上仍舊掛著笑,跟著走上前幾步。

草帽海賊團幾人對看幾眼,老樣子的娜美、騙人布、喬巴是直接不參與,索隆因為對方不是劍客而興趣缺缺,佛朗基正和不參與的騙人布、喬巴在一旁製造簡易的兵器,香吉士則在替羅賓和娜美倒他特地準備的冰飲,只剩下魯夫,邊面無表情地看著迪諾,邊繼續做著暖身操。

「魯夫,怎麼樣?」里包恩只掃了一眼就推斷出現在只剩下魯夫有可能會答應和迪諾打一場了,所以他直接開口點名問道,要是對方不答應,也只能算迪諾倒楣了。

畢竟這種事情強求不得,更何況魯夫還是不怕子彈、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橡膠人,要威脅他還真讓里包恩有些頭疼。

再說他也沒理由要對方一定要和迪諾打一場,所以對方不打對他來說也沒什麼損失,就只是意思性地替迪諾詢問罷了。

魯夫依舊面無表情,沉默地直盯著迪諾看,看得對方額冒冷汗,總有股無形的壓力在壓迫著自己的感覺讓迪諾很不自在。就在迪諾再也受不了魯夫的注視時,魯夫終於有了不一樣的反應──

嘴角微勾,魯夫笑著道:「好啊。」

魯夫的回答先是讓迪諾愣了一下,過了許久才反應過來對方是在說什麼,這才意氣風發的拿出鞭子,示威性地往地上一甩便要上場。

草帽一夥人也只是繼續做他們正在做的事情,只有少數幾個稍微將注意力放在這邊兩人的身上,但也沒顯得太關心。這樣的反應全被迪諾收在眼裡,不禁對草帽一夥又高看了幾分。

畢竟是能夠打贏瓦利亞的人,恐怕根本不將我放在眼裡吧。迪諾如此想著,卻渾然不知他如此高看草帽一夥人,但草帽一夥人卻只是因為這些日子以來實在太多人來向他們邀約挑戰,所以對於這種場面見怪不怪罷了。

當然,這樣的誤會他們是永遠都不會解開的,畢竟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此時迪諾內心的想法,又怎麼有機會去解釋呢?就算有機會,他們恐怕也會因為麻煩而懶得解釋吧,畢竟他們從來就不是會在乎那些小事的人啊。

反觀澤田,儘管經過瓦利亞一戰,對魯夫的實力又認識了幾分,對於現下的場面仍舊不免開始緊張擔憂,與現場的其他人相比就顯得非常突兀。

啊啊,事情為什麼又演變成這樣了啊?澤田額冒冷汗,內心不住地哀嚎著,卻沒人能體會他現在的心情。

「那麼就開始吧。」迪諾微笑著,在手下面前的他可是不會出醜的,說罷便身手迅速敏捷地朝魯夫快速衝去。

*****

難得想打一下這篇,結果許久沒當機的電腦竟然給我當機了!!!!!!!

好吧,總之就這樣,我更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