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瓦利亞的決鬥就此落幕,被喬巴強制留下來治療的瓦利亞等人也在三天後完成治癒,接著便二話不說離開了日本。

對於瓦利亞悄無聲息的離開,澤田對此表示相當驚訝。他還以為XANXUS或許還會帶著瓦利亞前來和魯夫等人一番糾纏,卻沒想到對方竟然走得如此爽快。看得出來魯夫等人分析的不錯,XANXUS他們確實是為了測試自身實力而來的,而會如此爽快的離開,或許還要歸功於索隆的最後一句話──『反正只要不斷戰鬥,怎樣都會變強,又何必急於一時呢?』

或許就是因為這句話,讓瓦利亞決定放緩腳步,不再急於一時。而經過這一次的戰鬥,他們也明顯看清了自身的進步空間,再加上草帽海賊團與過去所遇到的眾多敵人相比,實力實在是相差太多了,這樣一對照下來,現在的他們在這個世界還是頗具優勢,確實不需要太過著急。

但是放緩腳步不代表可以鬆懈,所以在治療好傷痛後,他們便不打聲招呼就迅速離開,對此魯夫等人倒也沒說什麼,魯夫更是一如既往地嘻嘻笑著,看得澤田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對於回去的方法,魯夫等人仍舊沒有一絲頭緒,再加上他們也不著急,倒是非常放心的逛街遊戲。

魯夫和索隆常常和奈奈一起上街買菜,替奈奈提重物,也為自己的食物、啤酒添購。雖然花的都是別人的錢,但很顯然的,兩人並不會因此而感到不好意思,這讓澤田除了無奈還是無奈,卻也莫可奈何。

香吉士和騙人布也常常幫山本父親看店、做壽司,無疑多了兩名優秀員工讓山本的父親非常高興,做起壽司來也更帶勁。

娜美和羅賓大部分時間都在陪著京子,偶爾也會和魯夫等人上街逛逛。而佛朗基雖然偶爾也會陪著獄寺做些簡單的修練,但大多數還是跟著魯夫等人到處遊玩,絲毫不介意外人眼光的他穿著條泳褲上街倒是造成澤田等人不少困擾,奈何魯夫等人早已見怪不怪,臉上倒是絲毫不見一絲尷尬。

喬巴自然也是時常往魯夫等人的所在地跑了,畢竟和雲雀相處,三不五時就要遭到他的攻擊,然後在反擊的過程中不小心將對方打成重傷的下一秒開始替他進行治療,這日子對喬巴來說實在太過膽戰心驚,因此總會在雲雀發現自己之前逃得無影無蹤。

但雲雀又是什麼人,豈會因此而放棄?他也依舊不屈不撓地追著魯夫等人跑,迎面就是一記浮萍拐。魯夫等人倒也沒感到一絲不悅,再加上和瓦利亞的決鬥是借用學校場地,里包恩早已說過代價是草帽海賊團要和雲雀多打幾場,這對魯夫等人倒是一點損失也沒有,自然是不介意這點小事了。

雲雀自然也發現魯夫等人的樂意迎戰,追著他們跑的次數也就跟著增加,也因此常常上演逛街到一半突然打起來的場面,澤田是想阻止也阻止不了,看得他是更加無奈。

這樣的日子過了多久,沒有人特別去細算,只知道這樣的日子過得實在令人愉快,卻也和平過頭了點,這讓索隆忍不住皺起眉頭,在一次散步中忍不住向魯夫提起了這件事。

「我說魯夫,我們最近是不是悠哉過頭了?」

今天是難得只有草帽海賊團的所有成員在,而他們的散步路線則是學校的後山,這是他們每天都必須要做的一件事──修練。

平常都是有自主訓練的人自行前來,而學校後山人少、空間大,正是他們修練的最佳地點,但今天也不知道是吹了什麼風,所有人竟然同個時間一同前來,倒也難得。

索隆的話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但魯夫卻只是嘻嘻笑問:「會嗎?」

這樣的反應雖然在索隆的預料之中,卻還是不免一陣惱火。「這裡太和平了,不快點想辦法回去的話,要是太過習慣卻又突然跑回去,那我們不是死路一條?」

索隆的顧慮也不無道理在,而他的這番分析自然獲得其他人的認同,尤其是像娜美、騙人布、喬巴,瞬間就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這讓他們各個面露緊張,跟著齊齊看向魯夫,臉上卻是早已浮現出一絲絕望。

對象畢竟是魯夫,又要他們怎麼抱持希望呢?

香吉士悠哉的吐了口煙,竟是跟著開口說道:「綠藻頭說得沒錯,魯夫,我們是不是該正視一下尋找回去的方法了?」

行走中的魯夫突然停下腳步,突如的動作讓其他人跟著緊急煞車,接著卻見前者轉過頭來,臉上卻是面無表情。

魯夫先是沉默地盯著每個人看了一遍,才皺眉納悶的問:「怎麼找?」

一句話,三個字,卻足以讓眾人啞口無言了。

黑鬍子的黑洞造成的突變是怎麼形成的,他們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們因此而來到這個陌生的環境。要怎麼回去,誰又有頭緒?總不可能巴望黑鬍子也在這裡,再次把他們吸進他的黑洞裡,黑洞又正好再次產生突變,將他們送回原本的世界裡吧?

魯夫雖然時常表現得跟個蠢蛋一樣,偶爾說出口的話卻是一針見血的讓人痛哭流涕。

他們著急,卻沒有任何辦法。就現下的情況來看,他們的著急就顯得沒有意義。他們甚至都要懷疑魯夫之所以悠哉,不是因為不緊張,而是情況不容許他們緊張,所以只能隨波逐流、繼續下去。

但對方可是他們的船長,是那個魯夫,這樣的想法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倒還有可能,放在魯夫身上恐怕就有些天方夜譚了。

「嘛,至少我們還有地方可以鍛鍊身體,不至於讓實力倒退。」索隆嘆了口氣,妥協卻也強硬地命令:「所有人從今天開始,每天都一定要來這裡修練,也算是為能隨時回去做準備。」

索隆的意見自然是獲得眾人同意了,至於要怎麼修練倒是可以再做討論,而他們也從這天開始,除了和奈奈上街買菜、閒晃,或幫山本父親,或陪京子、獄寺,或和雲雀對打,又多了個固定行程,到後山來修練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