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羅賓的決鬥,獄寺是敗的一踏糊塗。獄寺對於自己沒拿好炸藥,讓炸藥掉到地上的這件事而感到非常可恥。

「那麼,決鬥還要繼續?」

羅賓的話讓獄寺愣了愣,然後看向里包恩。

獄寺知道這場決鬥是自己輸了,但還是抱著一絲希望看著里包恩,希望里包恩可以說出再比一次之類的話。

但……

「不,這場決鬥是獄寺輸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里包恩的話,讓獄寺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對於自己的能力,獄似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獄寺難過的低下頭,卻聽見澤田的叫喊聲。

「獄寺同學……」

「第、第十代首領,我沒事啦!」獄寺勉強擠出了笑容,笑看著澤田。

就在這時,佛朗基突然一把拎起了獄寺,獄寺呆愣了幾秒,隨即叫了起來。

「喂!你這個變態內褲男!快點放我下來!」

「少囉唆!你這個炸藥男!」佛朗基面無表情的,也不管獄寺,就這麼拎著獄寺,回到了家中。

回到獄寺的房間,佛朗基直接將獄寺丟到了床上,因而引來獄寺不滿的怒吼。

「你在幹什麼啊!你這個變態內褲男!」獄寺怒瞪著佛朗基,後者面無表情的回看著他。

「你想變強嗎?」

佛朗基的話讓獄寺愣了愣。

「你……你在說什麼啊?」

「你想變強吧?」佛朗基笑著說。「但是獄寺,你是不可能變強的。」

佛朗基的話讓獄寺瞪大雙眼,怒吼著:「你說什麼?」

「你戰鬥的理由是什麼?」佛朗基笑著坐了笑來。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為了要成為第十代首領的左右手!」

「就為了這個?」佛朗基挑眉。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想變強,難道不是為了想要守護什麼嗎?」

獄寺愣住了。

「守護……什麼?」

「在救羅賓以前,我和魯夫是死對頭。那時候的羅賓為了要救魯夫他們,決定犧牲自己。」佛朗基看著獄寺,緩緩說出:「那時候的魯夫他們並不知道羅賓是為了救他們,所以那時候的他們對敵人來說,可以說是不堪一擊。

但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後,他們便開始行動,力量也變強了,強得足以擊敗那些原本他們無法打贏的對手。」

獄寺呆愣的看著佛朗基。

佛朗基看了一眼獄寺,又笑著說:「在我看來,你只不過是嘴上說說著要變強,但卻沒有做任何事,不是嗎?」

「我……」

「左右手是怎樣我不清楚,但既然你是要幫助澤田,就不要讓他露出擔心的表情。」

佛朗基的話再次震住了獄寺。

「我……讓第十代首領擔心了?」

「沒錯!」佛朗基看著瞪大雙眼看著自己的獄寺,接著說:「剛才和羅賓的決鬥,你雖然失誤了,但你卻不是想『我的修行還不夠』,而是想『我太弱了』。這兩種想法雖然聽起來差不多,實際上卻差很多。

我的修行還不夠,為了變得更強,我還要做些什麼。我太弱了,沒有人會認同我,我會失去一切。我這麼說,你明白了吧?」

「……為了能成為第十代首領的左右手,我必須要每天做修行,讓自己變強!」獄寺眼神堅定的看著佛朗基,後者看了笑了笑。

「我可以幫你。」

「真的嗎?」獄寺雙眼發亮的看著佛朗基。

「那當然!」佛朗基哈哈大笑著,但隨即又一臉嚴肅地看著獄寺。「你現在要知道的是自己該做什麼,而不是怨天尤人,我希望你記住這點。」

「沒問題!」

「好!把你的炸藥給我。」

「炸藥?」獄寺呆愣的將炸藥遞給佛朗基。「你要炸藥幹麻啊?」

佛朗基笑哼了一聲,不知從哪變出了工具和材料,對著炸藥就是一陣改造。

獄寺驚訝的看著改造過的炸藥,心裡有種莫名的興奮在滋長。

「這炸藥的威力是原本的十倍,現在的你或許還沒那個資格使用,但只要多做修練,總有一天一定可以的!」

「變態內褲男……」獄寺一臉感動的看著佛朗基,嘴裡卻吐出了這五個字。

於是獄寺和佛朗基回到了學校後山,開始進行特訓。

炸藥的威力果然如佛朗基所說的,威力確實是增強了十倍。獄寺甚至覺得那炸藥不只增加了十倍,而是更高。

佛朗基不斷的將獄寺的炸藥做改造,丟給獄寺。但獄寺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卻讓他的心情更加低落。

看著這樣的獄寺,佛朗基嘆了口氣。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同樣的話,雖然從不同的人口中說出,卻同樣的震撼著獄寺。獄寺驚恐的看著佛朗基,後者先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隨即又笑了起來。

「左右手應該是個不需要首領擔心的傢伙吧?與其去想那些有得沒得,倒不如將那些時間拿來修練。」

愣了一下,獄寺笑了出來。

跟著佛朗基回家,獄寺笑著進入夢鄉。

但獄寺似乎是太累了,早上起來後,一時竟覺得昨天的修練只是一場夢……

再次回想起和羅賓的決鬥,獄寺又陷入了憂鬱之中。

佛朗基看了獄寺一眼,決定跟著獄寺去學校。

在去學校的路上,碰上了澤田。

澤田一臉擔心的看著獄寺,佛朗基忍不住揍了獄寺一拳。

「你在搞什麼鬼?你這個變態內褲男!」

佛朗基笑看著正怒瞪著自己的獄寺,說:「你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獄寺回想起昨天佛朗基說過的話,以及訓練的事,這才驚覺那不是夢,隨即笑著說:「第十代首領,我們去上學吧!」

「呃……嗯!」

「你對他做了什麼吧?」

佛朗基看著里包恩,笑著說:「我只不過是幫那傢伙打打氣罷了。」

如果要變強,就要找到自己守護的對象。因為人會為了自己守護的對象,而變得更強!

看著這樣的獄寺,佛朗基知道獄寺沒問題了,便放心的笑了。

沒多久,草帽海賊團除喬巴以外的成員出現在身後。佛朗基看著他們,又笑了起來。

夥伴,果然是一種不可思議的關係。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