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如此幼稚的父子,正是外人眼中英勇無比,不顧一切困難,不顧自身危險,為了解救世界而挺身而出與魔王對抗的勇者的後代。這要真給外人看到了,打死都不會相信這個事實,搞不好還會被嚷嚷著叫幾聲「冒牌貨」也不一定。

也許這也是個原因,也或許這根本稱不上是原因,但他們選擇住在這種偏僻地帶無疑是明智的決定,這要真給別人看見了,恐怕勇者的名聲也被他們敗得一塌塗地了吧!

但這問題要是拿去問狄亞,就算不去問凱亞拉,他也有百分之兩百的自信保證自己的回答就是正確答案!

要問答案是什麼呢?當然是為了能和他的親親老婆獨處而不被人打擾啊!

凱亞拉是什麼人?凱亞拉是連自己親生兒子都可以不要,唯獨對自家老婆百依百順的男人啊!要說搬到這種地方不是這個原因,打死他都不相信!

但就像面對蕾亞一樣,在面對米沙時,狄亞也是有很多話不能說出口的,尤其是關於凱亞拉的壞話更是萬萬不能,這要說了,就是親生骨肉也會被凱亞拉果斷滅掉吧!

要說為什麼能如此肯定,這大概就要回溯到狄亞六歲的時候了。

記得那天凱亞拉為了要和米沙獨處、享受兩人時光,特別跑來告誡他不准前來搗亂。那時候的狄亞還只是個乖巧可愛的孩子,他聽從凱亞拉的指示,乖乖待在自己房間,但這一待就是整整一天,年紀尚小的他還不懂得如何自理食物,餓得頭昏腦脹的他只好跑去找米沙要飯吃,當時的他渾身無力還哭的稀里嘩啦的,嚇得米沙趕緊去張羅食物。

美好時光就這麼被人打斷,凱亞拉臉色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當下抓著狄亞就把他朝窗外一扔。這一扔可不是掉到屋外就結束了,而是足以飛越四座高山的力道,嚇得狄亞一時忘了飢餓,不斷吶喊求救著。

一路上這樣扯開喉嚨吶喊著,終有喊不出聲的時候。而這段時間的吶喊也不見有誰前來搭救,狄亞終於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沒有人會來救他。除了他自己,沒有人。

就在即將摔落地面的時候,或許要拜勇者的基因所致,他在最後一刻學會了第一個法術——飛行術。

當他施展飛行術時,他已經是頭下腳上的狀態了。而當他終於停住身體的時候,他的頭距離地面僅僅只剩一公分的距離。

他始終記得自己當時心跳的劇烈程度,那種在冥府前走一回的經歷更是讓他終身難忘!

狄亞的性格就此轉變嗎?當然不是,這事情可還有個後續呢!

一個六歲的孩童被踢飛出去,甚至飛越了四座高山,但卻處在四下無人的地方,他又要怎麼回家?

試著運用剛學習到的飛行術,但畢竟是剛學會的,自然飛沒多久就會因為控制不穩而摔落地面。

這裡又是哪裡呢?這裡放眼望去除了高山,更多的就是樹了,對大人來說這裡已經可以用樹海來簡稱了,更別說他那時還只是個六歲的孩童。

這個地方也不簡單,潛伏了許多兇猛野獸,普通人根本不會想到這附近來,而正在找回家的路、年僅六歲的狄亞自然免不了在路途中不斷碰到兇猛野獸的攻擊,依舊靠著勇者的基因,他在眾多危急時刻自學了一個又一個的術法,擊敗一個又一個的強敵,當然也免不了身受重傷,卻又頑強的學會自癒術來自我治療。

肚子餓了就把自動送上門的野獸給宰了,把攻擊魔法的火球術當作煮飯工具來將那些生肉烤成熟食,就這樣花了整整兩個禮拜的時間,他才平安回到家中。

但回到家是一回事,身上的慘況卻又是另一回事了。

當米沙看到一身破爛無一處完好,身上到處還沾滿了血跡,臉上的表情卻不如兩個禮拜前的童稚可愛,取而代之的是異常淡定的狄亞時,她嚇得差點沒暈過去。反倒是身為罪魁禍首的凱亞拉,非但沒有任何心虛或愧疚的情緒,還一臉「靠!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的表情,從此以後狄亞的性格就徹底成形了。

他在那一刻深刻的明白了一個真理──凱亞拉雖然是他的父親,但卻不把他這個兒子看在眼裡。

正確來說,除了他的親親老婆米沙之外,誰都進不了他的眼裡。敢妨礙他跟米沙親親相處的美好時光?就是兒子他也照殺不誤!

從此,希斯曼家父子兩便展開了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的生活模式。多年的相處也讓狄亞很清楚哪些事情能說、哪些事情不能說,他現在要是把凱亞拉給拱出去,告訴米沙事實的真相,那他大概顧不得什麼行李,馬上就得飛奔離家去避難,而且大概永遠也別想回家了。

明明是他的母親,但很多事情卻又不能告訴她,這和一般同齡男生和母親的相處不同,因為他不是因為不好意思而無法開口,而是因為會被他父親幹掉而無法開口,兩者之間的差距大到讓他簡直想飆淚啊!

除了迴避,他還能怎麼辦呢?也只能當作沒聽見,跟米沙打哈哈好混過去了……

「剛剛去找羅諾他們了。」狄亞微笑著,簡單的一句話就讓米沙明白了大概。

「那兩個孩子也要讀迪克萊恩呀?」

「嗯。」

原本臉上還有些愁容的米沙,擔憂頓時消去了大半,她面露安心的點著頭,沒一會又一臉的憂愁。

「你在學校可千萬要小心啊!可千萬別惹老師生氣什麼的,上課一定要專心聽講,別自顧自地做著自己的事,要是和羅諾、蕾亞同個班級,也別顧著跟他們聊天呀!」

諸如此類,一連串擔心的話不斷從米沙口中說出,甚至連在學校被人欺負什麼的都有,聽得狄亞是一陣頭昏發脹,一時間也只能嗯、啊、哦的回答。

也不知道米沙到底唸了多久,只知道後來是整理完行李的凱亞拉三言兩語就把米沙給帶去談情說愛了,狄亞這才有了喘息的機會。

而這大概是狄亞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對凱亞拉萌生出感激之情吧。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