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雀中午來接我和櫻,在去他家的期間還帶我們去逛街買衣服,但……他的臉色似乎越來越難看了?

不,其實我也不確定,因為他仍然是面無表情。

「恭彌,怎麼了嗎?」我擔憂的看著雲雀。

該不會是因為櫻拿太多件衣服了吧?我看向正在拿第十件衣服的櫻,又看向雲雀。

「我是叫『妳們』買衣服,妳站在這裡幹麻?」雲雀略顯不悅地看著我,我愣了一下,隨即喔了一聲。

「我跟櫻的身高體重都一樣,我穿櫻的就可以了。」我看著櫻淡淡的說,櫻正好在這時翻了過來,一臉高興的拿著手上的衣服跑過來。

「雪!這裡的衣服都好可愛喔!」

「嗯。」我淡笑著。

「還好恭彌哥帶我們來這種店,要不然雪一定會選那種男生穿的衣服,這樣我就看不到可愛的雪了!」

我看著燦笑著的櫻,又看向正一臉趣味地看著我的雲雀,重重地嘆了口氣。

唉!穿簡單一點比較好戰鬥嘛!

還有櫻……為什麼妳改叫恭彌哥了啊?

跟著雲雀一起回家,我看著那間房子,忍不住皺起眉頭。

「哇啊!好漂亮的房子喔!」櫻的雙眼發亮地看著雲雀家。

嗯,房子很大很漂亮,卻透著孤獨。

「你自己住?」我看向雲雀,他嗯了一聲便領著我們進去。

簡單地跟我們說明房子的構造,雲雀就帶我們到各自的房間去。

因為還有好幾間空房,所以我跟櫻才會有各自的房間。

櫻留下五件衣服就跑去自己的房間,我無奈地拿起衣服放進衣櫥。

走到床邊,我躺了上去。看著雪白的天花板一會,我閉上眼睛。

我不知道我和櫻為什麼會在這裡,但事實證明我確實很喜歡這個世界。打從第一次看這部動畫,我就非常嚮往這裡的世界。

我們雖不是殺手世家,卻也相差不遠。井上家是日本勢力最大的黑道世家,而我和櫻則是第四十三代的幫主井上櫻龍的女兒。但父親遭人背叛,母親也接著被殺,我帶著櫻逃跑了。

我試著保護櫻,想著只有她一個人逃走也好,只要她能夠活下來……所以我叫櫻先走,但櫻最後還是死在我眼前。

淚水順流而下,滴到我的耳朵上,我睜開眼看著天花板。

這個世界不會有那樣的殘酷,至少對我和櫻來說是這樣,因為現在的我們只是個平凡人罷了。

平凡人,是我奢望多久的?我不記得了,我只知道,櫻現在很安全。

打從在並盛中學看到雲雀的那一刻,這念頭就閃過我的腦海裡,長期以來緊繃的心頓時輕鬆不少,使我虛偽的笑容多了幾分生氣與真實。

或許就是這樣的轉變,讓櫻在看到我的笑容時高興的忘我了吧?

「草食動物。」

雲雀的聲音傳進我耳裡,我看向他,赫然發現他身後站了個女人。

「妳在哭?」雲雀皺著眉頭看著我。

愣了一下,我用手抹去臉頰上的淚水。

「有事嗎?」

雲雀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看著我,最後用命令的口吻說道:「起來。」

我乖乖的站起來。沒辦法,寄宿人家還白拿人家的東西,不聽話不行。

我看著女人走過來,接著把我的雙手舉起,二話不說就幫我……呃,量尺寸?

我不解地看著雲雀,他的嘴角微微上揚,說:「妳跟妳妹的尺寸一樣,量妳的就可以了吧?」

「呃,嗯。」

女人很快地就量好尺寸,和雲雀敬了個禮就離開了。

看著女人離開,我又看向雲雀,不解的問:「剛剛那是?」

「制服。」

「咦?」我傻眼了。

所謂的制服該不會就是……

「明天開始到並盛中學1-A上課,遲到咬殺。」雲雀微笑著,丟了兩隻水藍色的手機給我便離開了。

臨走前,雲雀一副欲言又止的看著我,最後在我露出不解的表情看向他,他一個轉身就瀟灑離去。

我無言的將一隻手機收起,拿著另一隻到櫻的房間去。

一開門,就看見正躺在床上熟睡的櫻,我笑著不發出聲地走過去,將手機輕放在她的枕頭旁就走出去輕輕地帶上房門。

我走下樓來到廚房,期間都沒有看到雲雀。聳聳肩,我打開冰箱,裡面卻是空空如也。

嘆了口氣,我關上冰箱,手反射性的插進口袋,卻發現有個小包包。

將包包拿出,我走到客廳將包包裡的東西全倒到桌上,卻傻眼了。

包含櫻在內的身分證、存摺、印章……等相關證件,還有一枚戒指跟一封信。我無奈的將櫻的東西放進包包裡,把自己的東西連同信和戒指收進口袋,拿著包包再次來到櫻的房間。

不發出任何聲響的將包包放在手機旁,我又輕輕的帶上門,走回自己的房間。

櫻存摺裡的數目跟我的一樣,夠我們住在這個世界一輩子不愁吃穿。我驚訝的不是那龐大的數目,而是這些東西為什麼會在我的口袋裡。

打開信讀了起來,我卻是越看越想把信給撕了。

「您好,我是穿越之神夏佐。因為看到井上雪小姐為了妹妹自殺而深受感動,便將您送到您最嚮往的這個世界來。

因為傳送時出了點問題,造成您們的驚嚇實在深感抱歉。為了表示歉意,便將相關證件送給您們。至於住宿方面,因為雲雀恭彌已提供住宿,我就不另行準備。

戒指歸井上雪小姐所有,請您確實地帶在身上。為了讓您安心,我已經幫您強化了各方面的能力,但您還是要藉由修練來啟發,這點還請您見諒。

另外,依舊是為了表示歉意,我擅自讓您擁有『瞬間移動』的能力,希望不會造成您的困擾。

那麼,祝您在這個世界能夠有不一樣的人生與體驗。」

你竟然說足以讓櫻再死一次的問題叫『出點問題』?不過……

從沒看過擅作主張還做得這麼完美的……瞬間移動?可以讓我立刻到櫻的身邊去?

我驚訝地看著我的房間變成櫻的房間,櫻仍舊在床上沉沉地睡著。

記得剛才只是想了下櫻的位置……我想了下我房間的位置,接著櫻就消失在我眼前,只剩下一堆證件和戒指在的床。

真的成功了……我默默的將東西收好,拿了條鍊子將戒指用成項鍊掛在脖子上,接著拿出抽屜裡拜託雲雀準備的地圖,快速地將每條街道烙印在腦海裡。

拿著桌上雲雀準備的零用錢……商店街,移動。

親愛的夏佐,或許你給我瞬間移動的用意是要讓我更加容易保護櫻,但剛才我就說過了,現在的我們只是個平凡人,所以身為平凡人的我只好用這方便的能力去買菜了。

……可惡!我一點也不平凡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