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食動物,妳在哪?」

手機傳來雲雀不悅的聲音,我看了眼手中的菜。

「呃,買菜。」

「買菜?」

「誰叫你家冰箱是空的!我警告你,絕對不能讓櫻吃外賣喔!」因為我不能保證外賣的品質、健康和營養,讓櫻吃壞肚子什麼的我絕不允許!

電話的那頭安靜了會,才傳來雲雀似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問句。

「那我吃什麼?」

「你?」我笑了。「當然也是吃我做的啊!」

既然已經確定要住下來了,那我當然也要顧一下房東大人的健康啊!再說菜錢也是拿恭彌準備的錢,自然是有他的那一份嘛!

「還要多久?」

電話那頭的語氣似乎帶了些高興與期待,但我並沒有發現,反而還呆愣的問:「怎麼?你很餓嗎?」

「是妳妹妹說很擔心妳。」

一聽見雲雀說櫻很擔心我,我想也沒想就回了句:「我馬上到家。」,也忽略了他語氣中帶著的尷尬。

因為有瞬間移動啊!看啊!電話都還沒掛我就到家門口了,真方便!

「我到囉!」我打開門走進去,就看見雲雀站在那。我掛掉電話,將手機放回口袋,狐疑地問:「恭彌,你怎麼站在這裡?」

雲雀看著我,轉身離去,還不忘丟了句「準備叫外賣。」給我。

我聽了趕緊脫下鞋子,邊追上去邊說:「不行啦!我不是說了我會煮的嗎?」

我不滿的看著雲雀,毫無自覺的嘟著嘴。雲雀先是一臉的呆愣,隨後撇過頭看向另一處。

我不解地看著雲雀,卻也在這時想起一件事。

「對了,櫻呢?」

雲雀盯著我好一會,最後吐出了「房間」兩個字就逕自走去。

房間?我狐疑地看著雲雀離去的背影。

啊不是說櫻很擔心我嗎?難道是騙我的?

再次看向雲雀離去的方向,我喔了聲,笑著拉起袖子。

「既然你這麼餓,今天就早點準備晚餐吧!」

 

「來!」我將便當拿給櫻,櫻高興的將便當小心翼翼地放進書包裡,然後又一臉興奮地看著我。

我看著異常興奮的櫻,不解地問:「怎麼了嗎?」

「雪穿制服好可愛喔!」櫻邊說邊朝我撲了過來。

「櫻比較可愛啦!」我無奈的說,寵溺的揉著櫻的頭髮。

說起來,我跟櫻明明是雙胞胎,為什麼櫻一定要看我穿可愛的衣服?看她自己就好了啊!

不懂,反正她高興就好。

將自己的便當放進書包,我又拿起另一個便當和我的放在一起。

「那是恭彌哥的?」櫻伸長脖子看著我書包裡的兩個便當,臉上寫滿了好奇。

「嗯。」因為恭彌很早就出門了,只好送過去給他。「房東的健康也要照顧,再說錢是恭彌出的。」

「唔……」櫻看著我,微皺著眉頭問:「我們的錢怎麼辦?」

夏佐的信我拿給櫻看過了,她只是撲進我懷裡高興的說「太好了!雪現在是平凡人喔!」,但一個會瞬間移動的傢伙怎麼看都不像平凡人啊!

我想了想,笑著說:「反正錢恭彌會提供,存摺就當作房租給恭彌好了。」

「好!」

「那放學回來後再給恭彌吧!我們該去學校了。」我摸摸櫻的頭,她高興地應了聲好,就拉著我出門。

「想不到我竟然可以和雪一起上學,好高興喔!」櫻邊走邊高興地哼著歌。我無奈,卻也為這平凡的生活而雀躍。

「啊!是恭彌哥!」

我順著櫻手指指的方向看去,雲雀和草壁正站在校門口。

「去送早餐跟便當吧!」我笑看著櫻,搖了搖手中的早餐。

「嗯!」櫻嘻嘻笑著,再次拉著我跑了起來。

櫻看起來比在原本的世界開朗許多,真是太好了。我看著櫻的背影,嘴角正不自覺地上揚。

「恭彌哥!」櫻看著雲雀看了過來,高興地拉著我跑到他面前,微啟的嘴唇在轉過頭來看著我的下一秒定格了。

我看著一臉驚訝的櫻,又看像一臉呆愣的雲雀,臉上露出了不解。

「怎麼了嗎?」

但這個問題並沒有得到解答。

只見櫻笑得更開懷了。她笑著看向雲雀,高興的說:「恭彌哥,雪幫你準備了早餐跟便當喔!」

嗯,妳這麼一說我才想起……執勤中的恭彌一手拿著早餐,一手拿著便當,能看嗎?而且他這樣……不能咬殺人吧?

我抬頭看著雲雀,他的嘴角正微微上揚。

我自動省略掉一旁正吃驚地看著我們三人的人群,畢竟我們現在是在跟「風紀委員長」說話嘛!

我拿起手中的早餐搖了搖,問:「要幫你送到接待室嗎?」

雲雀先是愣了一下,才伸手接過我的早餐,我這才想起我不小心說溜嘴了。畢竟第一天來這裡的我怎麼會知道接待室呢?

「便當送去接待室。」

雲雀說完,我又想起了一件事……我知道有接待室這種地方,但我不知道路啊!

正想開口問,卻被一道怒吼聲打斷。

「笹川京子!請和我交往!」

耶?原來故事才剛開始啊?我看向只穿一條內褲的澤田,呆愣在原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