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鏡夜前輩,我是看在你是前輩的份上才這麼爽快答應的,如果是外面不認識的怪叔叔,就算給我再多的蛋糕,恐怕都沒辦法將我拐走好嗎?」我嘴角抽搐的看著鏡夜前輩,對於他的誤解,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剪了頭髮之後,長髮時候的女人味早已消散無蹤,但慵懶的模樣倒讓人感到妖嬌,讓人有種弱不禁風的感覺,或許這就是鏡夜前輩會覺得我很容易被拐走的原因。

但儘管長相如此,該有的鍛鍊我還是有在做的,只可惜身材並沒有因此而變好,這倒是讓我無奈許久。

我個人比較喜歡適中的身材,但是這副軀體不管吃得再多,都是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這讓我有些哭笑不得。不過時間久了倒也接受這項事實,可以瘋狂吃甜點又不用運動去維持身材這一點倒是深得我心。

但就因為這張臉的緣故,讓我不得不隨時保持警戒,該有的鍛鍊還是要有,不然哪天發生什麼事情,卻因為自己的懶散而導致無法挽回的後果,我想我大概會很嘔。

這麼一想,我突然很好奇,不知道我跟埴埴前輩哪一個比較厲害?

也許有機會可以和埴埴前輩比試一回。

「哦?」顯然我的回答讓鏡夜前輩感到有趣,「難道你就不怕我提出要你做我女人之類的條件?」

拿著叉子的手一滑,我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鏡夜前輩,最後在他不變的微笑下恢復冷靜。

「那是不可能的。」

「你怎麼知道不可能?」鏡夜前輩輕笑了幾聲,「你很了解我?」

我忍不住嘆了口氣,塞了口蛋糕便分析道:「我和前輩才認識幾天,當然不了解前輩了。但是前輩,就算你真的提出這項要求,你也不可能沒想到我們之間的差別,你是有錢人家的少爺,而我只是貧窮人家的孩子,更何況我還是個男人,就算你想這樣玩,相信這個遊戲也持續不了太久。」

「如果我說,只要我有心,這些都不成問題呢?」鏡夜前輩好整以暇的看著我,似乎不覺得這個話題有什麼不對。

我也不是什麼思想傳統的人,也不是開不起這種玩笑的小鬼頭,我看著鏡夜前輩,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很簡單,只要前輩讓我喜歡上你就可以了。」

我滿意的看著鏡夜前輩呆愣的臉龐,看來這場小遊戲是我獲勝了。

「我說你啊,該不會是……」

知道鏡夜前輩要說什麼,我輕笑了幾聲,「同性戀嗎?或許吧。」

「或許?」

「對,或許。前輩又不是不知道我怕女人,基本上,我這個樣子是不可能跟女生在一起的。」頓了一下,我又笑著說:「當然,如果真的喜歡上了就另當別論了。」

「原來如此。」鏡夜前輩若有所思的看著我,隨即勾起了抹笑,「你還真是有趣啊。」

「多謝誇獎。」

鏡夜前輩又輕笑了幾聲,「蛋糕從明天開始提供,至於要你做的三件事,我先暫時保留。」

我將吃乾淨的盤子放到桌上,咬著叉子看著鏡夜前輩,「什麼嘛!前輩你竟然只是想看我會不會答應你而已嗎?」

鏡夜前輩也毫不掩飾,笑著答道:「一開始是這樣沒錯,但既然你什麼都願意做,那我先保留也沒什麼損失。」

「好吧!」反正從明天開始,我就每天都有免費的三塊蛋糕可以吃了,對我來說也沒什麼損失。「但是鏡夜前輩,你這個蛋糕供應商打算供應多久啊?」

我似笑非笑的看著鏡夜前輩,他只是推了推眼鏡,才燦笑著回答:「兩年。」

該說鏡夜前輩不愧是鏡夜前輩呢,還是要說有錢人不愧是有錢人呢?一出手就這麼大手筆。

兩年,兩年過後,鏡夜前輩就要從這個學校畢業了,也難怪鏡夜前輩會說兩年。之所以會說鏡夜前輩這麼大手筆,是因為他可以說等到我完成他所提出的三件事後便不再提供我蛋糕,很顯然的,他選擇了比較吃虧的那一種。

沒有問鏡夜前輩為什麼,反正對我來說並沒有任何損失。

「那就先謝謝鏡夜前輩囉!」我燦笑著,卻見鏡夜前輩笑得更加燦爛。

「現在說謝謝還太早了,說不定以後你會把這句話給收回去。」

這是在預告嗎?預告他要我做的三件事情,恐怕會讓我生不如死?

聳聳肩,我無所謂的說:「說出口的話是收不回來的。」

「也是。」鏡夜前輩笑了笑,決定結束這場對話,但正好在這時想起了什麼,我叫住了鏡夜前輩。

「前輩,還要請你們好好照顧治斐,」我微笑著,「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唯獨治斐不可以受傷。」

鏡夜前輩沉默的看著我好一會,才微笑著說:「我盡量。」

鏡夜前輩的回答讓我面露錯愕,竟然只是盡量嗎?

看著鏡夜前輩離去的背影,我忍不住笑了。

相信治斐在這裡會過的很好,因為就我的記憶來看,治斐確實過得很好。只是後面有很多劇情其實我已經記不得了,但我想我是可以放心的。

至少就現階段來說,治斐不會有問題的。

將手中的叉子放到盤子上,我若有所思的望著窗外。

「海?」

「嗯?」身後的叫喚聲讓我回過頭來,是治斐。「噢,是治斐啊!怎麼了嗎?」

「海……你果然太勉強了吧?」治斐的臉上寫滿了擔心,這讓我愣了一下,隨即又笑了出來。

「妳在說什麼啊、治斐?」我笑著撐著臉頰看著她,「妳的擔心是多餘的。」

「是嗎?」治斐狐疑的直盯著我看,而我則是笑看著她,臉上的表情像是在說「沒錯,就是這樣。」,這讓治斐的臉上也掛起淡淡的笑。

「海,我們回家吧。」

愣了一下,原來已經到這個時間了嗎?

「啊啊,我們回家吧。」

站起身,跟著治斐去拿書包,我們和前輩們道別後,便離開了學校。

在返家的路上,治斐開心的說著自己今天接客的情形,她覺得自己可以適應,而且適應的非常良好,相信過不久就可以把債務還完。

治斐總是這樣勇往直前,而我的目光也總是被這樣的她所吸引,或許是因為她跟我是完全相反的類型也說不定。

唯一確定的是,我對治斐的感情絕對不是愛情,一直以來,我都只將治斐當作妹妹來看待。對我來說,治斐的安全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我是個沒有人生目標的人,所以我將我的一切全託付在治斐身上。看著治斐,我就能感到些微的救贖,也能夠深刻體認到自己還活著的事實。

希望在未來,我也可以像治斐一樣,朝著自己的道路勇往直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