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懶地坐躺在椅子上,我看著坐在我正對面的女孩們。

今天是我和治斐開始接客的日子,治斐現在正應付三位女生,而指名我的則是兩位,嘛!治斐大概可以應付吧。

「吶、上原同學,你喜歡聽什麼音樂嗎?」一位女孩臉上有些微紅,看起來問的有些小心翼翼,她的名字在指名的冊子裡有寫,叫羽元優。

另一個女生叫出野圓,和羽元優是好朋友,也是我的同班同學。

順帶一提,我跟治斐還有雙胞胎也是同個班級。

「音樂嗎?」我歪了歪頭,卻見倆人抱在一起尖叫了起來,呃,我不知道我連歪頭都有所謂的殺傷力。

「嘛!你們知道的,我跟治斐都是平民,所以我們喜歡的事情都比不上你們的高尚。」頓了一下,我微笑著說:「不過,能來到這個學校,像現在這樣跟大家聊天,真的很高興呢!」

我看著倆人的臉瞬間變得通紅,「真可愛呢。」

我看著出野圓軟倒在羽元優懷裡,然後又起身和羽元優倆人興奮地問:「那、那個,我們還可以再指名你嗎?」

「啊,」我燦笑著,「當然可以。」

「太可愛了!治斐!」

我們轉頭看向環前輩,治斐正被環前輩抱在懷裡旋轉著,最後在治斐向銛前輩求救的時候被銛前輩一把抱起,哎呀,銛前輩好像也發現治斐是女生的事情了。

這麼說起來,現在不知道治斐是女生的人,好像就只剩下環前輩而已了嘛?

我歪了歪頭,還不忘把手中的蛋糕送進嘴裡,嘛!其實劇情我已經忘得差不多了,總之現在的我要做的事情就只有早點適應這裡的生活了。

我將被我吃得乾乾淨淨的盤子放到桌上,然後站起身,對著出野圓和羽元優倆人露出了微笑,我說:「時間差不多了喔!」

「咦?已經到了嗎?」出野圓一臉不想離開的樣子,這讓我忍不住想搖頭嘆氣。

嘛,既然我已經是男公關了,那我不介意做個稱職的男公關。

我走到出野圓身旁,輕輕地抬起她的下巴,我掛著迷人的微笑,柔聲說:「雖然很捨不得,但規定就是規定,原諒我吧。」

我看著出野圓的臉瞬間變得通紅,她結巴地回答:「好、好的……」而一旁的羽元優則是忍不住尖叫了起來,唔,我最受不了女人尖銳的叫喊聲了,好刺耳。

我忍著不露出厭惡的表情,目送著他們離開後,我立刻躲到一旁,途中還不忘順手拿了塊蛋糕,我坐了下來,雖然蛋糕不能撫慰我的耳朵,但可以撫慰我幼小的心靈。

「不接客嗎?」

我轉頭看向朝我走來的鏡夜前輩,「應該說沒人指名我了才對吧。」因為指名的冊子上就只有那兩個名字,所以我今天應該是解脫了。

「你好像真的很討厭做這些事情。」鏡夜前輩一臉有趣地看著我,我聳聳肩,繼續吃我的蛋糕。

「也不是說很討厭,至少過程很有趣。」但是碰到那種像要餓虎撲羊的客人就不有趣了,不過還好,剛才那倆位女孩看起來不會做出如此誇張的舉動。

「但你剛才……」

鏡夜前輩的話讓我一愣,我看著鏡夜前輩,他的眉頭正微微皺起,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露出這種表情,但他說的『剛才』……難道我不小心露出厭惡的表情了?

「呃,鏡夜前輩,我剛才的表情很明顯嗎?」我有些緊張地看著鏡夜前輩,畢竟我只是把這些事情當作是打工,也就是說如果我的表情很明顯,而且被那倆個女生看出來,那她們就不會再指名我了。

不指名我,我就沒薪水好拿,這樣是要我怎麼混下去啊?

但是鏡夜前輩的回答卻讓我鬆了口氣。

「不,不是很明顯。」

我長吐了口氣,既然不明顯就還好,將蛋糕送進嘴裡的動作又開始了起來,但是隨即又想到了一個問題──既然我的表情不明顯,「那鏡夜前輩又是怎麼看出來的?」

我微皺起眉頭,面露不解地看著鏡夜前輩。

鏡夜前輩看著我,他推了推眼鏡,隨即笑著說:「只是剛好發現了而已。」

……只能說,鏡夜前輩的洞察力真好。

嘆了口氣,我也不隱瞞,直接解答了鏡夜前輩的疑惑。

「我很受不了女人的尖叫聲,太刺耳了,耳朵受不了。」我有些悶悶的說,不意外地看見鏡夜前輩在呆愣過後「噗!」地笑了出來。

呿!就知道鏡夜前輩一定會笑我。

懶得再理鏡夜前輩,反正他要笑我也沒辦法,再說笑我我也不會少塊肉,要笑就儘管去笑好了,哼!

不過這種時候還是會覺得哀怨,我憤憤地將蛋糕塞進嘴裡,啊,還是蛋糕最能撫慰我受傷的心靈了。

大概是看到我現在的表情,鏡夜前輩很快地便停止了笑聲,他微笑著說:「嘛!你就委屈一點吧,因為這裡常常有尖叫聲呢。」

我的面孔扭曲了一下,這裡根本就是地獄吧我說!

我無力的趴到桌上,天啊,不會要我聽兩、三個學期的尖叫聲吧?這樣我一定會瘋掉啊!

耳邊傳來放盤子所發出的聲音,我狐疑地抬起頭,卻見鏡夜前輩微笑著在一旁放了一塊蛋糕。

「嘛!至少還有甜食好吃,也不算太壞吧?」

……鏡夜前輩,你講得太有道理了,這裡有好多好多的甜食可以吃,雖然花的錢還是我自己的,但至少我還是很滿意,畢竟是給有錢人家的小孩吃的,這些甜食也一定是相當高檔,我確實沒什麼好埋怨。

「好吧,我會看在甜食的份上,努力加油的。」我說得很認真,卻讓鏡夜前輩又笑了,真是奇怪,我說的話就這麼有笑點嗎?

「是不是只要用甜食就可以把你給拐走?」

「咦?」我呆愣地看著鏡夜前輩,他的臉上仍掛著平常的微笑。

鏡夜前輩問這個要幹麻?什麼用甜食就可以把我拐走,我看起來有這麼好拐嗎?別開玩笑了!

「我怎麼可能這樣就被拐走。」我不以為然地回道,順便又塞了一口蛋糕,嗯,超滿足的。

「喔?」

我無視正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直盯著我看的鏡夜學長,哼哼,我當然不會被甜食給拐走了,要不然我還會在這嗎?

如果我那麼容易就被拐走,那在我還小的時候,早就被那些怪叔叔、怪阿姨給帶到不知道哪去了,現在就不會和治斐在這裡了,由以上結論來看,我確實是不會輕易被拐走的。

鏡夜前輩在一旁看著我將蛋糕吃完,隨即又拿出了一塊蛋糕,燦笑著說:「如果你答應我三件事情,我就『每天』免費提供你吃三塊蛋糕。」

鏡夜前輩特別加重了那兩個字的音,每天都有免費的蛋糕好吃?

「真的嗎?」我忍不住雙眼發亮地看著鏡夜前輩,他很快地嗯了一聲當作回答。

想來只是答應鏡夜前輩三件事情,八成是做牛做馬之類的,應該也沒什麼,每天都可以吃到免費的蛋糕,嘿嘿,做夢都會笑呢!

「好!」

我高興的看著鏡夜前輩將手中的蛋糕放到我面前,我很快地便又拿起來吃了。

「海。」

「嗯?」我邊吃邊看向鏡夜前輩,他推了推眼睛,臉上仍掛著微笑,但卻閃過了一絲無奈。

「你真的很好拐耶。」

「……」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