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治斐呢?」

當環前輩一臉疑惑地向我詢問時,我正在做著打雜的工作。

那天向鏡夜前輩知會一聲後,鏡夜前輩便將雜物全權交給我處理──僅限我沒人指名的時候,另外還有營業前的準備也需要幫忙,所以我絕對不能遲到──也因為要接客兼顧打雜,所以我並不會每次都跟治斐一同前來,就好比今天,治斐因為要拿書包而叫我先行過來。

「治斐還沒來嗎?」我狐疑地挑起眉頭,看了看時間,就算是要拿書包,這時間也未免太久了點,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

「怎麼?她該不會是翹部活動了吧?」

深知治斐為人的我,對環前輩的這句話感到非常不認同,但比起辯解,我更擔心治斐的安危,可偏偏手邊的雜物還有許多要處理,無可奈何下,我只好拜託環前輩:「前輩,可以麻煩你去看看嗎?」

環前輩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笑著說:「啊,我正有此意。」接著轉身揮手,有些帥氣瀟灑的離去,只可惜我不是女人,所以沒有特別的感覺。

「既然這麼擔心,怎麼不自己去?」

身後突然傳來鏡夜前輩的聲音,我轉過頭去,卻見他迎面走來,臉上還噙著笑意。

這句問話對現在的我來說簡直是廢話,我一臉哀怨地看著鏡夜前輩,指了指面前桌上擺著的那尚未收拾乾淨的盤子,沉聲道:「我的工作還沒做完。」

「哦?」鏡夜前輩露出一臉玩味,「原來你是這麼負責任的人呀。」

我皮笑肉不笑地看著鏡夜前輩,回問道:「我看起來不像嗎?」

「呵呵,抱歉抱歉。」

對於鏡夜前輩這聽起來不帶誠意的道歉,我只是冷哼了聲,回頭又繼續手邊的工作。

「不過,治斐最近似乎是被盯上了吧?」鏡夜前輩提出了另一個問題,而這件事我也略知一二。

雖然對漫畫大部分的內容只剩下模糊的記憶,但就算不知道漫畫的內容,治斐身邊的事情對我來說也挺敏感的,要察覺到異樣並不困難。要不是因為打雜的工作趕著先來這裡,在看到治斐說要去拿書包時,我就感到一絲奇怪了,而對漫畫的印象中,似乎就有治斐的書包被人丟掉這麼一段。

不過,這種小小的惡作劇應該不至於太過誇張,更何況又拜託環前輩去找治斐了,雖然他平常看起來滿脫線的,但應該還稱得上可靠吧……

「嘛,反正你們會幫治斐處理,只要不要讓我看到她受傷就好。」

我再次強調治斐的人身安全對我來說有多重要,這讓鏡夜前輩忍不住開口詢問:「我記得你說過,你雖然不怕治斐,但對她也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情感?」

「嗯。」在和鏡夜前輩聊天的同時,我也將打雜的工作告一段落,而鏡夜前輩或許是因為還在跟我講話,所以在我移動腳步的同時,他也會跟著移動,也因此我們現在已經到了比較隱密的地方,其他人仍在持續接客,所以我們的對話不會有其他人聽到。

當然,這也並不是什麼需要隱瞞的秘密,就算被別人聽到了,我也不介意。

「但是,你好像特別擔心她的安危。」鏡夜前輩說出自己的觀察,而這個觀察結果對我來說並不意外,因為我就是故意表現出我對治斐的重視,尤其是她的人身安危,一直以來都是我最為強調的一點。

「嗯,治斐對我來說很重要,簡單來說,治斐就像是我的家人、我的妹妹,而我則是有點過度保護妹妹的哥哥,這樣講夠明白吧?」我微微笑著,絲毫不覺得這麼說有什麼問題,反正這也算是個事實。

我會這麼重視治斐自然是有個契機,之前就說過了,治斐是個非常討喜的孩子,從小就非常懂事的她,寧願讓她爸爸放假日在家好好休息,也不願告訴她爸爸教學參觀日的事;就算遇到她最害怕的打雷,寧可一個人躲在桌子裡熬過,也不會跑來找我。

這麼讓人心疼的孩子,當然會讓人想要百般呵護了,更何況治斐還有些天然呆,不特別照看一下會讓我心神不寧的。

「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妹控嗎?」鏡夜前輩笑了笑,隨即又問:「還是說,其實你是喜歡治斐的,只是你把這段關係冠上了兄妹之情?」

想也沒想,我果斷回答:「不可能。」卻讓鏡夜前輩為之一楞。

鏡夜前輩的表情彷彿在問「你回答得這麼肯定,而且又像是反射動作般的快,怎麼能證明如你所說的不可能?」這讓我有些傷腦筋,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鏡夜前輩適時地在這時拿了一塊蛋糕給我,這是他這個蛋糕供應商供應的第一塊蛋糕,而他的這項舉動正好證明他昨天所說的約定會如實執行,這讓我不禁對鏡夜前輩的守信而提升好感,也再次感嘆起鏡夜前輩不愧是有錢人家的少爺,說提供就提供,決不會找藉口牽拖。

唉,有錢真好。

蛋糕讓我的心情不錯,想了想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這才開口,一臉輕鬆地說:「我曾經喜歡過一個人,所以我懂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我的回答讓鏡夜前輩愣住了,大概是沒料到我會這樣說吧。我邊吃蛋糕邊抬眼看著鏡夜前輩,他先是推了推眼鏡,才有些遲疑地問:「所以,你以前喜歡的那個人……是女生?」

因為我昨天才跟鏡夜前輩聊到我『可能』是同性戀的事情,他會這樣問也是自然的。而那個對象也確實是女孩子,因為他是我前世的女友。

我點頭,對於這個話題,其實我並不想多談。但鏡夜前輩或許是因為太過震驚,所以還想再多知道些這方面的事情,我想是因為沒想到怕女人的我,以前竟然真的喜歡過一個女生吧。

但是鏡夜前輩,你問這麼多這方面的問題要做什麼呢?

因為不想繼續這個話題,雖然附近並沒有別人,但我還是壓低聲音,淡淡地說:「鏡夜前輩,感覺你對這方面的事情很感興趣,但我實在不太想談到她,因為那不是段美好的過去。」

我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毫不在意,但似乎沒什麼效果,因為我瞄到鏡夜前輩臉上的表情──他面無表情地直盯著我看,那眼神像是看透我的心思,觸及到我內心深處的傷痛,這讓我忍不住別開眼,將蛋糕大塊塞進嘴裡來掩飾自己的窘迫。

就算離前世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偶爾想起這段感情也仍會讓我眼眶發紅,那是我的初戀,也是我唯一談過的戀愛。

那真的不是段美好的回憶,也許剛開始在一起時是甜蜜的,但最後狠狠地被對方背叛的過程與滋味,就是導致死亡的意外也與她有關,這讓我忍不住苦澀地笑了。

為什麼我要這麼傻,為了一個根本不值得我付出的女人,甚至連性命都賠掉了?

我曾經這麼問自己,但卻得不出解答,只能把錯歸咎在那是我的初戀上……因為是初戀,所以盲目。

就算再怎麼後悔也沒用,至少我重生了,早已懂得初戀的滋味,懂得戀愛的酸甜苦辣,所以不會再重蹈覆轍了。

如果有人問我是不是喜歡治斐,我可以很肯定的回答我喜歡她,因為我把她當作家人。

如果有人問我會不會喜歡上誰,我想我也可以很肯定的回答他……

內心的傷口是不會那麼容易就痊癒的,但如果出現那麼一個人讓我的傷口癒合,那我想那個人就是我的一切。

******

已經忘了當初挖坑時的想法了,這篇打得根本不知所云

最重要的是還冒出了前女友傷透海的心,真是……

笑透我ㄉ心

 

好吧,既然都這樣打了,那就這樣繼續ㄅ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