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只有跟霏聊過,原本我是不打算做任何表態的,但想了想,我至少還是有在相信真的還有人在追我的文,所以我有義務要告訴他們我的決定。

打得有點長,但我希望點開的各位能夠看完。

 

沒記錯的話,我似乎是在國三的時候開始使用冒天的。那時候的我根本不敢想像會有像今天的公主一樣,高收藏、高推薦、高點閱。

是的,對我來說,公主的每一個數字都很多,多得讓我傻眼、讓我驚訝、讓我高興……

記得當時的筆名叫做「鬼風淚」,我已經不記得為什麼要取這種名字,似乎是老妹幫我取的,然後就拿來用了。

那時候的文筆,慘不忍睹。

 

我從來就沒有奢望過有一天我的文章點閱率會出現像《公主騎士》那樣的數字,從來沒有,因為我很自卑,在各方面。

我也很清楚我自己的個性,我很懶散、很自我中心,所以別人說的話我聽進去了,但不一定就會照著做。

當時的我雖然知道自己寫出來的東西很扯,但我就是很熱衷,但熱衷是一回事,我的懶散仍舊不會改變,所以到後面冒天根本沒在更文。

那時候寫出來的東西根本不能看,想當然的自然是沒什麼人氣,記得當時的我還滿氣餒的,但還是持續用手寫的方式繼續寫下我自己的故事。

現在將當時寫的東西拿出來看,不忍說連我自己都會笑,除了慘不忍睹之外,我已經想不到有什麼形容詞更適合形容那些黑歷史了。

再次更文的時候,好像就是升上高三的時候,是非常時期呢。

看得出來我有多混,說真的,我真的很不喜歡讀書,所以我是能混就混,想當然的我的成績自然不好。

高一跟高二自然也有持續用手寫的方式寫文,也因此高三再次出沒冒天的時候,將筆名改成「阿貴仔」的我開始連載起《海賊VS家教》,看得出來文筆的進步與寫作方式的眾多改變,而這部作品也是我的第一部同人作品。

我以我個人的思考方式將兩部作品結合在一起,並且將我自認為他們會有的相處方式來寫這部作品,現在回頭去看,其實很多地方還有待改進,但如果要我重寫,相信劇情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因為這是我創造出來的世界,那時候的我,依舊熱衷於寫文。

沒多久,我偶然看起了墨笑寫的《No Priest》,她讓我知道,原來同人作品可以這樣寫、可以這麼的有趣,我很興奮,屬於我的劇情也跟著在腦海裡迴盪著,於是我立刻開啟WORD,《公主騎士》就這麼誕生了。

還記得之後看到墨笑說過又有人仿冒他的文章之類的話,當時的我很震驚,並且思考起來她說的那個人是不是我,但……我無從得知,因為我看不出來。

《公主騎士》的起源完全是搞笑,我是為了搞笑而寫這種故事,因為我想要讓看的人能夠看得愉快,我希望他們覺得這是部有趣的故事,是只有我才寫得出來、屬於我的故事。

出乎預料的,《公主騎士》的點擊率、收藏數、推薦數以極快的速度超過了《海賊VS家教》,我因此將重心從《海賊VS家教》放到了《公主騎士》上面,那時候的我很熱衷於寫文,但我更看重讀者的反應,所以我捨棄了前者。

兩部作品都有在看的人就會發現,《公主騎士》比《海賊VS家教》更常更文,因為在那之前我從沒想過我可以寫出稱得上「熱門」的文章,從沒想過。

會客室也在這之後漸漸有人出現,老實說我很高興,甚至有好幾個讀者跟我互動到現在,已經變成稱得上是熟識的朋友了,這是很特別的經驗,至少對我來說是非常特別的。

我常常不經大腦的就做一些舉動,就好比簽到區,我要了讀者們的即時通,但加進即時通裡,我卻又不太會去向他們聊天,因為我不會聊天,我不懂得要怎麼開口、要聊什麼,這些我都不會。

我做了很多無意義的舉動,直到現在仍會。

在網路上的我比現實中更加值白,我也很直白的告訴所有人我的個性我的自卑,因為我不認為說出來有什麼不妥,或許有些話會讓人感到不悅,但我不會知道,因為沒有人會告訴我我說得那些話讓他怎樣感到不悅。

如果告訴我,我願意道歉,但說話的方式請自行斟酌一下。

 

儘管我不認真,但學測跟指考還是要考的,所以我更文就顯得斷斷續續,但那時候的我很在意收藏數,所以我還是常常跑冒天,沒多久甚至開始在鮮網發文,當然還少不了不斷地挖坑。

很多事情其實我已經記得不太清楚了,總之就是後面又到螞蟻連載,部落格也換來換去,到最後決定使用痞客邦,還有在冒天不斷地發生盜文事件的時候做出冒天停更的決定,並且將陣地轉移到天使帝國,開始在痞客、鮮網、螞蟻、帝國這幾個地方有幾天沒幾天的連載著,其實這個時候已經有點疲憊了,因為會出現的讀者已經跟我混熟了,我們聊天的地方也早已轉移到別處,我的會客室很冷清。

我已經不知道這是哪時候發生的事情了,我現在也懶得去翻,總之就是,冒天的會客室,那個《海賊VS家教》的討論區,有人曾經用新開的帳號,僅留下「垃圾文」這三個字的留言給我,當時的我很淡定,但對於自己為什麼會是這種反應,我卻從沒想過為什麼。

但是過了幾天我就發了公告說了這件事,我很直白地告訴大家,我願意接受批評,但是像這種僅留下沒屁用的留言而不提出我的不是的批評我真的無法接受,更何況那帳號還是新的,也沒有發過什麼文章,我完全無法理解他到底有什麼資格來批評我。

難得有人來留言,卻是留這種屁話,我已經在改變了。

 

直到現在,我挖了不少坑,有在填的卻不多,我自然知道有人掉坑,但是沒人留言,我也只當作那些人只是看看而已,所以我自然不會注重更文這件事,因為我的態度已經因為很多事情而變得有些隨便了。

就好比問卷,我做了很多次問卷,但願意填寫的卻永遠不會超過《公主騎士》收藏數的三分之一。

更文的時間點也越來越隨便,完全是隨心所欲,因為我變了,但……促使我改變的卻不是我自己,而是網路。

 

老實說,公告這種東西是我為了讓那些真的有在追我的文、喜歡我的文的讀者們而發的,因為我有義務要讓他們知道我為什麼不發文、我什麼時候才會發文,因為他們仍在等我。

偶爾在說明的同時會順便說一些感觸,這些感觸有些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有些卻是發生在朋友身上的,因為以冒天使用的時間最久,所以在打公告的時候常常以冒天為主,然而要發的地方太多了,所以以冒天為主的公告就會直接複製貼上到其他地方發布,然後最近打的近況就因此得到以下的回應──

說實話

您的近況那

也還真有些矛盾

 

先是說"加減書櫃不用這麼麻煩"

後又補綴一句"不管書櫃推薦我都不在意"

 

這不是自打嘴巴嗎,如果你不在意ok

你可以不用去點開書櫃訂閱數的記錄啊

再者你管讀者有沒有那個需求加減書櫃啊

需要的人就會加加減減的你住海邊麼

 

哦順帶一提

我沒有加您的專欄入我的書櫃裡 

 

謝謝您

 

 

然後這是我的回應──

不好意思,那是指冒天那邊的,鮮網的我確實沒在看有沒有人加書櫃

至於為什麼會直接貼過來,因為我要貼的地方太多了,所以就沒有特別去對內容修改過

 

因為一開始就只有在冒天發文,所以一直以來都是以冒天為主,後面陸陸續續又到其他地方發文,但我本身就是很懶惰的人,所以就會有現在你說的這些情況

只是中間因為冒天那邊常常被盜文,所以有一陣子說那邊停更,但最近又跑回去了,畢竟對習慣用冒天的我來說,那邊比較方便

 

至於就你現在的舉動來看,我必須要謝謝你還特地來留言,不過就你回應的內容來看,想必是將我的文當作笑話

看很久了,這很好,至少在心情不好的時候開來笑一笑

 

喔對少了一句,因為對我來說冒天才是主要的,所以在打公告的時候常常就已冒天為中心,這就是我說我的公告總是很亂的原因

畢竟我根本就沒再注意這邊有沒有人加書櫃,但冒天是只要開進去就會看到了,再加上沒什麼人會來留言,所以我總認為沒人再看我的文章(聳肩

 

 

當時看完的我第一個反應不是生氣而是冷笑,儘管我回的很和氣,但也只是不想要搞到筆戰這種事情發生,不過就像剛才說的,我越來越隨便了,不是因為我自己而改變,而是因為網路,就好比現在這位,以及當初留下「垃圾文」這三個字的那位。

當然,這中間還發生許多其他事情,所以我現在對很多事情都顯得很隨便。

但既然要發這篇文章,那我自然是不用顧慮了,或許他看到了又會回應,但我無所謂,我爽回就回,因為他並不是我需要重視的讀者之一。

 

那擺明就是想吵架的口氣,老實說,或許他在看完我的近況之後嗤之以鼻,但同樣的,在看完他的留言我也在嗤之以鼻,根本就沒搞清楚狀況就自以為是地將自己認為是事實的非事實毫不掩飾地拿來嘲笑我,而我也在嘲笑這樣的他。

有些人會用很婉轉的口氣詢問,而有些人則是直接用嘲笑的語氣謾罵,自以為對方是白癡,殊不知真正白癡的是他自己。

不知道為什麼,在我身邊除了那些已經混熟的朋友們以外,剩下願意出現的幾乎都是這類型的,也因為這樣,我真的是隨便到一個極致了。

為什麼不更文?

更不更都無所謂吧?真的有人在看嗎?有,或許真的有,但只是隨便看看的罷了。

啊啊,說不定還是有真的在支持我的人在等我更文,那我來打一下公告說明一下近況好了。

其實我已經沒什麼心在打文了,就算我真的有時間,我也未必會拿來打文,因為最初的熱衷已經消散的差不多了。

有追噗浪的也很容易發現,我偶爾還是會發文的,只是都是在挖新坑,有時候在報告近況的時候我會說一聲,但我從不期望大家真的會去痞客,只為了看我的文章。

儘管悲觀,但我在打近況的時候還是很感性的,我將我真實的心情表達出來,結果卻是換來別人的嗤笑。

心境已經平靜到不能再平靜了,我知道有人在等我更文,甚至有人因此而跑去留言,因為想看我的文章,這些我都知道,但太少了,我得到的傷害真的太多了,多到我已經淡定了。

我是來告訴各位的,從今以後我將以痞客為主,畢竟很多文章也只在痞客發過。

天使帝國早就停更了,我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到,但我已經沒在那邊更文了。

冒天、鮮網、螞蟻這幾個地方,今後更文全隨我高興,我已經懶得對自己訂時間,準時更文然後換來一句謾罵嘲笑。

不過我多少還是得感謝給我傷害的那些人,至少我學會了無視,是他們教會我的,只是這樣就真的很對不起那些真正在等待的人,因為我所學會的無視,包含無視你們的心情。

在網路,我願意坦白,但至少我不會隨便罵人,除非那人真的夠白目。

是,我會嘲笑別人的作品,但至少我還會把他的作品認真地看完,因為有些作品我甚至連看都不想看,又要怎麼嘲笑?

我絕對不會說別人做過的什麼事我沒做過,但至少我懂得收斂。

不是說我的文章、我的噗浪很白癡我就是白癡,太看輕我了,我只是不想表態而已。

我的脾氣其實是很火爆的,我已經收斂很多了,與其發那些白癡留言給我,不如把那些時間拿去看書比較實在。

我不知道看完這些會不會有人出沒來留言,但我可以很坦白的說我需要鼓勵、需要支持,我需要確認除了我知道的那些人以外,還是有人在等我,至於白癡流言就免了,那已經不會對我造成影響,也許還會被我砲。

而且那樣的舉動只會讓我說一句話:「想讓我認識不需要使用這種手段,因為那只會讓我更不想鳥你。」

我也要很誠實的說我到十二月前都沒什麼空,也許會打文,但不一定會更文,願意跳新坑就追噗浪追痞客,只想等冒天、鮮網、螞蟻更文的,我只能說對不起,就像前面說的,以後這些地方要什麼時候更文完全是看我的心情。

還滿感慨的,幾年的時間就讓我的心境改變成這樣,我也不知道該哭還該笑。

是時候休息了。

 

2012/9/22 阿貴仔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