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那間辦公室,還在氣頭上的我每一步都踩得非常用力,就好像得罪我的是地板一樣,但地板無辜不會痛,我的腳卻很痛。

從生前開始就這樣了,只要一提到我的名字就一定會變成眾人嘲笑的對象,還好我長相可取,女生都不會笑我的名字,倒是會滿臉通紅地上前跟我搭話。

雖然我說這種話可能會顯得很自戀,但還是要說,生前的我確實是個名副其實的帥哥。順帶一提,我還有一個至交好友,他是我的童年玩伴,而我們都是眾人嘲笑的對象,可以說是難兄難弟的代表了。

唯一慶幸的是我們長得都很不錯,所以嘲笑我們的對象就只有男生,因此我們很會打架──為了要好好修理那些不知死活的傢伙們。

回想起生前的種種,憤怒的心瞬間平復了不少,但臉上卻也沒有任何表情。

重生到這個世界,除了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外,我翻找過全身上下的地方,確定沒有任何生前的東西也跟著來到這個世界,這讓我覺得有些遺憾。

生前的皮包裡,裡面放著的那張我最珍惜的照片,有家人、有他,但是現在卻什麼都沒有,連想看著照片思念一下也不行,只能用有些模糊的記憶來回憶。

模糊?不,我的記憶一向很好,這是我最自豪的地方,所以我還記得大家的長相、輪廓,就算沒有照片,我也會永遠記得他們。

想來在這個世界裡只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要重頭開始,不禁讓我覺得有些頭疼,因為我不確定我是否能習慣這裡的生活,畢竟這裡跟我原本的世界實在是差太多了。

試問,一個生活在充滿高科技的世界長達十八年的人,突然被送到一個充滿魔法這種虛幻能力的世界生活,真的能夠習慣嗎?

……嗯,我的適應力很強,所以習慣只是早晚的事情。

腳下的步伐早已恢復平常,但我的腦袋仍舊一片混亂。沒有因為看到我這個陌生臉孔而上前搭問的人,只因為現在的我正走在無人的長廊上。

神殿很大,走廊自然很多,因為腦袋處在混亂的狀態,我根本無法仔細思考要走哪條路,再加上剛才是在氣頭上,就更不會想到隨便亂走的後果了。

當然,尚未整理好思緒的我依舊還沒想到這個問題。

不只混亂,內心還有股莫名的情緒在竄動,那種情緒有個名字,叫「寂寞」。

我竟然開始覺得寂寞了!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很獨立,但才死沒多久便來到新的環境,而我卻開始感到寂寞?

天啊!難道我要這樣一直想念著生前的家人、朋友們,每天晚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痛哭叫喊著大家的名字不成?別鬧了!

現在這個身體,年齡大概跟我生前一樣,是十八歲,而這個世界雖然沒有高科技啊醫療產品什麼的,但相信神術這種東西夠讓我安然無恙的長命百歲了,也就是說……

我要寂寞個八、九十年嗎?

不,不會的,我的適應力很強,而且今天就要住在神殿裡了,神殿裡的人這麼多,交個一兩個朋友應該不成問題,是我杞人憂天了,但是這種寂寞感會持續到何時呢?

這實在是個好問題,因為我實在受不了寂寞。

想到這不免嘆了口氣,我決定先將所有問題拋諸腦後、順其自然。

停下腳步,整理好思緒的我看了看四周,原本因為腦袋恢復清晰而不再疼痛的頭,卻又在看清附近的景象後再次痛了起來。

「我的天!這裡是哪裡啊?」

停下腳步,我看了看四周,卻不見任何人的身影。

既然都已經迷路了,那也只好認命的繼續迷路下去,畢竟這附近連個鬼影都沒有,就算我想問路也沒辦法。

我試著回想了下跟著綠葉進來時所走的路線、途中經過的地方,一直到教皇的辦公室,然後氣昏頭跑出來,發現自己迷路,最後走到這裡……我將目前為止走過的路線在腦海裡大致地畫了出來,但因為稍早前在氣頭上,所以也沒注意到自己到底怎麼走的、附近有什麼,所以我也不太清楚我到底經過了哪些地方。

也就是說,我想要靠自己走回教皇辦公室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趁著這個機會,我就順便到處晃晃,好記一下神殿各個地方的地點好了。我又開始邁開步伐,但與剛才不同的,這次我是邊走邊看四周,並且在腦海裡記下路線圖。

一路上安靜的異常,但這並不會讓我感到奇怪,畢竟神殿這麼大,而且大家應該都還要忙著改公文、巡邏之類的,神殿裡這麼安靜應該很正常。

我邊走邊哼著歌,神殿就連內部都做得很漂亮,看得讓人心情愉悅,哪怕是處在迷路中的我也一樣。

不過說真的,就這樣大概看一看,在蠢的人都知道神殿一定砸了不少錢來蓋,難道這就是教皇老叫著沒經費的真正原因?

嗯,反正不關我的事,所以我不需要知道。

雖然從今天開始,我就是神殿的一員了,但徵收信徒好讓神殿能有點收入這種事情是太陽騎士的工作,所以我只需要等著領錢花用就可以了。

咳!如果我有那個能力,我還是會為神殿貢獻一點心力的。

就這麼隨便晃了好一陣子,我的肚子卻「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我走到一塊空地抬頭看向天空,太陽正高掛在上空。

說起來,我到目前為止就只喝了綠葉買的那杯難喝的紅茶,還有教皇泡的好喝的紅茶……這樣說起來,我根本就沒吃什麼東西嘛!

我摸了摸肚子,肚子很爭氣的又叫了,看來我得加快腳步,至少也先找到人來問一下食堂在哪裡,畢竟認路這種事情隨時都可以做,但要是餓死在神殿……我今天才重生到這個世界上,沒道理一天都還沒過完就死在這裡,要不我來這裡是來辛酸的嗎?

重生的定義是什麼?不就是重新活一次,體會新的生活、不同的人生嗎?所以有哪個幸運獲得重生的傢伙會不到一天就死掉的?

……雖然被變成女生真的讓我滿想現在就去死的啦。

不過說真的,重生也算是個難得的機會,來到這個世界更是難得中的難得,不在這個世界生活一陣子、體會這個世界才有的東西實在對不起我自己,所以就算要死,我也要先活一陣子再說。

更何況,教皇給我的戒指讓我暫且恢復了男兒身,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我想我暫時是可以不去介意女生的我了。

所以啦,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找東西吃!

不過就算一天沒吃東西也死不了,最重要的是神殿雖大,但人也算多吧?我就不相信我走一天都遇不到人!

不對,走一天都遇不到人就真的要擔心了……咳!相信這種事是不會發生的,要真發生,我看我真的要擔心會餓死在神殿裡了。

搖搖頭,將腦袋裡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全部拋諸腦後,我再次邁開步伐。

不管是人還是食物,要吃東西也得先遇到人或聞到食物的味道才行,呆站在原地大概是在等死吧。

雖然說站在原地等待救援也是一種辦法,但有時候還是不要賭那小到不能再小的希望會比較好,因為我都已經走這麼久了,卻連一個人都沒有遇到,也就是說就算神殿裡的人真的很多,但神殿這麼大,就算我剛剛站的地方真會有人經過,但那也有可能是好幾天以後的事情了。

比起站在原地,我想自己主動去尋求幫助要來得有希望多了。

但既然有經過,我還是有把路給記下來,現在就只求能快點遇到人好問路,要不就是剛好給我碰到食堂了。

我又走了一段時間,依舊沒有碰到人,肚子叫的頻率又增加了許多,我無力地撫摸著肚子,然後……

「他媽的食堂到底在哪啊!」

「音森兄弟,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哪怕是你無意識的用魔法將我和教皇電成了焦炭。」

在此說明一下,剛才我無意識的使用雷的魔法將太陽和教皇電成焦炭是在上午的時候,而現在太陽站在我前面,是我迷路了、肚子也餓到走不動的晚上的時候。

嗯?你問我怎麼不問路?如果我說,我走的路剛好都沒有人你相信嗎?

啊?你說那我怎麼不大叫?身為一個男人,卻要大呼求救,這像話嗎?

嗄?你說我迷路能迷的這麼久,而且還沒遇到半個人,很厲害?靠!那是因為我是天才……不對,你說什麼?小心我把你電成焦炭我告訴你!

「我不需要光明神原諒我的罪惡,我只需要吃飯!再說,要原諒也是光明神要求我原諒,輪不到祂!」我冷冷的說。

要不是光明神,我也不會變得這麼慘!

想當初我看了《吾命騎士》後就開始信仰光明神,但結果卻是莫名其妙的穿越到這裡。光明神,祢不能因為我信仰祢,祢就把我帶來這邊啊!祢想讓我順理成章的信仰祢嗎?祢最近就這麼缺信徒嗎?難道葉芽城的居民還不夠多嗎?都死了嗎?祢說啊祢說啊!

「還有,這附近沒有人,講話不用這麼文謅謅的,煩死了。」我忍不住瞪了太陽一眼。

現在這條長廊上四下無人,只有我和太陽,我不懂明明就已經知道我知道他的底細了,他還在那邊文鄒鄒的講他最討樣的太陽語幹麻?

最重要的是我現在肚子好餓,餓到一個極致!我怕我待會再聽下去就會暴怒失手錯殺他!

記得騎士守則說過「誰都可以犧牲,就是不能犧牲太陽騎士」,要是我就這麼把太陽給幹掉了……

估計是教皇把他復活,讓他每天把我推下山崖再送塊大石頭來和我作伴吧?

太陽看了我一下,才開口問:「光明神幹麻要你原諒?」

我冷哼了一聲,憤憤的說:「要不是因為光明神,我才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沒錯!一定都是因為光明神,所以我才會在這邊,而且還被變成女性的軀體!一想到就氣死人,光明神,祢死定了!

請不要說我莫名其妙的遷怒給光明神祂老人家,要知道我現在經歷的是穿越,穿越!OK?

穿越這種事你覺得一般人做得到嗎?根本做不到嘛!對吧?你說!這不是光明神祂老人家搞的鬼那是誰搞的?難道是你?

不,你不要緊張,我知道絕對不會是你,所以我不會把你電成焦炭的,放心吧!真相就只有一個,現在只差證據了!

……慢著!我現在是穿越到《名偵探柯南》去了是不是?還真相就只有一個咧!當我柯南啊?還新一?不對,他們是同一人嘛!

咳!對不起我餓昏頭了,我們繼續吧。

太陽看著我一臉的憤怒,皺著眉頭看著我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如果是要吃飯的話就走吧。」

「你要帶我去吃飯?」我雙眼發亮的看著太陽。

噢!太陽,你真不愧是太陽騎士!你是我心目中的神,請讓我永遠追隨你吧!

放心!我知道我會在這邊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你不用擔心我會在哪天突然唾棄你的!

「對啦!」太陽不耐煩的說,「待會還要帶你去找審判。」

我跟在太陽的後面,狐疑地看著他。「審判?找審判幹麻?」

雖然我已經看過小說,知道太陽和審判是最要好的朋友,而教皇也跟太陽說過我知道他的事情,但太陽就這麼確定我也知道他跟審判的事嗎?就這麼帶我去找審判不太好吧?

太陽看了我一眼,才道:「教皇不是叫你去找審判教你劍術嗎?」

「噢!」我點點頭,原來是為了這個啊?

但是死老頭,你也太隨便了吧?太陽騎士長和審判騎士長是出了名的水火不容,你就這樣叫太陽帶我去找審判,就算十二聖騎士自己心知肚明他們的老大不像表面上那般不合,但那也只限於十二聖騎士他們自己啊!其他騎士們看到他們的聖殿騎士之首帶著一個沒見過的小騎士去見審判騎士長會嚇得以為要開戰了吧?

嗯?你問我為什麼是開戰?當然是因為太陽身邊帶了一個沒看過的小騎士啊!

所謂「借刀殺人」,太陽自己的劍術這麼爛,他要打當然是去找別人來幫他打。

但神殿裡又有誰打得贏審判呢?所以他們自然就會以為我這位從沒看過的小騎士是太陽從外面帶回來的高手高手高高手,為了要和審判打而找來的。

啊啊!越想我肚子越餓,隨便你們吧!你們都不介意了,我這個外人還介意個屁啊!

默默地跟在太陽後面,我還不忘記一下路。

打從迷路開始,我就順便將神殿的路給一一記下。

嗯?你說這樣還會找不到食堂,而且一路上還碰不到人,實在有夠厲害?靠!這叫天賦!懂不懂啊?人家還沒看到我就會先閃得遠遠的,代表我很可怕!

嗯?你說我真是天才?還好啦!不用太仰慕我,我會不好意思的。

什麼?你說是天生的蠢材?你,死吧!

重點是,既然是記路,我當然是記我有到過的路啊!食堂在哪?我哪知道啊!

飢腸轆轆讓我的腦袋有些無法運轉,也因此過了這麼久,我才突然想起一個問題──

「話又說回來,為什麼我會用魔法啊?」我低喃著,但似乎還是傳進太陽的耳裡。

「你沒使用過魔法?」太陽挑眉看著我。

我搖搖頭,「沒有啊。」

我身為正常人,怎麼會用魔法呢?

呃,也不能這樣說,搞得這世界都不是正常人一樣,是在我原本的世界啦!我的世界可是充滿高科技,怎麼可能會有魔法這種不切實際的東西呢?

說沒有也不太對啦!我的世界還是有魔法這種東西的,就在小說、漫畫和電視裡。

太陽的眼睛轉了轉,然後笑著說:「真有趣,你想學魔法的話就來找我吧。」

是啊,真的很有趣,學魔法不是找魔法師,而是找騎士,還是一名太陽騎士。

但仔細想想,要是學會魔法了,我就可以在不死生物出現的時候跑第一,不管是玩樂還是洩憤,我都可以站在遠處狂丟魔法轟死那些(可愛的洩憤工具)……可恨的不死生物!

慢著!一個身上穿著騎士服的傢伙卻用魔法攻擊不死生物,像話嗎?這不就真的跟太陽沒兩樣了嗎?我的志向是要成為像太陽一樣的聖騎士嗎?那我是不是也該學會神術和死靈法術啊?

不對,我可以先換掉衣服再去,這樣我照樣可以玩……不是,是消滅。

如果學會了劍術和魔法,那我就可以衝第一用劍砍不死生物,時不時還放個火放個電,這玩樂……這消滅速度會很快,這樣就很無趣……不是,是可以大大減低在旁圍觀的民眾們的傷亡人數。

如果學會了神術和魔法,我也可以衝第一用聖光轟不死生物,時不時還放個火放個電,這玩樂……不是,是消滅速度會比學會劍術和魔法要快更多,這樣無趣也……不是啦!是圍觀的民眾們的傷亡人數也會降低更多!

如果三樣都學會……噢!我看其他十二聖騎士都不用玩了,不是,是不用忙了,只要在神殿改他們的公文,每天悠悠哉哉的過活就可以了。

前提是我學得起來。

不過我還是很興奮啊!想不到繼劍術和神術,我還可以學魔法?真是太棒了!光明神,我對不起祢,其實把我送來這裡還挺不賴的!一想到未來的生活……真是做夢也會笑啊!哼哼哈哈哈!

咳!抱歉,我只是餓昏了、餓昏了。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件很嚴重的事!太陽,你說你要教我魔法,你這個根本不用唸咒的傢伙是要怎麼教我啊?你當我跟你一樣,體內有魔王的碎片,可以不用唸咒就能使出魔法是不是啊?你以為世界上想學魔法的傢伙都是魔王是嗎?

不對,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魔王……唉!算了,就給你教吧!教不起來我就嘲笑你,然後再去找別人拜師,哈!

但總覺得是我會被他嘲笑……沒關係,先下手為強。

不過話又說回來,早上的不安全沒了,就像本來就不存在一樣,這是怎麼回事?

不,也許只是錯覺?再說,也不是每次感到不安時就會出什麼事……算了!懶得再多想,我高興的說:「那就拜託你啦!」

太陽因為路上開始有其他人而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想當然他又要開始用他那文鄒鄒的太陽語來說話了,但不愛講太陽語的他又怎麼可能會因為我這個來路不明還知道他底細的傢伙用太陽語來浪費他的體力和精神呢?

看著太陽,我忍不住又說:「順便教我怎麼優雅和變臉好了……」

太陽看著我,用著別人聽不到的音量,語帶疑惑地問:「怎麼,你想當太陽騎士?」

聽到太陽的問句,我微微一愣。

當太陽騎士?別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會對聖殿騎士之首這個職位有興趣呢?太陽,你以為我是你嗎?你以為我會跟尼奧說「因為我想站在你的位置上啊!」嗎?我可是個正常……不對,是平凡人耶!身為平凡人,又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荒謬的念頭呢?想也知道是為了──

「不,我是想當個笑裡藏刀的人。」我奸笑……不是,是燦笑著說。

太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回過頭繼續用他那太陽騎士式笑容看著前方,很直接地裝做沒聽見。

「喂,你還沒回答我啊!」

「……」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