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鬥?」澤田驚呼。「里包恩,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里包恩看了魯夫和雲雀面無表情的臉,也不理會澤田,又開口說道:「就來一場彭哥列和魯夫他們的決鬥,反正切磋一下也無彷。」

雲雀看著魯夫,眼神透著興奮。奈何他注定是無法享受了。

「我不要。」魯夫一口回絕。

沒料到魯夫會這麼爽快的拒絕,里包恩看著魯夫。

雲雀也用一臉不滿的表情看著魯夫,後者仍面無表情的回看著里包恩。

「真的不要?」里包恩挑眉。

「我不要。」

一旁的索隆看了魯夫一眼,哼了一聲,笑著說:「魯夫,你該不會是在為沒有吃到壽司在鬧脾氣吧?」

澤田呆愣的看著魯夫的眼,總覺得他的眼已變成了壽司的形狀,這才恍然大悟。但……

「不是才剛吃飽飯嗎?」澤田吼著。

畢竟,他可是唯一一個還沒吃飯的人啊!

魯夫用他那變成壽司形狀的眼看向澤田,口水流了出來。「可是壽司好像很好吃。」

「……」澤田放棄了。

「哈哈哈哈!」山本爽朗的笑聲傳遍整座校園。「不如現在就到我家去吃怎麼樣?」

「可以嗎?」魯夫雙眼發亮的看著山本。

「喂!魯夫。」

魯夫不解的看向吐出一口菸的香吉士。

「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個廚師啊?」香吉士笑著說。

早在剛才到山本家時,身為廚師的香吉士,對於能夠學到新的料理方式而感到非常興奮。也因此,香吉士一到山本家,就在看到山本的父親在做壽司的時候,立刻衝了過去,邊請教邊看著山本父親做壽司。

學會做壽司的香吉士,也立刻做了一堆壽司,而跟著回去的騙人布自然就是享受那美食的第一人選了。

這就是為什麼騙人布來的時候,嘴裡塞滿了壽司,而香吉士的臉上則是掛著笑容。

那是滿足的笑容。身為一名廚師,能夠學會多種料理的方式,是一件值得高興與驕傲的事。

「香吉士真的很厲害!」山本忍不住讚美道:「我爸爸才做一遍,他就全都學會了。」

「好厲害!」澤田驚訝的看著仍笑著的香吉士。

「因為他是我找的廚師啊!」魯夫笑嘻嘻的說。

「那打完在去吃壽司呢?」里包恩不死心的問。

「不要。」

這次說話的不是魯夫,里包恩看向索隆。

索隆轉頭看向山本,笑著說:「喂!你家有沒有酒啊?」

原來是為了喝酒!澤田呆愣的看著索隆,無法理解他們拒絕的理由。

決鬥自然是會受傷,但為什麼他們的臉上都沒有害怕,反而是一臉輕鬆?而且拒絕的理由都很單純--一個為吃,一個為喝。

到底他們是怎樣的一個人,能夠將危險看得如此簡單?澤田想不透。

「我不是說了,回家的路上會順便買嗎?」里包恩的眼神閃過一絲恐嚇。

只可惜索隆不怕。但--

「那就來打一場吧!」

為了喝酒,他笑著答應了。

澤田驚恐的看著如此簡單就答應的索隆,又看向魯夫。

「那你呢?」里包恩又看向魯夫。

「嗯?」魯夫不解的看著里包恩。

「慢著!」

里包恩看向發出聲音的騙人布,後者的雙腳正微微顫抖。

對嘛!這才是正常人的反應啊!澤田有點高興的看著騙人布和他旁邊一臉驚恐的娜美,對於這當中還有正常人在而感到高興。

「要決鬥的只有魯夫跟索隆吧?」騙人布看著里包恩,話裡聽得出有些抖音。

「對。」里包恩笑著。

目前也只觀察到這兩個人的能力,如果不好好利用一下……里包恩又笑了起來。

「喂喂喂!」佛朗基一臉不滿的看著里包恩。「小朋友,還有我啊!我佛朗基大爺今天可是超級SUPER的喔!不打一下怎麼行呢?」

里包恩看了佛朗基一眼,對能夠多得到一個人的情報而笑了。

「好像很有趣。」羅賓笑吟吟的說。

里包恩又看向羅賓,臉上的笑容弧度有些增大。

「慢著慢著!千萬不要算我!」娜美和騙人布抱在一起,兩人的臉上接透著驚恐。

「還有我!也不要算我!」喬巴跳到娜美和騙人布身上,臉上也透著驚恐。

里包恩看了那三人一眼,又看向香吉士。「那你呢?」

他是廚師耶!澤田呆愣的看著里包恩。

香吉士又點了一根菸,吸了一口,然後吐了出來。看向里包恩,笑著說:「我是廚師,只要不要傷到我的手就沒問題。」

天啊!你不是廚師嗎?廚師還來決什麼鬥啊!澤田在心裡吼著,對魯夫那個世界的廚師增添了一層驚恐。

「也就是說有五個人了。」里包恩看向澤田,笑著說:「那就魯夫跟澤田,索隆跟山本,香吉士跟雲雀,佛朗基跟笹川,羅賓跟獄寺。有問題嗎?」

「沒有!」所有人……不,是澤田以外的人都喊了聲。

「很好!」里包恩滿意的笑了笑。「今天的時間不多,我看就先打一場就回去吧!」

「好!回去吃壽司!」魯夫高興的喊著。

「哼!記得要去買酒。」索隆笑著。

「那麼待會我就先到澤田家打擾一下了。」香吉士吸了口菸。

「呵呵。」羅賓只是笑著。

「那麼今天誰要先打?」佛朗基將眼鏡往上推,笑看著里包恩。

這群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澤田在心裡吼著。

里包恩掃了一眼所有人,才笑著說:「就羅賓跟獄寺先好了。」

「慢著。」

里包恩看著雲雀,後者正一臉的不滿。

里包恩哼了一聲,笑著說:「等你的傷好了,打起來也比較盡興。快去讓喬巴治療吧!」

雲雀看著里包恩一會,隨即轉身去找喬巴。

雲、雲雀學長竟然就這麼被打發掉了!澤田驚恐的看著雲雀乖乖的讓喬巴塗抹著藥膏、包紮。

「你們兩個,」里包恩看著羅賓跟獄寺。「沒問題吧?」

「當然!」獄寺狂妄的笑看著羅賓,後者仍笑吟吟的一臉無害。

「為了不要破壞學校,我們就換到後山去吧。」里包恩提議著。

「好!」

於是,除了京子和小春兩人被笹川趕回去外,一行人就這麼來到了後山。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