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人家都已經追上了,我們還能怎樣?我和凍殤默默地放下手上的人,悄悄地退到後方。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為什麼尼奧……我在太陽向尼奧解釋出現在這裡的原因的期間上下打量著尼奧。

一、二、三、四、五……手臂完好如初,連根手指頭都沒少。怪了!尼奧的右手不是被砍斷了嗎?我不解地看著尼奧,他正好也看了過來。

慘了!怎麼盯上我了?我現在不管怎麼看都是柔弱的女子啊!

尼奧笑著走過來上下打量著我,才笑道:「既然妳有辦法讓不存在的傢伙信仰光明神,就代表妳很強囉?」

我靠了。

格里西亞,你竟然出賣我,把我的事全招了嗎?我看向太陽臉上寫著的「誰叫你都不告訴我凱洛特的事。」讓我有股殺人的衝動。

「只是正巧在那有熟人而得知真相,並不是因為我很強。」我乾笑了幾聲。

「喔?」尼奧一臉趣味地看著我,最後燦笑著說:「沒關係,跟我打一場就知道了。」

我的臉色變得有些慘白。

「但、但是,我們現在要去救凱洛特,不、不太好……」我勉強扯出一抹笑。

「沒關係!」尼奧的話讓我稍微緩和了下,但下一句卻讓我的臉色變得更加慘白。「很快就結束了。」

語音剛落,尼奧便快速地朝我揮劍。我反射性地用龍之戒變出一把劍擋下他的攻擊,然後我就後悔了。

「喔!還不錯嘛!」尼奧的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笑,接著便開始一段猛烈的攻擊。

不錯個頭啦啊啊啊啊!我額冒冷汗,小心地擋下尼奧的攻擊,腳下卻不斷地後退著,這讓我感到莫名的火大。

印象中,我好像沒體會過什麼叫『占下風』!

臉一沉,眼神也變得無比銳利,我一把揮開尼奧的劍,右手稍一施力,朝尼奧一揮,強烈的風壓朝尼奧襲捲而去,然後我又靠了。

完了,不小心認真起來了……我慘白著臉看著尼奧飛了出去,一旁的太陽和綠葉正一臉的不敢相信,就連艾崔斯特也一臉的吃驚。

我看著尼奧爬起身,臉上是一臉的興奮,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手上的劍早已消失無蹤,我立刻轉身、拔腿就跑。

開什麼玩笑啊?再打下去,尼奧一定會常常回神殿叫我跟他打!我才不要跟這個死變態打,我又不是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

「站住!」

尼奧的聲音自身後響起,我趕緊加快腳下的速度。

靠杯啊啊啊啊啊!尼奧你追來幹嘛啦?快去找你的學生敘敘舊啊啊啊啊啊!

我手一揮,用風的魔法加快速度,一道白光卻讓我一驚,起手用風的魔法飛到上空,然後傻眼地看著剛才我跑的路線,有一半已經化為平地了。

靠!如果我的反應在慢一點的話……一想到這,強烈的怒火充斥著心胸,我冷眼看著不遠處,一個身穿戰士服、纖細的手臂正拿著與人身等長的闊劍的女人。

「報上名來。」

冰冷無情的聲音連我都感到驚訝,光就四個字所蘊含的怒火連我自己都搞不懂我現在究竟有多憤怒。

我是不知道一個人到底怕不怕死,但對死過一次的我來說,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訴你──我怕。

我是車禍身亡的,那種倒在血泊中、全身還痛得要命,身體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只能躺在那看著自己流出的那源源不絕的鮮血的經驗,真的,很可怕。

如果倩奏把我的記憶消去,或許我就不會畏懼,但……

那就不是我了。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可怕了,我看到女人的額角冒出些許冷汗。身後在這時傳來尼奧的聲音,他緊張地大吼著我的名字,在看到我平安無事後鬆了口氣,卻又在看到我的表情後愣住了。

「雅……雅琪蘭。」雅琪蘭看著我,艱難地吞了口口水,握著闊劍的右手鬆了鬆,隨即又用力地握住。

儘管憤怒,我還是忍不住想要吐槽她……一般人遇到這種事,大多都會回對方「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沒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或是「如果你打得贏我,我就告訴你。」之類的才對,而她,雅琪蘭是吧?哼!

不好意思,我是不會憐香惜玉的,因為很不湊巧的,我現在是女人呢!

我用龍之劍變出一把細劍。

「雅琪蘭是吧?」

雅琪蘭看著我嘴角勾起的微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妳就到光明神祂老人家那裡懺悔吧!」

右腳一抬,我出現在雅琪蘭身後,右手握著的細劍毫不遲疑地往她的脖子揮去。

雅琪蘭一驚,使出最快的速度往旁一閃,右手握著的闊劍還不忘朝我揮來。

冷酷無情的雙眼舜也不舜地直盯著雅琪蘭,我抬起左手,握住她的闊劍,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我看著她瞬間變得慘白的小臉。

抬起右手,手上的細劍再次毫不留情地在雅琪蘭的頭上劃落……

「郝音森!」

揮劍的動作猛地停住,冰冷的雙眼看向一臉憤怒卻明顯帶著驚慌的凍殤,理智正一點一滴地被找回。

啊啊,殤還是老樣子,生氣的時候就大吼我的全名……你是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叫郝音森是嗎?

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眼前一黑,我倒了下去。

殤,還好有你在。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