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之前就打好了只是一直沒發上來對不起(去死)

那麼,請觀賞(?)

******

回憶完畢,抬頭一看,天黑了……老人家想起過往還真的要花很長一段時間呢。

……不對,這森林本來就看不到天空阿!

不過我還是確定太陽已經下山了,因為腳邊的夜光草在發光。

夜光草是一種蠻奇特的動物……別問我為何他是動物,你看過植物會吃肉、咬人、追人跑嗎。

除了習性特殊以外,生長環境也很特殊。必須長在終年見不到陽光的地方,但是太陽下山之後會從土裡冒出來,花瓣在黑暗中會透出一點紅色的光芒。

我曾有一度懷疑夜光草是因為見不得人,所以傍晚才能出來覓食,透光是為了吸引人過去給他咬……我是說吃。

他長的也蠻怪的……不,是很好認。想像淡粉色的小型包子長在綠色的莖上,兩片葉子會自己左右搖擺。靠近他的話會發現小包子張開「血盆小口」朝你咬來,小歸小但是很痛,被咬可是會被撕下一整塊肉來的。

邊走邊想直到眼前出現一間熟悉的小木屋,至今對他的印象依然是重擊跟美酒。

結果過了一年三個月又七天四小時3653秒,我還是沒找那個罪魁禍首報仇。那傢伙進步的速度根本只能以變態來形容。

所以我只好偶爾來打擾一下他打造武器的時間以表示我的不滿。基涅爾最討厭打鐵的時候被打擾了,跟吃貨……我是說Cranio 煮飯的時候一樣。

不過我還是會在他身邊晃來晃去、閒聊,反正他又不能打我,他需要我的資助。這讓我心裡蠻爽的。尤其是看到涅爾那張屎面不能再屎的時候,超有成就感的。

「阿,菲爾菲你來啦!快進來吧,我才剛烤好餅乾喔!」Cranio站在門邊笑著對我說。

我絕對不會承認我吃那奇妙的骨頭餅乾吃上癮了,也絕對不是因為他有很多種口味!

經過這一年多的相處,我以也漸漸了解這兩隻的個性。Cranio除了是個骨頭篇執快加變態還是個吃貨。做出來的東西是很好吃啦,不過味道總是重了一點,不是甜了些、辣了些,就是鹹了些、酸的些,不過印象中Cranio好像沒做過苦的東西。

有一次我心血來潮親自煮了一頓飯,但是因為手滑不小心糖罐整個掉下去,因此那道菜甜的要死。沒想到Cranio居然對我說:「菲爾菲你這盤菜好棒喔!味道剛剛好耶!我平常都不能做這樣的菜……涅爾總是跟我說味道太重了。」

你的味覺神經到底是用什麼做的?

涅爾全名基涅爾,興趣打鐵跟研究武器。然後還有一個不被當事人知道的秘密。

基諾爾你這個死腹黑,我不過就是淡定了些沒對武器表示很高的興趣而已何必黑我。害我沒有午餐吃。

算了,肚量大如我,我就大發慈悲的原諒你吧!

……倒不如說,該來談正事了。看我一臉嚴肅,倆人互看了一眼,發覺我是真的有要緊事便跟著換上正經的表情,但Cranio有些抽搐的嘴角我可沒漏看。

……我也有正經的時候好嗎,賣萌的你肩膀再抖阿。

確定倆人都靜下來了,我這才告訴倆人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也就是我的計畫。在我說明的途中,我很難得的看著倆人的變臉秀,我想這大概是我這輩子唯一的機會看這倆人的變臉秀,所以就將這媲美奇蹟般的畫面深深烙印在腦海裡,做為日後恥笑……不是,是懷念的美好記憶。

「我加入。」涅爾的唇邊勾起一抹笑,但他爽快的回應倒是讓我跌破眼鏡,因為我沒想到會這麼的順利。腦袋早已演練過好幾百遍各種可能性的發展,就唯獨這一個沒有,這讓我的腦袋頓時一片空白、無法思考。

「涅爾,你也答應的太爽快了吧?」Cranio皺著眉頭看著涅爾,問出了我也很好奇的問題。

涅爾笑哼了聲,理所當然道:「你的計畫很有趣,但是我不感興趣。」聽到這不免讓我傻眼,你不感興趣還加入個屁?耍我嗎?小子,不要以為你坐輪椅我就要順著你喔我告訴你!

大概是看出我的想法,涅爾又哼笑了聲,才道:「菲爾,你是第一天認識我嗎?」呃,這個答案當然是「不是」啊!所以說……腦袋快速地運轉著,我沉默了一會。對涅爾來說,他的眼裡除了製造兵器以外……嗯,還有Cranio。咳!也就是說,涅爾是看上了能夠繼續製造更多的兵器這點而加入了吧?至於Cranio嘛,我看涅爾拐到了,他也差不多了。呃,說拐也太難聽了點,是邀請!邀到了!

「既然菲爾加入,那麼我也加入吧!」Cranio歪頭想了想,看著涅爾做出決定。

看吧,果然拐到……會跟涅爾一起。還有阿……你們兩個肯定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對吧。做決定就做決定為毛要看著涅爾阿!

「旅團名稱我已經想好了,就叫做弗拉傑諾。有問題嗎?」兩人點頭表示沒意見。「涅爾你是團代,Cranio你是副團,而我是團長。其實也沒什麼用意就只是個名稱而已,那麼明天我就去公會填相關的東西。」

──弗拉傑諾旅團,此刻成立。


2012.1.21 芙夢幻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