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又挖坑了(靠

先說這部有CP,對象就是格里西亞,因為目前為止有填表單的人,勾吾命的朋友指定的CP對象幾乎都是格里西亞(笑

然後這個……不好意思,因為我要貼的地方太多了,大家都知道我很懶,所以這個我就只貼痞客跟天空了喔(乾笑

有看的朋友還請浮出來留個言嘿!然後這個我還沒想好要怎麼寫所以我不知道後面會怎樣嗚喔喔喔喔!(靠

******

神殿裡,格里西亞的臉上正掛著太陽騎士式微笑,這是身為太陽騎士的他在外人面前唯一的表情。

格里西亞在途中遇到伊希嵐,意思意思的和他吵了一架,接著便拿著伊希嵐朝他丟來的冰回房。

這樣的生活總是和平的,格里西亞在房間裡肆無忌憚的品嘗冰品,也只有在房間,他才能夠完完全全地脫下太陽騎士的身分,當他的「格里西亞」。

品嚐完冰品的他滿足地抹了抹嘴,休息片刻便拿了套衣服進浴室沖澡,在這之前都跟平常沒有兩樣,通常他洗完澡之後就會敷面膜,而敷面膜的這段期間總會有人來敲他的房門,接著他就會憤憤地衝進浴室沖洗身體,然後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向站在門口的人交流光明神的仁慈,但今天卻有點不同,不,是非常不同。

格里西亞呆愣地站在浴室門口,眼睛舜也不舜地看著躺在自己床上的女人。

女人有著一頭及腰的黑色長髮,緊皺的眉頭與臉上的驚恐表情看得出女人的痛苦,皮膚略顯蒼白,額上還冒出些許的冷汗,或許她正做一個惡夢,但……

比起這個,格里西亞更想知道,眼前的女人到底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

神殿的入口有人在看守著,不可能平白無故讓一個女人進來,更何況這裡還是他太陽騎士的房間,而女人躺的也是他太陽騎士的床,他可不記得神殿隨便到可以讓一個女人輕易地跑進他房間睡覺。

如果是別的騎士長抱進來也不可能,沒有人會沒經過當事人的同意就把女人抱到當事人的房間裡,更正確來說,比起抱到自己房間,更有可能抱去審判所審判才對。

所以,她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格里西亞皺著眉頭,他快速地打理好自己,看來他今天又不用敷面膜了。

「唔……」

床上的女人眉頭皺得又更緊了些,長長的睫毛微微一顫,格里西亞知道她要醒來了。格里西亞也不急,反正他不認為眼前的女人會出手攻擊他,但她大概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因為綜合總總結果來看,格里西亞認為她不是自己進來的可能性比較大。

女人微瞇著眼,頭部一陣劇烈疼痛讓她忍不住抬手輕撫著額頭,待疼痛感消退之後,她才睜開眼看了看四周,視線很快地便放在站在一旁的格里西亞身上,她呆愣地看著格里西亞。

格里西亞早在看到女人清醒的時候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他觀察著女人,而女人也同樣在上下打量著他。就在格里西亞決定開口詢問的時候,女人開口了。

「你是不是叫格里西亞?」

格里西亞愣住了,他不明白眼前的女人為什麼會知道他的名字,這讓他升起了警惕。

格里西亞愣住的表情並沒有被女人看漏,也因為格里西亞的反應讓女人更加確信自己的推論。

難道自己真的穿越了?

女人坐起身,摸了摸頭部,又摸了摸身體各處,這種種的動作讓格里西亞摸不著頭緒,不懂女人到底在想什麼。

「連傷都好了嗎……」女人輕嘆了口氣,這句話雖然說得並不大聲,但還是清楚地傳進格里西亞耳裡。

傷?對於女人說的話,格里西亞升起了一股好奇。

如果女人受傷的原因是因為追殺,那麼身為聖殿騎士之首的格里西亞勢必就要了解情況,可能的話還要把女人留在神殿保護一陣子,這不僅僅是太陽騎士的事情,也是神殿的事情。

並不是眼前的女人有什麼高貴的身分,而是……格里西亞雖然常常跟教皇唱反調,但他可沒忘了教皇要他做的事,他還要多收幾個信徒進來,免得教皇一天到晚在他耳邊哭喊著沒經費。

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光明神殿的信徒,雖然不清楚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只要能讓她信仰光明神,那格里西亞就算之後都收不到信徒,他也能給教皇一個交代。

「光明神的仁慈無所不在,只可惜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沒有傳進太陽的耳裡,不知道小姐是否受到光明神的指引,告訴太陽光明神的教誨呢?」

格里西亞其實是不想用太陽語的,因為他不認為女人聽得懂他的這段話,奈何在別人面前,他就必須變成「全大陸都知道」的太陽騎士,不抱任何希望的格里西亞也只能在心裡盤算著,等女人說她聽不懂後便帶著他去其他人那裡。

不管是要把女人帶去誰那裡,只要她能夠聽得懂就夠了。

然而,女人的回答卻讓格里西亞出乎預料。

「你是在問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嗎?」女人狐疑地看著格里西亞,後者愣了一下,才點點頭。

女人思考了會,才有些尷尬的說:「抱歉,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

這樣的回答格里西亞並不意外,他又點了點頭,正準備再開口,卻被女人先行打斷。

「那個……我知道你很討厭用太陽語,所以你可以用正常人的說話方式。」

格里西亞又是一愣,看來眼前的女人有很多謎題。

他再次點頭,才開口道:「妳剛剛說的傷是怎麼回事?」

「呃,」女人想了一下,最後開口道:「你也滾過樓梯,不過大概是因為你有光明神的加持,所以身體比較強壯,我這個平凡人這一滾……」

格里西亞理解的點點頭,因為他到現在都很恨神殿的樓梯,畢竟他還要優雅的滾下去,以免被他老師復活去滾樓梯滾到他能滾得優雅為止,但他卻不知道,女人沒講完的話竟是「就死了」這三個字。

「妳住哪裡?」

這個問題其實格里西亞是不抱任何希望的,因為女人並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現在這裡,也就是說他有可能是被人帶進來的,只是這個人……能夠無聲無息的抱著一個昏迷不醒的女人來到他的房間,這個人一定不簡單。如果是敵人,那這實在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女人沉默了一會,就在格里西亞準備放棄的時候,女人才回答:「我沒有家。」

至少在這個世界是沒有的。女人苦笑著。

沉默了一會,格里西亞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頓了一下,格里西亞接著道:「總之,我先帶妳去找教皇。」

格里西亞看著女人點頭起身,接著便領著女人前往教皇的辦公室。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