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購買意願的,因為之前忘記問卷可以填,所以現在改成願意的人請去重填問卷謝謝

置頂公告如有更新,還請各位去看一下

還沒填問卷的朋友請快去填,其他就不再多說了,請看公告這樣,以上。

******

默默地接過Cranio遞來的紅色骨頭餅乾,老實說我實在一點食慾也沒有。然而餅乾的香味卻讓一路走來這裡的我感到飢餓,吞了口口水,我還是咬了一小口。

真好吃……但是好甜。

Cranio說是自己烤的,這也太厲害了吧?時間抓得剛剛好,雖然甜過頭了,但如果他去開個什麼甜點店,生意一定很好。

不過想想就覺得可怕,一間全部賣著骨頭形狀的甜點店……算了吧,會倒閉的。

「如何?」Cranio一臉期待地看著我,似乎在等待我的評價。

「嗯,很好吃。」我又咬了一口,但太過甜膩卻讓我有點反胃,為了我的胃,我只好放下手中這怪怪的餅乾了。

要是這裡有別人在,八成會以為我們是什麼妖怪,專門吃死人骨頭吧。

「怎麼了?不是說好吃嗎?為什麼不吃了?」Cranio不解地看著我,我也只能據實以答。

「好吃是好吃,但是對我來說太甜了。」頓了一下,我又道:「這裡有沒有酒喝?」

我問這什麼問題,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怎麼可能會有酒喝呢?

不,說不定涅爾很愛喝酒……噢,我在搞什麼鬼?我該不會以為全天下的男人都跟我一樣喜歡喝酒吧?

Cranio露出一臉了然的表情,道:「原來你喜歡喝酒啊?果然是老頭。」

除了嘴角抽搐,我也想不到能做出什麼表情了。

「我跟涅爾都沒什麼在喝酒,但是家裡還有一瓶就是了。」Cranio邊說邊翻身到一旁的櫃子裡翻翻找找,沒多久就拿出了一瓶看起來有些年代的酒瓶出來。

我接過Cranio遞來的酒瓶,還真是沒想到,他們竟然真的有酒能給我喝。

「都給你吧!」Cranio微笑著說出了如此豪邁的發言,讓我心中亂感動一把。

要是我知道Cranio現在心裡想著的:「只要跟你走近一點,我就有更多機會能夠摸你的骨頭了!」我一定會驚恐萬分地把這瓶酒給退回去。但事實就是我不會讀心術,我自然是不知道Cranio現在的想法,嗜酒如命的我自然是高興的接收這瓶年代有些久遠的好酒了。

一切盡在不言中,我高興地看著手中的酒瓶研究了好一會,隨即扭開酒瓶,在Cranio準備去拿杯子給我的時候仰頭灌了起來。

「哇!涅爾你看!原來菲爾菲是個酒鬼!」Cranio像是小孩子發現寶的興奮表情指著我說,但被我直接無視掉了。

美酒在前,誰還管那些雜七雜八的事呢?

「哈!這酒真不錯!」我滿足地抹去嘴角上的酒漬,這大概是我這輩子喝過最美味的酒。

「對了,你們為什麼要住在這種地方?」我好奇地問,雖然他們已經稱不上是正常人了,但住在黑森林這種地方不免讓人感到好奇。

「因為涅爾喜歡在清靜的地方打造兵器。」Cranio如此說道,「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回城裡買東西時會有點麻煩。」

我看了一下一旁角落放著的兵器,想必就是涅爾打造的吧。我對兵器還算稍有研究,畢竟自己也是要用武器的人,要是不對兵器有些認知,又要怎麼購買好的武器呢?

簡單看了一下,不難發現涅爾的功力。那些武器的色澤非常美麗,鋒利度也異常的高,就算只是雜貨店裡賣的小工具,那實用度絕對不是普通的高,就算價錢開出個天價也會有人要買吧。

天才。這是我看完涅爾所打造的兵器後,唯一的感想。

雖然對黑森林的路不熟,但一些情報還是有的。黑森林裡還存在了一些兇猛野獸,就算沒有那些奇怪的謠言,黑森林也是人們遠離的地方。

有些野獸還是稀有種的,我發現那些武器當中,有些是用獸骨做成的,不知道是不是用這裡的野獸骨頭來做?

Cranio住在這裡的原因我看也不用問了,依照他對骨頭熱愛的程度來看,原因跟骨頭有關的成分很大。這裡的野獸物種我知道的並不多,但就我知道的幾種來看,那些物種的骨頭應該都是上等貨才對。

不,我對Cranio並不是很了解,天曉得他對骨頭的看法是怎樣,搞不好他只喜歡人骨,討厭獸骨。

啊,這種可怕的事情還是不要再多想了。我又灌了一口酒,決定將這種想法拋諸腦後。

我又將視線轉移到涅爾身上,一看到他的下半身就忍不住替他感到惋惜,想想我也只是喜歡喝酒而已,目前為止所存的積蓄其實可以讓我當富翁了,但是無聊的生活我才不過,所以我偶爾還是會去公會找些任務來玩玩。

腦海有道想法閃過,我又灌了一口酒。

「涅爾,我看你的武器都是用獸骨做的,」我說,卻不知為何在涅爾的眼中看到一股精光,「你們搬到這最主要的原因是沒錢買材料吧?不如我贊助你如何?」

觀賞眾多上等武器也是一種樂趣,雖然他可能不會給我用,亦或是我根本就不會拿來用,但能夠見識見識我也滿足。再說我的積蓄多的是,除了酒跟吃飯以外,基本上我也沒花什麼錢,既然如此,倒不如把錢花在有用的事情上。

能夠認識也是一種緣份,就算被敲詐也無所謂,大不了就自認倒楣,反正日子還是要過,我只要有酒相伴就夠了。

……但我還是很在意涅爾的眼神,Cranio看上我的骨頭,那涅爾呢?難道說其實他也是喜歡骨頭的,只是一直隱藏著不表現出來,直到我說出了這種能讓我們再次見面的發言之後而感到興奮,所以破功了是嗎?

千萬不要啊!骨頭偏執狂一個就夠了!涅爾我拜託你,回頭是岸啊!

不過要是真能回頭他早回頭了,算了,涅爾,我准許你保持原樣,所以請你依舊收斂謝謝。

然而出乎預料的,涅爾並沒有先回答我的問題。他雙眼依舊閃閃發亮地看著我,問:「你會打造?」

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對我來了興致啊?

「不,」我搖了搖頭,「我只是學了點皮毛,畢竟要用武器,就要先學會怎麼挑。」

涅爾理解的點點頭,比起先前的冷漠,他的態度熱情多了。

「但是你為什麼要贊助涅爾?」Cranio問出了心中的疑問,而這也是涅爾想問的。

「噢,」我搔了搔頭,笑著說:「看就知道,我只喜歡喝酒,我的花費除了吃飯喝酒以外就沒有了,偶爾無聊還會去公會接一些任務,所以有不少錢。

「反正留著也沒用,就乾脆贊助你,再說在這裡認識你們也是一種緣分,最重要的一點是……」我看向涅爾打造的兵器,由衷的說:「涅爾打造的兵器很棒。」

Cranio聽了,高興地拉扯著涅爾的袖子說:「涅爾涅爾!你聽到了沒有,有人懂你的好耶!」

涅爾的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笑,「嗯」了一聲表示回答。

然而這樣的發言卻讓我感到納悶,就算是學點皮毛的我都看得出涅爾打造的兵器有多棒了,但是Cranio說的卻好像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人看出來,這是怎麼回事?

我問出了心中的疑問,卻見Cranio苦笑著說:「大家都認為獸骨做出來的都是廢物。」

一句話卻讓我了然一切,武器的好壞不是看他的材料,而是鐵匠的功力,顯然現在的人都不明瞭這個道理。

「反正我的錢放著也沒用,就算賣不出去也沒關係,你就儘管在這裡打造吧。」我笑著說,「東西我會再找時間送過來,很高興認識你。」

我朝涅爾伸出手,他也毫無遲疑地伸出手回握住我的。

就是在那天,我交到了兩個朋友。

「噢,對了,」突然想到我還沒問,這對我來說很重要,「你們那瓶酒在哪買的?」

「咦?」Cranio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笑著說:「啊,那是我自己釀的。」

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我額冒冷汗,雖然知道自己已經猜得八九不離十了,卻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用什麼釀?」

「涅爾打造用剩的獸骨。」

……早知道就不問了。

 

2011.11.22  阿貴仔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