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涅爾不方便走路,再加上他主要的任務還是打造武器,所以我要涅爾繼續留在小木屋裡,至於Cranio則是明天一早就去我家,簡單快速地告訴他們一些需要留意的事項後,我便先行回家去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順道買了幾瓶酒,記得家裡的酒已經被我喝得差不多了,但到家之後我並沒有立刻打開這些酒來喝,將酒隨意地放置在桌上,我直接回房睡覺去了。

疲憊感很快地讓我入眠,我熟睡到天亮,直到太陽照射在臉上,才爬起來梳洗打理自己。

打理好自己後,隨手拿了瓶昨天放置在桌上的酒,我便出發前往公會。

將資料填好、交出去後,弗拉傑諾也算是正式成立了,但畢竟也是剛成立的公會,也沒有刻意去宣傳,所以沒人氣是必然的。

不知道現在這個沒沒無聞的旅團以後會變怎麼樣?想到這,我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為這未知的未來感到無比雀躍。

仰頭猛地灌了口酒,我隨意地抹去嘴角的酒漬,掃了眼公會裡的人,不少人正聚集在那些現在非常有名的幾個旅團面前,想要請求那些旅團的幫助,而那些旅團的人各個一臉的不屑,似乎是嫌那些人的報酬太少。

我冷笑了聲,接著頭也不回的離開公會。

回到家的路上,我又順手買了幾瓶酒丟進空間戒指裡,正巧碰上準備去我家的Cranio,便帶他一起回我家去,但這卻造成Cranio的不解。

「不是說今天就要出發了嗎?幹麻還要去你家?」

我看了Cranio一眼,笑著說:「我沒想到你會這麼早到,所以東西還沒收好。」

並不是我太懶散,而是Cranio明明就還要先打理好涅爾的早餐那些,畢竟之後涅爾就要一個人住,所有事情都要他自己打理,Cranio沒道理不好好打理最後一次……雖然Cranio還是會回去啦,但天曉得Cranio下次回去是什麼時候呢?

Cranio理解的點點頭,這才乖乖的和我回家。

一到家,我就要Cranio站在門口等我,接著便頭也不回地進去了。

其實我要收的東西也沒什麼,就只是把我家所有值錢的東西,還有我買的那些酒全部丟到空間戒指裡,但因為我私藏的酒也不少,所以這也花去我不少時間。待我將所有東西都丟進空間戒指後,太陽也已經在頭頂的正上方了,而這也讓我知道一件事情──原來家裡還是有很多酒的。

Cranio早在等得不耐煩的時候自個兒走進來坐著了,對於我將一瓶又一瓶的酒丟進空間戒指的舉動,他倒是沒發表什麼感言。

「好了。」我拍拍痠疼的肩膀和腰部,唉!我還真禁不起勞動。

沒有Cranio的調侃,這讓我狐疑地看向他,但Cranio已不在他坐著的椅子上。

跑去哪了?

我皺著眉頭,屋內沒有生命的反應,Cranio跑出去了?

快速地走到那張剛才Cranio坐的椅子前,我伸手摸了摸椅坐,有些溫熱的觸感不難判斷這裡直到剛才還有人坐著。

思考了會,我決定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雖然不敢肯定,但Cranio應該是會回來,所以我就先在這邊等吧。我拿出喝了半瓶的酒又開始灌了起來,而等待的時間並不會太長,Cranio的身影就隨著一陣清風出現在我面前。

Cranio看到我坐在這,他先是愣了一下,才道:「咦?菲爾菲你好啦?」

「嗯。」我看著Cranio坐了下來,甜甜的香味隨著清風從他身上帶了過來,我嘆了口氣。

這樣的舉動引來Cranio的好奇,他笑著問:「菲爾菲你怎麼啦?」

我看了他一眼,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決定開口問:「我說Cranio,你該不會是回去做飯給涅爾吃吧?」

其實這也不過是我的猜測罷了,但我卻沒想到Cranio竟然想也沒想地就回了我一句:「對啊!」

「……」好吧,我還能說什麼呢?

看來以後的行程表裡要把Cranio做三餐給涅爾的時間排進去,反正照現在的情況來看,Cranio的動作很快,應該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才對。

「你需要休息嗎?」我看著Cranio搖了搖頭,既然他都說不需要,那我們就上路吧。

離開城鎮,我忍不住在城門多站了一會,這裡是我們的起點,而今天,則是跨出第一步的日子。

唉!該不會真的老了吧?在這邊感慨個什麼勁啊?搖了搖頭,我招呼Cranio一同上路,我們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座城鎮。

在去公會報名的同時,我也拿了不少的任務單,任務單全被我丟進空間戒指裡去了,而現在,完成那些任務,打響我們旅團的名號,順便收集一些人才,就是我們現在的任務了。

雖然涅爾不在,但就剛才Cranio去給他做中餐的情況來看,我想要隨時跟涅爾拿武器是沒什麼問題的,這樣就算我的武器要拿去維修也挺方便的。

……今天才知道帶一個Cranio出門,就等於帶Cranio跟涅爾出門,只能說,Cranio真是出門必帶之人啊。

現在想想,昨天是涅爾先答應加入旅團的,那Cranio是為了什麼才答應的?不會真的是因為涅爾加入才加入的吧?

這個想法讓我抖了一下,我扭頭看向Cranio,他正在高興的吃他做的餅乾,見我在看他,他立刻露出甜甜的笑容。

……幹!你對我賣萌個屁啊?

額上的青筋若隱若現,我忍下爆走的衝動,問:「Cranio,你為什麼會答應加入旅團?」

「為什麼?」Cranio不解地看著我,似乎是無法理解我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嗯,為什麼。」我看著Cranio,說出了自己的疑惑:「涅爾會加入是因為他可以鍛造出更多的兵器,那你呢?」

雖然有點不願意,但我還是說出了我不太想再多想的可能:「不會是因為有涅爾在吧?」

「嗯!」Cranio臉上那大大的笑容讓我覺得有些刺眼,但他的下一句話卻又讓我感到好奇:「這只是一部份的原因。」

「一部份?」這傢伙還會有別的原因嗎?

Cranio點點頭,直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就在我被他盯得渾身不自在後,他笑了。

那笑容異常的燦爛,卻看得我心底直發毛。

「另一個原因,當然就是因為菲爾菲你啊!」

「我、我?」我呆愣地指著自己,關我什麼事?

啊,難道是因為我們之間的友誼,讓他覺得要加入旅團為我出點心力嗎?

就在我感動的在內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時候,Cranio卻說出了足以讓我恨不得能給涅爾一雙腳、只求他能跟Cranio交換的話來。

「只要跟菲爾菲在一起,我就可以多摸摸你的骨頭了!」

幹!我真後悔找你一起。


2012.1.26 阿貴仔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