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得我都想痛哭流涕了…我的羞恥心何在?(你有嗎?

然後我覺得打到後面會有人想砍我,因為太狗血了(不,真正的原因這人根本不敢說

下禮拜就要開始期中考了,我再看這個月能越能把初陽打完

******

耀眼的陽光從窗戶投射進來、照在我的臉上,我忍不住皺起眉頭。

昨天晚上哭累了就又睡著了,我轉頭看向一旁,羅月星不見了。

房門在這時候被打了開來,我轉頭看去,羅月星微笑的臉出現在我眼前。

「早啊。」他邊說邊朝我走來,在我還來不及吐出一個字來回應他,他便一把將我抱起,這突如的動作讓我嚇得圈住他的頸子。

「一早就這麼可愛嗎?」他笑咪咪的說,卻讓我的臉一陣通紅。

「是你突然把我抱起來的好不好!」我放開環著他的手,卻在他故意放開我的身體的瞬間又再次緊緊地圈住他的頸子。

羅月星輕笑了幾聲,在對上我有些生氣的眼神後,他緊緊地抱著我,接著輕啄我的唇,然後就這麼抱著我來到浴室。

「放我下去啦!」我說,他卻不肯。

「你確定你現在能走嗎?」他邪笑著說,卻讓我的臉更加通紅。

現在的自己,確實是下不了床的狀態……

「還不是你害的!」

「所以我才抱著你跑啊!」羅月星不慌不忙地回著,然後將我放在早已準備好的椅子上,拿起牙刷,似乎打算幫我刷牙。

「等、等等!這種事我可以自己來!」我伸出手,想從他手上拿下牙刷,卻被他躲過。

「乖。」

我看著羅月星微笑的臉,最後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地張開嘴。他滿意地看著我,然後小心翼翼地替我刷著牙。

我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但我想這也是一種幸福。

是的,現在的我很幸福。

刷好牙後,羅月星又抱著我來到客廳吃他做的早餐,很好吃,但對於他餵我吃這件事,我感到非常困窘就是了。

「晚點我在送你回家。」羅月星在我的臉頰上輕輕一吻,我點了點頭。

他笑看著我,接著又將我抱回房間,他又想幹麻了?

大概是我的表情寫得太明顯了,羅月星壞壞的笑著,在我耳邊輕聲說道:「你覺得我現在要幹麻呢?」

我的臉猛地燒紅,皺著眉頭看著他。他輕笑了幾聲,接著將我輕放在床上。

「放心吧,今天不會再對你做什麼了。」他摸摸我的頭,接著坐在我旁邊,很自然地把我的大腿當成了枕頭。

「喂……」我有些無奈地看著他,想用手將他拉起,卻反被他抓住。

「我沒想到還可以像這樣跟你在一起。」羅月星的臉露出了些許的苦澀,我沉默了,因為我也沒想到。

「那個時候,我看著你跳下去……」

我知道他說的『那個時候』,是我跳樓的時候。

「我差點就跟著你一起跳了。」

我愣住了,跟我一起跳?

這是羅夜星不知道的事情,因為他並沒有說這句話。

「但是一想到你可能還有機會能夠救活,我心急的馬上把你送去醫院。當時的我是這麼打算的……如果你死了,我也會跟著去的。」羅月星伸出手、輕撫我的臉頰,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還好,你活了下來。」

我覆上他的手,微微一握。他反手握住我的手,微微笑著。我又伸出另一隻手,輕撫他的臉頰,他閉上眼,感受著我的觸摸。

我微往前傾,覆上我的唇,這舉動讓他驚訝的張開眼,卻又在我的唇離開的同時,他伸手壓下我的頭、覆上他的唇,吸吮著我嘴裡的芬芳。

依依不捨地離開我的唇,我看著他輕舔自己的嘴,臉上不禁一陣通紅。

「不要原諒我。」

我呆愣地看著羅月星,他的表情異常認真。

「不要原諒我,因為我傷害了你。」

如果我實行了,那就太矛盾了。「不原諒你,又要怎麼愛你?」

羅月星的雙眼微張,他看著我的微笑,他也笑了。

「謝謝。」他說,我搖了搖頭。

該說謝謝的人是我,因為是他把我送到醫院的。因為有他,所以我才有機會活下來,而對現在的我而言,能夠活下來,真的是太好了。

其實,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恨羅月星。會尋死只是因為我以為他對我做那些事是因為他根本不愛我,所以他想讓我徹底死心所做的手段。

我想,如果我的告白造成他的困擾,那我不如就此消失會比較好一點。

對於能夠活下來,並且有現在的結果,我感到很高興。

這些年來發生太多事了。我的人生有兩次巨大的改變,第一件事就是羅月星的那件事,再來就是遇到夏初陽了。

原本以為自己再也不會笑了,對任何人都不會再提起任何的興趣,但自從遇到夏初陽,我漸漸的會笑了。

只有在夏初陽面前,我才會暫時地恢復以前的我。

夏初陽對我來說也很重要,在羅月星再次出現以前,我能明確的知道夏初陽在我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但如果現在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我想我是答不出來的。

也許他們對我來說一樣重要?但這樣夏初陽對我來說又是什麼?就只是朋友嗎?

朋友,只是這種關係,就可以讓我這麼重視?這也太奇怪了點。

突然覺得有些搞混,也許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在想什麼了。

我看著羅月星,他回我一個微笑。我伸手摸摸他的臉頰,而他則是任由我的觸摸,臉上透著一絲享受。

「你弟說從沒看過你笑,我還真是難以相信。」我笑著說。

「沒辦法啊。」他一臉的無所謂,然後看著我好一會,才笑著說:「只有在你面前,我才笑得出來。」

這話又讓我臉上一熱,覺得有些困窘。

對於我的反應,羅月星又笑了幾聲,然後不厭其煩地又再說了次:「只有在你面前,我才笑得出來。」

「同樣的話不要說兩次啦!」我撇開頭,我想我現在的臉一定很紅。

「可是……」

「還有什麼好可是的?」我皺著眉頭看向羅月星,那有些猶豫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我愛你』這種話永遠不嫌多啊!」他說得自然、說得理所當然,卻讓我的臉更加通紅了。

「你、你閉嘴啦!」

「真的嗎?」他迅速起身將我壓制在下,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笑看著我。「你真的希望我閉嘴嗎?」

我看著他,艱難地吞了口口水,隨即又撇開通紅的臉。

「……望。」

我講得不清不楚,而且非常小聲,我想羅月星大概聽不清楚,因為就連我自己都有點聽不懂自己在說什麼。

「嗯?」羅月星將臉湊近了些,似乎對於我的反應感到有趣。

「我說我不希望啦!」我緊閉雙眼吼了出聲,我的臉大概又變得更紅了吧?

耳邊傳來羅月星的輕笑聲,接著是唇上被溫熱的異物緊貼著。

我微微睜開眼,看著眼前放大的羅月星的臉,嘴巴微啟,任由他的舌頭伸進我嘴裡。

我果然……

最喜歡他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