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就算知道了真相,我也已經不會再愛上羅月星了。

這些年以來,我努力淡忘掉對羅月星的愛,儘管心中還是有些愛戀的成分存在,但我知道我們已經不可能了。

但是為什麼,我現在會在這裡?

我抬頭看著眼前的一棟房子,臉上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這裡,是羅月星的家。

這也是剛才羅夜星說的,羅月星後來搬出去一個人住了,而他們家的經濟狀況倒也富裕,所以在羅月星提出搬出去住的要求時,他的父母很快地就買了棟房子給他。

大概是想一個人清閒吧?但他偶爾還是會回家去,碰到我們的那一天則是正好回家、和羅夜星一起出去買些東西。

羅夜星並沒有提到關於自己的事,所以我並不知道他的身上為什麼會散發出危險的氣息,不過那些都無所謂了,因為現在的我,對他已經提不起任何的興趣。

我不知道我現在為什麼要來,但身體就這麼不受控制地走來了,當我回過神時,我已經站在他家門前了。

難道,其實我希望我們能夠繼續下去?

我搖了搖頭,嘆了口氣,然後伸出手指,按下了門鈴。

我呆站在那,等待著羅月星開門,卻發現過了許久都沒有動靜,這讓我有些鬆了口氣。

他或許不在家。這個念頭浮現在腦海裡,鬆口氣的同時我才猛然驚覺,到頭來,我還是害怕和他面對面。

是因為從前的傷害所造成的恐懼嗎?還是因為在面對他時,當時的記憶就會浮現在腦海裡?亦或是……得知真相後,我更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他?

我不知道,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太難了。

看著羅月星他那緊閉的家門,嘴角再次浮出一絲苦笑,我轉過身、邁開步伐。

喀!

一道聲響讓我猛地停下腳步,那是開門的聲音。我反射性地回過頭,卻見羅月星一臉的呆愣,似乎在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心跳的速度有些加速,我勉強扯出一抹笑,卻說不出任何話語。

恢復冷靜的羅月星讓出了一條路,道:「進來吧。」

我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進去了。

我看著羅月星關上大門,接著轉過身看向我。我們彼此沒有任何的動作,除了沉默還是沉默,就在我想著「看來我不該來的」的時候,他開口了。

「是羅夜星告訴你的嗎?」他的表情有些冷漠,卻讓我覺得好心痛。

連自己的親生弟弟都連名帶姓的叫,也許羅月星以前受到的傷害比我還要大……

他那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異常明顯,再笨的人都看得出來,就連現在面對的人是我,他也散發出了拒絕的氣息。

是的,我們之間已經不可能了,這種事情就算是在聽完羅夜星的話,我也早已猜到了,但……為什麼我現在會覺得如此難受?

原來一直以來,我都在欺騙自己嗎?

我……還深愛著他嗎?

「嗯。」我說,卻很小聲,我的聲音似乎快發不出來了。

「是嗎?」羅月星點了一根菸抽了起來,他輕吐了口菸,才又開口道:「有事嗎?」

「我……」

我看著羅月星,卻只能吐出這麼一個字。

有事嗎?我怎麼可能會有事?但既然沒事,我又為什麼要來?

頭腦一片混亂,完全無法思考,我也不明白自己的想法了。

這樣太奇怪了,我不是已經不再愛他了嗎?既然如此,為什麼在聽完羅月星的過去後,心卻變得如此動搖?

為什麼……我會如此想見他?

雙眼猛地睜大,原來我很想見他?

我呆愣地看著羅月星,他正微皺著眉頭回看著我,似乎對我的表情變化感到擔心。

淚水忍不住順流而下,我看著羅月星有些驚慌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好像白癡一樣……」我抹掉淚水,卻有更多的淚水流了下來。

我看著羅月星一臉緊張、卻又帶了點不解的表情,我苦笑著。

「為什麼,你明明對我做了那些事情,我卻還是這麼的想見你?」

我用手遮去了雙眼,任由淚水不停地流下。突然,我被人緊緊抱在懷裡,這讓我猛然一驚,驚慌地移開遮住雙眼的手。

羅月星抓準時機,趁機覆上他的唇,在我驚訝地微啟雙唇而將舌頭伸了進來。

「唔……」

我試著掙扎,但雙手早已被他緊緊鉗住。我往後退去,卻被他順勢推到牆上。

「月……月星……」我靠著牆,被他吻得渾身無力,身體正順著牆壁緩緩落下。

羅月星依依不捨地離開我的唇,他喘著粗氣看著我,有力的雙臂正抱著我的腰、支撐著我的身體,他低下頭,輕咬我的耳。

「啊……」我的雙手放在羅月星的胸前,我使盡力氣想推開他,卻渾身無力。

「宥銘……」他在我耳邊輕喚著,接著緊緊地抱著我。

我靠著牆,仰望著天花板,耳邊傳來的是他的呼吸聲。放在他胸前的手指彎了彎,輕輕地抓著他的衣服。

「今天……留下來好嗎?」

眼眶聚集了淚水,我的視線變得有些模糊。

「好……」

 

緩緩睜開眼,我看向一旁的羅月星。

他的雙眼緊閉,兩手正緊緊還著我的腰,似乎睡得很香甜。

我的手正放在他的胸前,我輕推了推,卻發現羅月星的雙臂抱得死緊、掙脫不得,我只好放棄掙扎,任由赤裸的身體緊緊貼向他。

看著羅月星,我忍不住伸手輕撫著他的臉,他的眉毛因此而有些輕顫。心中有股異樣的情感正在不斷滋長,或許就是人們稱之為「幸福」的感覺吧?

我將臉埋進他的胸膛,而他的手也收得更緊,這讓我愣了一下,微仰起臉看向他,卻見他正笑看著我。

「不再睡一下?」他問,我搖了搖頭,現在的我沒有絲毫睏意。

他看了眼時間,接著將臉湊了過來、輕吻我的唇,然後又死死地抱著我。

「你不讓我起來嗎?」我有些無奈,都已經知道我不想再睡了,他還抱得讓我動彈不得。

「不要。」他將身體往下挪了挪,然後將臉埋在我的胸膛、輕吻了幾下,弄得我一陣騷癢。

「好癢。」我說,換來的是他的幾聲輕笑。

僅僅一天,羅月星就變了好多。他在我面前已經不再冷漠,而是以前的羅月星了。

我也變了……變成以前的我了。

我們又回到了從前。

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羅月星看著我、輕撫我的臉頰,緩緩開口道:「宥銘,雖然你今天陪我,但如果你不想跟我在一起,我不會勉強你的。」

我看著羅月星,眼裡流露著不解。

我不懂他現在為什麼要說這個?但……不想跟他在一起是什麼意思?

「要是我不想跟你在一起,我就不會在這裡了……」我撇開頭,臉頰有些泛紅。

羅月星呆愣地看著我,這讓我覺得更加困窘。

耳邊傳來羅月星的輕笑聲,這讓我縮了縮頭,卻被他用手輕柔捧起,然後他覆上他的唇,溫柔地吻著我。

我閉上眼,任由他的手對我上下其手。

「宥銘……」他在我耳邊輕喚著,耳邊的搔癢讓我忍不住輕顫了下。

「我愛你。」

雙眼猛地睜大,我呆愣地看著羅月星。

他剛才說什麼?

似乎對我的反應感到滿意,他又輕笑了幾聲。

「我愛你,宥銘。」

淚水讓我的視線變得模糊,我揉了揉眼睛,試著讓我的視線變得清楚,但淚水卻越聚越多,然後一滴接著一滴地留了下來。

羅月星吻掉我的淚水,嘴角維持上揚,然後又再說了一次:「我愛你。」

我忍不住縮在他的懷裡,放聲大哭著。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