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浮出來的朋友,不過我好像是挖坑不填的人(其實是肯定語氣吧?),所以不好意思,浮出來打我也是可以的(居然

再次感謝大家喔(笑

******

這樣的日子持續多久了?

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是期末成績出來的日子,而這個期末成績,攸關到能不能讓我們畢業。

是的,我們已經高三了,要畢業了。

成績這種事情我自然是不用擔心,大學的考試也考得不錯,當然最讓人跌破眼鏡的還是夏初陽了,因為他跟我考上同一所大學。

要知道我的在校成績一直以來都是第一名,考上的大學自然是最好的,曾經一直是最後一名的夏初陽竟然能跟我一起考上明星學校,據說連校長都很震驚。

既然跟我考上同所學校,我自然也不用擔心夏初陽的成績,比起他的成績,我更在意什麼時候放學。

放學後到夏初陽的家看那些書直到吃完晚餐再回家已經是慣例了,習慣真的很可怕,一天沒去他家都會讓我渾身不自在。

但是這樣的日子能持續到什麼時候呢?沒有人知道,我想最近幾年也不會知道了。

畢竟我們考上同所大學、同個科系,一起上下學大概也是必定的吧?更何況學校離我們的家都滿近的,也就是說大學的這幾年,我還是會在放學的時候來到他家看他房間書櫃裡的那些書。

事實上那些書已經移到他家的書房裡去了,因為他總是一直不斷的買些我喜歡的書,導致書多到塞不下他的房間,最後只好清一間書房出來。

高中的課程我老早就教完了,但還是習慣跑去他家看書。他也不介意,而且似乎很高興?

天曉得,不過我倒是真的很高興,一堆免費的書好看,哈!

不過每天都由他準備晚餐給我吃,這讓我有點小小的不好意思,所以我主動向他提議教他大學的課程。

老實說因為特別喜愛書籍,所以各個領域的東西我都有稍微學點皮毛,但對於大學的科系,就真的很難抉擇了。

我選擇了法律系,理由非常的跌破眼鏡,但是卻沒有人知道……

不,應該說這件事只有夏初陽知道。

在我提出要幫他上大學課程而問他要選什麼科系的時候,他反問我這個問題。我很坦白的告訴他我也不知道,但因為各個領域我都有一些知識,所以我可以教他。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卻要我好好想想,堅持要等我做好決定後再告訴我,所以我回家後問了我媽希望我讀什麼科系。

是的,就是這麼的簡單,理由就是因為我媽希望我讀,所以我就選了。

記得夏初陽當時的表情非常震驚,看起來倒也有趣,但也在看到他的反應後,我決定不將這個理由再告訴任何人,尤其是學校的老師,要不然八成會找我去約談,也許還會叫我做些興趣測驗之類的,耗費我大量的時間,只為了讓我能好好的選一個科系。

不過這應該是我想太多了,畢竟不是每個老師都那麼閒,更何況法律是個很好的科系,大家都知道法律系很難考。

原本我還不知道夏初陽這傢伙為什麼要等知道我要讀的科系後再跟我說,但當我說完之後,他竟然很爽快的回我一句「那我也選法律系好了!」,接著就換我震驚的下巴都掉下來了。

這小子,打算就這麼照著別人的出路走嗎?

但後來想想,我好像也沒什麼資格跟他說這種話,所以就隨便他了。

正好,他跟我讀同個科系,我在教他之餘也可以順便複習,一舉兩得。

如今正值高中畢業的日子,夏初陽的課程也已經邁向大三了。

老實說他的資質挺不錯的,幾乎是教了就會,這讓我很納悶,以前的他成績怎麼會這麼爛?

納悶歸納悶,我才懶得問。

「走吧!」夏初陽走到我面前,臉上掛著的笑容非常的陽光。

我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拿起書包,和他一起朝他家的路上前進。

這種場景大家似乎已經見怪不怪了,但卻始終沒有人知道我們為什麼會突然走在一起。

明明就已經過這麼久了,卻沒有人知道,這實在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不過傳聞倒是有很多。

我聽到的不多,畢竟除了夏初陽,我還是沒有跟任何人有過多的交談,那些莫名其妙的傳聞也只是碰巧聽到的。

不過傳聞怎樣都不關我的事,那些扯到爆的謠言我也懶得理,所以基本上我也已經不記得那些謠言在傳什麼了。

對那些謠言,我的感想一直以來就只有兩個字──

無聊。

今天還是老樣子,教夏初陽大三的課程、看書、吃晚餐、回家洗個澡再回房間坐個電腦就差不多可以上床睡覺了。

單調又平凡的日子,就跟以前一樣,還是沒有改變。

不,改變還是有的,那就是有人的陪伴。

一直以來總是將自己關在房間裡,獨自一人默默的渡過每一天,直到夏初陽來找我的那天,有些東西很明顯的改變了。

陪伴,僅僅兩個字,裡面卻包含了很大的意義,而且我還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並不討厭,相反的,我似乎非常的喜歡,這讓我非常不解。

明明從以前開始都是一個人的我,竟然會喜歡有別人的陪伴,這實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或許就是因為沒有擁有過,所以才會在體會到的時候愛不釋手吧?

我的爸爸總是為了工作忙碌奔波,要不是偶爾還會回家露個臉,我還真以為我沒有爸爸呢!

不過我也不是什麼壞小孩,爸爸的脾氣也不是說很差,所以我們家人之間的感情並沒有因此而變差,就算我成天關在房間裡,我和媽媽的關係也是很好的。

就是這麼的匪夷所思,我想這就是家人吧。

我很慶幸我家的情況是這樣,因為我知道不是每個人的狀況都一樣。就好比夏初陽,我每天去他家,卻不曾看過他的父母。

我曾經問過他,他只是淡淡的回答我:「他們都出國工作了。」從他的反應不難猜出他們家裡的關係破碎,不過這是別人的家務事,所以我也沒有再多問了。

不過有件事倒是讓我納悶了很久……雖然我家不像夏初陽那般富裕,但在爸爸的努力下倒也可以,但怎麼會養成我這種個性呢?

奇怪就算了,重點是捨不得花錢,所以老是跑到夏初陽的家,舒舒服服的坐在那看著他花錢買來的書,搞得好像我家很窮一樣……嗯,這也很匪夷所思。

沒關係,把他歸類在「因為他心甘情願買來讓我看,晚餐則是用來抵補習費」就可以了。

所以說,這樣的生活,還在持續。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