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不管看什麼文,請大家盡量看完後露個臉留言一下,匿名也好,讓我知道有人在看,不然會讓我很猶豫到底還要不要貼喔!(乾笑

******

最後還是沒有帶任何一本書回去。

應該說今天已經精疲力盡了,就算帶回去,我也沒力氣看了吧?

大概是心靈受盡了折磨,導致那天回去後,我連晚飯都沒吃,隨便洗了個澡後就去睡覺了。

之後便開始過著放學後便跟著夏初陽來到他家教他功課的日子。在他寫我出的考卷或是休息的時候,我就會去翻他書櫃裡的書。因為總是看起書來就會專注的忘我,等我把書闔起來的時候,夏初陽的考卷早就寫完了,而時間也晚了,所以就在他家吃完晚餐才回家。

我在家終究是個宅男,關在房間裡做自己的事情,我自然是不太會煮飯了。但出乎預料的,夏初陽不但會煮飯,而且手藝相當的好。

是因為自己住,所以日常的所有一切都自己打理嗎?我有點好奇,但卻又不會想要深入了解。

我是不知道這樣的生活要持續多久,反正我的重點是書櫃裡的書,還有好多都還沒看呢!

不過也因為太專注於那些書上了,事實上一天下來我教夏初陽功課的時間其實並不多,但因為他本人似乎也不介意,我自然就這麼繼續下去了。

到頭來,我還是不知道夏初陽那個小子為什麼要我教他功課,但沒關係,我只要有這些書好看就夠了。

 

今天依舊跟著夏初陽離開學校,我知道投射在我們身上的目光依舊沒有減少,大部分的人皆從驚恐轉變為好奇,但我在學校依舊沒有跟什麼人說話,夏初陽似乎也沒有到處招搖這件事,所以沒有人知道我們最近為什麼會一起回家。

就像是我們之間的秘密一樣。

突然浮出的念頭讓我猛地一愣,我為什麼會覺得高興?

最近的我有些奇怪,總覺得自己好像對夏初陽很有興趣?

……荒唐。

甩了甩頭,我將這個可笑至極的念頭拋諸腦後。

大概是看到我奇怪的舉動,夏初陽不解地問:「怎麼了?」

「沒什麼。」我瞟了他一眼,便將目光放在前方的道路上。「我給你的考卷都做完了嗎?」

「嗯。」

「等等拿給我看。」

「好。」

雖然不知道夏初陽到底為什麼要找我幫他補習,但既然我答應人家了,我自然會好好的做好份內的事情。

我會出一些考卷讓夏初陽寫,從中不難察覺他的實力,其實他根本就不需要補習,他的成績應該很好才對,但當我去查班上的成績單卻又不免愕然,這傢伙竟然是最後一名!

到底是他沒在上課還是故意的,這點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我的眼裡只有他房間書櫃裡的那些書。

今天是第幾天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是他書櫃裡的書我倒是知道,只剩下幾本我就全部都看完了。

不過要看完似乎很難,因為夏初陽不知怎麼知道的,總是在我快看完那些書的時候,又跑去買一些讓我很有興趣的書,這倒是讓我每天都很樂意來他家。

進到他家,我沿著熟悉的路來到夏初陽的房間,而他總是會在開始前先去倒杯飲料,而在他進來前,我則是站在他的書櫃前,思考著今天要看什麼。

通常這段時間不會太長,而當夏初陽拿著飲料進來的時候,我也差不多決定好了。

今天也一樣。

拿著決定好今天要看的書,我走到夏初陽準備的小桌子前坐了下來,接過他遞來的杯子,我輕啜了一小口潤了潤有些乾渴的喉嚨,才向他伸出手。

夏初陽也明白,立刻就將做好的考卷遞給我。我快速瀏覽了一下,媽的,還是全對,真搞不懂他這麼聰明為什麼還要找我,而且學校成績還這麼爛,簡直是不可思議。

我又從書包裡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考卷遞給他,他也很快地接了過去。因為我很喜歡看書,所以學校的書我老早就看完了。我還去買了三年級的書來看,甚至是大學的書,全部都讀完的我才會有這麼多的時間看這些課外讀物,還有做這些考卷給夏初陽做。

高一跟高二的課程我已經教完了,所以這幾天都只有給他做我出的考卷,而在他做考卷的這段期間,就是我看這些書的時間了。

一如往常,我陷入了書的世界裡無法自拔,我不知道夏初陽是什麼時候做完那些題目的,我只知道在我闔上書本的時候,也差不多到了吃晚飯的時候了。

「抱歉。」我將看完的書本放在一旁,看向正微笑著看著我的夏初陽。這傢伙總是這樣,每次當我看完書回過神來的時候,他都是一手撐著臉頰微笑著看著我。

到底是我太專注還是他完全沒叫我?這個答案我一點也不想知道,能夠讓我如此專注地看完一本書我就很高興了。

「沒關係。今天要吃什麼?」夏初陽笑看著我,邊站起身邊問。

「都可以。」

現在在他家吃晚餐再回去已經是慣例了,我看著夏初陽走出房門,才將整齊的放在我對面、那些不久前才拿給他寫的考卷拿了過來。

又是全對。

這樣還需要我教他功課嗎?我不明白。

放下手中的考卷,我捏了捏有些痠疼的肩膀、轉了轉僵硬的脖子,重重吐了口氣,才站起身,將桌上那本剛才才看完的書拿了起來、放回原位。

稍微活動了一下筋骨,我快速地收拾好東西,便拿起早已喝完的空杯子走下樓。

因為只有兩個人的份量,所以準備的時間其實不長。拿著空杯子來到廚房的我,默默的將杯子洗好歸位後,沒多久夏初陽就將煮好的晚餐放到餐桌上了。

吃飯的過程總是沉默的,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留下來吃晚餐,印象中似乎是第一天搞得太晚了,所以被夏初陽留下來吃晚飯,但之後呢?

這種日子似乎過得滿久了,還是我的記憶力真的變差了?不曉得,已經想不起來詳細的細節了,但我似乎並不覺得討厭。

是因為已經習慣了嗎?習慣真的是很可怕的東西呢。

突然想到考卷的事情,拿著筷子的手放了下來,我抬頭看向夏初陽。似乎是因為我的動作過於明顯,夏初陽也抬頭望向我,臉上露出不解的表情,無聲地問:「怎麼了?」

「高二的課程我早就教完了,給你的考卷你也都會,我應該不用再教了吧?」

「咦?」

咦什麼咦?難道還要我繼續教嗎?我皺著眉頭看著夏初陽,不解的問:「你那什麼反應啊?」

夏初陽的表情有些不自然,這讓我很納悶,難道他的理由這麼難以啟齒?

就著麼沉默了一會,他像是豁出去似的,但卻又掛著哭喪臉的表情看著我道:「教我三年級的課程吧!」

「哈啊?」我難以置信地看著夏初陽,我的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這傢伙竟然要我繼續教三年級的課程?

「你是嫌學校老師教得太爛了是不是?竟然還要我教三年級的課程?」我一臉古怪地看著夏初陽,他的臉卻更加難看,似乎在隱忍著什麼,看來這不是真正的理由。

我也不是個喜歡刺探別人隱私的人,既然他不想說,那我自然也不會再問下去。

老實說,就算我繼續教下去,我也沒有任何損失,可以因此繼續看他書櫃裡的書,噢!幸福。

「就這麼辦吧。」我點頭,拿起筷子繼續吃了一下,卻發現夏初陽過了很久都沒有動靜,這讓我納悶的抬頭看向他,卻見他一臉的呆愣。

「又怎麼了?」

回過神來的夏初陽摸了摸臉頰,隨即捏了一下,靠杯,好像很大力的樣子。

「你到底在幹嘛?」我的嘴角有些微微抽動,這傢伙真的很奇怪耶!

「這真的不是夢?」夏初陽喃喃的說,我聽到了。

「哈啊?」這傢伙是怎樣?那反應也太欠打了吧!

「因為……你答應的好乾脆。」夏初陽仍舊一臉的呆滯,看著我的眼神似乎帶了點高興。

廢話!因為那些書我還沒看完啊!

懶得跟他解釋這麼多,我繼續吃我的晚餐,而夏初陽也一臉的高興,開始動起手來,然後又是一陣沉默的晚飯。

今天的晚餐吃起來似乎是特別的美味……

呵呵,又可以繼續看那些書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