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

這好像是第一次有人能讓我這麼感興趣。

羅夜星,我們班上的一個男生。

大學生活也已經過了一年了,這一年來我仍舊每天放學到夏初陽家裡幫他補習、看書、吃晚餐,唯一的不同就是這一年來,我都一直看著羅夜星。

從第一眼看到羅夜星開始,我就覺得這個人很神秘。他的長相非常斯文,全身上下充滿了氣質,但大概是因為我常常觀察別人的緣故,所以我發現他還散發了些許的神秘,這讓我對他感到好奇,所以我開始觀察他。

他很少主動與人搭話,但人際關係卻維持得相當好。放學就會立刻離開,不管是誰的邀約都會委婉拒絕。

這些特徵讓他更加神秘了。

我想我是用很明顯的觀察眼神在看著羅夜星的吧?畢竟偷偷摸摸的一點效率也沒有,倒不如直接大刺刺的觀察對方,如果對方有察覺到、覺得不舒服,或許還會找上我,這樣我也比較有機會可以更進一步的了解他。

事情總是不如自己所料。

我想我這麼明顯的注視,再笨的人應該都會察覺到才對,就連夏初陽也因為我一直在觀察他而時常露出古怪的表情,幾次都一副欲言又止的看著我。

他沒問,我自然沒有義務要回答。

一下的大一生活就快要結束了,即將到來的暑假讓我有些不快,因為暑假比寒假長太多了,也就是說我將會有很長的時間看不到羅夜星。

一年的時間都還無法讓我理解羅夜星這個人,但由我主動去找他又顯得很唐突,況且依照他待人的相處方式來看,他未必會願意向我明說他的事情。

無所謂,因為我至少還有三年的時間。

就算只是看著羅夜星的身影也很舒服,所以對於假日不能夠看到他,我覺得相當惋惜。

更何況還是暑假。

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呢?我看著羅夜星離去的背影,不禁想得出神。

大概是終於忍不住了,夏初陽出聲拉回我的注意力,問:「你真的就對那個姓羅的這麼有興趣?」語氣裡還帶著濃厚的不滿意味。

毫無察覺到夏初陽的不對勁,我注視著羅夜星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我才轉頭看向夏初陽。

這語氣我是沒察覺,但他的臉倒是明白寫著「我不高興」這四個字,要我不察覺到都難。我微皺起眉頭,對於夏初陽的反應感到相當不解。

這傢伙又在鬧什麼脾氣啊?

多年的相處並沒有讓我們的相處模式與剛開始有所不同,在我這麼想的同時,我的嘴巴也跟著吐出了這個問題。

「沒有啊。」夏初陽別過頭,語氣帶著沉悶。

……沒有才有鬼!

眉頭皺得更緊,我舜也不舜地直盯著夏初陽沉默不語,但我們的腳也沒有閒著,毫無阻礙地朝著夏初陽家的方向緩步邁進。

被我盯得渾身不自在的夏初陽,最後終於受不了的直視著我說:「不要一直看我啦!」

「你說了我自然就不會再看你了啊。」我從善如流的回道,嘴角正不易察覺的微微上揚。

夏初陽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他抓了抓頭,最後投降似的嘆了口氣。

「就只是好奇,這樣可以了吧?」

「哦?」我將視線從夏初陽的身上移開,耳邊傳來了夏初陽鬆口氣的小聲吐氣。

好奇嗎?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答案讓我不太滿意。

……看來還有些改變,那就是看夏初陽困擾的表情,我似乎會覺得很愉快。

到底是怎麼養成的惡趣味啊?我暗自嘆了口氣。

不過夏初陽的回答是在我的預料之中,畢竟相處這麼多年了,他自然知道一直以來,我對任何人都漠不關心,要不是因為他找我幫他補習,我也不會認識他。

這一點夏初陽自然也明白,所以對於我這麼注意羅夜星才會這麼好奇吧?

但真要說起來,我也不知道原因。我做事喜歡隨著心情而定,真要說為什麼,大概就是因為他散發的神秘感讓我好奇吧?

也許就只是純粹的好奇。

我如此解釋道,在解釋完的同時,我們也進到了夏初陽的房間裡。

「就只是這樣?」夏初陽一臉古怪的看著我,我則是聳了聳肩。

反正我也解釋了,相不相信就是他的問題了。我從背包裡拿出一疊紙,都是我做的考卷。

「呃,怎麼越來越多了?這是對我的報復嗎?」夏初陽的臉色有些慘白地看著我手上拿著的厚厚一疊,艱難地吞了口口水。

這表情真是有趣。

「你做了什麼需要讓我報復的事情嗎?」我挑眉看著夏初陽,他的頭立刻快速地左右搖晃著,臉上寫滿了驚恐。

這反應也很有趣。

我似乎越來越喜歡捉弄夏初陽了,這樣不太好,搞得我好像變態一樣,我還是稍微克制一下好了。

不過說總是比做還簡單,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不自覺地就開始欺負他了,噢!我果然病得不輕。

將手上的考卷放到夏初陽面前,他這才發現那些考卷上面還標了各種各樣的記號。

「這是什麼?」夏初陽狐疑地翻閱了下,才呆愣地抬頭看著我,驚愕的問:「暑假作業?」

我點點頭,不然這種分量他以為他一天之內能做完嗎?

「難道你暑假不來幫我補習?」夏初陽有些慌亂地看著我,這也讓我感到有趣。

幫夏初陽補習以來,就算是假日我也會找個固定的時間來他家,就連大一的寒假也沒有改變,依舊每天到他家,只是因為寒假的時候夏初陽又買了一堆新書,所以我幾乎是每天一大早就跑到他家,將自己關在他家的書房裡獨自享受。

所以他會有這種反應一點也不奇怪。

「是有這打算。」我老實的回答。

就是因為暑假不打算幫夏初陽補習,才會有現在在夏初陽手上的那些暑假作業,不然我幹麻沒事找事做,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完兩個月分的作業?

「什麼!」夏初陽一臉的難以置信,「為什麼?」

「為什麼?這很重要嗎?」我不解地反問。

依照夏初陽的能力來看,這些作業就算不用我看他也能夠全對,畢竟該教的我也都教完了,這點程度對他來說應該算不了什麼才對。

看他的反應,難道他對於我的教學相當樂在其中?

難以置信,這個來找我以前都考最後一名的傢伙竟然會對補習樂在其中,想到都會讓我搖頭,懷疑他以前到底是怎麼考得,才會每次都考最後一名。

能夠做到這樣,也是種才能。

夏初陽一時找不到話來反駁,只能用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看著我。

我都不知道夏初陽這小子這麼喜歡補習,但又想到他以前的成績,難道是因為遭遇了什麼事情,亦或是遇到了什麼貴人之類的改變他的一切,讓他下定決心奮發向上?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真的太強大了,畢竟是從最後一名變成了和我並列的第一名。

對我來說,不管是什麼理由都不重要,也不需要特別向誰說明,前提是這件事跟任何人都沒有關係。

但對像如果是夏初陽的話就不一樣了,他的情況比較特殊。

就像我說的,以他的資質來看,就算我不做任何說明,只把這些考卷丟給他寫,我相信他有能力在短時間內全部做完,而且是全部滿分,我完全不需要擔心。但是夏初陽的反應出乎我的預料,我以為他只會接受這份考卷,然後什麼也不過問。

不曉得夏初陽這傢伙到底在在意什麼……

還是因為真的是有什麼事情改變了他,讓他立志要奮發向上,所以對於我不能夠來幫他補習而感到心急?

如果真是這樣,那他也太著急了吧?畢竟我們的進度已經到了大四,快要結束了,這種進度對現在的我們而言也算得上超前許多吧?既然如此,他又為什麼要心急呢?

不懂,這些年來的相處並沒有讓我完全了解夏初陽。

並不是說我不關心夏初陽,而是我實在不喜歡隨便刺探別人的隱私,因為你永遠也不知道別人的底線在哪裡、會不會觸碰到他的傷口,只要你越過去了,你們之間的情誼也差不多要告吹了。

我喜歡維持現況,這樣就夠了,至少我每天都過得很高興,有書相伴嘛!

看了眼夏初陽一臉哭喪的表情,我放在桌上的右手食指敲了敲,在現在這種安靜的靜謐空間發出了異常響亮的「叩!叩!」聲,這引來了夏初陽的注意。

「你最近花錢花得挺凶的嘛!」

夏初陽呆愣地看著我,顯然無法理解我現在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嘴角勾起一抹笑,我終於忍不住的輕笑出聲。

「你最近不是買了很多書嗎?我昨天去書房的時候有看到。」

大概是反應過來了,夏初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接著又用不確定的語氣問道:「也就是說,你暑假不幫我補習,是為了把所有時間拿去看那些書?」

「不行嗎?」我笑著反問道,卻見夏初陽一臉的挫敗與無奈,這種表情真是有趣啊!

夏初陽的情況真的比較特殊,因為我終究還是會按耐不住的捉弄他。

夏初陽,你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你也是讓我感興趣的人之一。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