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十幾年,蕭天哲也有不知道的事。

孫明煦其實也不是全然的老好人,只是他有個不美好的童年,也因此總以老好人的模樣示人,久而久之,連他自己都有些錯亂了。

孫蕾的到來不管是不是意外,但對他來說卻是久違的溫暖。

那是和蕭天哲給予的,完全不同的感覺。

他是真的把孫蕾當作自己的親妹妹疼愛,或許是因為他實在是太渴望親情了也不一定,以至於在某些方面上,他選擇了視而不見。

只要不是親眼所見,他都可以當作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

他當然也看懂了蕭天哲的不喜,卻依舊選擇了無視,選擇了縱容。

直到那一天,蕭天哲故意讓他看到孫蕾似乎是想要對他們兩其中一人下藥。

他告訴他,他要想一想。

他要想想是不是真的要結束這種虛假的寵愛。

這真的是他所想要、所嚮往的?

看到蕭天哲,為了遷就自己而不得不選擇隱忍自己不喜的人,孫明煦內心的內疚之情越積越深,直到那天也終於滿溢而出。

只是在他還沒下定決心時,自己就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世界就變了。

大概是因為一直以來呵護的習慣讓他一時間無法拋下孫蕾不管,但也清楚要是留下她,必定會成為拖累。

他自己倒是無所謂,但他不希望蕭天哲受傷。

所以當蕭天哲提出離開住宅且不再回來的提議時,他同意了。

他想吧,要是孫蕾決定留下來,那麼他就當作她死了,再也不管她。

可偏偏孫蕾在生死上太過膽小,哪怕害怕也要跟著他們離開。

他當然知道現在孫蕾就在扯後腿,可多年的偽裝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到了深入骨髓的地步,儘管心裡知道,但下意識的就是會選擇維護她,其實孫明煦也有些無奈。

回頭瞥了眼躲在他們身後的女孩,毫不意外地看見對方眼中的情緒,又看到老友那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不禁有些好笑。

孫明煦並不愚蠢,只是在親情方面有著別人意想不到的執著,進而造成多年的錯誤。

也是該做個了斷了。他想。

兩人的所思所想別人並不清楚,眼底的情緒轉變倒是被悠哉的兩人盡收進眼底,唐柔覺得吧,自己那貌似挺不可靠的胡亂猜測應該是準確的。

她的直覺依舊高得令她滿意。

其實唐柔能猜測得如此準確,與她末世十幾年的生活也有關係。

要知道這十幾年來她都是獨自行動的,除了不輕易相信任何人之外,眼睛也要非常雪亮。

對於接近的人,她必須要用最短的時間判斷這個人可能的個性,接近她的目的,還有實力強弱等等。沒有一定的眼光,她很難獨自走那麼遠。

畢竟她的異能是個對戰鬥毫無幫助的空間異能。

本來她就挺看好那個叫蕭天哲的男生,因為明顯和那個叫孫蕾的女孩不對盤,只是礙於似乎是他好友的孫明煦,這才勉強維持住這三人組合。

本來對孫明煦的去留還有些難以決定,但沒多久就見他眼中漸漸被絕決與堅定所取代,唐柔想,這孩子大概已經下定決心了。

是要捨棄那個女孩吧。

唐柔對他們之間的故事可沒興趣,就是後知後覺的覺得這兩個男生的名字貌似有些耳熟?

盯著兩人的面孔摸了摸下巴,唐柔再次陷入沉思。

江紀澤發現懷裡的女孩似乎又開始神遊了,他有些無奈,怎麼碰上這三人後這小妮子這麼反常?

如果說第一次是因為孫蕾,他能理解,畢竟唐家那幾個奇葩還是挺讓他印象深刻的。

更別說還是唐柔仇視的人,會讓她如此反常情有可原。

可現在這小妮子貌似是盯著那兩個男生在發呆呀!

江紀澤忍了又忍,卻還是蹙起了眉頭,不知為何總覺得有些不悅。

等他反應過來時,已經伸手抱住懷裡的人兒了。

突然被抱住讓唐柔回過神來,先是愣了一下才有些不解地微抬頭看向身後的男人:「怎麼了?」

「妳一直盯著他們。」聲音似乎還帶了點委屈。

唐柔發誓自己這次是真的感到江紀澤語氣中的委屈,一時有些風中凌亂。

「呃,因為突然覺得那兩個人的名字好像……有點……熟悉?」

「妳不是說不認識他們嗎?」好像更加委屈了。

唐柔現在的姿勢,就算抬頭看江紀澤,也只能看到他的下巴,但就是莫名覺得現在的他臉上表情大概是──委屈的扁嘴之類的。

「噗哧!」唐柔忍不住笑出聲。

江紀澤更加不滿了,抱著女孩纖細腰肢的手臂又緊了些,讓那具香軟的身體更加貼緊自己。

一系列皆屬下意識的動作,他完全沒意識到他們現在的姿勢有多曖昧,自己這充滿佔有慾的動作又代表什麼,只是繼續裝委屈的低聲說:「妳還笑?」然後低下頭將臉埋在她頸肩,鼻尖頓時滿滿都是屬於她的氣息,這讓他滿足的喟歎口氣。

「我都不知道你也有這麼幼稚的時候。」她呵呵笑著說。

江紀澤先是一頓,才低低的笑起來。

他想妳當然不知道,因為他也是剛剛才知道。

不知道江紀澤又在發什麼神經,唐柔決定無視他,繼續看向對面的兩個男生,腦海依舊不斷唸著兩人的名字。

蕭天哲、孫明煦、孫明煦、蕭天哲……越念是越熟悉,尤其是那個姓蕭的……

突然,大概就是那種被雷劈了的感覺,唐柔覺得自己有種想抽搐的感覺。

「怎麼了?」仍緊抱著唐柔不放的江紀澤第一時間就察覺到懷中女孩的不對勁。

他這次的音量沒有特別放低,因此對面三人也聞聲望了過來。

孫蕾的表情透著不屑與忌妒,另外兩人則是對眼前的局面有些不安,聽到江紀澤的問話第一反應就是唐柔會不會因為孫蕾而拒絕他們的加入?

兩人對孫蕾的想法猜測得少說也有八九分,不外乎就是覺得像唐柔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能這麼處之泰然的面對外面那些場景和怪物,是因為身邊的男人很強悍。

江紀澤的氣質特殊,隱隱透著股軍人特有的剛毅與面對敵人時的些微冷峻,當然這麼細膩的細節他們看不明白,卻是能感受得到他的不尋常。

可那個叫唐柔的女孩也不容小覷!

他們雖然不知道兩人的實力究竟如何,也不清楚方才那支隊伍究竟是這兩人中的誰領頭,但這兩人的身份絕對是隊伍中最高的。

可惜孫蕾不像他們這麼敏感,只以為唐柔是個靠身體攀上高手的人,還是個外貌如此出色的男人。

她的眼底心底全被忌妒給塞滿,蒙蔽了原本應該會有些雪亮的眼。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