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找不到雲雀,我只好傳封簡訊跟他報備一聲,便帶著里包恩回去了。

眼前在雲雀家隔壁的房子,是我拜託煌準備的。帶著里包恩,我走進這間空無一人的家。

「里包恩,告訴我闇夜家族的事。」我淡淡的說。

里包恩看著我,隨即從我手上跳到沙發上。

「闇夜家族是與彭哥列並列第一的黑手黨……」

雖然是獨立的家族,但闇夜一世和彭哥列一世、西蒙一世三人是至交好友,闇夜一世甚至在彭哥列一世創立彭哥列後,與西蒙家族一起接受一世的邀請加入彭哥列,維護治安。

一直到西蒙家族被毀滅、彭哥列交給了二世,彭哥列變成真正的黑手黨,並且將闇夜的人全殺了。但闇夜一世仍活了下來,並且暗自組成了闇夜家族,而代表首領標記的戒指──闇之戒,也在闇夜一世死後就消失不見。

儘管沒有首領的帶領,闇夜一世的守護者們仍齊心帶領闇夜家族,也才會有現在這個與彭哥列並列第一的黑手黨。

「據說闇之戒出現的時候會出現某種徵兆告訴闇夜的守護者們,最近已經收到消息,闇夜的守護者們已經前往日本了。」里包恩喝了口我泡的咖啡,又道:「雖然很佩服每一代的守護者們非旦沒叛變,還帶領家族成為第一強的黑手黨,但突然出現的首領未必能讓他們信服,或許這就是妳死亡的原因。」

「你錯了。」我略帶篤定的口吻讓里包恩面無表情地看著我,但我仍毫不畏懼地回看著他,繼續用有些篤定的口吻問道:「闇夜一世……是不是叫煌?」

里包恩看著我,最後搖了搖頭。

「關於闇夜一世的資料,一切都是謎。」

我閉上眼,嘆了口氣。

「煌,你不跟我解釋嗎?」

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煌苦笑著看著我。

我看向正直盯著我瞧的里包恩,將右手放到他的頭上。

看過我記憶的人又多一名了。

「真有趣。」這是里包恩在看完我所有記憶後,笑著說的第一句話。

我淡笑著,又看向煌,淡淡的說:「闇,像黑暗籠罩大地、包覆天空,行成雲霧、造成狂風暴雨,在暗中默默地守護家族,彭哥列不為人知的孤獨守護者。」

「這麼說起來,確實有聽過一世有七名守護者的傳說。」

「闇夜是我的機會,也是妳的機會。」煌淡淡的說,「我守護的人是Giotto,妳守護的人是妳妹妹。」

頓了一下,煌道﹔「但彭哥列從二世就開始走樣了,我的手下也全被殺了,我只好另創一個家族。」

「那為什麼要給我?」我不解地問。

煌是神,他可以讓這個家族不復存在,他可以讓故事回到最初的走向,但他卻沒有,反而把家族給了我,我不懂。

煌苦笑著。

「只是想讓妳體會不同的人生,但似乎卻害了妳。」

愣了一下,我搖搖頭。

「怎麼會?我過得很快樂啊!」

煌看著我,眼神有些複雜,我輕笑著。

「你也是穿越過來的吧?而你生前守護的對象是你妹妹,也就是我吧?」

因為看著你,我總是覺得很熟悉,就像家人一樣。

我們,都一樣,對吧?

煌瞪大雙眼看著我,最後苦笑著。

「跟妳的情況差不多,我的妹妹,妃死在我眼前,但當我醒過來時,卻已經在這個世界,然後,我認識了Giotto……」

所以為了守護Giotto,成為闇之守護者,不存在的守護者嗎?

我點頭,又看向里包恩問道:「應該是發生什麼事了吧?不然我怎麼會接手沒幾年就死了?」

里包恩先是沉默了一會,才開口道:「闇夜一世現在不是神嗎?妳怎麼不問他?」

我看向煌,輕笑著。

「要告訴我嗎?」

煌難得的笑了。他右手放到我的頭上,記憶在他的手微泛著白光的同時湧進我的腦海裡。

影鬼家族,一個以殺戮為樂的黑手黨,是由眾多強盜、殺人犯所組成的。

喜愛殺戮的他們常無故殺人,而兩年前長期潛伏的闇夜家族再次崛起,並且成為與彭哥列並列第一的黑手黨,從此便開始維護治安。也因此,無法在隨心所欲地殺戮的影鬼對闇夜懷恨在心。

「看來我的對手已經知道我的存在了呢。」我在腦海裡規劃了起來,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接下來就是一場遊戲了,一個賭上性命的──

 

殺戮遊戲。

******

哇哈哈!今天的第三篇(大笑)

因為冒天的文不能貼,所以過幾天會再去試試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