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她是小森?」烈火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我,畢竟我現在的模樣跟他們平常看到的模樣根本就不是同一人。

「沒搞錯吧?」太陽一臉鎮定的看著審判,後者嗯了聲,視線卻從沒離開過我身上。

原來我是衝進格里西亞的懷裡啊?我抬頭看著太陽,太陽也正好低頭看著我,我趕緊抽回抓著他衣服的手跳到一旁,眼角卻瞄到他一下刷紅的臉。

……要不是我已經接受並且正在學習怎麼當個好女人,我早把你給變成焦炭了,格里西亞。

你!不要以為我說我在學怎麼當女人就給我大聲宣傳什麼「號外!音森終於放下男性的尊嚴,要投向男人的懷抱,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了!」我告訴你!老子我是男的、男的!再怎麼墮落也不會接受男人的混帳東西!

……我終於承認了嗎?承認我墮落了嗎?啊!我真的墮落了,沒救了,世界末日到了,你們還在這裡幹什麼?快逃啊!千萬不要拉著我一起跑,讓我跟這個世界一起滅亡吧!

嗯,扯的真遠。

「房間裡沒有其他人,她就是小森。」審判淡淡的說出一句足以證明我的身分的話語,換來的是眾騎士們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好險這裡只有十二聖騎士在……不過想想,我本來就沒有要隱瞞的意思,只是嫌解釋很麻煩才懶得說而已。所以說……轉頭看向綠葉,我面無表情的直盯著他。

「啊!」

原本被我盯的渾身不自在的綠葉,從最初紅著臉偷瞄我到皺著眉頭直盯著我,最後大叫一聲嚇到其他人。

是的,那聲「啊!」是綠葉而不是我叫的,快把你現在想的「原來你喜歡上好人了,因為想到好人已經有安了才驚呼的吧?」給我忘掉!

「妳是那時候的……」綠葉一臉驚愕的看著我,指著我的手停在半空中。

我微笑著,說:「很高興你還記得我,但是艾爾梅瑞,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把我丟在那自生自滅的唷!」

「咦?」綠葉呆愣地看著我,又看像其他臉上寫著「說!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的十二聖騎,最後又看向我露出一臉的不解地問:「我有做什麼嗎?」

聞言,其他人紛紛轉頭看向我。我先是掃了每個人納悶的臉,然後嘴角緩緩上揚直到最高,我露出異常燦爛的笑容笑道:「我隨便說說的。」

我看著每個人一副差點跌倒的樣子,表面上燦笑依舊,心裡卻早已笑翻了。

「……別鬧了,快點給我解釋清楚!」太陽的語氣倍感無奈,我聳聳肩,指著房間示意大家進去,但在他們全部進去後我開始感到很後悔。

嗯,也許我不該叫大家進房的。我看著十二個男人擠在我的房間裡,嘆了口氣。

「你們……要換地方嗎?」

「例如禁閉室?」審判笑看著我問,讓我的臉瞬間扭曲了下。

「不,我什麼都沒說,你聽錯了,大家隨便坐吧!」我穿過眾人走到床前一屁股坐了下來。

見大家都坐下來了,我才開始把至今為止所發生的事情,包括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和倩奏的事情,全部都一五一十、毫不保留的告訴他們。

當然,我也說了我是男人,被倩奏變成女人的事。

所有人的表情從最初的「不可能」到現在的「坦然接受」,這讓我不得不佩服他們的適應力。

「那,」沉默許久的空氣,響起太陽有些悶悶不樂的話語。「你會離開嗎?」

我愣住了。看著十二聖騎臉上透著的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不禁讓我想笑。

不,我不小心笑出來了。

十二聖騎皆一臉無奈的看著我,我咳了一聲,才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我是不可能回到原本的世界,畢竟在那個世界的我已經死了。就現狀來看,會讓我離開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倩奏把我送到別的世界,另一種是……」我看向十二聖騎士,沉默了。

審判看了我一眼,接下我尚未說完的話:「我們要你離開。」

「沒錯。」我淡淡的笑著。「所以說,你們現在可以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嗎?」

我看著十二聖騎你看我、我看你,老實說我有點緊張。

一年多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卻夠讓我不捨了。但如果他們真要我離開,我也不能說什麼,至少可以去望森國找殤,只是會有點寂寞罷了。

我承認我是個感情豐富的男人,但至少我放得下,適應力也挺強的,不管結果如何,我會欣然接受。

我直盯著十二聖騎,房門卻在這時猛地被推開。十三雙眼睛呆愣地看著教皇,而教皇則是呆愣地看著我。

「啊!被發現啦?」教皇走進來,還不忘把門關上。

「嗯。」我看著教皇,好奇的問:「你慌慌張張的跑進來幹麻?」

「不就有人說什麼『小森的房間出現女人的尖叫聲,該不會是在做什麼壞事吧?』,所以就過來看看啦!」教皇看著坐在地上的十二聖騎,嘖嘖幾聲。

「……搞得我好像變態一樣。」我看著教皇,嘴角正微微抽動著。

「就事實上來說,音森是變態沒錯呀!」

我看著突然出現在我旁邊的倩奏,再次爆出異常燦爛的笑容,用龍之戒變出繩子將她五花大綁,冷冷的說:「妳以為是誰害的啊?嗯?」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可怕了,倩奏一臉驚恐的看著我,用她那有些顫抖的音說:「對、對不起……」

「哼!」我轉頭看向十二聖騎,他們各個一臉的無奈,我又冷哼了一聲,又看向教皇。「死老頭,坐下!」

教皇呆愣地坐了下來,我又把剛才跟十二聖騎說的,關於我的一切全部又說了一遍。

呼!好累。

我看著教皇呆愣的臉,接過身上的繩子早已消失的倩奏地來的紅茶,悠閒地喝了起來。

「小森。」

我不解地看向聲音的主人──太陽,他一臉嚴肅地看著我站起身。

「我以聖騎士之首,太陽騎士的身分……」太陽直盯著我,我又喝了一口紅茶,這讓他一掃嚴肅的面孔,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准許你留下!」

我看著十二聖騎,再次拿起杯子喝了幾口紅茶,這讓十二聖騎看了是差點吐血。

「小森,你就不能表現得高興一點嗎?」烈火苦笑著,卻見我拿起杯子。

「……」十二聖騎VS郝音森,十二聖騎──陣亡。

倍感無奈的審判,正好在這時瞄到一旁的倩奏正一臉驚訝地張大嘴巴看著我,他皺著眉頭不解的問:「倩奏,怎麼了嗎?」

聞言,十二聖騎外加教皇紛紛轉頭看向倩奏。倩奏換換舉起有些顫抖的右手,指著仍舊把杯子放在唇上的我,喃喃的說:「音、音森……」

我瞟了倩奏一眼,而十二聖騎和教皇則是因為倩奏的話而不解地紛紛看向我。

「竟然……害羞了!」

十二聖騎和教皇聽了,皆呆愣地看著我,我又瞟了眾人一眼,冷冷的說:「我沒有。」

倩奏聽了,笑咪咪的說:「少來了!不然你把杯子拿下!」

我看著倩奏一口回絕道:「我不要。」

「那就是你害羞囉?」

「沒有。」

「那杯子拿下嘛!」

「不要!」

「害羞?」

「沒有!」

「那就拿下來啊!」

「不……!」還沒說出『要』這個字,手上那早已空了的杯子就被倩奏一把搶過。我趕緊抬起手臂遮住自己泛紅的臉。怒瞪著倩奏,才喊了聲「妳!」,就發現有十三道目光正注視著自己。

我轉動有些僵硬的脖子,只見十二聖騎和教皇正呆愣地看著我。

……長這麼大,這還是我第一次有種想找洞鑽進去的念頭。我立刻轉身面向牆壁,一旁的倩奏在這時遞來一杯紅茶。我怒瞪了她一眼,一把搶過杯子埋頭喝了起來。

「音森真可愛!」

「閉嘴!」

十二聖騎你看我、我看你,相視而笑;教皇看著床上的兩人,無奈的搔著頭,最後露出一抹笑。

「那個……」

所有人不解地看著正偷偷瞄著他們看的我。

「謝謝。」

謝謝你們,讓我的家依舊存在。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