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呆愣地看著澤田的告白過程,直到京子被嚇跑,劍道社的持田揍他一拳,然後變回原樣……實際看到了,果然是……

「噗哧!」我摀著嘴,看著準備咬殺澤田的雲雀翻過來看著我後露出一臉的呆愣,我又改面向櫻。但櫻也一臉驚訝的看著我,我又改面向樹。

剛才的畫面又浮現在腦海裡,肩膀的顫抖又更加明顯。有趣!實際看到這個畫面,真的太有趣了!

回過神來的櫻高興的撲到我身上,大吼著:「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櫻……」我翻過去想叫櫻不要叫得這麼大聲,卻又看到仍舊只有一條內褲的澤田,摀著嘴,我又翻回來了。

「啊!雪又笑了!太好了!」櫻高興的跳到我身上,一個重心不穩,我往前倒了下去。

「啊!」櫻的大叫讓我一驚,雙手往後抓著她的腰,右腳快速地往前跨了一步,我以非常醜的姿勢站在那,也穩住了櫻。

櫻趕緊從我背上離開,擔心的問:「雪,妳沒事吧?」

「沒事。」我摸摸櫻的頭,回她一個安心的微笑,心裡卻是想著:「看來我的反應力提高不少。」

我轉身準備撿起我的書包,但一看到書包我就傻眼了。

「啊!」櫻看著我的書包打開,雲雀的便當灑了滿地。

我看了眼雲雀面無表情的臉,嘆了口氣。用手快速地將倒出來的飯菜丟回去,我將便當收好,拿出我的便當走到雲雀面前。

「還是你自己拿著吧!要是連這個都弄翻就不好了。」我把便當塞到雲雀的手裡,笑著說。

「雪!」櫻跑過來抓著我的手,擔憂的問:「那妳怎麼辦?」

我寵溺地摸摸櫻的頭,給她一個安心的微笑。

「放心吧!我自有辦法。」頓了一下,我接著說:「櫻可別說要把便當給我吃喔!」

我看著櫻不滿的微嘟著嘴笑了笑,又轉頭看向雲雀,說了聲「先進教室了。」便拉著櫻一起進去。

唉!基本上我一天只吃兩餐,剛好是早餐跟晚餐,現在打翻正好啊!但……我怎麼敢跟櫻說呢?我小聲的嘆了口氣,便和櫻一起走進教室。

一進去就看到京子跟黑川,記得待會阿綱進來會被嘲笑……真是可憐的阿綱。

沒多久,澤田就一臉尷尬的打開門,而班上的同學也開始嘲笑他,並告訴他持田中午要跟他決鬥的事。

「持田學長說了,為了替京子報仇,他要一決勝負!」黑川笑著說。「還說絕不能原諒惹哭京子的人。」

另一個女同學聽了,揶揄的說:「打得火熱呢!京子!」

京子聽了微皺著眉頭,略顯緊張的解釋道:「才、才不是呢!我和持田學長只是同一個委員會的而已!」

女同學聽了,笑著揮了揮手說:「算了算了!期待午休時間吧!」

我看著澤田一臉的驚恐,拉著櫻走出去。

櫻任我拉著走,臉上卻透著不解地問:「雪,怎麼了嗎?」

「只是在想,轉學生應該要先去找老師才對。」班上的同學只顧著嘲笑澤田,完全沒發現我們兩個生面孔呢!

「說得也是。」櫻理解的點點頭,笑著說。

然後我們又跟老師回到教室,台下的男同學無一不驚嘆,這讓我後悔剛才應該就這麼默默的坐在座位上。

老師叫我們坐到最後面連著的兩個空位,待我們坐好後才開始上課。

課程對我和櫻來說很簡單,因為父親總希望我們能聰明點,遇到事情反應要快,不要傻傻的任人宰割,所以教我們也叫我們學很多。

我跟櫻都很認份,但唯獨武術方面我請父親不要讓櫻學。父親說我很懂事,因為他知道我為了讓櫻能過平凡點的生活而決定獨自扛下所有的痛苦,也因此父親答應了我這項無理的要求。

我們在短時間內將大學課程全部上完,除此之外還學了好幾種語言,所以就算不來上課也無所謂。但看櫻在知道要上學之後那高興的表情,我也只好來了。

我看著認真上課的櫻,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和平的日子真不錯!我衷心期盼這樣的日子可以持續下去,永不間斷……

拿出掛在脖子上的戒指把玩著,我看著手中的銀戒,第一次仔細的觀察。

越看越覺得眼熟,我不禁皺起眉頭。

這戒指的外觀,有點像彭哥列的大空戒指,唯一不同的是戒指上的刻紋是太陽,黑色的太陽。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眉頭越皺越緊,將戒指掛回脖子上收好,雙手往口袋裡摸了摸。

果然!我拿出一封信,打了開來。

「井上雪小姐的洞察力果然不凡,至於您的疑問將在日後得到解答。為了不讓您再次後悔,我另外還給您幾項特殊能力,希望這些能力在日後能幫上您。

能力請您自行發掘,信裡還有一副耳環可以隨時連絡我,對於傳送時出的問題我一直感到很抱歉,如果您們還有什麼願望就連絡我。

順帶一提,另外一位穿越之神煌也很欣賞您。事實上將您們送到這個世界是他的提議,而戒指也是他提供的,他應該有寫封信向您說明。

請原諒我們以寫信的方式向您說明,畢竟我們是神,還請您見諒。」

夏佐的信讓我很不安,我總覺得煌給的禮物會讓我的平凡不復存在。

我從信封袋倒出耳環,水藍色的寶石正微泛著光。

自己留了一個戴起來,我將另一個耳環連同信一起遞給櫻。我又在口袋裡摸了摸,如夏佐說的,確實還有封信,我立刻打了開來。

「妳好,我是煌。信裡附了兩條手鍊供聯絡。」

看到這,我忍不住勾起一抹微笑。煌和夏佐完全是不同個性的神呢!

「很抱歉造成妳的困擾,但我送妳的禮物正是與彭哥列並列第一的黑手黨--闇夜家族。」

我的臉色沉了下來。意思是我是黑手黨老大?

「世界的設定被我更改過,闇夜家族將在不久之後找上妳。這裡是獨立的『世界』,妳們可以隨意改變未來,盡情享受。至於妳妹妹的安危,算是給妳的機會,就看妳這次能不能保護她了。」

我沉默了。

煌知道我有多麼懊惱與悔恨,或許我該感謝他吧?我看向正專注地讀信的櫻,微微笑著。

這次,我一定要保護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