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煌的信和手鍊交給櫻,我將手鍊戴了起來。

銀色的手鍊上,有幾個翠綠色的寶石鑲嵌在上,用似藤蔓的刻紋環繞,再加上幾多櫻花花瓣點綴著。

下課後,櫻一臉凝重的走過來。我拿走她手裡緊抓的手鍊替她戴上,笑著說:「沒關係啦!」

「可是雪……」

「櫻!」我一口打斷櫻尚未說完的話。「我最後悔的就是妳死在我眼前,所以我拜託妳……」

我忍不住將頭埋進櫻的懷裡。

拜託妳,再給我一次機會,再給我一次……保護妳的機會。

「雪……」

「井上同學,怎麼了嗎?」

我抬起頭,是京子和黑川。京子正一臉擔心的看著我,我淡笑著說:「我沒事,叫我雪就可以了。」

「還有我喔!」櫻笑指著自己。「叫我櫻就可以了!」

京子和藹的笑著說:「那,妳們也叫我京子就好了。」

「叫我小花就可以了。」黑川接著說。

「對了,中午妳們會去吧?」櫻一臉好奇的看著京子跟黑川。

「那當然囉!」黑川笑看著京子。「對不對,京子?」

「呃,嗯……」

「太好了!那中午我們就一起去吧!」櫻一臉高興的說,隨後又看向我問:「好不好?」

妳都露出這種表情了,我怎麼會說不呢?我點頭,然後就被櫻一把抱住了,但我知道櫻的身體有些微的顫抖。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的自私,讓妳再次受到傷害,真的,對不起……

「你們好。」

櫻放開我,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我桌上的里包恩。

「啊!你是早上的……」京子略顯驚訝地看著里包恩。

「小朋友,迷路了嗎?」櫻笑著問。

里包恩笑看著我,我則是挑眉回看著他。

「怎麼了嗎?」我問,卻見里包恩用列恩變成的槍指著我。

「哇!你還會變魔術啊?」櫻一臉吃驚地看著里包恩,就好像真的是第一次見到里包恩。

「這可不是玩具,我是殺手。」里包恩笑著說。

上課鐘在這時響起,我淡淡的說:「小朋友,已經上課了,你的槍會嚇到人,快點收起來吧!」

里包恩面無表情的看著我。

「這女孩不簡單,是黑手黨的料。」

我愣了一下,隨即雙眼越張越大。

不、不會吧?我看向里包恩問:「你剛才有說話嗎?」

里包恩看著我,收回列恩,笑著說:「沒有。」

我忍不住撫額嘆氣,無奈的說:「大概是我多心了。小朋友,快回去吧。」

里包恩盯著我好一會,接著往旁一跳,便離開了。

想不到竟是讀心術……這到底是好是壞呢?

「怎麼了嗎?」櫻擔心的看著我。

「不,沒什麼。」我回櫻一個安心的微笑。「老師來了,快坐好吧。」

「喔……」

到了中午,我和櫻就和京子、黑川一起去體育館。體育館裡聚集了不少人,就連雲雀也站在一旁靠著牆。

早在來之前,我就叫櫻先把便當給吃了,自己則說要去買麵包先離開一陣子才回去,免得櫻吵著說要把她的便當分給我吃。

看了眼正在大笑的持田,我走到雲雀旁邊。像是發現有人接近,他睜開閉著的鳳眼朝我看過來。發現是我,他微愣了一下。

「吃飯了嗎?」我問,他則搖了搖頭,然後又看向場中央。

為了準備場地,所以還沒吃嗎?我微微笑著。

「辛苦你了。」

雲雀轉頭看向我,嘴角正微微上揚。

正想問他「怎麼了嗎?」,卻有陣騷動轉移了我的注意力。我看向其他人,原來是澤田來了。

接下來就跟動畫演的一樣,但實際聽到持田說京子是獎品的那句話還是讓我忍不住皺緊眉頭。

也因此,看到澤田把持田的頭髮全部拔光之後心情大好,好到我的臉上都掛著大大的笑容都不知道。

我看向門後的銀髮少年,又看向澤田,深刻的感受到能來這裡真是太好了!

但不得不說……阿綱,你保重!

正想去找櫻,才走一步卻踩了空……噢不,是被雲雀整個拎起來。然後,我就在眾人的哀悼眼神下,就這麼被雲雀給帶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