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準備好了。」朝審判點了點頭,也不見他有一絲狐疑,就見他快速地舉劍朝我衝來,這讓我的心臟頓時劇烈地跳動著。

在劍端距離我的臉約十公分的距離時,我的身體卻比腦袋還要快一步動作。輕巧地往旁一閃,飛揚的頭髮卻還是被削去了一搓,但我並不介意。

我的反應讓審判的眼裡透著讚賞,但他的動作卻沒有因此而停止,二話不說就劈了下來,這次我的腦袋終於跟上身體的動作,快速地往旁一滾,閃過這次的攻擊。

然而還沒站穩,就見銀光閃爍,審判再次提劍朝我攻來,我乾脆順著不穩的身子來兩個後空翻,閃過他的攻擊,也拉開彼此間的距離。

這次,我沒有等審判的下一波攻擊,而是早他一步邁開步伐,依照兒時練習劍道的記憶,握者劍柄的手緊了緊,毫不猶豫地朝他劈了下去。審判自然不是省油的燈,反應快速的舉劍抵擋,兩劍碰撞所發出的聲響聽在我耳裡卻有些刺耳。

論力氣我自然是贏不了審判了,我很快便放棄硬碰硬,劍一收就將腿給掃了過去,審判也反應快速地跳起閃過這波攻擊,但落地前就看到銀光一閃,劍已停在他眼前,這讓他愣了一下。

「看來是我輸了呢。」審判微微一笑,眼裡的讚賞又多了幾分,但他的話卻讓我不以為意。

「你根本就沒使出全力,談不上輸贏。」我放下對著審判的劍,剛才只能算是牛刀小試吧。

審判一臉意外的看著我,大概是對於我能看出他並沒有使出全力而感到驚訝,但就算我不知道他的實力究竟如何,他好歹也是審判騎士長,而且還是個徹徹底底的劍癡,怎麼可能會這麼容易就輸給我這個門外漢?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再來一場,認真比試好了。」審判笑著提出邀約,而我也沒有意思要推辭,便爽快地答應了。

但我再怎麼認真也只是半桶水,面對這樣的我,審判又會有多認真呢?

我看著審判,不自覺地提高注意力,而審判似乎也不打算浪費時間,周身的氣息瞬間變得讓人窒息,我還來不及發問就見他朝我快速地衝了過來。

我說,那個該不會是……

我邊驚險地閃躲審判的攻擊,但臉頰還是被包覆在劍身上的劍氣劃出一條血痕,這讓我吃痛的嘖了一聲。

審判這傢伙,真的是貨真價實的劍癡啊!也不管我是女人,竟然就這樣對我全力攻擊?

也許是感覺,也或許不是,但我就是很清楚的知道,現在的審判是使出了全力,這讓我在快速退開、拉開彼此的距離後,忍不住暗罵了幾句髒話。

我不知道剛才的比試讓審判對我有什麼評價,但就因為牛刀小試勝過他而讓他覺得我值得他使出全力,也未免太讓人難以置信了吧?要知道現在的我可是半桶水!半桶水啊!

審判沒有因為讓我的臉頰受傷而停下攻擊,毫不停歇的再次朝我攻來,這讓我又忍不住靠了。

想來這附近似乎很少人經過,就算有,現在這個時間點大概也沒什麼人會路過,而審判又是個劍癡,要讓他停下來的唯一辦法就是放手一搏,我很快便下定決心,眼神一凜,改成了雙手握劍,也跟著朝審判衝上前去。

雙手高舉,我朝審判劈了下去,而審判也以雙手握劍抵擋著我的攻擊,彼此在瞬間收劍,又朝對方劈了過去,在短短的一分鐘內就發出不少鏗鏘聲響。

出乎審判預料的,我並沒有因此而占下風,這讓他的眼裡閃過一抹驚訝,接著周身的氣息又變得更加讓人喘不過氣,我敏銳地察覺到接下來的這一擊非常危險,因此快速地退開迴避。

但審判並沒有因此而停下動作,二話不說就朝我衝了上來,這讓我皺緊眉頭。

『力量不是絕對的,比起力量,妳更需要技巧。』

這是教我劍術的『那個人』曾對我說過的話。

雙眼微瞇,我提高注意力看著審判攻來的劍,劍身周遭彷彿有股氣流在流動,我單手提劍,順著那氣流朝他的劍身刺了進去,接著手腕一轉,打亂了他的姿勢,隨後又一個使力,審判的劍就飛了出去,狠狠地插立在地上。

這樣的發展只發生在一瞬間,我喘著粗氣站在原地,看著審判一臉的錯愕,心中竟然有種說不出的暢快感,嘴角也因此微微上揚。

「我贏了。」

這種彷彿在挑釁對方的話語雖然讓我覺得不妥,但我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也不知道是因為使出了全力,而是因為這裡的環境真的太過美好,現在的我只覺得通體舒暢,心情好的不得了!

我的話也沒有讓審判感到一絲不悅,他微微一笑,走去將自己的劍撿起。

「妳的資質很好,看不出來妳很久沒練習劍術。」審判邊說邊將劍給收起,接著一臉抱歉地看著我臉上的傷痕。

「抱歉,因為妳的實力不錯,一時就……」他的臉上有著一絲尷尬,但我只是微微一笑。

「沒關係,這種傷舔舔口水就好了。」

我的話讓審判一臉無奈地看著我,但我也只是輕笑幾聲,卻在這時聽到一句「治癒術」,臉上的火辣疼痛感也在下一秒消失無蹤,我呆愣地朝聲音發出的方向望去,卻見十二聖騎士不知何時全來了。

「什麼舔口水啊?妳好歹也是個女人,給我多愛惜自己一點!」太陽沒好氣地說,而其他人則對於我打贏審判這件事而在嘖嘖稱奇,一時之間倒也熱鬧,而我則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你們……什麼時候來的?」我納悶地看著他們,卻見他們一個個回答我「一開始就在了。」,一想到方才審判對我使出全力,而這些傢伙卻在一旁看戲,心中莫名地燃燒起熊熊怒火,這讓我咬牙切齒道:「你們幾個騎士長,竟然放著雷瑟使出全力跟我打,未免太過分了吧!」

「哎呀!審判的劍術可是最強的,就算我們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呀!」烈火哈哈大笑著,換來其他人的認同。

莫名的無力感湧上心頭,我嘆了口氣,也懶得在生氣了。

「不過真沒想到妳竟然有這種實力,太陽真好,不但召了個美女入隊,還是個實力高強的美女,嘖嘖。」嘴上雖這麼說,大地卻是一副「妳真可憐,竟然要去太陽的隊伍裡,真是太可惜了。」的表情,看得太陽又是和他一陣鬥嘴。

「總之,歡迎妳加入我們哦!」綠葉一臉和藹的笑容,雖然跟太陽給人的感覺不太一樣,卻也讓我感到一陣溫暖。

看著吵吵鬧鬧的十二聖騎士,我忍不住笑了。

果然,未來變得更讓人期待了呢。

*****

向陽有人在看嗎?有點懷疑耶XDDD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