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和上輩子是沒什麼差別的,雖然將認識的人推出去送死對宋原彬來說也非難事,但在那之前要是有不認識的,他也不介意讓認識的人活久一點。

大概就是這樣的心態,所以他收留了一些人。

至於看著唐柔被一群男人拉走,大概是想著她這樣的懦弱個性實在不值得他再照顧了吧。

不管真相究竟如何,現在的唐柔也不在意了,再說宋原彬對她來說也說不上多重要。

而這次加入的五位倖存者便是加入宋原彬這支隊伍的第一批人。

在準備好足夠物資後,由於這多出來的五人,他們的行程也被延後了一天。

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一群人三台車又接著趕路,途中雖然也有經過一些小城市、小村落,不過在搜物資的過程倒是沒有再遇到太多倖存者。

然後在末世爆發第二階段開始的前一天,唐柔在中午時分宋原彬下令停車做短暫休息時,一臉靦腆的將宋原彬叫住了。

「什麼事?」他一臉懶散地坐在那,漫不經心地問。

「那個,原彬哥,今天可不可以麻煩你找個住戶做落腳點呢?」唐柔有些憋扭小聲地說。

宋原彬抬眼直瞪著她,眼神銳利而森冷。

他們這段時間都在趕路,晚上幾乎都是在野外休息,且大部分都是直接睡在車上,唐柔五人和宋原彬七人倒是沒什麼,但剩下的就顯得有些吃不消了。

不過為了突顯他們也跟普通人一樣弱,除了江紀澤外,演技高超的另外四人也都是一副憔悴的模樣,因此到現在都還沒有被看出異樣。

唐蓮從小到大哪裡吃過這種苦?早就已經受不了了,只是宋原彬雖然看起來一副懶散無所謂的樣子,但她卻是隱隱覺得這個人惹不起,哪怕她現在的身分是他的未婚妻也一樣!

所以儘管她再怎麼暴躁難受,她也不敢向宋原彬抱怨絲毫,現在聽唐柔這麼提議,又見宋原彬冰冷的表情,最近累積起來的怨念頓時就找到了宣洩口,嗤笑著對著唐柔嘲諷:「我的好姐姐,妳沒看到我們現在正在趕路嗎?果然就是嬌滴滴的大小姐,連這點苦也吃不下,要是撐不住了,要不妳和妳朋友乾脆別再跟著我們了吧!」

唐蓮是看準唐柔五人不敢離開他們,畢竟宋原彬的身邊有六位身手不錯的軍人在,跟著他們無疑是最安全的,因此才敢這麼嘲諷。

畢竟她可是要將唐柔留在身邊好好折磨的呢,又豈會做出趕對方離開的事情來?真要這樣做,當初她就不會向宋原彬提議去找對方了。

「可、可是……」唐柔輕咬下唇,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怯懦模樣。

宋原彬看得就是一陣惱火,可最近不知為何,心底對這個小青梅的好感似乎莫名其妙地在不斷攀升。

這樣的狀況無疑是奇怪的,至少發生在他身上就很奇怪。

宋原彬最近有點煩躁,剛開始是視線總會不自覺直盯著唐柔看,等他發現這點後才後知後覺的察覺自己貌似對這個小青梅有極高的好感度。

明顯的能清楚感受前後的巨大差異。

簡直莫名其妙。

可是他又搞不清楚究竟為什麼會有這種問題,要知道當初他可是毫不猶豫就將這個膽小懦弱的小青梅給退婚了,現在的世界可比末世爆發前還要危險許多,所以他怎麼可能會看上他那個小青梅?

百思不得其解,現在又近距離看到這樣的小青梅,心裡就一陣火熊熊燃燒,偏偏心底似乎又有道聲音在不斷跟他說:得到她、得到她、得到她……

於是就妥協了。

當宋原彬嘴裡吐出一個「好」字時,其實連他自己都還沒反應過來,直到他見到唐柔瞬間明亮的雙眼,和唐蓮飛快回頭,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他,才終於反應過來自己方才答應了什麼,這讓他又忍不住微蹙眉頭。

「太好了!就知道原彬哥最好了,那……我在這邊先謝謝原彬哥?」唐柔雙頰微微泛紅,有些靦腆的笑了笑。

宋原彬原本還在懊惱自己的反常,可看著這樣的唐柔又覺得有種莫名的違和感,那心底的聲音似乎又出現在耳邊,不斷告訴他這不是真正的唐柔,這不是她,快點讓她蛻變成長,然後栓在自己身邊……

他覺得自己實在太反常了,可話已說出口,現在又反悔也不好,再說不過就是找個房子落腳也不是什麼難事,畢竟要說拖延行程,早在他決定收下那五名倖存者後就已經拖延不少時間了。

既然如此,小青梅好歹也是過了一個多禮拜才提出這項要求,想當初去見她時,人皮膚白皙滑嫩的,雖然被趕出唐家,但一看仍是嬌生慣養著,能忍這麼久也算不錯的了。

又看現在的唐柔,東黑一塊西黑一塊,簡直就是髒兮兮的小花貓般,確實也該讓她好好清洗一下。

這麼一想,宋原彬冷著的臉又緩和了幾分,嗯了聲當作接受她的謝意。

然後就見女孩歡快地跑回去了。

宋原彬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唐柔,在看到她直接跑到江紀澤身邊,還調皮的跳過去抱住他手臂的畫面,他的眼皮驀地一跳,心底就是一陣不快。

他忍不住又蹙起眉頭,果然自己真的很反常啊。

是因為唐柔?可為什麼呢?

想了這麼多天仍舊想不明白,宋原彬覺得還是不要再想下去了,於是便將盯著唐柔的視線收了回來。

一旁的唐蓮見狀簡直要咬碎了一口牙。

又是唐柔!

她憑什麼?明明宋原彬已經被她搶過來當她的未婚夫了,為什麼現在他的視線又放到唐柔身上了?

果然就是賤女人!

唐蓮雖然氣憤非常,但好歹還是有些理智,知道唐柔就是個柔弱無能的小白兔,沒什麼好看的,因此很快就壓下了怒氣,並在心裡給對方記上一筆,準備找個機會讓她吃點苦頭。

宋原彬只是瞥了唐蓮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對此只是冷笑了下便將視線再次收回。

心底的那道聲音似乎又冒出來,嗤笑唐蓮的愚蠢,又希望她早點出手,這樣唐柔就會更早成長起來,他就可以……

宋原彬頓了一下,覺得自己真的很不對勁。

為什麼會這麼迫切的想要讓唐柔受些刺激直至成長呢?只要她成長了他就會喜歡?這種認知來得也太莫名其妙了點。

算了算了,還是別想了吧。

相較於宋原彬的糾結、唐蓮的算計,一旁的孫蕾在目睹整個過程後也有些咬牙切齒。

雖然這些日子裡她都坐宋原彬他們的車,可宋原彬雖然看起來慵懶無害,卻莫名給她一股強大壓力,所以至今她都還沒和對方說上半句話。

就是鼓起勇氣要搭訕了,也會被唐蓮似有若無地阻擋。

已經二十二歲的她竟然會被一個十五歲的小女孩鄙視,這讓她很火大,可早在她第一次上車時宋原彬就已經警告過所有人他不喜歡吵鬧,要求所有人盡可能地不要說話,否則他就把人給丟下去。

那時候宋原彬雖然說得漫不經心,但那一掃而過的眼神卻讓人覺得寒冷刺骨。

幾乎是在下一秒孫蕾就意識到,這個男人說到做到!

所以她雖然被唐蓮氣得想破口大罵,但礙於宋原彬在,便一直隱忍不發。

到現在她都覺得自己有些內傷了。

孫蕾在很多方面確實和唐蓮挺相像的,因此雖然表面沒有發作的樣子,其實心裡早已將對方記了好幾筆,等著找機會報復一番了。

這兩人的情況就算不用特別注意,只要大致了解兩人的個性就不難推敲出這樣的結果,不過唐柔還是從她們面對彼此時一天比一天還低的氣壓中察覺了些什麼,因此在繃繃跳跳的回江紀澤一夥人身邊時便有些小興奮地和他們分享:「我覺得離她們爆發的日子大概不遠了!」

江紀澤垂眸看著興奮地抓著自己手臂猛搖的女孩,眼底流淌著濃濃的寵溺,語氣卻是帶著些許無奈地說:「交涉呢?」

唐柔頓時就挺起胸膛,一副驕傲的小模樣:「有我出馬,當然是完美達成任務呀!」

幾人頓時就笑了起來。

或許是因為唐柔已經可以很明確地將江家人歸類在「家人」這塊,而孫明煦、蕭天哲則是「朋友」,因此不過短短幾天的相處,他們就發現女孩在他們面前似乎越來越放開自己,連些幼稚的小動作都出來了。

雖然知道這個外表十六歲的女孩,內裡已經是個三十幾歲的女人了,但對於她越來越多幼稚的小動作其實並不意外。

說到底雖然經歷過殘酷的洗禮而被迫成長,但要知道這輩子可是有不少人願意寵著這名女孩,而現在更是有四人跟在她身邊,無條件又毫無原則地瘋狂寵著呢。

對於這樣的結果喜聞樂見,四人可是打算再接再厲,又哪裡會對此感到絲毫訝異?

唐柔的另一邊是孫明煦,他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髮,「所以今晚就離開嗎?」

「嗯。」唐柔點頭,又接過蕭天哲遞來的碗筷。

他們今天煮的是雜燴,簡單快速又能吃得很飽。

五人很快就解決完一鍋,收拾好東西後也不在外逗留,直接就跑上車等著出發了。

雖然也有異能者的聽力不錯,但總比直接就在外面聊天要來得好,所以他們喜歡上車後再放低音量說些悄悄話。

「第二階段也是十二點開始,和第一階段一樣,不管是人類還是喪屍都會陷入沉睡。」

「連喪屍也會?」蕭天哲有些驚奇。

「對,第二階段的部分人類也會覺醒異能或變成喪屍,在第一階段就覺醒異能的身體素質會再增強,不過因人而異,還有喪屍也會變強,而且會開始有變種動植物出現,所以明天才算是真正步入地獄生活的開始。」

「只有身體素質?喪屍呢?」江睿澤好奇地問。

「我必須很遺憾地告訴你們,末世爆發的每個階段對那些怪物比較有利,就拿明天準備發生的第二階段來看,如果普通人還是普通人,那這輩子就只會是普通人,但如果覺醒了異能,相比起第一階段就覺醒異能的異能者,他們是比較弱的,因為第一階段覺醒的異能者身體素質相當於改造了兩次,而第二階段覺醒的人只有一次,素質相對較弱,而且每個人改造的程度又有所不同,第一階段覺醒的異能者在第二階段的過程中,異能也不會有所提升。」

「但是喪屍的話,喪屍要升級除了吃掉同類和異能者的晶核之外,在第二階段的過程中也會有所提升,而一級升二級的過程總是比較簡單的。」頓了一下,唐柔說:「就是說,明天這世上將會有很多二階喪屍。」

「這情況確實對人類非常不利。」孫明煦微蹙眉頭。

「除去我們這群開外掛的人,」蕭天哲嘻嘻笑著,隨後又略帶嚴肅地說:「現在的異能者恐怕連升二級的人都很少吧?」

「對啊,就連那個宋原彬……」江睿澤愣了一下,搔了搔頭:「不對啊,好像還沒見過那傢伙用過異能,小柔姐,他是異能者嗎?」

「是啊,不過宋原彬現在是二階異能者哦。」

「咦?」江睿澤瞬間就懵了。

「他已經二階了?」孫明煦訝異地問。

「怎麼可能!」蕭天哲反應甚大地叫了出來。

「其實我也滿訝異的,上輩子什麼都不懂所以沒發現,不過這輩子從他出現時就已經是二階異能者了。」唐柔眨了眨眼,後又補了句:「不過仔細想想,那傢伙是神經病,所以會這麼有天賦貌似不奇怪吧?」

三人組:「……」確實不奇怪啊……

「可是,如果他真這麼厲害,又怎麼可能會被妳殺死?」孫明煦面露不解。

「哦,因為他懶啊。」

「……」果然是神經病啊。

「今晚到地方,晚餐煮些簡單的,早點吃完早點進房,物資跟車都留下,人走就行,十點行動。」

四人自然不會反對,再說這些物資他們也不缺,既然唐柔想要營造出不是他們自己離開的景象,他們也樂得奉陪。

反正也不會少塊肉。

就是有些可惜沒辦法看到唐蓮和孫蕾兩人爭執起來了。

本來還以為在離開之前有機會能見上一次,誰知道這兩人都是個能忍的,就這麼忍了一路。

不過沒關係,未來還是有機會會碰面的,畢竟就算不算上孫蕾,唐家三人唐柔可還要料理一番呢。

三台車沒多久又繼續上路了,開了一整個下午,宋原彬也確實趕在太陽下山前讓人將車開入一村莊。

他們隨便挑了一間比較大的地方,畢竟他們人數還算滿多的。

宋原彬讓人去附近探查一番,意外發現附近竟然不止他們這批倖存者,至少還有兩支小隊伍在。

人數大約是十人和十二人,不過宋原彬可不打算自找麻煩,因此在讓人確定他們不會過來打攪後便隨他們去了。

在看到唐柔從眼前經過時,宋原彬難得開玩笑地說了句:「看我這麼守信用,讓妳今天可以好好的洗個澡,還能睡在柔軟的床上,這麼大的好處,妳要怎麼報答我呀?」

唐柔有些訝異,狐疑地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宋原彬。

現在的宋原彬照理說應該對她不感興趣,那麼現在……什麼情況?

其實從話說出口,宋原彬就已經在暗自懊惱了,但見小青梅一臉驚訝的樣子,頓時又覺得有趣。

然後就一臉似笑非笑地等著她回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