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我報答你?」唐柔有些不確定地再次問了遍。

似乎是因為說出口了,反而沒那麼害羞,這次宋原彬說得更溜了些:「對啊,雖說我們也有點交情,不過既然我都幫妳這麼大的忙了,難道不該給點回報?」

唐柔:說得好像你幹了什麼很了不起的事的樣子,到底是誰給你的自信啊……

唐柔很納悶,突然覺得自己好像還是很不了解這個人,難道是上輩子讓他死得太快,以至於還有很多還沒被他暴露出來?

那這人也未免藏得太多太深,太恐怖了吧?

宋原彬饒富興味地看著唐柔似是因為糾結而皺著一張小臉,看起來還有幾分可愛。

雖然照自己的個性來看,光是這樣是不可能會提起他分毫興趣,但不能否認的是最近的他就是這麼奇怪。

尤其現在,竟然還會覺得唐柔可愛。

不過宋原彬暫時不打算細想下去,因為他現在還在顧著逗弄小青梅呢。

雖說因為這幾天自己的反常讓自己百思不得其解,因此就算沒有再逗弄唐柔,他也不會繼續細想下去……

如此反常的宋原彬,唐柔本來還在懷疑他是不是也是重生的,可按照她對他……貌似也多不到哪去的了解來看,如果宋原彬真的是重生的,恐怕在他帶著人去她家接她,卻發現家裡多了上輩子沒有的五人後就會產生懷疑了。

就算是在趕路的這段過程中重生的,有上輩子記憶的他應該也會知道第二階段爆發的事,那麼就不該收留那五名不認識的倖存者好更快抵達W市,帶走他父母才對。

而如果是在收下那五名倖存者後重生的……大概對她做的第一件事是將她推入喪屍群裡吧。

畢竟成長後的她,才是他所喜歡的。

這一條又一條,讓唐柔確信宋原彬絕對不是重生者,那現在這麼反常的傢伙又是怎麼回事?

唐柔糾結了許久,最後還是猶豫地問了句:「那你……想要什麼?」

「這種事情不是應該由小柔來想嗎?竟然跑來問當事人,也未免太沒誠意了吧。」宋原彬笑咪咪地說。

「……」

唐柔實在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宋原彬也只是一時心血來潮想逗逗她,見她一副苦惱的樣子便決定不再鬧她。

所以他笑著伸手揉揉她的頭髮,輕笑著說:「逗妳玩兒的,去休息吧。」

唐柔覺得吧,她和宋原彬在很多方面還挺相似的,所以其實她也算是挺喜歡他的。

當然,前提是他不要對著她發神經。

這輩子唐柔本就不打算對宋原彬進行什麼報復,畢竟她覺得他們之間其實構不上仇恨,既然她看他順眼,那不如就稍微搭把手吧。

揉女孩頭髮的動作本就是無意識的動作,宋原彬在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後,本來心底還有些許不自在,但隨著掌心那柔順的觸感,心底似乎也有一塊跟著軟了下來,他覺得這種感覺也挺不賴的,於是動作又多了幾分自然。

不過他的手沒有停留太久,很快就收了回來,微垂眸就見小青梅一臉若有所思地直盯著自己,這讓他愣了一下。

不會真的在思考要怎麼報答他吧?

宋原彬覺得有些好笑,那句話不過就是隨口說說,再說這小妮子現在哪還有什麼東西能夠拿來報答他的?

卻見女孩微微一笑,氣質也在瞬間大變,人也透著一股慵懶的韻味。

宋原彬覺得,他的小青梅似乎多了種魔力,讓他有種吸食罌粟般的吸引力。

「我們今晚會離開。」

宋原彬愣了一會,才意識到小青梅的話,頓時就皺起了眉頭:「為什麼?」

唐柔知道他們現在的對話,處在她後方的江紀澤等人都聽得見,而她自己由於身材嬌小,因此整個人都被宋原彬擋住了表情,因此站在他正後方的唐家三人是看不到她的,更別說普通人距離這麼遠還想聽到他們談話,所以她一點也不擔心會生出什麼自己不待見的事。

「就像你說的吧,我們好歹也有些交情。」唐柔忍不住低笑幾聲,才接著說:「很遺憾地告訴你,當你們抵達W市時,你的父母已經死了。」

宋原彬皺著的眉頭又緊了些,但隨後又鬆了,一臉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唐柔也任由他看,沒有露出絲毫不自在。

然後宋原彬低笑幾聲:「我相信妳。」

唐柔眨了眨眼,「雖然早就已經猜到了,但真聽到你這麼說還是有些意外呢。」

「有什麼好意外的?」宋原彬用下巴示意唐柔到房裡說。

本來唐柔就假裝自己離不開江紀澤這點,加上這裡雖大,但房間卻是不多,因此今晚這五人就被安排在一間房。

宋原彬不想站著說話,唐柔也覺得私底下更加自在,便不反對的領著人回房了。

絲毫不管身後那仿佛想把她看穿幾個洞的陰冷視線。

由於唐柔沒有禁止江紀澤等人跟隨,宋原彬也沒發表意見,因此六人進了房間後便隨便坐了下來。

雖然不明白唐柔為什麼突然要和宋原彬說這些,不過這支隊伍本就是聽她的,因此也沒有人開口發話。

三人組直接挑了個靠牆的位置隨地而坐,唐柔直接慵懶的坐到床上,身旁是形影不離的江紀澤,而在他們對面的是同樣慵懶地癱在椅子上的宋原彬。

「說吧。」宋原彬抬了抬眼,一臉「我聽著呢」的表情。

「我知道唐家會跟著你,也知道他們會叫你來找我。」

「哦?妳故意的。」他的臉上多了幾分興味。

「對。」唐柔承認的爽快,「因為我想把那個孫蕾丟給你。」

宋原彬眉頭跳了跳,「為什麼?」

「唐家那三人是我預留的玩具,那個孫蕾也是,可是現在的她太無趣了,所以想讓她待在唐蓮身邊好好學習一下。」

宋原彬一手撐著額頭沉默了一會,突然低低地笑了起來。

「原來是我以前看走眼了嗎?」他笑了笑。

「不是你看走眼,而是因為我幸運。」唐柔也笑了。

不過在場只有江紀澤四人知道她這句話的含義。

所謂的幸運,是指她重生這事。

江紀澤依舊沒什麼反應,倒是三人組交換了個眼神,微微一笑。

宋原彬一看就知道這幾人有著他所不知道的祕密,雖然現在已經展現在他眼前,可這種怕只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一小部分。

突然覺得有些不悅。

已經習慣自己這幾天的反常了,所以宋原彬面不改色,依舊懶懶地靠躺在椅背上,挑眉看向唐柔,一副讓她繼續的模樣。

「末世爆發有分階段性,今晚十二點是第二階段,和第一階段一樣,全世界包括喪屍都會陷入沉睡,不過醒來後喪屍會變得更難對付。」

「那人類呢?」

「有些普通人依舊是普通人,有些會得到異能,有些會變成喪屍。」

「異能?」宋原彬伸出一根指頭,指尖瞬間燃起一團小火苗,「妳是說這個嗎?」

「對,異能有很多種,」唐柔自己的異能都是不好示範的,因此便拍了拍一旁江紀澤的大腿,後者好脾氣地也伸出一根手指頭,一顆小水球便出現在他指尖上。「像這個就是水系異能。」

宋原彬放在大腿上的右手,食指有節奏的敲著,一臉的若有所思。

沉默了好一會兒,他才接著問:「那第一階段就已經得到異能的呢?」

「二次改善身體素質。」

「原來如此,妳倒是知道不少。」宋原彬說得隨意,不意外地看見有幾人微微變了臉色,頓時就露出笑容。

當唐柔不再偽裝後就真的沒有絲毫掩飾,宋原彬自然看得出來這五人中帶頭的人是她,而現在又是由她來和他說這種話題,雖然並沒有解釋的很詳盡,卻不能否認她話語中的篤定,明顯就是很了解這些事的人。

換句話說,最初知道這些訊息的人,是唐柔。

而牆邊幾人微變臉色的反應更是印證了他的猜測。

這小青梅果然……很有趣啊。

唐柔倒是沒太大反應,只是一直看著宋原彬,沉默良久,才感嘆的說:「我雖然對你了解得還不夠多,卻沒想到我知道的你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啊。」

「什麼意思?」宋原彬挑了挑眉,他們也就小時候玩在一塊,長大後就沒什麼太多接觸,難道小青梅覺得人是不會變的?

不料卻聽唐柔依舊用著感嘆的語氣說:「我以為你只是神經病,卻沒想到還是個冷血無情的神經病。」

宋原彬的額角跳了跳,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

「我什麼時候就成了神經病了?」

「你不是一直都是神經病嗎?」唐柔無辜的眨了眨眼。

宋原彬:「……」算妳狠!

三人組倒是忍不住低笑出聲,被宋原彬冷冷一瞪,可惜他們現在實力高強,對於他的眼神警告根本不放在眼裡,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宋原彬這才意識到,他這次是真的看走了眼,恐怕這群人都很強呢。

不過他倒不是在意這些,抬手揉了揉眉間,才低笑著問:「介意說清楚點嗎?」

「哦,神經病這點我不想說,怕你對我提起太多興趣就纏著我發神經。」

宋原彬的額角再次跳了跳,對這個小青梅是好氣又好笑。

「至於冷血無情……我以為你只是人神經病了點,卻沒想到在明知道父母會死後,卻沒有太大反應呢。」

*****

抱歉了各位,大概會有兩三個月無法更新

這章是斷更前碼的,只是一直沒抓蟲就沒丟,現在就先丟了

就這樣吧,明年見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