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睿澤更是想到唐柔那一個月裡的搜刮,頓時就問了句:「小柔姐,妳那一個月帶走那些物資,不會是末世開始前就已經得到異能了吧?」

「對啊,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那時候的空間還只是普通的空間。」

如此一來也就說得通,一直以來發生在唐柔身上的那些不可思議的事了。

既然都如此開誠布公,幾人之間就更沒有什麼隔閡在,相處又更加隨意了幾分。

也在這時候,他們的車終於駛入了市內,來到一間最先經過的大型超市。

眼見前頭的車子停下,江紀澤也不疾不徐的停了下來,接著宋原彬帶著四名軍人下車,他們這邊則五人全部下車。

附近還有喪屍在遊蕩,這一路上他們都沒有停下來,都被軍用卡車直接衝撞開去,所以他們後頭跟著的也挺輕鬆的。

現在下車了,附近的喪屍本就因為聲響而不斷追著他們,聞到人類的香味更是激動幾分。

他們十人,就只有那四名軍人手持槍械,宋原彬是一副懶洋洋的手插口袋,被四人好好地護在中間,而唐柔五人就顯得很砲灰了。

「先去看看還有沒有東西好拿。」宋原彬瞥了唐柔五人一眼,見小青梅依舊死抓著那個叫江紀澤的男人衣襬就忍不住嗤笑了聲,然後便和自己身邊的四人率先邁入超市。

五位……或許該剔除掉江紀澤,因為現在的他根本就是本色出演,所以是三位演技帝,再加上蕭天哲這個隨時有可能調鍊子的假演技帝,還有一個淡定如常的江紀澤,落後幾步跟了上去。

超市畢竟什麼都有賣,他們又都是空手而來,想要裝多點東西又不想暴露自己的能力,自然得假裝自己是位普通人,所以他們先跑去找了幾個大背包,要是沒有大的,便多拿幾個小的,然後才去裝些食物。

這間超市在他們進來之前大門就已經被人砸破了,因此一入內,毫不意外地看見一地的雜亂。

末世開始已經半個多月了,待不住家中的人也不少,再說不是每戶人家都剛好有足夠的食物可以撐到政府公布臨時倖存者基地的消息,並派遣軍方前來救援。

所以就是再不願意,這時候冒險出門覓食的人也不在少數。

但或許是因為這間超市位置偏市區外圍,因此裡面還剩下不少東西,他們很順利地將背包裝滿了一個又一個,還算收穫頗豐地回到了車上。

「我這樣會不會不太厚道啊?」唐柔一上車就有些好笑的說。

「怎麼了?」

「我已經在末世前搶了一個月的物資了,雖然那一個月搶得也不全是食物,可是絕對不夠T市的人撐太久,現在還像乞丐搶乞丐的東西,是不是不太好?」

被唐柔的形容說得噴笑出聲,一時車上充滿了哈哈大笑。

「應該不用擔心,T市好歹也是本國最大的城市,物資應該還是夠的。」

於是這件事就這麼揭了過去。

他們的目的地畢竟比較遠,現在又是末世,因此物資還是要多準備些,在經過一間百貨商場時,兩台車又停了下來,也不管附近遊蕩的喪屍,依舊是方才下車的十人進去,搜刮了一堆背包、袋子,又帶走了一堆食物,片刻不停的再次上車、離開。

唐柔他們畢竟是開轎車,能裝的東西不多,何況座位又坐滿了人,空間又更少了。

因此在他們又去了兩間超市後,他們這台車就已經裝不下更多物資了。

但宋原彬他們的車子還能裝不少東西,因此接下來他們又去了七間便利商店、四間超市和兩間百貨公司,唐柔五人卻是沒再下車了。

「早知道剛才應該換個休旅車才對,瞧他們多能裝。」蕭天哲有些感嘆。

唐柔瞥了他一眼,「裝那麼多也沒用呀,我們現在搜刮的地方,食物幾乎都是保存期限不久的東西,吃不完也是浪費,因為現在的你們還沒到為了活下去,連過期食物都得逼自己吃下去的地步。」

蕭天哲:「……」

他們再一次深刻體認到,唐柔得到的那個變異空間究竟有多逆天,多讓人眼紅了。

真的是……跟著唐柔有肉吃呀哇哈哈!

於是幾人慶幸了,高興了,然後看著前頭車尾就有些幸災樂禍了。

經過這麼久的搜括,宋原彬他們那部車也被塞得差不多了,而和唐柔這邊對他們的幸災樂禍,唐家三人和孫蕾也是以同樣的心情在看著後頭車子的五人。

早在等孫蕾的途中,他們不止簡短的介紹自己,不止談好將孫蕾丟給他們,不止說好了接下來的大略行程,也討論過了兩台車的物資各自分配,孫蕾則歸在宋原彬他們這裡。

宋原彬對這些小事根本不在乎,他們本來就要負責照顧沒什麼戰鬥力的唐家三人,再多一個孫蕾,反正他們的車能裝很多東西,又豈會在乎多那一張嘴?

不過看在小青梅過去相處的微薄情分上,宋原彬還是難得好心地開口問了句需不需要幫他們留點,畢竟他已經知道待會他們將要開的是普通轎車,那可裝不了多少物資,只是被唐柔委婉地拒絕了。

唐柔一臉靦腆的說:「原彬哥願意帶我們走,我們就已經很感激了,現在還願意負責孫蕾的那部分,為了不再給原彬哥添更多麻煩,還是……還是讓我們自己負責自己的吧?」

宋原彬不置可否,便同意了這項提議。

當然,說要自己負責的人可不包括唐家三人,方才見孫蕾那副德行,宋原彬也不對那女人會願意自己下車動手抱持希望,又還要留下兩人照顧這四人,這便是為什麼下車的是宋原彬和那四名軍人了。

唐家三人想吧,還好他們有宋原彬照顧,瞧瞧唐柔他們什麼都要自己動手,那轎車又能裝多少東西?食物少又要五個人分,恐怕他們沒多久就吃完了吧。

孟欣蕊母女倆是幸災樂禍的,唐蓮更是想著自己果然機智,唐柔雖然找了個看起來挺優質的男人,可那又怎樣呢?宋原彬本身長得也不差,且在現在這世道要活下去還不是得靠有能力的男人,目前為止倒是看不出那個姓江的有什麼能力,不過她覺得那個男的一定是個外強中乾的傢伙。

也只夠給唐柔壯壯膽了。

唐博遠更是覺得,唐柔果然就是這麼不識好歹,要是她當初乖一點,現在就能順理成章的和他們一起了。

瞧瞧現在像什麼樣?就因為她的不懂事,所以她現在才會坐在後面那輛車,和那些沒用的孩子待在一塊。

就是讓這邊這個叫孫蕾的女孩撿了個便宜,要不現在坐上這輛車的就只會是唐柔不是她了。

可惜了。

大概再過不了多久,唐柔就會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跪下來求著他原諒了吧。唐博遠這麼一想,心情就一陣舒爽,連帶著嘴角也掛起了壓抑不住的笑意。

「怎麼了?怎麼這麼開心?」一旁的孟欣蕊注意到了,便笑著悄聲問道。

她還記得宋原彬警告過不喜歡吵鬧,因此特意降低了音量,就怕惹了這位祖宗不高興。

「沒什麼。」唐博遠又低笑幾聲,不過他也沒忘了宋原彬的忌諱,因此也跟著降低音量。

雖然他一個長輩卻要對一個小輩卑躬屈膝的實在很不爽,可如今形勢卻是要依靠人家,他也只能強壓下心裡的不舒服。

孟欣蕊見他不想說,想來現在會高興的大概也只有這滿車的食物,便也不再多問。

為了少惹宋原彬這位祖宗心煩,所以就連唐蓮也沒有多加交談的意思,孫蕾跟他們又一個都不認識,因此他們這一車依舊安靜。

唐柔那邊自然還是悠哉的閒聊了。

物資準備得差不多了,他們便也不再找那些超市、商店,來到市區外的加油站加了油便接著上路。

「這就是我佩服宋原彬的原因啊。」唐柔突然感嘆道。

「什麼?」蕭天哲聞言反問。

「末世爆發雖然是半夜,但這個時間點高速公路上還是有車的,因此他要是選擇上高速公路,到時候一定會因為受阻而拖延路程,有必要或許還得折返回來。」唐柔解釋。

「確實,我剛還在想他為什麼不選擇走高速公路呢。」孫明煦恍然大悟。

「他確實是挺適合在末世生存的人,可惜了……」唐柔嘖嘖兩聲,笑著說:「就是懶。」

頓了一下,她又補了句:「還是個神經病。」

蕭天哲本來還想調侃:「妳不也一樣懶,還敢說人?」誰知道她又吐了那麼一句,頓時就閉上嘴巴了。

順帶心裡吐槽:人家是神經病,妳還是小惡魔呢……

然後又看了駕駛座靜靜開車的人一眼,輕嘆口氣:要不是看上妳的人是江哥,我現在就能安心的把你倆絕配湊在一塊兒了。

不過他也就只敢想想,怕自己一不小心脫口而出,要是惹來殺身之禍就不好了,所以他選擇閉嘴。

他們開了整整一天,為了避免麻煩,直接選擇在車上休息。

當然天還未暗,宋原彬讓兩名軍人到附近查看,確定沒有危險後便生火煮些熟食。

由於食物分開就相當於分成兩組,因此唐柔五人便自己圍了一圈,由三人組負責生火煮飯。

江紀澤畢竟開了一整天的車,雖然知道他不會累,但架不住他們要裝弱啊,所以便被拉到一旁坐著休息了。

唐柔一個女孩子,雖然之前都是一個人住,但到底還是位大家小姐,就乾脆裝做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嬌嬌女,在旁一臉懵懂好奇地看著他們。

看得三人組都覺得有些胃疼。

吃飽喝足後,宋原彬也不和唐柔等人討論,直接就讓自己這邊的六名軍人兩人一組,一組一組地每天輪流守夜。

然後就讓所有人直接在車上睡了。

宋原彬雖然也算是位小少爺,但曾經在軍中待過,因此絲毫不介意。跟著他的六名又是軍人,對這種狀況也習以為常,而唐柔五人就更不用說了,裡面就沒有沒吃過苦或吃不了苦的,於是睡得倒也安穩。

唯獨唐家三人和孫蕾,一整晚都睡不好,隔天起來四人眼底或多或少都有點黑眼圈。

因為不能每次都讓江紀澤開車,孫明煦和蕭天哲雖然沒有他開得穩當,但也已經是手持駕照的人了,而江睿澤雖然尚未成年,卻也已經學會開車,唐柔的車技更是在上輩子練得要說更勝江紀澤都不誇張,幾人討論了一下,考慮到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突發狀況,所以他們決定每個人輪流開車,一人一天為佳,但要撐不住了也可以換人駕駛。

這自然是讓孫明煦和蕭天哲提升車技的好機會,江睿澤雖然車開得也不錯,但也沒到能應付突發狀況的地步,至於江紀澤和唐柔二人開車的時候,自然就是三人休息放鬆的時候了。

於是第二天,有心人就會發現唐柔五人的車是由孫明煦駕駛的。

接連幾天的行程都是趕路,而第三天是蕭天哲開車,第四天是江睿澤,第五天是唐柔,以這樣的順序持續下去。

宋原彬也是在第五天才發現後車的駕駛人換了,而且負責開車的人竟然是他的小青梅,他饒富興味地看著唐柔,後者卻是一臉靦腆地笑看著他問:「原彬哥,怎麼了嗎?」

「今天一整天都是妳開的車?」

「是呀,總不能老是讓他們開吧?我也得替他們分擔點工作,讓他們多休息才行。」

背對著他們,正在生活幫忙煮飯的蕭天哲忍不住抖了下,嘴卻是毫不掩飾地咧了開來。

孫明煦和江睿澤看了他一眼,又將視線放回身前正在烹煮的鍋裡。

他們雖然也很想笑,可惜宋大爺還對著他們呢。

雖然唐柔的回答也算無懈可擊,但宋原彬不知為何就是覺得有種莫名的違和感,可一直看著小青梅那無辜靦腆的樣子又覺得是自己多想了,於是也不再多說,直接轉頭就走。

唐柔便笑咪咪的跑到江紀澤身邊了。

在這五天裡雖然也有進入一些市區,補充物資加滿油後便又繼續上路,但畢竟是一些小城市,因此他們並沒有遇到什麼倖存者。

但第六天他們進入I市時,卻是意外碰上了一隊五人的倖存者。

I市也算是一個大城市,所以人多,容易碰上倖存者倒是不難理解。

可問題是現在這支隊伍,在宋原彬看來就是個砲灰隊伍。

這幾天每當停留一座小城市下車收集物資時,他特意觀察過唐柔五人了,發現這五人是真的不怎樣,因此悲哀地發現自己這次給自己招惹了不少麻煩,竟然帶上了九個廢物!

而他們能戰鬥的,不想算上自己,就特麼只有六人!

不過既然決定帶上了,最起碼也得護住這幾人的性命長一點嘛,所以心血還是要注入的,如果是沒用的,必要時刻就乾脆推出去送死吧。

當然這也是考慮到會有突發狀況,畢竟就目前為止來看,那些喪屍還是極容易對付的。

總之因為各種考量,加上這所謂的心血暫時也不打算注入太多,因此宋原彬最後還是在彼此達成協議後將這五人收進了隊伍裡。

協議也很簡單,這五人可以跟著他們離開,但他們卻不負責任何事。

要跟著他們,可以,自己開車跟在後頭;肚子餓了,待會會去搜集物資,自己負責。

至於遇到喪屍什麼的,自己殺不了沒關係,躲遠點等著他們殺,但只要被喪屍攻擊到的就立刻踢出隊伍。

雖然這聽起來貌似加入了也沒有多好,但五人都算是沒什麼戰鬥能力的人,因此也只能咬牙答應了。

於是為了這五人,他們搜物資的時間又拉長了不少,畢竟又過了六天,出來搜物資的人也越來越多,要收集足夠他們吃的份量就必須多跑幾個地方。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