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柔突然意識到,江紀澤是真的對自己很好。

而且似乎……好過頭了。

最重要的是,她好像已經習慣了。

唐柔沒談過戀愛,也已經過了嚮往愛情的年紀,所以對這類事情很陌生。

她不知道在面對江紀澤時不時的暖心舉動,自己那偶爾的心跳加速是怎麼回事,有時候摸摸心臟又不會覺得不舒服,因此便不去管了。

只是……

唐柔垂下眼簾,再次撫上跳動得有些劇烈的心臟,沉默不語。

「怎麼了?」看到唐柔的動作,以為她不舒服了,忍不住蹙起眉頭擔憂地問。

「沒有、沒什麼。」唐柔放下手,朝他微微一笑。

江紀澤又盯著她看了好一會,確定她不是勉強後才放下心來。

「有什麼事記得和我說。」他囑咐道。

唐柔頓了一下,才答:「好。」

眉眼卻是在不知不覺彎了彎。

兩人又隨便聊了會,所有人就集合的差不多了,江紀澤主動上前,依舊用簡單的語言說明了唐柔的特殊修練異能方式,並大略說明了這種修練方法的好處與壞處。

當然,這個壞處對於泡過空間泉水的他們來說,已經被降低的可以忽略不計了,前提是他們不要太過著急。

關於這個修練方式唐柔也曾整理出一份文件來,這次來便順便將那份資料丟到隨身碟裡交給了江浩,又挑了江浩夫妻倆和每隊的隊長分別在他們體內引導一遍,確定他們都學會了、可以教其他人了,便再次做個甩手掌櫃。

「小柔這次要待多久?」江浩見事情告一段落後,便再次找上了唐柔和藹的笑問道。

「待會就走了。」唐柔微笑著伸手接住了興奮地撲向自己的馮思薇,語氣有些無奈地喚了聲:「媽。」表情卻是不自覺地柔和了幾分。

「噯。」馮思薇高興地摸摸抱抱,看得一旁的江紀澤忍不住跳了跳眉頭,有種想把人丟到自家父親懷裡的衝動。

「對了爸,我還有事要跟你說一下。」沒有特地換地方避諱,因為唐柔對江家人總有莫名的信任,就是裡頭真出了什麼叛徒她也無所謂,因此直接就和他們大略說明了一下自己空間的特殊性。

江浩聽罷臉色有些凝重,內心是喜憂參半,喜的是唐柔這麼信任他們,告訴他們這麼大的秘密;憂的是她竟然這麼毫不避諱就說出來了。

「小柔啊,這麼隱密的事情妳更應該要好好藏在心裡,別隨便就說出來啊。」江浩苦口婆心地勸道。

知道他的擔心,唐柔笑著說:「這事我自有分寸,先不說我對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就說江家人,我都挺信任的。」

江浩只覺得莫名欣慰,一旁的馮思薇也笑著點頭。

唐柔沒有告訴他們自己的變異空間異能究竟有多逆天,現在的她可以說天不怕地不怕,在這世界都可以橫著走的。

她又有些不放心地和江浩說了一些注意事項,主要強調提升實力的重要性,覺得該交代的都說清後便和兩人揮手道別。

回去之前,唐柔又和江紀澤一起去找了一堆牲畜和肉類食品丟到空間裡,還將一路上看到的物資也搜刮的差不多,又挖了不少顆晶核存放在空間裡後,便回到了唐柔家。

此時已是半夜,兩人回去並沒有造成太大聲響,不料才進門就看到留在家中的三人都待在客廳。

「怎麼了?都在這幹什麼?」唐柔有些納悶,順道看了三人一眼,赫然發現三人的異能都升上了三級。

她覺得吧,用她的這種修練方式,在經歷過空間泉水的改造後,這才是正常的升級速度才對吧?

果然江紀澤就是變態中的變態呢。

至於她嘛……大概就是個小變態?

完全沒想過,早在經由她的空間泉水的改造,加上她研究出這逆天的訓練方式後,這些人就構不上正常人了。

「剛吃飽,休息一下呢。」蕭天哲擺了擺手。

「你們睏嗎?不睏的話現在來給你們做實戰訓練。」

雖然幾人這幾天的睡眠時間實在少得可以,但大概是因為異能者體質的特殊性,再加上又有空間泉水的改造,現在他們的精神可以說好得不得了。

本來就打算休息過後繼續回房鍛鍊的,現在聽到唐柔這麼說,三人自然是點頭答應了。

然後五人的身影就在瞬間消失,不過眨眼時間,他們就發現自己出現在了神奇的地方。

「這裡是我的空間。」唐柔說。

「這是空間?」蕭天哲有些目瞪口呆,這怎麼看都已經稱得上一個小世界了吧?

江睿澤是直接張大嘴巴,一時說不出話來。

「這就是妳所謂的空間變異?」孫明煦算是三人中反應比較淡定的,但眼底還流露著幾分驚疑不定。

「對啊,而且我研究過了,這裡的時間對動植物來說流逝的很快,但當他們成長到最佳時期便會停止生長,當然這不包刮生育方面,就好比動物懷孕了,體內的胎兒也會成長得很快,沒幾天就能生出小動物了。」對於這點,唐柔是非常欣喜的,因為這代表就算有動植物被病毒感染了,只要能夠進行交配,她就能在這個空間讓牠們繁衍生殖,然後她就不愁吃好喝好了!

顯然他們也是想到了這一點,對唐柔明顯有些小激動的反應就忍不住友好地會心一笑。

「不過對我們人來說,在這裡的時間會相對慢了些,外面的一分鐘大概是這裡的一個小時。」

蕭天哲忍不住咋舌:「那我們就不愁沒時間鍛鍊了。」

「現在就練起來,到時候跟著唐家人走時也能好好玩玩。」江睿澤也認同的點頭附和。

「我就是這個意思,要不然我其實想把你們丟到江家去的。」

「別啊!跟老爸他們走,還不得幫忙建立基地,時間會被分散的!」江睿澤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可是時候差不多了,你也得回去幫忙啊。」唐柔笑咪咪的說:「就像你說的,那邊事情太多太雜,時間被分散會沒時間好好鍛練,你得去幫他們分擔呢。」

江睿澤瞬間萎靡。

蕭天哲哈哈大笑著,哥倆好的拍拍他的背,還算有義氣地寬慰道:「放心放心,到時候哥哥我們會跟你一起去的!」

江睿澤雖然還是很萎靡,但至少心情好了點。

唐柔聽了卻是有些訝異,直接就脫口說了句:「我還以為你們會自己建立個基地。」

孫明煦聞言先是一愣,才有些好笑的說:「這倒是沒想過呢,事實上從決定加入你們的隊伍開始,我們就沒打算要離開了。」

「這樣啊?」唐柔眨了眨眼,無所謂地笑了笑。

她現在也算是再次意識到自己重生了的這個事實,而這一世隨著自己的某些不經意的決定,也有可能會造成不同的未來。

就好比蕭天哲和孫明煦,恐怕未來就算S市有人建立基地,那個創建人也不會是這兩人了。

恐怕三大基地也得少了一座。

唐柔對這倒是無所謂,她畢竟一個人慣了,哪裡清楚一座好的基地對倖存者來說究竟有多重要?因此在知道兩人要加入他們的基地,她也沒什麼太大感覺,僅僅感慨了一瞬便罷了。

江紀澤則是終於明白唐柔為什麼會對這兩人這麼另眼相看,感情這兩人在上輩子也建立了一座基地嗎?

既然能被唐柔給記住,那想必成就非凡。

成就非凡等於能力不錯,能力不錯就代表能幫他們不少忙,江紀澤點了點頭,決定趁他們還在身邊時好好指導一番,到時候將他們送去M市了,江家那邊或許會輕鬆許多。

完全不知道已經被惦記上的兩人還不知道未來將會過得多勞心勞累,現在滿心滿眼都是對接下來的戰鬥訓練感到興奮不已。

「你們是要看選誰來個別指導你們,還是直接來個混戰?先說好,你們得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我們只會下重手哦。」唐柔微微一笑。

蕭天哲聞言就納悶地問:「下重手?那要是被打成重傷了還怎麼訓練?」雖說這裡的時間流逝較慢,但要是他們的傷勢重到要幾個月甚至幾年才能復原,這不反而本末倒置了嗎?

一旁的江睿澤倒是想到了什麼,頓時就覺得有些牙疼。

果然就聽唐柔輕飄飄的說:「哦,我還有個治癒異能,沒死都救得回來。」

蕭天哲:「……」可以不要這麼凶殘嗎?他怕怕。

孫明煦:「……」所以接下來是真正的地獄模式嗎?

江睿澤:「……」呵呵,他就知道,事實總是如此凶殘。

這種不管怎麼選擇都是死的問題,他們最後淚流滿面的一致決定了混戰。

然後就開始了不知道幾小時,沒日沒夜的戰鬥訓練。

由於有這種實戰訓練,體能訓練倒是可以不用再做,而每當他們的身手又快了一些,唐柔就會要求他們戴上負重。

實戰畢竟比體能訓練要來得快,而在外面時間過了整整一夜,空間裡卻是過了五天多,扣除掉短短幾小時的休息時間,三人的進步可以說是非常恐怖。

而和他們三個「初學者」相比,體力更變態的兩位「老師」在他們休息時自然是繼續對打提高實力,因此目前唐柔和江紀澤負重一百五十公斤,江睿澤七十公斤,蕭天哲和孫明煦六十公斤。

對於兩人的變態程度,三人已經有些麻木了,而兩位剛成年的青年在發現自己竟然比不過江小弟時曾好奇地問過,在得知對方的家世與家風後,很快便又釋然,看著他的表情還帶著些許同情。

「別這樣看我啊,現在這世道,你們應該要羨慕我才對吧。」江睿澤哈哈大笑著。

兩人對視一眼,有默契地進行了一場合攻。

然後唐柔就將他們的時間分出了三分之一,三分之二用來和她跟江紀澤混戰,三分之一他們三人混戰,然後她和江紀澤便有更多時間對打了。

不過也更體現出實戰的好處,於是江睿澤便問唐柔:「小柔姐,妳這裡既然這麼好用,怎麼不趁爸他們走之前讓他們在這裡跟我們一起訓練?」

他只是單純好奇,沒有絲毫的怪罪與不滿。

唐柔卻是有些詭異的直盯著他瞧。

「怎、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嗎?」江睿澤被盯得很不自在。

還有些許心虛。

實在是因為唐柔雖然面無表情,可她的長相太過甜美可愛,被盯得那麼久讓他這個小年輕有些招架不住。

然後就聽那道甜美的嗓音帶著惆悵道:「你沒錯,是我太懶了。」

江睿澤覺得自己的耳朵有點問題,方才應該是他聽錯了,所以他轉頭看向了一旁的蕭天哲二人。

蕭天哲正一臉目瞪口呆,顯然和他同樣處在震驚中,更別指望他會給予回應了。

孫明煦也不過呆滯了一瞬,隨後在對上江睿澤的視線後,溫和微笑著說:「你沒聽錯。」

江睿澤:「……」卧槽,求別鬧好嗎!

江睿澤很崩潰,他突然什麼都不想說了,就讓他去角落哭一下。

「行吧,既然你都說了,我不去把他們帶來也說不過去。」唐柔嘆了口氣,「現在快早上了,明煦先去給孫蕾準備早餐,我去一趟江家。」然後就將所有人送出空間,自己又從空間裡拿了些乾糧就往外走。

江紀澤二話不說,抬步就跟著唐柔一塊兒走了。

三人見怪不怪,見時間不過五點多,便決定先去稍作休息再來吃早餐。

因為江紀澤也跟了出來,唐柔便又從空間裡掏出一些乾糧給對方,就這麼隨便解決了一餐。

兩人這次沒有開車,負重脫了就全速朝江家奔去,花費的時間竟比開車前往還快了半個鐘頭。

江浩再次看到兩人時非常驚訝,但在聽到唐柔的來意後就頓了一下。

他雖然不能說很了解這個新認的女兒,但自家大兒子還是挺了解的,這兩人混在一起又總讓他有種臭味相投的感覺……

「小柔啊,妳之前沒說,該不會是因為懶吧?」

一語中的。

唐柔嘿嘿地乾笑幾聲,江浩還有什麼不明白?頓時就有些好笑。

跟大兒子相比,小女孩這舉動還是挺可愛的。

所以江浩也不見有多生氣,呵呵笑著就招呼所以人集合了。

沒有讓他們收拾,是因為唐柔準備將整個江家帶走。

江家雖然有少許人變成了喪屍,但再怎麼不忍,那些人還是得解決掉,因此屋裡已經沒有喪屍,加上這裡的人依舊不少,因此打理得還挺乾淨的。

既然這麼乾淨,留著以後江家又懷念起老宅時也能從她這邊拿,再說她空間又大,也不過是挪了點小地罷了。

早在昨天他們離開後,唐柔就讓江紀澤先去他名下一棟沒被她塞滿物資的房產,看整棟房子被帶去空間的結果如何。

事實證明,她的空間還是很強大很逆天的。

本來像這樣的轉移,照理說房子的根基應該會不穩才對,可當她將房子放在她規劃好的地方後,大概是空間默認了這棟房子的存在,總之就是自動修復了地基的穩定性。

然後就屹立不搖了。

只是還沒試過挪出來後會怎樣……不過這可不是唐柔現下會關心的事。

既然決定把整個江家也搬走,那麼在和所有人說明完畢,並讓眾人隨著整個江家一起轉移到空間後,唐柔就和江紀澤到他名下的所有房產,將他的所有房子全給搬走了。

可以說毫不客氣。

至於房子裡放的那些物資,到時候要是江浩他們要帶走,再讓他們在空間裡整理好了讓她直接丟到外面去給他們帶走就行了。

不過既然收到了空間裡,她的空間又做了各種分類,那些物資自然會先被她整理一番。

唐柔和江紀澤的身體已經遠勝過許多人,因此此刻他們雖然是用雙腳移動,卻絕對不慢,將位於T市所有屬於江紀澤的房子都收進空間後,兩人回到唐柔家,也不過七點多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