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裡的唐柔,第一時間便是檢查她的空間大小。

這一看頓時有些傻眼,僅僅四級,空間卻已經大到有些難以形容的地步。

甚至還多了些山水河流,還有更加廣闊的草原和樹林,就連水井似乎都大了不少。

唯獨竹房依舊。

唐柔倒是無所謂,本來就打算把江紀澤的幾棟房產搬進來,自己住的也舒適。

就是不知道搬進來後穩不穩?

唐柔邊想邊規劃著空間內部,身為空間擁有者的好處就是可以以上帝視角的模式輕鬆查看所有地方。

在給所有牲畜劃分位置後便用精神力進行驅趕,再加上早已練得嫻熟的隔離方式,於是就算沒有柵欄等阻擋物,她也不擔心會亂了套。

又用精神力控制各類種子在各處播種,又對空間內進行了好一番整理,待唐柔終於結束這項浩大工程後,外面也早已變得漆黑一片。

果然今天就是沒機會出門了嗎?唐柔摸了摸有些飢餓的肚子,決定先下樓果腹一頓,然後直接出發去江家。

完全沒想過看個時間,而要是她看一眼就會知道現在是半夜三點,說不定就會打消吃飽立刻出發的念頭了。

也不知是她的動靜太大,還是江紀澤的聽力太好,總之當唐柔剛走出房門,就見江紀澤也從房裡出來。

「下午在幹什麼?」江紀澤上下打量著唐柔,發現唐柔似乎和早晨看到沒什麼區別,顯然異能沒有再做提升。

而經過一下午到方才的努力,江紀澤的異能也已經升上了四級。

「整理空間呢。」唐柔笑咪咪地,然後就將自己回房後所做的事給說了個清清楚楚,末了補了句:「我打算待會就回江家一趟。」

「我陪妳。」

已經不再意外他會說這句話,唐柔頗有些習以為常的意味,爽快地點頭答應:「好啊。」

兩人路過另外三人的房間,正巧碰到他們也出來覓食,於是便乾脆結伴下去了。

因為有唐柔在,江紀澤自然是二話不說就走進了廚房。

唐柔是心安理得,但另外三人就有點壓力山大了。

所以三人用眼神交流了一會,最後由孫明煦起身進廚房幫忙。

做了幾盤簡單的清湯小菜,五人又都是沒吃晚餐,餓了一段時間的人了,因此很快就將飯菜給掃蕩乾淨。

然後在江睿澤、蕭天哲二人自告奮勇地收拾清理結束後,唐柔才開口道:「我和阿澤先回一趟江家。」

將近半天以上的訓練,三人也對唐柔的空間泉水有一定深刻的認知,這一聽就明白對方的打算,不外乎就是讓江家那些人也泡一泡。

而現在既然會說出來,除了告知之外,也是在詢問。

「我和天哲就不去了,本來實力就已經落後你們那麼多,再說明天還得給孫蕾送三餐呢。」孫明煦溫和的笑著。

蕭天哲也不介意孫明煦擅作主張的回答,因為對方說的正好與他所想不謀而合。

「我也不去了。」江睿澤擺了擺手,他的體能雖然比孫明煦二人要強上許多,卻是比他訂下的目標還差得極遠。

「這樣啊?」唐柔倒是無所謂,看了幾人一眼,下意識就動用了精神力,然後就咦了聲。

「怎麼了?」幾人有些納悶地看著她。

「你們的異能都二級了?」唐柔說完才後知後覺的想起:「對哦,泉水改善的體質強大,這段過程已經感受不到多少痛苦了。」

三人想起那天唐柔痛得死去活來的場景,頓時就覺得自己還得繼續努力啊……

江紀澤倒是體會過,而且還更勝唐柔,不過他並沒有說出口。

但唐柔卻是在看到他時猛地一愣,一句不雅的「卧槽」脫口而出:「你竟然四級了?」

另外三人聞言都有些目瞪口呆。

而被他們注視的主角,江紀澤只是抬眼瞥了他們一眼,便淡淡地嗯了聲作為回答。

然後氣定神閒的補了句:「女孩子不要說髒話。」

唐柔直接翻了個白眼。

「那小柔姐,妳現在又是幾級呀?」江睿澤面露好奇,想著不會已經被他老哥給超越了吧?

「四級啊,早上出來前就已經四級了。」唐柔說得毫無壓力。

江睿澤卻莫名有種想搧自己嘴巴的衝動。

果然這兩人就是妖孽,專門打擊人的貨對吧!三人如此想著,覺得淚流滿面。

其實唐柔也有些鬱卒。

早上雖然沒注意,但她的記憶力一向很好,精神力又隨時處在運轉狀態,因此回想了下早晨見到江紀澤時的情況,後知後覺發現對方那時就已經是三階異能者了。

換句話說,對方一個晚上就讓自己的異能連升了兩級。

而後又在經過她的空間泉水清除體內的毒素雜質後,異能升級變得容易了,於是他又讓自己的異能升了一級。

簡直比她還變態。

尤其江紀澤還一副不嫌事大的樣子,語氣平淡地說:「嗯,還多了個水系異能。」

明顯就是空間泉水的功勞。

所以說,其實人生贏家不是她,她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讓這貨成為真正的大贏家嗎!

唐柔很鬱卒,她覺得手有點癢,不知道能不能揍他幾拳?

心裡想著,小臉也跟著揚起,一副若有所思地看著江紀澤。

江紀澤垂眼看著女孩有些鼓鼓的臉頰,紅撲撲的還有幾分可愛,抿了抿唇強壓下上揚的嘴角,語氣帶著不易察覺的笑意低聲就道:「來吧。」還配合的敞開雙臂,一副任她處置的模樣。

然後唐柔就二話不說地朝他攻了過去。

江睿澤三人本來還有些不明所以,見這發展哪裡還不知道他在說什麼?頓時又是一陣瞠目結舌。

你說你寵人竟然還寵到說願意隨她揍,真不怕寵出一個小魔王出來?

不過看這唐柔的架式……貌似不用寵就已經是魔王級別的了。

唐柔也不是真的要揍江紀澤,因此揮了幾拳便收手了。

就是有些可惜一拳都沒打到。

江紀澤沒有一絲狼狽,見唐柔的表情又從容地說:「站著給妳打幾下,消消氣?」

唐柔頓時就樂了。

然後在三人以為唐柔會就此作罷的下一秒,一拳打在江紀澤的肚子上。

聲音很沉、很重,還有些響亮,足以見得那力道有多大。

江睿澤:卧槽,大嫂出手毫不猶豫!

蕭天哲:卧槽,特麼說打就打!

孫明煦:……呵呵。

江紀澤只是頓了一下,便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唐柔的力道雖大,但還在他可以承受的範圍內,況且他也知道對方沒有使出全力,因此嘴唇忍不住微微上揚了些。

「氣消了?」他依舊淡定地問。

唐柔有些無語:「你不覺得你這種態度更讓人生氣嗎?」

江紀澤只是有些無辜地看著她。

唐柔:「……」熊的你!

忍不住又翻了個白眼,她看了眼時間,才咦了聲:「原來才四點啊?」

「沒關係,現在出發也不早。」江紀澤說道。

「江家人都很早起嗎?」唐柔語帶好奇。

「大部分都有早起鍛鍊的習慣。」

她理解的點頭,「行啊,那我們出發吧,早點解決早點回來。」

然後便和江紀澤先行離去。

留下的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同時嘆了口氣。

「總算知道什麼叫人比人,氣死人了。」蕭天哲有些惆悵的說。

「別說了,我們還是早點回房間繼續努力吧。」江睿澤也覺得有些無奈。

孫明煦雖然和兩人都有差不多的感想,但看兩人這番作為,忍不住抿唇微笑。

「行了,你兩倒是挺合得來,都愛耍寶啊。」他呵呵調侃道。

就見蕭天哲立馬恢復活力,手臂一伸勾住江睿澤的肩膀驕傲道:「那是,看到沒有?這是我新兄弟!」

江睿澤點頭附和:「看到沒有!」

「行了行了,我看到了。」孫明煦有些無力的扶額,然後看著這兩人哥倆好的勾肩搭背上樓去了。

看著江睿澤的背影好一會,直到再也看不到兩人的身影,孫明煦才低笑幾聲。

「還是個孩子啊……果然是妳成熟過頭了嗎?」

搖了搖頭,他起身上樓,決定趁著天亮前再多做些訓練。

 

唐柔一回到江家,正好碰到準備去晨練的江浩,於是便笑著叫了聲:「爸。」

「小柔?」江浩看到唐柔頓時雙眼一亮,但對於她身旁的江紀澤卻只是輕輕瞥了一眼,視線便又轉回到她身上,心情頗好地笑問道:「怎麼這個時候回來?是有什麼沒交代的嗎?」

這差別待遇明顯的不要不要的,但江紀澤不在意,也懶得理會。

「有點事情要麻煩爸,就是……」唐柔簡單說明這次的來意,並提出要所有人立刻進行泡空間泉水的要求。

「那有什麼問題?妳等等啊……」江浩憐愛地摸了摸唐柔的頭髮,然後便招呼人將所有人叫起,並到江家的室內泳池集合。

此刻已是五點多,江家大部分人都已經起床了,因此沒費多少時間便集合完畢。

由江浩簡單向眾人說明來意後,為了節省時間,直接讓眾人穿著衣服下去泡水。

泳池裡的水早在集合期間就被唐柔給換了,江家由於住在老宅的人數不少,所以這室內泳池做的也大,加上這次末世爆發也有少部分人變成了喪屍,因此完全可以容下所有人。

於是唐柔便在邊上悠哉地看著眾人一個個變成了黑人,待水池髒了直接用變異空間將髒水吸盡,接著再放新的泉水。

就這麼來來回回的十幾遍,期間有人老早就將體內髒污毒素排除乾淨,便先回房去梳洗了,待所有人都好了,也已經過去了七個小時。

「辛苦了。」江紀澤一直陪在唐柔身旁,見她終於將所有人都處理好了,又將泳池裡的髒水清理乾淨,便有些心疼的將人抱起。

「我又沒幹什麼,只是放放泉水而已。」唐柔有些好笑的說。

異能者每個等級的能量可以說差別甚大,已經是四階異能者的唐柔,今天究竟動用多少次變異空間異能她自己也不清楚,但直到現在都還能夠繼續,足以見得四階異能者的厲害。

不過這也和她的訓練方式和異能數量有關。

異能能量的多寡與異能等級有關,等級越高,能量自然就越多。

而如果是吸收異能的方式來升級,每個異能的等級會形成不對等的情況,而雙系以上的異能者之所以會顯得強大,自然是因為雙系異能得到的能量是雙倍的。

而唐柔現在的異能,雖然她也挺莫名其妙的,但事實就是被分成了四種,而按照她的訓練方式,現在的她是四階異能者,且是四種異能都是四級的四階異能者。

換句話說她現在的能量有四級異能的量還要再乘以四倍。

也可以算是世上絕無僅有的異類了。

而江紀澤身為雙系異能者,按照唐柔的資料又對精神力做了一番練習,也已經進化成精神系異能,因此三系四階異能者,是目前僅次於唐柔的異類。

總之這兩人現在是強得一蹋糊塗,只是兩人對此都表示無感,也沒有特別表現出來,因此正常情況下是沒人能察覺到這兩人的強大的。

江紀澤本身就已經有深刻體會,自然知道唐柔現在究竟有多強大,卻還是捨不得累到她。

要不是這空間泉水只有她有,像這種累死人的活他絕對不會給她做的。

也因此才會在事情一結束,他就將人給抱了起來。

「我想讓妳活得輕鬆快樂些。」他低聲說道。

唐柔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笑彎了眉眼。

「那你還得多加把勁才行啊。」

江紀澤看著懷裡乖巧的女孩,因為愉悅而不安分地晃起了小腿,忍不住也跟著勾起了唇。

「好。」

將唐柔一路抱到飯廳的椅子上,已經有人準備好中餐,江紀澤又去拿了兩人份的食物,可以說將她照顧得無微不至。

看得江浩都有些嘖嘖稱奇。

「那是我們大兒子嗎?」他和身旁的愛妻調侃道。

早在江紀澤抱著唐柔走進來時,馮思薇的雙眼就不曾離開過這兩人,聞言更是眉眼彎彎,笑著說:「可不是嗎?我覺得這兩個孩子都挺好的。」

江浩聽懂愛妻話中有話,也明白她的想法,對此卻是嘆了口氣:「這兩孩子要是能成我也高興,但問題是現在明顯就是我們兒子一頭熱啊。」

「小柔這孩子防備心太重了,要進到她內心,我們兒子還有得努力呢。」馮思薇看得很明白,又忍不住憤憤地抱怨:「還不是唐家那群不要臉的人,害得小柔變成這樣!」

江浩想到唐柔的過往也是一陣心疼,拍拍愛妻的手背寬慰道:「還好小柔現在遇到了我們,今後有我們寵著,她會幸福的。」

「是啊,看紀澤這模樣,恐怕比我們寵得還厲害呢。」馮思薇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

「這樣也挺好的,這兩孩子就算沒成也不是多大的事,畢竟今後的日子,可不適合談戀愛啊……」江浩有些感嘆。

馮思薇也沉默了。

她最近在一些小輩的推薦下也翻了不少關於末世的小說,雖然還是難以想像,卻也大略能知道今後的生活會有多危險多困難。

確實不適合啊。

馮思薇嘆了口氣,心底莫名就有些沉重。

只是這個狀態並沒有持續太久。

唐柔的食量不大,所以吃得快,而江紀澤食量雖大卻吃得快,因此兩人沒多久就吃飽了。

江紀澤讓人通知所有人,吃飽後在臨時議事處集合,便抱著唐柔先過去了。

「你這樣把我抱來抱去的,我以後懶成豬了怎麼辦?」唐柔摸了摸有些吃撐的肚子,笑咪咪地問。

「沒關係,還有我。」江紀澤低聲說道,「忘了我曾說過的話了?」

「什麼?」唐柔眨了眨眼,有些茫然。

他勾了勾唇角,聲音溫柔繾綣:「我一直都在。」

他會一直在她身邊,所以什麼都不用擔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