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回來啦?」江睿澤最先看到兩人的身影,便笑著起身招呼。

三人已經吃完早餐,孫明煦也正好剛將孫蕾吃完的碗盤清洗乾淨,由於唐柔沒說他們多久會回來,因此三人正打算再稍作休息一會兒便上樓去做體能鍛鍊。

畢竟實戰這事不好太過招搖,在屋內又會破壞家具,三人自然不會蠢到幹這種傻事。

現在見兩人回來了,想來體能訓練是不用了。

唐柔和江紀澤已經重新將負重穿戴上,招呼三人就直接將人全丟進了空間裡,開始新一輪的訓練。

由於現在人數多了,而這裡最強的也就唐柔和江紀澤二人,兩人決定分兩大隊,由他倆各負責一隊,大隊又再分三小隊,當一隊和他們打時,剩下兩小隊混戰。

當然這樣的安排會讓唐柔二人的休息時間大幅減少,但兩人不管是體力、毅力,各方面都已是他們無法想像的地步,因此十幾天過去,所有人看著這兩人的眼神從最初看怪物般的眼神,到最後的麻木。

已經經歷過這段過程的三人表示欣慰,至少他們並不孤單哈哈哈。

唐柔和江紀澤身上的負重也已經高達兩百五十公斤,他們都是對自己要求極高的人,會這般瘋狂也是理所當然。

江睿澤雖然也想追上兩人,但最後負重也只達了一百五十公斤。

蕭天哲努力過後,卻只負重一百二十公斤。

反倒是原本看起來最弱的孫明煦有些出人意料,負重一百四十公斤,已經快逼近江睿澤了。

沒有人問他原因,畢竟現在所有人的目標都是一樣的,都在為未來能夠輕鬆生活而努力。

每個人的情況又各有不同,也因此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其實並不奇怪。

江家眾人比這三人晚了幾天,再加上三人前面幾天的訓練人數少,分配到的對戰時間就多,成長的自然也快,因此現下這兩批人的速度是無法比擬的。

江家目前大部分人負重五十公斤,少部分六、七十公斤,沒有異能的也幾乎加入了這場訓練,因此最低負重的也有十五公斤。

外面時間到中午時,唐柔讓孫明煦出去給孫蕾送中餐,待眾人吃飽喝足後又休息了會兒,便又開始新一輪的對戰練習。

晚餐時間同樣如此,一整天下來相當於訓練將近一個半月,而每當和唐柔二人混戰時,這兩人又是出手絕不手軟的貨,雖然結束後傷勢很快就會被唐柔給治療好,但本身又不是受虐狂,自然是盡可能減少受傷次數,因此實力提升那絕對是蹭蹭蹭的往上飛升。

而外面時間雖然一天都不到,但這種長時間高強度訓練已經讓眾人習慣了,現在要他們再出去睡個五、六小時的長覺就覺得有些浪費時間。

反正待他們實力提升上去了,以後都沒什麼好怕的,不就有更多時間想怎麼休息就怎麼休息嗎?

索性唐柔和江紀澤便繼續了。

然後就再次刷新大家對這兩人變態等級的認知。

唐柔和江紀澤為了有時間和彼此對戰,因此和三小隊分別打完後,便會讓這六小隊兩兩混戰,這樣他倆就有時間對打了。

兩人的實力相仿,因此每次打起來頗有種淋漓盡致的暢快感,對自身實力的提高也有所幫助。

也因此接下來的五天就這麼過了,世上第一隊超強隊伍也就此誕生,而現在不過才末世開始半個多月。

至於這五天,為什麼孫蕾還躺在床上等著人伺候,自然是為了不讓她妨礙他們的秘密訓練,孫明煦就乾脆趁著半夜人熟睡時又扁了她一頓,連痛醒都還來不及又昏迷不醒了,然後就像沒事人兒般,又一頭扎進訓練中。

唐柔身為要帶孫明煦出去的空間主人,自然是第一時間知道了這件事,對此只是給予他讚賞的眼神。

倒是蕭天哲在事後聽說後,傻眼的看著自己好友,一臉「卧槽,我特麼第一天認識你對吧?」的表情。

孫明煦只是微笑著和他對視,然後蕭天哲毫不意外地慫了,再然後……就沒有了。

唐柔二人的鍛鍊自然不是單純只涉及近戰的戰鬥方式,異能的運用及提升,趁手武器的使用,甚至直接用異能造出一把武器等,這些都隨著眾人對近身戰鬥的熟練度提升而漸漸加進去,而五天時間,他們相當於訓練了整整八個月。

江家畢竟是軍閥世家,因此哪裡有什麼多少還是知道的,他們身上那些誇張得令人瞠目結舌的負重是找不到的,自然只能由他們親自動手,自己製作出幾個來。

唐柔和江紀澤彷彿在玩命般,負重已經高達七百公斤,礙於沒材料了這才固定在這個恐怖的數字。

孫明煦成為僅次於他兩的第三恐怖之人,雖然和他們相差甚遠,卻也高達了四百公斤。

江睿澤和蕭天哲則分別負重了三百三、三百五。

而江家其他人最高負重三百,最低也有一百公斤。

而異能等級,唐柔和江紀澤都是注重實力的人,因此哪怕時間都被分配掉了,依舊擠出不少時間出來,兩人的異能等級已經高達十五級,相比起上輩子十幾年後最高異能者等級也不過高達二十,兩人明顯已經可以稱神了。

其他人最高十級,最低也有五級,可以說他們這夥人在近六、七年絕對不會有性命之憂。

也讓這夥人為那些先行出發去別市的弟兄們默哀,這麼好的機會卻被他們錯過了,也是可憐。

唐柔也在送走江家一夥人時,突然覺得這輩子好像簡單過頭了。

畢竟都已經訓練得能獨當一面在末世輕鬆生活了,唐柔便問三人組要不要隨江家人一起出發去M市,卻是被三人果斷拒絕。

江睿澤笑咪咪的說:「老爸他們現在都很強了,根本不用擔心,而建立基地這種事他們也一定能做得很好,我就不用再去幫倒忙了。」

蕭天哲抓了抓頭:「我其實是想看看外面之後會變成怎樣。」

孫明煦溫和的笑著:「在孫蕾還沒離開前,我留下來會比較好吧?」

於是唐柔便隨他們去了。

至於被唐柔收進空間裡的物資,在徹底了解她空間的特殊性後,江浩就讓她自己留著,反正這些東西放在這裡不會壞,以後他們沒物資了再請她提供就行。

江浩是不知道現在這世上的活人剩下多少,畢竟江家人口眾多,變成喪屍的卻只有少部分人,因此總覺得外面情況應該也差不多,之所以街上會有那麼多喪屍是因為太多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驚慌亂跑,進而被咬了、感染了。

記憶仍停留在人口眾多,就算是逃命,這物資被搶搶分分又沒得生產,恐怕過幾年他們就算實力再怎麼強橫,沒有物資他們也只得空手而回。

唐柔雖然知道江浩的想法,卻是沒有提醒他,只是乖巧的點頭應好。

反正在他前往M市的路途中,見多了便也明瞭了。

然後一群人就帶著夠他們吃好一陣子的物資,開著車離開了。

T市和M市雖然有一段距離,憑他們現在的身手,用兩條腿都還比開車要快得多,但現在畢竟也才末世開始半個多月,為了不引起太多人注意,他們這才選擇了開車前往。

而孫蕾,雖然被孫明煦加重了傷勢讓她更不想下床,但後者到底是頗有分寸,因此下手也不算多嚴重。

事實上在昨天,孫蕾就可以下床了,只是她看孫明煦如此匆忙的樣子,想起當初唐柔說的,在她的隊伍裡,所有人都是要幹活的,便乾脆繼續裝死了。

孫明煦大約是料到了她的反應,便樂得讓她繼續待在房中。

不過既然他們的訓練已經告一段落,那麼也該讓這個便宜妹妹走出房門了。

於是他就端著今天的早餐,一臉憂鬱的去孫蕾的房間。

「哥!」孫蕾看到來人,雙眼明顯亮了起來。

當然,是對著他手上的食物。

孫明煦一邊將早餐放置在她面前,一邊用著難過的語氣說:「蕾蕾,妳的身體什麼時候才會好?」

「我怎麼知道?」孫蕾這幾天被伺候的爽了,也越發肯定孫明煦對自己的好,因此便有些有恃無恐。

膽子大了,說起話來就有些不客氣了。

孫明煦眼底毫無波瀾,語氣卻依舊略帶憂傷地說:「蕾蕾,哥快不行了……」

孫蕾這才終於察覺到他的不對勁,狐疑地抬眼看了他一眼,卻見他一副哀傷到不行的樣子,心裡頓時就喀噔了下。

「怎、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孫蕾抿了抿唇,卻還是耐不住飢餓,又繼續吃起自己的早餐。

孫明煦也當作沒看見,用著憂鬱的口氣說道:「小柔說,妳要是再不能走,就不能帶上妳了。」

「什麼?這怎麼可以!」孫蕾瞬間就跳了起來,連帶著放在大腿上的餐盤跟著打翻。

今天蘇明煦替她準備的又是碗熱騰騰的白粥,她身上蓋得又是薄棉被,這一跳起來,尚未吃完的白粥就這麼打翻在腿上,快速滲透過棉被,撒在了她白皙的雙腿上。

好巧不巧,她為求舒適,穿的是棉質短褲。

「啊──」

「蕾蕾!」

這幾天他們都待在唐柔的空間裡,外面不知從哪跑來的喪屍可聚集了不少,就連現在這間房子外的院子裡也有不少隻在逗留,孫明煦雖沒料到對方會有這麼劇烈的反應導致放聲尖叫,但他可不會傻到讓她繼續叫下去!

所以孫明煦伸手將她大張的嘴巴合起。

雖稱不上多粗暴,卻也沒多溫柔,孫蕾只覺得下巴一陣麻麻的疼痛,讓她的眼淚差點流出來,隨後在反應過來是孫明煦的傑作後,頓時就一臉不敢置信地望向他。

「怎麼回事?」聽到尖叫聲的蕭天哲跑了進來,臉上表情透著明顯的不愉。

「她燙到了。」孫明煦此刻也有些不悅,連帶的連蕾蕾也懶得叫了。

「怎麼會燙到?躺到殘廢了?」蕭天哲現在有絕對實力應付孫蕾了,便有恃無恐地開口嘲諷。

孫蕾頓時就覺得有些羞憤,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反駁。

「小柔他們呢?」孫明煦擔心的還是吵到另外幾人。

「小睿剛才有出來,被我趕回去了,小柔他們聽到了應該也不會過來吧?」蕭天哲無所謂地說。

孫明煦想想也對,頓時鬆了口氣。

「等一下,你們什麼意思?現在難道不是關心我的傷勢嗎?」孫蕾在回過神後就覺得腿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痛,還有方才被孫明煦打的下巴,低頭一看,雖然中間隔著條棉被,但還是一大片紅通通的,還有幾個已經起了或大或小的水泡。

見這兩人還無視她說了這麼久的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他們、他們怎麼能夠這樣對她?要知道她可是知道一些未來六年的事情,而他們竟然還敢這樣對她!

開什麼玩笑!

孫蕾氣得都要咬碎了牙,但將自己的身體擺在第一位的她更怕腿上的傷口會留下疤痕,所以目前最要緊的還是讓這兩人趕緊給她找藥來。

孫明煦其實挺不明白,他這個便宜妹妹除了頤指氣使的使喚人之外半點能力都沒有,她到底是哪來的優越感覺得自己合該被人重視、被人疼寵、被人細心呵護的?

孫明煦和蕭天哲已經明確表示過他們會加入唐柔他們,並且進入M市,為他們建立的基地貢獻一份心力。

換句話說,這兩人已經算是被唐柔納入了羽翼之下,也被江家人視為同伴了。

也因此兩人都已經從江睿澤那裡看過了那份江紀澤私下請人調查,關於唐柔過去十六年生活的資料。

明明最需要讓人疼寵呵護的人,卻似乎不怎麼在意這些,也不怪乎江家人,尤其是江紀澤,一副就算她要天上的星星也絕對赴湯蹈火在所不惜的樣子。

可孫蕾這個人,過去的遭遇完全無法和唐柔比擬不說,光就從她來到他孫家開始,他就不曾讓她受過委屈,甚至讓她無法無天到惹人生厭的地步。

難道就因為這樣讓她的心太過膨脹,以至於連些自知之明都沒有了?

孫明煦倒是不會在意她未來的生活會如何,只是在懷疑這樣的貨色,真的能成為唐柔打發時間的玩具?

孫蕾要是知道孫明煦的想法,一定會一口老血吐了出來。也好在她不知道,依舊仗著孫明煦對她的言聽計從,語氣不善地指使道:「哥你還站在這幹嘛?我都快痛死了,你還不快點去給我拿藥擦?要是留下疤痕了怎麼辦?」

孫明煦覺得很無語。

蕭天哲這幾天都沒陪孫明煦來送飯,不知道這女的已經變得這般不要臉,頓時就有些目瞪口呆。

不過呆愣了一瞬,很快便又回過神來,蕭天哲頓時就氣笑著說:「喲,現在還在意什麼皮囊?等妳好了還不是要出去殺喪屍,就妳這副德性,以後怕是不止一道疤吧!」

「什麼?我要殺喪屍?開什麼玩笑!憑什麼讓我去殺那些噁心的鬼東西?」孫蕾怒目瞪視著蕭天哲。

「我說孫大小姐,人家當初收留我們前就已經講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容我再給妳回憶一下,他們不收不做事的人,既然妳不想做,那我正好跟他們招呼一聲,也好提早出發,省得在這邊被妳拖累時間、拖累行程,您看可以嗎?」蕭天哲冷笑了聲。

「誰說要做事就只能殺喪屍?不是還有後勤人員嗎?我就不相信那個叫唐柔的女孩不是後勤!而且就她那貨色,一看就是靠著身體巴上那個江紀澤的賤女人!她都可以留下來,憑什麼我就不可以?」孫蕾怒吼著,聲音尖銳,還有些刺耳。

孫明煦二人沒想到對方竟然是這樣看待唐柔的,孫明煦想吧,從她平時的作為,會這樣想貌似又無可厚非,且瞧她說得這般理直氣壯,怕是早已有打算靠著身體去色誘江紀澤了吧。

這麼一想,看著孫蕾的眼神又森冷了幾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