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孫蕾重生後的種種行為來看不難發現,她是挺愚蠢的,因此就算覺得孫明煦的話有些奇怪,但基於他不會欺騙她的這種盲目自信心,她還是選擇了相信。

蕭天哲看了也是醉醉噠。

「那,你們明天也要出去搜物資嗎?」孫蕾又問了別的,也是她更在意的問題。

「怎麼了嗎?」孫明煦故作不解地反問。

「我……」孫蕾抿了抿唇,才有些不自然地說:「我明天可能也下不了床,你們……哥你能不能明天留下來幫我?」

孫明煦並不意外。

蕭天哲卻是蹙起眉頭,語帶嘲諷地說:「喲,平常不是挺敢的嗎?現在弄得這麼嬌氣是要給誰看?」

孫明煦有些不認同地瞥了好友一眼。

至於是真心的還是表演給床上人看的,也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了。

孫蕾的眼底閃過一抹陰沉與狼狽。

如果是十六歲的孫蕾,這種傷勢要她起來走走自然還不成問題,可現在是已經在基地裡,只專門伺候男人就行的孫蕾,很久不曾受過傷的她哪裡受得了這種疼痛?

所以大約這幾天,孫蕾都是不想下床的。

可這樣就必須得要有人伺候她,替她準備食物端到房裡,而這個人選就目前來看,孫明煦是唯一的選擇。

雖然知道蕭天哲也在,但從進房開始他就沉默的詭異,也因此有那麼一瞬間,孫蕾其實是忘記他的存在的。

可就算他在又怎樣?這要求還是要說,再說她拜託的是便宜哥哥而不是蕭天哲,雖然對他的嘲諷有那麼一絲羞恥,但很快就被她給強制壓了下去。

因為這些都比不上讓自己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休息幾天。

所以眼底的情緒也不過顯現出幾秒,又被她收拾得乾乾淨淨。

可惜站著的兩人從頭到尾都將視線放在她身上,因此全部都收進了眼裡。

蕭天哲忍不住在心底嗤笑了聲,順帶埋怨兄弟,就算再怎麼想要抓住什麼狗屁親情,就這種素質還巴著這麼久幹嘛?同樣是沒有血緣關係,他做他兄弟難道不行嗎?

只要他願意叫他一聲哥!

蕭天哲這麼一想,突然覺得實在是個好辦法,頓時就決定待會出去好好跟孫明煦商量一下。

一想到孫明煦叫他「哥」,蕭天哲就忍不住嘿嘿笑了出來。

孫明煦不知道身後的人在想什麼,但那低低的笑聲卻是讓他忍不住雞皮疙瘩。

這傢伙……不會又在想什麼有的沒的吧?

孫明煦面上不顯,心底卻是在思考有什麼事能夠讓他在這勉強算得上「關鍵時刻」的時候分神。

想必是與他有關的。

那麼和他有關,又能讓對方如此高興的又是什麼事?

大概是讓孫蕾離開他,或讓他不再管孫蕾。

離開是不可能的了,畢竟是唐柔親自發話說要留的,至於不再管她,這已經達成了,沒道理現在才在那邊樂呵呵的。

所以還能有什麼事呢?

孫明煦不自覺地陷入了沉思中,蕭天哲的笑聲極低,人又正巧被孫明煦擋住,因此他的一切孫蕾都沒有發現。

但孫明煦不同,先不說他人就站在她眼前,本來她的主要目的就是他,視線自然大部分都放在他身上。

眼下見孫明煦一臉沉思的模樣,就以為他還有所顧慮,畢竟現在他們是在別人的隊伍裡,隊長不管到底是唐柔還是江紀澤,對現在的他們來說,除了服從還是服從,做起事來綁手綁腳的也是理所當然。

可孫蕾怕呀,要知道方才被孫明煦扶起時,對方雖然動作輕柔,但還是疼得她面孔扭曲。

要不是想要多博取這兩人的好感,不能讓自己不好的一面暴露太多,她早就哭爹喊娘了吧。

雖然在蕭天哲面前,她似乎從未讓他覺得好過。

不過既然決定了,就得要好好做下去。雖然蕭天哲很討厭她,可她以後可是要留在他們身邊的,她必須現在開始改變,讓對方漸漸對她有好感,能愛上她那就更好了。

殊不知這些全都是枉然。

也好在她不知道,因此做起來還算有動力,倒是挺努力的。

只是這孫明煦沉默的太久了,孫蕾越等越是不安,最後忍不住開口叫喚:「哥……」

孫明煦這才回過神來,表情一時有些茫然:「怎麼了?」

孫蕾頓時就不滿的蹙起眉頭,克制不住的脾氣讓她語氣頓時就有些不好:「你還沒回答我,明天能不能陪我呢。」

他這才反應過來,溫和的笑著說:「當然可以。」

蕭天哲本來要跳腳的,後來想想不對,他們這幾天可都要待在家裡鍛鍊身體,要是讓孫蕾自己出來走走,豈不是給她更多機會看到不該看的?

於是蕭天哲閉嘴了,臉色因為憋屈而有些彆扭難看。

好在一個背對著他一個被擋住,因此沒有人看到。

「真的?那太好了,謝謝哥!」孫蕾雙眼發亮,頗有些小興奮。

要不是因為太過激動引發身體的劇烈疼痛讓她反應過來,她現在的反應還會更激烈些。

見目的已達成,孫明煦現下是一刻也不想留了,於是便笑著說:「那妳先好好休息吧,我還得去和小柔說一聲。」然後就大跨步離去了。

完全不給孫蕾一絲反應的機會。

蕭天哲則是在轉身離去時,冷冷地哼了一聲以示自己的不屑。

孫蕾只能憋屈的受著,然後看著蕭天哲離開她的房間。

高興不過幾秒鐘,後知後覺的想起一件事──小柔。

孫明煦竟然稱呼唐柔「小柔」?

孫蕾先是頓了一下,隨後一臉的不敢置信,一時忘了身體上的疼痛,抬手抓著頭髮就是一陣崩潰。

「賤女人、賤女人、賤女人、賤女人!她怎麼可以!」孫蕾咬牙切齒。

想不到自己不過躺了一天,唐柔竟然就能讓孫明煦如此親密的叫喚她,可見其手段究竟有多麼高超。

好在,好在她剛剛就拜託孫明煦明天開始照顧自己,就算時間少了點,但只要能把人看住了,孫明煦絕對不會拋下自己。

最重要的是,現在的她可還是他最疼愛的寶貝妹妹呢。

孫蕾這麼一想,很快就定下心來。

平復了情緒後,頓時就感覺到身體上的疼痛,這讓她差點飆出淚來。

可就這麼坐著也不是辦法,只能強忍著疼痛,緩慢地躺下身體,這才呼出了口氣。

身上早已因為方才的動作大汗淋漓,但又不想再次受罪,也只能忍受身上的汗臭味,閉上眼睛讓自己休息了。

 

跟著孫明煦一起將碗筷拿去廚房,又見他將碗筷清洗乾淨後,蕭天哲就迫不及待地開口問:「我說兄弟啊,你說你巴著孫蕾是因為捨不得這難得的親情,同樣是沒有血緣關係,你怎麼就沒想過我呢?」

「什麼?」孫明煦的表情有瞬間茫然。

「我們兄弟做了那麼多年,說是情同手足也不為過,你既然想要體會家庭的溫暖,我也可以給你啊!幹麻非得要那個女人不可?」蕭天哲越說越憤慨,頗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意味在,但隨後又笑咪咪地說:「我們今天開始就是親兄弟了,來,叫聲哥來聽聽。」

孫明煦終於知道方才這傢伙在笑什麼了,頓時就有些無奈。

卻還是忍不住勾唇微笑:「吶,我年紀比你大,來叫聲哥吧。」

「卧槽,就大我一個月,有什麼了不起的!」

「比你大一個月是挺了不起的。」

「……」他怎麼每次都忘了自己說不過對方,卻偏偏喜歡去找虐?

蕭天哲很委屈,他覺得很想哭。

孫明煦看了眼身旁露出包子臉的人,搖頭失笑了一陣子,才正經道:「在孫蕾那浪費了不少時間,你打算今天就做多少訓練?」

蕭天哲秒答:「雙倍。」

「哦?」孫明煦饒富興味地看向他。

「看得出來我們跟他們差距挺大的,尤其是和小柔。」頓了一下,蕭天哲笑著說:「我們都看過末世小說,雖然現在還是難以想像,但我希望在未來,我也能像現在一樣過得那麼輕鬆。」

所以他不介意現在就開始努力。

「你說得沒錯,跟我們完全不是一類人呢。」孫明煦有些感慨。

「那又怎樣?從現在開始讓我們也成為他們那類人不就得了?」蕭天哲嗤笑道。

孫明煦呵呵笑著,兩人便各自回房,進行今天的訓練。

 

隔天一早,唐柔準時醒來,身上全是讓她不喜的汗臭味不說,她發現自己竟是在地板上,頓時頗有些無語。

沒有忘記昨天究竟承受了怎樣的痛苦,其實會有這樣的結果也算是在預料之內了,只是實際看到還是會覺得胃疼。

好在她現在的體質根本不用擔心會生病。

至少現階段絕對不會。

拎著衣服在房內的浴室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洗到一半突然想起,小說中不是都說她這種空間裡的泉水除了可以喝下肚之外,用來洗澡也是挺不錯的嗎?

於是她就將熱水給換成了空間泉水,沒多久就看見了令她頗有些難忘的場面。

這空間泉水確實洗澡也對身體有益,所以在裡面泡一段時間後,體內的毒素就排出體外來,黑黑黏黏的佈滿全身,看起來著實噁心。

好在唐柔什麼噁心的事都見過了,因此還算淡定。

不過換了幾次空間泉水又排了幾次毒,待身體終於不再排出毒素後,她狠狠的搓洗身體好一陣子才終於罷手。

經過成為異能者的身體改造,現又加上空間泉水的調理,唐柔先是察看了下自己的異能等級,不意外地看見異能皆已經升上三級後,又檢查了下現在的身體有什麼不同。

不過很可惜,她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對勁。

所以她直接放棄,選擇在體內運轉異能。

然後就得了意外之喜。

她發現經過空間泉水的調理後,身體素質又被提高了幾個檔次,使得她創造出的這種修練方法變得更加簡單順利。

就是再加大運轉強度也沒多少痛苦,於是她又再加大強度,然後就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的異能升到四級了。

唐柔:果然我其實是人生贏家對吧?

現在也不過末世剛開始,自己就已經成為四階異能者,她敢保證自己絕對是絕無僅有的第一人!

唐柔很感慨,但這並不能讓她得到滿足,所以她又可以放緩修練的腳步,事實上由於空間的特殊性,對現在的唐柔來說,收集肉類、牲畜等物資才是最重要的,眼下有這意料之外的驚喜頓時讓她歡欣無比。

種子類的,不管是吃的還是觀賞用的,各種各樣,都已經在昨天收集的差不多,至於魚肉等,不管是死是活,她都還要盡可能的多收集些,這樣才能保證十幾年後仍有肉吃呀!

不過今天就先算了,唐柔想吧,反正她的空間泉水用不盡,又有如此大的好處,合該分享給被她納入保護範圍的那些人。

今天還不確定會不會出門,江家那邊就先緩緩吧。

反正只要在他們離開前讓所有人泡過就行了。

於是她率先衝去江紀澤的房間,告訴他空間泉水的事。

然後江紀澤果斷的將另外三人給找了過來,並說明了這件事,接著幾人就分別在各自房間內的浴室裡開始泡澡了。

每個人體內含有的毒素雜質不同,因此最快泡完的江紀澤不過兩個小時就結束了,最慢的則是孫明煦,整整耗了快五個小時才結束。

也因為他泡得太久,中午送飯給孫蕾的人就變成了不甘不願的蕭天哲了。

待所有人都搞定了之後,唐柔大手一揮就要他們趕緊回去訓練,卻被江睿澤給攔了下來。

「小柔姐,關於妳說的那個可以快速提升異能等級的訓練方式,可以教我嗎?」

唐柔有些訝異:「為什麼?」

「體能不能放下,身手也不是短時間內就能提高得了的,如果這幾天都拿來鍛鍊體能,等之後和唐家人一起時又不能正大光明的練手,綁手綁腳、顧慮太多,這樣太耗費時間了。」

孫明煦和蕭天哲對視一眼,也站出來附和。

「我們知道那種鍛鍊方式或許很痛苦,但我們等不得。」

唐柔沒有問他們等不得什麼,只是打量三人的表情,確定他們是認真的後,便無所謂地點頭同意。

「真的?妳答應了?」沒想到會這麼容易,都已經做好要費一番工夫的江睿澤有些興奮。

「我又沒有想要藏著,告訴你們也沒差。」然後就和江紀澤一起給三人做了示範,在他們體內遊走了一遍,確定他們學會了後便揮了揮手:「我還有很多事要忙呢,這幾天你們時間自己分配,不要忘了體能鍛鍊就行。」然後就蹦蹦跳跳地衝上樓了。

「有問題來找我。」江紀澤丟下這麼一句,也跟著上了樓。

唐柔沒有注意,所以沒有發現江紀澤現在是三階異能者。

沒發現也無所謂,對他來說這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而聽唐柔對泡空間泉水功效的解釋來看,他現在要想再將異能升個幾級應該不是難事才對。

所以他也沒什麼時間在這裡浪費呢。

三人的想法其實也和江紀澤差不多,因此也紛紛回房,開始今天的訓練。

至於晚餐,對現在的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比提高自身實力這事還重要,因此頗有種廢寢忘食的味道在,以至於孫蕾等了許久都遲遲等不到人送晚餐來,而當孫明煦終於想起這事時也已經是大半夜了,便直接當作忘了這回事。

反正只是餓一餐,總歸死不了的。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