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樓的唐柔直接將江紀澤拉進房中,後者也不問,順從地跟著步入。

將房門帶上後,唐柔就拉著江紀澤在一張椅子上坐下。

見這一路男人都如此乖順的樣子,被自己拉著走了一路也不發問,心底莫名就覺得有些心虛。

此刻江紀澤又表現得如此淡定,一副「妳想說什麼?我聽著呢」的表情,她抿了抿唇,還是決定開口問:「我覺得我那個方法也挺適合現在的你,你要不要也……練練看?」

唐柔也是有她的考量,對她來說接受江家就等於將江家納入自己的羽翼之下,既然要護住他們,雖然對自己的身手有自信,但可沒自滿到覺得可以憑一己之力護住這麼多人的地步。

她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一個習慣獨自行動的人,在這方面又豈會考慮得全面?所以她認為提高江家人的身手是最重要的事情。

而江紀澤,憑她這將近一個月的相處時間,恐怕這人是目前江家裡最厲害的人物,猜測其忍耐力和自己有得一比。

再加上江紀澤的異能是和她一樣,需要提高異能等級才顯現得出其強大能力的雷系異能,可以的話,她希望能在短時間內讓他的異能等級提升,這樣面對接下來的局面才會更有保障。

本來唐柔拉著人上來就是想要強硬的讓他使用這個修練方式,只是看到這樣的他卻莫名開不了口,語氣便多了幾分商量。

江紀澤垂下眼簾,雖然沒辦法完全了解唐柔的想法,但多少還是能猜測出對方這句話的用意,無非就是因為現在的他異能等級太低,沒辦法支撐他的雷系異能太久。

而對江紀澤來說,目前最重要的是得到強大的實力,好護住她,讓她能開心、平安、無憂無慮、無所顧忌地度過這輩子。

所以他沉聲應道:「好。」

「真的?」沒料到他會答應的如此爽快,唐柔的雙眼瞬間就亮了。

「嗯。」江紀澤有些好笑,但對眼前這個在面對他時,情緒越來越外露的女孩,眉眼都跟著柔和下來。

「那好,我教你啊,聽好了……」唐柔簡單的和江紀澤說了一遍操作方式,又用自己的精神力在對方體內做一次引導示範,最後提醒他剛開始記得不要太急,熟練了在加強運轉。

「要想一天就讓異能升級會很痛苦的,雖然我覺得你能夠承受得住,不過你還是別亂來,至少也花個一禮拜吧?」唐柔有些不確定地說。

畢竟江紀澤的承受能力只是唐柔的猜測,實際上她卻是一點也不清楚,而要是他真的只花費一天時間就將異能升至二級,那個疼痛程度……

微蹙眉頭,但要如何還是得看本人決定,所以唐柔最後只是拍拍他的肩:「那你回房去吧?我也要準備開始了。」

面對現在的喪屍,她現在的體能已經足以應付,可以先暫停一陣子的體能訓練,所以她打算這幾天將異能等級狠狠地提升一把。

江紀澤大約也是看出她的打算,盯著她沉默了好一會,直把她盯得面露不解了,才幾不可察地微嘆口氣,起身回房。

本來他是想開口要她不要太亂來的,現在她的身邊有他,她可以不用這麼辛苦。

但又想吧,他也是打定主意準備亂來的人,貌似沒資格說這種話。

罷了,就這樣吧。

唐柔不知道江紀澤的想法,對對方短暫的反常也沒有多加注意,待對方離開自己的房間後便爬上了床,平躺身體後便開始在體內運作異能。

她想用最短的時間將異能提升,而越到後面異能提升的時間花費越長,要想將時間縮短,身體所承受的苦痛只會越讓人幾近瘋狂。

只因下定決心,所以早已做好承受一切的準備。

沒有人知道,此刻的唐柔正在自己房間內疼得直打滾,甚至摔下了床,卻依舊咬緊牙關死不讓自己發出絲毫聲響。

也沒有人知道,江紀澤為了自己的目標,也和唐柔做了同樣的決定、同樣的選擇,甚至為了超越唐柔,他所承受的痛苦遠超過唐柔想像。

可他的驕傲、他的信念讓他不允許自己發出哪怕一絲的悶哼,因此除了額上布滿的細密汗水,光看他盤腿坐在床上的身影,還真看不出他有何問題。

也好在唐柔沒看見,不然肯定會忍不住暗罵一聲變態。

畢竟她如今的承受力可是受過十幾年末世生活的洗禮而來的,而江紀澤現今年僅二十歲。

不管這二人在房中做了什麼、經歷了何事,江睿澤都已經回到房中,並且開始按照唐柔給的訓練菜單開始第一輪的訓練。

本來以前暑假就常常被自家父親丟進軍中訓練,他也是個吃苦耐勞的孩子,再加上他看得比誰都清楚,知道要想在今後的世界生存,除了建立一個強大的基地外,自身的強大實力也很重要。

而唐柔,正是能讓他得到強大實力的一條捷徑。

江睿澤從小就挺機靈的,反應又快,因此早就看出唐柔某些地方的不對勁。

唐柔在很多方面的認知,明顯透著股先知意味。

換句話說,恐怕唐柔早已知情這場末世的爆發。

怎麼知道的並不重要,唐柔雖然將話說得模糊了點,卻不能掩蓋她其實根本沒有要隱瞞這些事實的意思。

可以說,在接受江家人的那一刻,唐柔就已經將自己對他們的信任給表現出來了。

江睿澤不知道唐柔為什麼可以做到這一步,但無疑他是感動的,也對這樣的小姐姐更加喜愛。

他知道自家大哥是喜歡她的,也知道大哥他明知她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卻仍是將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為的就是讓她少碰觸這些累活事。

大哥想讓她無憂無慮、開心快樂。

幾乎是在察覺到這一事實的下一秒,江睿澤也下定了決心。

他想,他也想看到這樣的唐柔。

或許是覺得唐柔的過去過得太苦了吧,總之他就是想做江紀澤在做的事。

和江紀澤不同,目前的江睿澤對唐柔完全沒有絲毫愛慕之情,也有可能是在察覺到自家大哥對她的不同心思後而完全不敢往這方面想,總之他對她有的不過是家人的喜愛,所以他徹底體現出江家人護短的一面,以及對待家人的友好。

只不過對象是唐柔,這友好似乎變成了溺愛。

簡單來說,江睿澤早在不知不覺中成了姐控了。

所以唐柔如果提出訓練的要求,江睿澤會無條件地答應,並且自我嚴格要求必定要做到最好。

當然,就算唐柔不說,為了能讓她以後的生活輕鬆點,他也會自我要求的。

所以回房的江睿澤在做完一輪訓練後,根據自己的身體狀況判斷,決定直接做加倍的訓練量。

他可沒忘記,唐柔曾說過異能者的體質雖因人而異,但絕對比普通人要好上幾倍。

最重要的是,異能者的恢復力很強呢。

相較於已經開始訓練的三人,孫明煦二人就顯得輕鬆許多。

蕭天哲覺得很無奈,不過是送個飯,為什麼就要他陪同呢?

許是他的表情太過明顯,孫明煦手拿一碗他剛煮好的白粥,邊笑著說:「有你在,我比較好脫身。」

這理由很合理,蕭天哲表示可以理解,「但是你沒事弄什麼粥給她?幾片吐司加顆蛋就已經很豪華了好不好!」

他很嫌棄,就算只是碗粥,但大概是考慮到他們餓了孫蕾整整一天了,因此那份量有些多,換句話說喝粥雖然沒多久就會感到飢餓,但這份量還是夠孫蕾飽一段時間的。

對於孫蕾這種人,不過餓兩餐也算便宜她了,讓她吃飽根本就沒必要!

蕭天哲用控訴的眼神直盯著好友不放,還隱晦的表達「你特麼就是傻逼吧」的意思。

孫明煦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他也知道好友的個性,因此還是開口解釋:「小柔說要留著她。」

「這跟你給她吃飽有什麼關係?」蕭天哲蹙眉。

「小柔留著她的用意是什麼?」孫明煦不答反問。

「呃,當玩具?」

「那在這當中,小柔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

這下不用再解釋,蕭天哲也懂了。

唐柔為了留下孫蕾這個玩具,到現在都不曾在對方面前暴露出自己的實力。她為此不惜裝弱,且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甚至還有意要將孫蕾丟到唐家人的隊伍裡「學習」,而他們既然決定加入唐柔的隊伍,就等於要從旁協助她。

既然她想讓她的玩具變得更加精緻些,他們也得幫點小忙才對。

現在的孫蕾不能得罪,而且還要讓她的心越發膨脹起來才行。

所以雖然眾人將她遺忘了整整一天,現在卻是要吃好喝好的伺候對方才行。

「你們可真是……惡趣味。」蕭天哲面孔有些微扭曲。

一想起孫明煦不過唐柔短短幾句話就猜出了她的用意,就覺得這兄弟特麼和女孩是同類人,背後就一陣陰冷。

還好,男的是他摯友,女的是他領頭,總歸不會把那套用在他身上……吧?

孫明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兩人來到孫蕾的房間,門沒有鎖,孫明煦禮貌性地敲了敲門,也沒有等裡面回應就非常自然地開門步入。

一走進去,就看到孫蕾一張小臉上寫滿了慌恐與害怕,在看到他的瞬間,雙眼頓時併出了光亮。

有驚喜,有解脫,也有鬆了口氣的感覺,總之表情複雜的很。

就連看到隨他入內的蕭天哲都沒有露出絲毫不滿。

孫蕾當然不會不滿,都擔心害怕了整整一天,就怕他們真的將她丟在陌生的地方,一群人就離開了,現在看到他們兩個回來,明顯就是沒有拋棄她的意思,這要她如何不驚喜開心?

也因此就算看到對自己沒有好臉色的蕭天哲,她也是愉悅的。

「抱歉,我們今天和小柔他們一起出去找物資了,顧不上妳,餓很久了吧?起來先吃點東西吧。」孫明煦語氣溫和地說,將白粥放在一旁,動作輕柔地扶起孫蕾,並體貼的拿了枕頭給她靠著,只是眼底不同往日還有稍許溫度,現下已是一片冰冷。

可惜孫蕾的觀察力不到家,因此絲毫未察覺到孫明煦對自己的態度有什麼不對勁,反而覺得這便宜哥哥果然還是很愛護她的,她一定要好好把握住這個人,從他下手,才有可能一直跟著他們。

不過在接過孫明煦遞來的熱粥後,還是忍不住開口抱怨:「他們不是很多人嗎?哪還需要你們去幫忙啊!」

「其他人都被派出去做其他事了,短期間內不會回來,現在隊伍裡只剩下小柔、江紀澤和他的弟弟江睿澤。」

「江睿澤?」孫蕾下意識地蹙起眉頭,脫口問了句:「幾歲啊?」

「小妳一歲呢。」孫明煦呵呵笑著。

孫蕾先是怔愣了一下,想起自己重生了,現在是十六歲,隨後第一反應就是累贅。

一個十五歲的小鬼頭能有什麼用?隊伍中又還有兩個女孩,換句話說他們的隊伍現在有六人,卻有一半是累贅。

孫蕾也算有自知之明,所以還是知道自己是累贅之一的。

這種情況很不利,雖然沒有實際看過,但她還是知道在未來,外面那些怪物只會越來越可怕,僅靠他們三個又能護住他們多久?

看來得找個時間把那個唐柔給解決掉了。

要是那個叫江睿澤的太礙眼,也一併解決了吧。

孫蕾如此想著,一碗白粥很快就吃光了。

她是真的很餓,因此就算這粥燙了點,還是很快就被她給解決掉了。

孫明煦雖然不想久待,但好歹也得等人把東西吃完了,將碗筷給收拾了再走,因此對於對方吃得如此迅速,心底還是很滿意的。

於是拿起了碗筷,便起身準備告辭:「知道妳身體還不舒服,妳就好好休息吧,別擔心,我們還會在這裡待一陣子。」

「等一下。」孫蕾叫道。

「怎麼了嗎?」孫明煦好脾氣地站在原地。

「我想問一下,昨天的最後……我是怎麼了?」孫蕾的表情有些迷茫。

今天除了在房裡慌恐的等待之外,她還不斷回想昨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才會造成她現下的窘境,讓她什麼也做不了?奈何不管她怎麼想都沒有頭緒,記憶只停留在她被喪屍追趕,因為想要陷害唐柔而往她那邊直奔,卻被對方反將一軍,摔斷了牙。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孫明煦沒料到對方會突然問起這個,本來他還想說光就那一腳恐怕就會被孫蕾看出端倪,卻沒想到會有這預料之外的發展。

似乎是因為唐柔那一腳太快了,所以……這孫蕾根本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呢。

孫明煦和蕭天哲對看了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愕然,隨後又轉成了笑意。

也好,這樣唐柔大概還能玩上一陣子。他們如此想著。

想著反正孫蕾也搞不清楚狀況,於是孫明煦臉不紅氣不喘的開始亂掰:「當時太混亂了,追著妳的喪屍已經跑到我們面前,妳又因為……咳!大概是因為妳跪在地上沒有注意四周,所以沒有閃避,等我們看到的時候妳已經被喪屍打飛出去了。」說著還露出一抹歉意,突顯自己的自責與愧疚。

一旁的蕭天哲很想掩面,但他忍住了。

蕭天哲:媽噠,原來我的好友特麼是個演技帝!

深深覺得這麼多年的友誼都是屁,他覺得是時候該友盡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