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雖如此,但該說的話還是要說,所以孫明煦抿了抿唇,「但是蕾蕾,阿哲說的也沒錯,看他們的意思就是那樣,妳……」

「大概要做好被推出去幫忙殺喪屍的心理準備。」蕭天哲接過好友未完的話語,語氣帶著明顯的幸災樂禍。

孫蕾先是一愣,隨後臉色難看了起來。

確實就如蕭天哲所言,如果那個叫唐柔的女孩發話要她去殺喪屍,還沒得到江紀澤的愛戀的她絕對無法抗議!

而這個蕭天哲明顯就不會幫她,剩下的孫明煦……孫蕾看了便宜哥哥一眼,發現對方一副隱忍的樣子,看起來就是一副為了要讓她成長起來,所以要狠下心來的樣子。

這怎麼可以!

她不知道的是孫明煦是看準她抬頭的時機裝出那副隱忍表情的,看得一旁的蕭天哲差點笑出聲,好在孫蕾很快就垂下眼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因此沒看到,但蕭天哲也因此收到孫明煦的白眼一枚。

孫明煦狠狠瞪著他,用眼神表示:找死嗎?

蕭天哲乾笑著求饒:這不是沒被看見嗎?

孫明煦翻了個白眼:要是看見了,你以為我現在還會讓你好過?

蕭天哲:……卧槽!原來你是這樣的孫明煦!

孫明煦回以一抹燦爛的笑容。

蕭天哲,卒。

兩人的眼神交流完全沒被孫蕾發現,她還在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因為孫明煦二人明顯就是要跟唐柔他們一起走,為了不離開這兩人,她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和他們一起留在隊伍裡。

可是她根本不會殺喪屍,而且別說接近了,她看到喪屍那噁心的模樣就想吐好嗎!

那麼,如果不殺喪屍,她又該如何留在隊伍裡?

那個女孩說隊伍裡沒有不幹活的,換句話說,她不一定要殺喪屍。

還有後勤啊!孫蕾的雙眼瞬間亮了。

反正不管怎樣都要先留在這支隊伍裡,依照她的能力,就算唐柔故意阻饒,想必也會有人看不下去,所以她成功加入後勤的機率應該滿大的。

而只要成功混入隊伍,接下來要勾引那個叫江紀澤的男人也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

要知道孫明煦二人未來是三大基地之一的創立人,所以就算他們現在加入這支隊伍,未來也必定會脫隊,那麼等她獲得江紀澤信任後稍微向他透露這項情報,說不定他會選擇加入他們。

如果江紀澤的隊伍龐大,又有不少人願意追隨他,這樣還能壯大他們的實力,也算是變相幫孫明煦二人招攬人才,這樣這兩人一定感激她,也就不會想趕她走了。

想到這,孫蕾就忍不住低笑出聲,臉上是滿滿的自信與不自覺透出的優越感。

雖然她也曾疑惑過,貌似前世他們並沒有碰上這支隊伍,也不認識什麼唐柔和江紀澤,但她也只當是時隔六年,記憶太過久遠,所以她記錯了,便不以為意。

足以見得重生得來的優越感讓她的智商降低了多少。

聽到孫蕾的笑聲,孫明煦和蕭天哲皆往後瞥了一眼,見對方的表情也有些莫名其妙,但也只當是她又想到什麼鬼點子,紛紛蹙起眉頭交換了個眼神。

他們在考慮要不要私下和唐柔二人打聲招呼,免得被孫蕾陰了賠了性命,但兩人畢竟也還只是個高中生,雖說看出那兩人的不尋常,但也僅此而已。

他們還要看看那兩人是不是值得追隨的人,要看看他們的隊伍適不適合久待,要是他們隊伍都不是什麼好人,那就算被陷害致死也沒什麼不好。

這也暴露出就某方面二人也是個不同尋常的人,畢竟末世才開始第八天,正常人就算看到外面變成如此場景,多數還是會選擇互相幫助,且不會隨意殺人或害人,畢竟殺人有罪這點已經是深入骨髓的認知,因此出手都會有所保留。

但這兩人卻已經想著害死一群惡人也無所謂,也難怪上輩子能夠在短時間內建立起強大的基地了。

唐柔才不管後面三人的想法,帶著江紀澤就往地下一樓直奔而去,下面有不少走下或摔下去的喪屍在,都在聞到他們的味道後開始朝電動扶梯處緩緩走來。

就算剛才沒有先吸收晶核恢復異能和體力,要對付這種幾乎夠不上威脅的喪屍對唐柔和江紀澤來說也是易如反掌,兩人手上拿著從樓上順手拿過來的大包包開始進行掃蕩。

唐柔雖然有空間異能,但她的防備心太重,就算她相信孫明煦和蕭天哲,但還有個孫蕾在,因此下意識就決定保留實力。

畢竟玩具總是要留著慢慢玩,生活才不會太過無趣,不是嗎?

江紀澤顯然挺了解唐柔的,至少在這方面,就算不用她說也察覺到她的意圖,因此只是寵溺一笑便隨著她去玩了。

雖然只是做做樣子,但兩人卻裝得挺像的,唐柔在下到地下一樓後便朝後面三人指揮道:「你們去左邊,我們去右邊,背包裝滿就來這裡匯合。」然後就將三個包包丟給他們。

蕭天哲很驚訝,他們雖然一路跟著唐柔二人跑,也知道他們有去拿包包,卻沒想到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拿了五個大包。

要知道他們去拿包包時,那動作可謂一氣呵成,不帶停留的。

是上樓見他們之前就已經先找好目標了嗎?

蕭天哲和孫明煦對視了一眼,拿著包二話不說就朝左邊跑去。

孫蕾本來還想開口嘲諷個幾句,卻沒想到這兩人直接就跑了,頓時什麼也沒說趕緊跟了上去。

開玩笑,現在唐柔明顯和她不對付,留下來到時候這兩人把她丟在這邊,那她找誰求救去啊?

唐柔對此非常滿意,於是愉悅的拉著江紀澤就往右邊走去。

是的,走。和那三人急切的行動形成強烈對比。

末世初期,水電都尚未被切斷,收訊也尚且正常,因此唐柔將手上的背包丟給江紀澤,自己則掏出手機打了通電話回江家。

江紀澤非常自覺的拿著兩個背包去塞滿物資去了,唐柔在對面的電話接通後便迅速發號施令:「爸爸嗎?你把剛才和我們出來的那些人帶出來,到我之前那個家等我。」那裡的物資都被搬走了,正好能做個掩護。

「要帶人回來嗎?」江浩反應很快,一下就猜出了實情。

「嗯,兩男一女,女的確定不可信,所以要先掩護一下。」

「我知道了,放心交給爸爸吧。」

又簡單交代了一些事情,唐柔掛掉電話,江紀澤也回來了,兩人便悠悠哉哉地回到樓梯口,另外三人已經等候在那。

一眼望去,兩個男孩的背包明顯塞得滿滿的,背在背上都顯得身形嬌小了些。

蕭天哲還好,但看起來身形稍微纖細點的孫明煦就顯得有些吃力了。

唐柔見狀對兩人的表現非常滿意,反倒是孫蕾,看她身上背著的包不但沒裝滿,似乎連一半都不到,對此她並不意外,卻也忍不住嗤之以鼻。

似乎是個段數比唐蓮低太多的傢伙呢。也不知道可以玩多久?唐柔笑了笑,便和江紀澤一起走上前去。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