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怎麼這麼慢啊?」孫蕾一看到兩人就忍不住開口抱怨。

他們三人老早就回來了,畢竟這層樓的喪屍雖少但也不是沒有,孫蕾怕得要死,要不是有另外兩人在,她大概會一路尖叫狂奔吧。

蕭天哲和孫明煦很無言,孫蕾畢竟是和他們一起的,唐柔會這樣分配他們並不意外,但兩人對現狀分析得非常明瞭,現階段的喪屍其實根本不足為懼,只要避免被攻擊到就沒事了,所以一路上兩人在塞物資其實非常悠哉。

孫蕾卻是怕的死抓著他們不放,以至於好幾次害得他們差點被喪屍攻擊到。

他們其實還不知道被喪屍攻擊到會怎麼樣,但按照大部分的小說、電影來看,被喪屍攻擊到的人沒死透也會變成喪屍,他們可不敢拿自己的命去玩,這才盡可能的避免被攻擊。

而現在,他們手邊可沒什麼武器可以防衛,這孫蕾一扯後腿,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孫明煦現在還不能和孫蕾撕破臉,畢竟現在都還沒說開呢,這扯後腿的情況就如此驚險,那說開了破壞力大概就倍數成長了吧。

蕭天哲顯然也清楚孫明煦的顧慮,途中雖然也想嘲諷個幾句,又怕太刺激這人引發什麼難以挽回的局面,這才拼命忍了下來。

也因此唐柔見到三人時,這兩人的臉色非常難看。

當然,孫蕾的臉色也很難看,只是明顯和這兩人有著顯著的不同。

孫蕾臉色難看的原因從她看到唐柔二人脫口說出的抱怨就能得知,不外乎就是怕死得不行。

而另外兩人,唐柔猜想大概是這女孩剛才扯後腿了吧。

唐柔不像蕭天哲和孫明煦有所顧慮,江紀澤又是隨她折騰,因此就見她毫不客氣的嘲諷:「我們又不趕時間,我也沒催你們,妳慌張什麼?看看妳,背包根本沒裝滿嘛。」頓了一下,她冷笑著說:「不裝滿不准走。」

孫蕾聽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漲紅著一張俏臉怒喊道:「憑什麼!」指著江紀澤背上的兩個裝得滿滿鼓鼓的大背包嘲諷:「妳自己還不是一樣,我至少還自己背呢!」

「憑什麼?」唐柔忍著翻白眼的衝動,燦笑著說:「就憑我高興!」

簡單五個字,卻被她說得擲地有聲,孫蕾一時目瞪口呆,蕭天哲和孫明煦的目光中則多了點敬佩,而江紀澤雖沒什麼太大表情,但看著她的眼底卻是足以溺死人的寵溺。

「乖乖去吧,小朋友,現在我還是很有發言權的。」唐柔微笑著。

上輩子的唐柔雖然大多數時間都是獨自行動,卻不代表她是什麼都不懂的蠢蛋。

末世十幾年的生活有什麼沒見過的?又哪裡會看不懂孫蕾那什麼想法都寫在臉上的傢伙內心在想什麼?不外乎就是把她當作和她一樣什麼都不會的柔弱女孩,靠著身體攀上了江紀澤之類的。

既然誤會了那正好,就讓她繼續誤會,這樣她才有得繼續玩嘛。唐柔笑咪咪地看著孫蕾一臉不甘、憤怒卻又不敢說出的扭曲臉孔。

是啊,她現在還怎麼敢再和唐柔嗆聲?人明顯就是故意針對她的,而江紀澤又是一副不管對方做什麼、說什麼都站在她那邊的樣子,她要是再繼續反抗恐怕只有死一字了。

於是她放棄了,反正等她勾搭上那個叫江紀澤的男人後,她必定會讓唐柔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到時候看她怎麼整死她!

孫蕾的眼底閃過一絲陰霾與狠戾,隨後便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看向孫明煦。

蕭天哲她還沒搞定,對方一定不會幫助自己,剩下的就只有她的便宜哥哥了。

但唐柔又豈會這麼簡單放過對方?所以她依舊笑咪咪,眼底卻不帶絲毫笑意,語氣冰涼地說:「妳最好還是自己滾去把妳的背包裝滿比較好哦。」

孫蕾先是愣了一下,眼底頓時忍不住露出濃濃的仇恨與陰狠,可她忘了蕭天哲和孫明煦還站在她面前,兩人都將這一幕收進眼底,紛紛皺起了眉頭。

孫蕾沒有失態太久,在轉身面對唐柔時也已經調整好臉部表情,她先是一副不安的樣子,抿了抿唇才用帶著害怕的語氣低聲問道:「可、可是我會害怕……」

唐柔這次是真的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現在才做出這副姿態是不是太晚了?她覺得這個叫孫蕾的女孩本性早在剛才都暴露的差不多了,看對面那兩個男孩的表情就知道了好嗎?

到底是哪裡來的優越感,覺得別人眼中的自己都是好的、柔弱的,還是這人真的太蠢了?

真是太……太沒有當玩具的有趣感了!唐柔有些忿忿地想著。

「既然會害怕,」唐柔深呼吸了口氣,隨後漾開一抹溫柔微笑,眼底卻沒有絲毫笑意,見孫蕾一副目的達成的得意表情,她笑得更加溫柔地說:「那就去死吧。」

「什麼?」孫蕾沒想到對方會這樣說,一時呆愣在原地。

蕭天哲和孫明煦也沒想到唐柔會說出這種話,頓時也愣在原地。

會有這樣的反應並不奇怪,畢竟末世才剛開始,不說江紀澤,光就唐柔的外表來看感覺就是個柔弱軟萌的妹子,哪能想到這人已經可以面不改色地笑著讓人去死了?

相較於孫蕾覺得唐柔不過是在逞口舌之快,讓她去死的話也不過講講而已,另外兩人卻可不這麼想。

因為他們發現,唐柔的眼底沒有絲毫溫度,一片寒冷。

她是真的不在乎人命!

這樣的認知讓兩人的臉色一時有些慘白,說到底他們也不過只是個高中生,還沒見識太多人性醜陋與黑暗,因此哪怕再怎麼討厭孫蕾,都還不到要置對方於死地的地步。

他們忍不住懷疑加入這兩人的隊伍,這樣的決定究竟是對是錯?

本來還不覺得有什麼,但唐柔現在表現出自己冷酷無情的一面,兩人這就開始有些害怕了,害怕他們會不會因為自己一時不快就將他們殺了?

果然,孫蕾帶在身邊就是個禍害呢。

畢竟要是沒有孫蕾惹唐柔不悅,哪怕他們發現的晚了,也絕對不會有現在這般局面,要脫離隊伍也不會太過困難,但現在……

兩人交換個眼神,恐怕他們現在要擔憂的就是自己的小命究竟還保不保得住了。

孫明煦覺得在放任孫蕾作死下去一定會連累到他和蕭天哲,這些年他愧對蕭天哲夠多了,絕對不能讓他的小命折在這裡,尤其原因還是因為她!

所以他抿了抿唇,主動開口寬慰道:「蕾蕾妳別怕,那些喪屍現在的動作還很慢,妳躲遠一點還是能跑贏他們的。」

比起唐柔說的話,孫蕾更加不敢置信孫明煦竟然會讓她一人陷入危險境地!

他怎麼能讓她一個人去?她明明就說了自己會害怕,一直以來那麼疼愛她、縱容她的便宜哥哥怎麼可以讓她一個人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