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蕭天哲覺得那個「衰神」宛如當頭棒喝,終於知道為什麼每次他想讓孫明煦看到孫蕾不好的一面時總是失敗了。

不是自己太弱智,也不是沒有人脈,而是特麼缺運氣啊摔!

蕭天哲若有所感地瞥向一旁的好友,果然就見他正撇頭望向另一邊,肩膀還在隱隱顫抖。

明顯就是在偷笑的樣子。

蕭天哲:卧槽!十幾年了才特麼發現我交友不慎!

他無語望天,已經什麼都不想說了。

江紀澤也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案,一時呆愣在原地,但懷裡一抖一抖,還不斷有熱氣撲打在身上,環著女孩的手臂下意識一收,嘴角也忍不住跟著上揚。

唐柔也算是真的想起這兩個男孩了,這兩人在上輩子也挺有名的,是在S市建立基地,並在短時間內將基地壯大成三大基地之一的傳奇人物。

當然,這所謂的傳奇人物在唐柔眼裡其實和旁人無區別,這些小道消息也是無意中聽別人說起的。

會想起來還是因為當時聽到蕭天哲被冠予「蕭神」的衰事實在是太多、太奇葩、太好笑,太令人印象深刻了。

不過這到底還是不怎麼重要的事,老早就被唐柔給拋諸腦後,要不是現在碰上,加上她努力回想了下,不然還真想不起這事。

也因為想起了這事,所以唐柔說:「那兩個人可以收,就是不知道之後他們會不會跑出去自己發展勢力了。」

既然唐柔說可以收,就變相說明了兩人的人品。至於會不會離開自行出去發展新勢力,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在別人手底下做事,這也可以理解。

江紀澤不疑有他,很快就點頭同意。

至於那個叫孫蕾的女孩,就算暫時加入他們的隊伍,但他們的隊伍可沒有不幹活的人呢。

既然決定了,唐柔也是爽快,直接大手一揮就道:「跟我們走吧,不過我得先事先說明,我們的隊伍可不收沒用的人哦。」意味深長地看了眼孫蕾,然後拉著江紀澤率先下樓。

蕭天哲和孫明煦都是聰明的人,唐柔的話加上她那最後對著孫蕾的眼神,兩人對看一眼,都知道孫蕾怕是沒好日子過了。

蕭天哲還好,本就沒打算要特別照顧她,就是有些擔心孫明煦會為了她做什麼傻事,也因此看向對方的眼神就多了抹擔憂。

孫明煦回以一個要對方放心的微笑,蕭天哲一看就知道對方這是放下孫蕾,且決定不會再管對方的意思,頓時就喜上眉梢。

兩人連招呼都不打,默契十足的一同邁步去追唐柔二人,蕭天哲邊走邊低語問:「你真的決定了?」

「嗯。」孫明煦瞥了好友一眼,淺笑著說:「其實我都知道。」

「什麼?」蕭天哲不明所以。

「她做的事我都知道。」

「……那你還?」

「大概是一種……對親情的執著?我也不知道,就只是不想放開。」孫明煦苦笑著。

蕭天哲抿了抿唇,兩人雖然認識了十幾年,但在認識前對方家裡發生的事卻並不清楚,因此一直都沒有察覺到這事。

看了看孫明煦,蕭天哲想吧,他不知道也沒關係,現在放下了也好,因為……「你還有我啊,兄弟。」他寬慰的拍拍他的肩。

孫明煦笑了笑,低聲喟嘆:「你說的沒錯,我還有你。」

而被丟下的孫蕾先是被唐柔說願意讓他們跟隨而嗤之以鼻,畢竟她覺得帶頭發話的人應該要是江紀澤才對,她想大概是唐柔現在正在受寵中,所以那個男人才會如此縱容她的舉動也不一定。

那麼她要想介入他們,恐怕得費一番功夫才行呢。

還在思考這個問題呢,就見身前的兩個男孩招呼都不打一聲,直接就跑去追那兩人,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趕緊拔腿追上去。

蕭天哲二人為了追上唐柔,因此剛開始的步伐稍快,這讓不怎麼運動的孫蕾有些追趕不上,也因此並不知道方才那場私下對話。

要不是因為他們追上唐柔二人而開始放慢速度,她毫不懷疑自己有可能就此被扔下!

「你們怎麼可以不等我!」追上兩人的孫蕾一把抓住孫明煦的手,滿臉委屈的控訴道。

孫明煦微皺眉頭,不著痕跡地拉下對方的手。

一旁的蕭天哲不想讓兄弟難做,反正一直以來他和孫蕾就不對盤,因此直接就開口嘲諷:「我們好不容易找到個可靠的隊伍加入,當然是跟上他們比較重要。那個叫唐柔的女生也說了,他們的隊伍不收沒用的人,我以為妳有自知之明,不打算走了呢。」

「蕭天哲你說什麼!」孫蕾蹙眉,心底的怒火熊熊燃燒,卻又不得不強壓下去,畢竟她的未來可還要靠這兩人呢。

那副隱忍的模樣蕭天哲怎麼會看不出來?倒是難得竟然會選擇收斂?他饒富興味地瞥了眼孫蕾,冷笑著說:「人家說的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說小朋友,國中生一定懂,就是加入隊伍混水摸魚的傢伙就會被踢出去!說說看妳會什麼?」又想起前幾天,這人想給他們下藥的事,頓時就嗤笑著說:「哦,忘了妳還能陪睡。」

孫明煦顯然也想到前幾天的事,頓時臉色就有些難看。

六年過去,孫蕾的記憶裡除了外面到處都是喪屍外,就只剩下勾引男人和睡男人的技巧,哪裡還記得不久前自己幹了什麼好事?只當蕭天哲一直看自己不爽,於是趁機在孫明煦面前詆毀自己。

別的事情記不得了,但她可還記得這小子為了讓孫明煦看清自己的本性,常常給自己使拌子!

就是可惜沒一次成功,最後反被她給陷害,連同孫明煦一起拋棄了。

可現在她已經知道未來六年會發生的一些事情,她確定這兩人絕對會有一番成就,又豈能像以前那般肆意妄為?頓時就一副加倍委屈的可憐模樣,對著孫明煦哭聲撒嬌:「哥!你看他啦!」

孫明煦是個做了決定就會徹底執行的人,雖然剛開始還有些猶豫不決,但經過方才和唐柔二人的短暫交流,他已經徹底升起了某種危機感,因此放棄孫蕾這件事做起來變得更加容易。

換句話說,現在的孫明煦可以面色不改的拋下孫蕾!

可惜孫蕾卻看不清他眼底透著的冷漠,畢竟這些年的相處讓他們知道,這女孩最會的就是搞事情。

蕭天哲還無所謂,畢竟兩人原本就不對盤,就算他講話難聽了點也算正常,但孫明煦就不同了。

要是現在孫明煦就對她的態度來個明顯的大轉變,他怕她會不擇手段做出更加扯後腿的事,而現在已經是個被扯後腿,代價有極高可能就是死亡的世界,所以他不能大意。

還得周旋一陣子啊……孫明煦輕嘆口氣,接著和蕭天哲交換了個彼此都了然的眼神。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