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孫蕾也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孫蕾了,而是和唐柔一樣,獲得重生的幸運者之一。

她是在兩天前,也就是蕭天哲決定要離開住宅的那一天重生的,雖然對於自己能夠重來一回而感到高興,卻又覺得自己回來的時機要是能在早一點就好而怨念。

她早就不記得這個時候的自己做過什麼事了,自然不清楚在這個時候,本就看自己各種不順眼的蕭天哲已經更加厭惡自己,而原本對自己百般呵護與疼愛的孫明煦也開始放棄自己。

她沉浸在自己熟知未來六年末世生活的優越感,而這六年來她學得最嫻熟的大概就是裝柔弱了。

可惜重生這件事讓她興奮的沖昏腦袋,因此連最簡單的掩飾情緒都做不到。

尤其在看到唐柔後,更是情緒外漏的誇張。

她覺得像唐柔這種外貌的女孩,能夠在現在這種時候還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在外行走,必定是靠著身體依靠她身邊的男人。

孫蕾還是有一定眼力的,那個叫江紀澤的男人明顯就不尋常,再加上方才蕭天哲曾偷看他們在下面的行動。

那時候只有蕭天哲一人去偷看,回來時他說:「外面有一夥人在殺喪屍,好像有兩個領頭的。」

第二次去偷看,蕭天哲帶回來的消息是:「他們離開了,兩個領頭的留下來,而且進入這棟百貨公司了。」

沒多久就看到一男一女出現在他們眼前,孫蕾覺得那什麼兩個領頭的言論實在太可笑了。

看看那個叫唐柔的女孩,細皮嫩肉的,弱不禁風一副風吹就倒的模樣,能有什麼戰鬥能力?除了靠身體,她可不認為對方能進行什麼像樣的戰鬥。

要知道,末世六年,在背叛了蕭天哲和孫明煦後,她就是一路靠自己的身體活下去的。

可惜最後還是被另一個女人踹下位,甚至陷害,最後慘死在喪屍群裡。

好在上天待她不薄,讓她有從來一次的機會。而這次,她絕對不會離開這兩個男孩。

因為在未來將會有三大基地,分別座落於M市、S市和H市,而這兩人,則是S市的天煦基地創立者!

想當初聽到這個消息時,孫蕾也很驚訝,畢竟就她聽到的消息來看,這兩人現在是十八歲,建立基地大概是二十二歲,短短兩年就有如此成就,不可謂不強大。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這個便宜哥哥和他的好友竟然有這麼大的能耐。

轉念一想又覺得怨念,既然有如此高的能力,那麼在她還跟著他們時為什麼沒有絲毫表現?害得她最後決定背叛他們,攀上她認為比他們更加強大的男人揚長而去,卻沒想到接下來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男人一個又一個的換,就為了讓自己能有更好更安全的生活。

末世六年,她完全是遊走在男人間,從未殺過一隻喪屍。

人有失足,馬有失蹄。她最後因為一時大意而賠了性命。

想起那個害她致死的女人,孫蕾的眼中閃過一抹狠毒,心底發誓這輩子如果能碰上對方,必定要將她碎屍萬段!

不過眼前最重要的還是要搞好和這兩人的關係,印象中這個時候孫明煦還對她像以前一樣,倒是不用擔心,就是那個蕭天哲,似乎從一開始就不怎麼喜歡她。

這就有些難辦了。

不過末世六年她孫蕾什麼都沒學到,就只學怎麼勾引男人!只要把蕭天哲迷得分不清東南西北,她還愁什麼呢?

對面那個叫江紀澤的男人看起來也不錯,也許可以順便勾引一下,反正她有末世六年的記憶,或許可以利用一下自己的先知?

這麼一想,孫蕾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臉上寫滿了勢在必得。

對於她心裡的彎彎繞繞唐柔不知道,也懶得知道,就是覺得這個女孩似乎有些……神經病?

看著她的眼神從最初的鄙視、忌妒、厭惡,總之怎麼不滿怎麼來,到現在……似乎多了點莫名其妙的,呃,傲氣?

她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嗎?唐柔不明所以,有些茫然的眨巴著眼。

不過對方畢竟不是自己關注的焦點,因此唐柔很快就將這不重要的人物給拋諸腦後。

「小柔?」久久得不到回答,江紀澤有些擔憂地又喚了聲。

「啊?」

「妳怎麼了?身體不舒服?」江紀澤微蹙眉頭,說著就放開對方想將人轉個圈面對自己好做一番檢查。

還是唐柔眼明手快地攔住他的動作,哭笑不得的說:「我沒事。」

孫蕾更加鄙視唐柔了,也覺得對方果然和她一樣,就是個靠身體靠男人的賤貨!

蕭天哲和孫明煦根本沒再看孫蕾,因此也不知道她之後的一系列反應,但是看對面兩人的互動卻是有些膽顫心驚。

從兩人的互動來看,男人明顯非常護著那名女孩,如果說這兩人其中之一是他們隊伍中的領頭人,那麼按照這男人對女孩的反應來看,顯然那名少女更具話語權。

而就在剛才,孫蕾明顯得罪了那女孩!

兩人對看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苦澀。

江紀澤的眼裡只有唐柔,哪裡還會管對面三人現在是什麼臉色?他見唐柔擋下自己的動作,便放棄了原本的動作,重新將人抱在懷裡,才不放心地又問:「真的沒事?」

「沒事。」唐柔心底暖洋洋的,笑著拍拍環在自己腰間的手。

「那剛剛是怎麼回事?」皺起的眉頭鬆了些,江紀澤卻不打算就此放過對方。

「哦,就是……我剛剛突然想起在哪裡聽過他們的名字了,尤其是那個蕭天哲。」唐柔對著蕭天哲抬了抬下巴。

依舊沒有特意降低音量,因此對面三人都一清二楚的聽見了,身為被指名的蕭天哲更是面露狐疑地指著自己,看起來還有幾分逗趣。

「以前認識的人?」江紀澤瞥了蕭天哲一眼,眼底不自覺帶上了點防備。

江紀澤沒意識到,就算意識到了也只會以為是對寶貝妹妹的保護,避免唐柔被來歷不明的野狼叼走,可身為被針對的蕭天哲本人就不同了。

他不是江紀澤這種對情愛不開竅的魚木腦袋,所以猝不及防被這麼敵視,他覺得很冤枉。

唐柔什麼的,名字前陣子才聽過,如雷貫耳,不就是那個什麼被唐家除名的前唐家大小姐嗎?可人他是第一次見啊,他也沒表現出一副很迷戀對方的樣子吧?再說有像江紀澤這樣的男朋友在身邊,他敢喜歡上她嗎他說!用不著這麼防備他吧喂!

「不是啊,我不認識,可是他很有名啊……」唐柔頓了一下,卻還是悶笑出聲:「蕭神蕭天哲。」

「蕭神?」江紀澤挑了挑眉。

孫明煦也不明所以地望向身旁的好友,他怎麼不知道自己好友什麼時候有這種名號了?

蕭天哲也是一臉茫然,他怎麼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有這麼炫的名號了?

就連孫蕾也是滿臉問號,畢竟前世的她輾轉在各種男人身下,幾乎沒出過基地,因此外界的消息知之甚少,這才沒有對唐柔起疑。

「對啊,蕭神。」唐柔忍了又忍,最後實在沒忍住,轉過身將臉埋進江紀澤懷裡哈哈大笑:「衰神的神。」

蕭天哲:「……」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