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柔這時候倒是顯現出這年紀該有的調皮,江紀澤有些好笑的摸摸她的頭,又見她一臉疑惑地望向自己,瞥了眼對面臉色不一的三人,不禁對她難得的迷糊感到好笑。

「沒事。」

「那他們幹嘛那樣看我?」唐柔不解地蹙眉。

「因為要護著那朵黑蓮花。」江紀澤一本正經地回答。

唐柔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那聲「黑蓮花」貌似說得大聲了點,卻沒想到身旁的男人竟然也有這麼幽默的時候?

看看對面三人……噢不,女孩已經被遮擋的嚴實,看不到表情,但是那兩個男孩的表情也挺令人玩味的,一個面色古怪,眼底帶著笑意,明顯就是想笑卻又不能笑的樣子,一個則面孔有些扭曲,帶著唐柔看不清的情緒。

大概是……糾結?

「那個,你們好,我叫蕭天哲。」那個方才一副想笑又不能笑的男孩率先站前一步,笑著自我介紹,接著又指向另一名男孩道:「這位是孫明煦,後面這位是他妹妹孫蕾。」

原來是妹妹啊。唐柔恍然大悟,覺得那大約是糾結的表情大概是源於……想呵護妹妹卻又覺得自己不該繼續縱容?

那種一直以來對她倍感呵護,卻發現原來一切都是虛假,她的真實面目其實醜陋不堪的令他難以接受的感覺。

不得不說,唐柔大部分時候的直覺是挺準的,但彼此又不熟悉,別說這種別人的家務事,就算他們只是朋友,她也懶得管。

所以唐柔只是輕點了點頭,淡聲說:「唐柔。」又稍微偏頭面向身旁的男人介紹道:「江紀澤。」

「你們好。」對於兩人的冷淡回應不以為意,蕭天哲依舊笑著說:「我剛才看到你們在下面殺喪屍,不知道能不能再帶上我們?」

「理由?」對對方的問題不感意外,唐柔氣定神閒的挑眉反問。

蕭天哲沒想到她會如此回答,因此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應過來。開口準備回答,身後的女音卻早他一步出聲:「妳這個人怎麼這樣?現在外面那麼多怪物,你們既然有能力,不是應該互相幫助嗎?」

「我又不認識你們,也不是聖人,為什麼我就要給你們伸援手?」唐柔好笑地反問。

「現在很多人都變成外面的怪物了,剩下的人類不是應該要互相幫助嗎?妳還是不是人啊,怎麼可以見死不救!」

「救你們,尤其是妳,我覺得不帶上妳我們的存活率會更大點,既然妳這麼有犧牲精神,不如妳留下來,我帶他們兩個離開怎麼樣啊?」江紀澤離唐柔不遠,她邊說邊側了側身,輕靠著對方,邊悠悠哉哉地說。

江紀澤也不介意,反而在她動作時就主動靠得更近一些,方便她倚靠。

孫蕾的眼都紅了,但是因為她說的話,還是他們之間的互動而眼紅,大概就只有本人才清楚。

蕭天哲一直沒開口打斷他們,但從孫蕾開口時他就不悅地蹙起眉頭,瞥了眼身旁的孫明煦才鬆了鬆,一副什麼都不管的樣子。

孫明煦則是在孫蕾開口時眼底流過一絲不滿,但很快又被其他情緒所取代。

而孫蕾,也不知是仗著這兩人背對著她看不見,還是根本不會掩飾,眼底的忌妒與惡意明顯得幾乎要讓唐柔嗤笑出聲。

三人的所有反應全被唐柔收進眼裡,要不是想先大略看看這三人……噢不,那個叫孫蕾的從一開始就被她淘汰掉了,她是想先看看另外兩個有沒有留下的必要,如果沒有,她不介意現在就把三人全殺掉。

只是這兩個男孩的反應很有趣啊,尤其是孫蕾的哥哥孫明煦,讓唐柔有些摸不准他到底疼不疼愛他的小妹妹呢。

不會剛才隨便猜測都猜中了吧?

「怎麼樣?」唐柔靠著江紀澤的重量又增加了些,微抬頭看向他低聲問道。

「說不準。」不用明說,兩人都知道她問的只有那兩個男孩,因此江紀澤回答的毫無壓力。

「那還留嗎?」

江紀澤微蹙眉頭,才說:「留吧,妳不是還要再待一陣子?」

唐柔瞬間就明白他的用意。

「好啊。」

蕭天哲一直看著兩人,見兩人低聲交談,心底瞬間浮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他和孫明煦是多年的朋友,高中也在同個班級,關係非常鐵的,至於那個孫蕾則是後來加進來的,是孫明煦的繼妹,沒有血緣關係的那種。

孫明煦是個心軟耳根也軟的老好人,常常被人騙了也不知道,對此蕭天哲是操碎了心。

從那個孫蕾突然冒出來開始他就看她不順眼很久了,仗著自己是孫明煦的妹妹,莫名其妙加進他們的小團體就算了,還對接近他們的女性各種私下陷害,偏偏這女生手段高超,把孫明煦馴服的服服貼貼,儼然有種「妹妹說什麼都是對的」、「妹妹很柔弱」、「妹妹需要人保護」,已經到了他說了都會反對自己說教,告訴他誤會他妹妹了,說他妹妹多可愛多惹人憐什麼的,聽得蕭天哲都想吐了卻怎麼都扭轉不過來對方的認知,只得無奈作罷。

也不知道這小子被灌了多少迷湯。

本來蕭天哲曾用假設的方式問孫明煦,要是孫蕾實際上是個惡毒的女孩怎麼辦,對方的反應竟然非常強烈抗拒,讓他只好閉口不談,要不然這女孩早就被他趕得遠遠的了,哪還會在眼前礙眼?

雖然也有想過要試著讓好友看看他這所謂的柔弱妹妹究竟有多惡毒,偏偏每次都找不到機會,往往他帶著人趕到時,人已經開始在裝柔弱了。

這讓他深深懷疑自己的手段與人脈,最重要的是腦袋,竟然還玩不過一個小女孩。

說放棄孫明煦吧,可畢竟是十幾年的好友,放這麼一個女孩在他身邊不管他又不放心,最後也只能各種忍讓無視了。

反正只要這女的不將主意打在他和孫明煦身上,做得事也不要太過分,他都還可以容忍。

蕭天哲是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的,末世爆發前一天晚上,孫明煦到他家玩,孫蕾死纏爛打著跟來,本來因為有女孩子在他們會早點離開,不料孫蕾竟故意找些藉口拖時間,最後以太晚回家不安全為理由要借宿他家。

他一開始是嗤之以鼻的,但又想看她要玩什麼把戲,因為看這樣子明顯就是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來了,於是他同意了,還故意讓孫明煦看到他的好妹妹做的一切。

以前總是沒機會讓孫明煦見識到孫蕾不好的一面,現在機會難得,他自然要好好打醒好友的腦袋。

他成功了,孫明煦一時接受不能,告訴他要好好想想,他也同意了。

誰知道十二點一過,意識就沒了。

蕭天哲再次醒來已經是四天後了,孫明煦則是第二天就醒來了,至於孫蕾他才懶得管。

而孫蕾見他們兩的房門都打不開又一直不出來,本來想要打電話找人來開鎖求救,卻沒找到電話,出門一看才發現外面到處都是喪屍,嚇得她趕緊跑回來,直到孫明煦出了房門才哭著將自己所見所聞說了出來。

兩人又等到蕭天哲醒來了才討論該怎麼辦,最後是在房子裡躲了兩天,將吃的都吃得差不多了,不得已才出來找食物。

這次出來蕭天哲就說了自己的打算,現在外面都是喪屍,回去繼續躲著顯然有些不切實際,因此不準備回去。

孫明煦雖然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同意了蕭天哲的提議。

反倒是孫蕾死活不同意,覺得外面很危險什麼的,最後是因為孫明煦也同意和蕭天哲離開,不得已才跟了出來。

蕭天哲的打算很簡單,先暫時躲在糧食最多的百貨公司裡,這幾天他觀察過外面的喪屍,行動都非常緩慢,且對於階梯明顯沒什麼腳力能夠上樓,往高處爬暫時是安全的,但之後會怎樣就不得而知了。

現在這種世界他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再說他也不過是名高中生,電影、小說還是有看過的,因此並不認為今後的生活會很容易,喪屍也不見得在未來依舊那麼好對付。

而只要有物資就必定會有人來搜,他們只要待在百貨公司的高處觀察每個來到此處的人,找一些看起來比較可靠的人先加入一下,或許可以增加存活率。

這兩天來這裡的人其實不多,但都沒有今天的隊伍龐大,且就蕭天哲的短暫觀察來看,現在出現在眼前的兩人明顯是那支隊伍的領頭人,帶著他們過來就是為了讓他們練習殺喪屍。

這樣的隊伍當然可以跟,甚至在蕭天哲的判斷中,他們是一定要加入這群隊伍的,因為這群隊伍明顯就和別人不同,儼然已經有人在最短時間內適應今後的生活,並且在帶領旁人跟著適應。

而且就算是門外漢也看得出這群人的不凡,明顯就是一支實力很強的隊伍。

蕭天哲也不算是貪生怕死,要他為了活命出去殺喪屍也是可以的,可問題就在於他怕,怕孫蕾會扯他們後腿!

他想要活下去,也希望他的好友孫明煦能活下去,但那個孫蕾要想甩掉可不容易,畢竟孫明煦看著她的眼神明顯還有些猶豫,他想大概是多年的寵愛讓他一時無法割捨這個表裡不一的妹妹吧。

蕭天哲很想吐血,因為孫蕾現在明顯就已經在扯後腿了。雖然方才的對話中唐柔並沒有表現出絲毫不悅,但他就是能感覺得到她對孫蕾的不喜。

現在又看到唐柔在和她身後的男人咬耳朵,頓時就覺得不妙。

瞥了眼身後的孫蕾,看到她眼底來不及收起的忌妒與惡意,蕭天哲壓下心底的厭惡看向孫明煦,卻發現對方也正好看向她,表情是說不出的複雜。

蕭天哲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這位好友,又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惱怒,頓時就有些咬牙切齒。

孫明煦在看完孫蕾後也看向了自己的好友,於是便看到好友臉上的糾結,內心重重嘆了口氣,有無奈自己的眼光太爛,也慶幸自己有這樣的好友相伴。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