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依舊比治斐還早到公關部的我,一進門就看到一片南國風光的景色,這讓我的腳步忍不住頓了一下。

這群有錢人……真不愧是有錢人。

這是我唯一的感想。

「還是依舊準時啊。」鏡夜前輩笑著朝我走了過來,和其他部員一樣,身上的服裝都已經換成有南國風情的服裝。

裸露的上半身,大概很受客人喜愛吧。

「也有準備你的衣服,快去換一換吧。」推了推眼鏡,鏡夜前輩搖了搖另一手提著的袋子。

無所謂的接過袋子,我很快地換上衣服,對於這種衣服覺得有些憋扭,在看看鏡子中的自己……真想換回去啊。

鏡夜前輩在這時進入更衣室,見到換好衣服的我卻是微微一愣,這讓我不解地問:「怎麼了?很奇怪嗎?」

「與其說奇怪,不如說是……」他盯著我看了好一會,撫了撫下巴微微一笑,「引人犯罪吧。」

「哈啊?」

我狐疑地看著鏡夜前輩,但他卻只是哼笑了聲。

「快出去吧。」

他不說,我也懶得問,便聽話地隨他而去了。

治斐在沒多久也來公關部,反應倒是在我的預料之中,對於這些有錢人的想法,我想我們是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吧。

不過跟著這群有錢人玩也挺有趣的,而且還有蛋糕好吃。

今天的我負責站櫃檯,而當治斐沒有人點名時會來幫忙送茶水甜點等雜事,開始營業後我也沒辦法幫忙她,因為今天的我被鏡夜前輩叫去站櫃台負責調配飲料。

我當然沒有什麼調配飲料的知識,但從以前就喜歡用一些剩下的水果、飲料隨便混在一起喝,有些倒是意外的好喝。也不知道鏡夜前輩是從哪裡調查出來的,今天就被他叫去站櫃台,利用前輩提供的高級食材隨便做些飲料、果汁一類的飲品,倒是意外的大受好評。

「為什麼要我做這個啊?」我問著一直在櫃檯前拿著板子在上面寫字的鏡夜前輩,終於閒下來的我可以好好品嚐我的美味蛋糕了。

「不是挺好的嗎?大家都很喜歡呢。」鏡夜前輩笑著說。

看了看那些喝著我所調配的飲品而露出笑容的顧客們,對此倒是不予置評。

「上原同學。」

出野圓和羽元優兩人笑著走來,我立刻將吃了一半的蛋糕放下,露出笑容。

「上原同學也好適合異國服裝唷。」出野圓笑得可愛,臉頰還微微泛紅。

「可惜今天不接客呢,對不起唷。」我朝兩人歉笑著,熟練地替兩人調配了兩杯飲品,「就讓我招待一下?」

「不、這怎麼好意思呢?」羽元優慌張地搖頭又搖手,「不能接客又不是上原同學的錯,沒關係的。」

「就是說呀!能喝到上原同學親自調配的飲料就很幸福了。」出野圓接著道。

「你們能這樣想真是我的榮幸,謝謝。」我掛上自認為迷人的笑容,不意外地換來兩人的尖叫聲,嘴角微微一抽,下一秒太陽穴便隱隱作痛起來,這老毛病真的很傷腦筋呢。

顯然兩人還打算和我聊久一些,大概是想著機會難得,不接受指名的我今天必須待在這裡調配飲品,因此待在現下沒工作的我這邊自然能和我相處的比往常要來得長些,但頭痛讓我沒辦法良好應對,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打發兩人。

或許是知道我的老毛病,又或許是一時的心血來潮,在我還在煩惱之餘,鏡夜前輩倒是先一步開口發話:「那邊還有空位,就由我替兩位帶位吧。」說罷就拿起托盤,替兩人將飲料拿了過去,兩人一時反應不及,也只能跟著對方一同離開,這讓我著實鬆了口氣,拿起吃到一半的蛋糕就縮在吧檯底下休息。

就在我剛把蛋糕解決掉就聽見腳步聲,抬頭一看不意外地看見鏡夜前輩的身影,我立刻露出燦爛笑容道:「歡迎回來。」

「你倒是挺大膽的,給我躲在裡面偷懶?」

「哪有,我還是有注意外面的唷。」我笑了笑,正想起身,頭上卻有隻大手覆上,這讓我愣了一下,連帶起身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鏡夜前輩的臉在這時出現在視線範圍內,面無表情地盯著我看了會,在我回過神面露不解的下一秒才開口問道:「好點了嗎?」

「……咦?」

「頭痛,不是聽到尖叫聲就會發作?」他微皺起眉頭。

「呃,好點了……」我呆愣地看著鏡夜前輩,對對方一連串的動作感到納悶。「前輩你……在擔心我?」

「有問題嗎?」沒有絲毫猶豫,他很自然地反問我,卻讓我有些啞口無言。

「不,沒問題。」我怎麼敢有問題呢?

「你好像很意外?」

「是很意外。」我忍不住輕笑出聲,「前輩意外的溫柔呢。」

「喂……」

「啊,難道當面說出會讓前輩受傷嗎?」

「……」

我笑嘻嘻地看著鏡夜前輩無奈地嘆了口氣,這才起身活動筋骨,卻在這時瞄到一名女學生往治斐走去,似乎是她的下一名客人。

「抱歉打擾了。」她有禮貌地向治斐搭話,「我想應該到了換人指名的時間了。」

「啊,抱歉!」治斐語帶歉意,立即拿出寫著客人資料的板子,「妳是下一位指名的……」

「我是二年B班的春日崎奏子。」春日崎奏子笑著自我介紹,接著抬手托起治斐的下巴,「你比傳聞中更可愛呢。我決定了,接下來就喜歡你吧。」

雖然看到環前輩聽到後深受打擊的模樣,比起那個,更讓我在意的還是那個叫春日崎奏子的女孩。

「那個人,」我趴在吧檯桌上指著對方看向鏡夜前輩,「是不是一段時間就會指名別人?」

不知何時又開始在板子上寫東西的鏡夜前輩動作一頓,他推了推眼鏡。

「是沒錯,怎麼了?」

「哼嗯──」我直盯著春日崎奏子,對方眼中似乎有著不易察覺的黑暗,卻是讓我忍不住神色微沉。

大概是察覺到我的怪異,鏡夜前輩竟然開口問:「怎麼,該不會她就是你的初戀吧?」讓我腳下一滑,一頭撞在桌上卻止不住身體持續下滑,眼見臉面又要承受二度衝撞,卻是一隻手適時地扶住我的腰,這才免除了二次傷害。

「反應這麼大,原來真的是初戀啊?」鏡夜前輩推了推眼鏡。

「才不是!」我沒好氣地吼道,在對方的幫助下站起身,揉了揉撞疼的臉忍不住嘆了口氣。

「謝謝前輩。」該道謝還是要道謝,但──

「還有請不要誤會,喜歡上那女孩什麼的,就時間上的推斷來看怎麼也不可能,前輩不會連這麼簡單的事都想不到吧?」

「確實,不過你的反應也挺有趣的就是了。」

「……前輩的個性很爛哦。」

對我的話不但不生氣,他還露出燦爛的笑。

「謝謝誇獎。」

「……」

鏡夜前輩在我心中剛上升點的形象似乎又下降了不少。

*****

久違的填個坑!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