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氛突然變得沉重,這讓我感到有些不自在,我抬眼偷瞄向鏡夜前輩,卻發現他仍直盯著我看,看來他是開始相信起我說的這些話,這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說鏡夜前輩,你該不會真的相信了吧?」我低聲笑著,還不忘將蛋糕塞進嘴裡,順便看著鏡夜前輩一臉錯愕的表情,不免覺得一陣好笑。

「你是說,剛才說的全是騙我的?」鏡夜前輩微皺著眉頭看著我,不知為何卻讓我背脊一陣惡寒,但我只當那是錯覺,便非常爽快地無視掉了。

「我的演技還不賴對吧?」我笑咪咪地說,「我說鏡夜前輩啊,你一定對我和治斐做過調查,我的事情你應該也很清楚才對呀。」

對於我的話,鏡夜前輩嘆了口氣表示無奈,我想他大概也猜到是這麼回事了。

現場的氣氛因為這樣而開始好轉,反正我也不是很在意,畢竟都過了這麼多年了,雖然說對談戀愛是真有那麼點陰影在,但還不至於到了每想起來就要憂鬱一陣子的地步。

現在的我,已經可以將這類話題拿來開玩笑了。

其實真正讓我害怕的女人,除了太過熱情之外,還有帶著愛慕情愫的人會讓我避而遠之,畢竟談戀愛對我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好回憶,所以我很怕有人喜歡上我這件事。

只可惜臉長這樣,受歡迎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除了習慣別無他法了。

雖然不知道鏡夜前輩怎麼突然問起這方面的話題,但也因為這段小插曲而結束,倒是桌上的蛋糕已經被我吃去了兩塊,一日三塊的蛋糕就這麼剩下最後一個了,這種奢侈的日子真是讓人陶醉。

我一臉幸福的吃著最後一塊蛋糕,卻在這時聽到環前輩的叫喚聲,原來他早已把治斐帶過來,並且開始接客了,我這才驚覺似乎是和鏡夜前輩聊太久了,趕緊放下尚未吃完的蛋糕,便急急忙忙地去準備茶點。

身後,似乎還感覺得到鏡夜前輩那有些炙熱的視線,不斷投射在背上。

 

那個將治斐的書包丟到水池裡的女人指名治斐了。

正好沒人指名,也沒有雜事要做的我,只是坐在角落的位置,悄悄地觀看著他們互動。

鏡夜前輩不知道為什麼也和我坐在一塊,這讓我忍不住分神,好奇地問:「我說鏡夜前輩,我是因為沒人指名,工作也做完了,所以才在這邊坐著,畢竟是剛來的菜鳥,會這樣我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但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你也在這裡呢?」

「怎麼,不歡迎我?」

鏡夜前輩的話讓我將視線轉移到他身上,嘴角有些微微抽動著,我無奈地說:「怎麼可能。」

「那麼,我坐在這裡有什麼問題嗎?」鏡夜前輩好整以暇地推了推眼鏡,絲毫不覺有什麼不對,這讓我有種更加無力的錯覺。

「問題可大了。鏡夜前輩,這時段難道沒人指名你?」說起來,好像真的滿少看到有人指名鏡夜前輩的,前輩的工作貌似是藉由一些周邊販售來賺取利潤……「啊……」

大概是因為我的表情太過明顯了,鏡夜前輩笑了笑,才附和道:「就是你想的那樣。」

是的,前輩的正職不是取悅女學生,而是替部裡賺取更多金錢,也難怪我老是看到前輩拿著一個板子走來走去的,偶爾還在上面不知道在寫些什麼,亦或是在適當的時機進行推銷,這讓我不免有些佩服起前輩的商業頭腦,但我想那些資金大概都敗在埴埴前輩的甜食費用上了吧。

也許因為我的到來,而又多了一筆。

「好吧。」

就在我和前輩的對話剛告一段落,就傳來了一陣騷動,夾帶著尖銳刺耳的女人叫聲,讓我難過得皺起眉頭。

但這陣騷動很快地便又平復了下來,我轉頭看向治斐,她因為雙胞胎倒下的茶水而全身濕透地呆愣在那,似乎尚未回過神來。

「太過頭了。」皺著的眉頭又更緊了些,我有些不滿地看著雙胞胎,竟然就這樣把茶水倒在治斐身上,要倒,倒在那女人身上就夠了吧?

「不過去嗎?」

我看向起身的鏡夜前輩,搖頭以示拒絕。

「不瞞你說,其實我聽到女人的尖叫聲,頭就會隱隱作痛……」而且這病已經困擾我許多年了,依舊沒有絲毫改善的跡象,著實讓我傷透腦筋。

鏡夜前輩先是一楞,隨即又笑了起來,而這樣的反應我並不意外,不過前輩啊,你這舉動無疑是讓我對你的些微好感又掉了下去,要是你知道了會作何反應?

也許前輩也沒有特別想要和我深交的意思,畢竟出了社會,彼此的身分還是相差太多,有沒有我這個朋友似乎也沒那麼重要。

「嘛,既然如此你就先在這邊休息吧。」鏡夜前輩伸手揉了揉我的頭髮,突如的舉動讓我呆愣在原地,但前輩卻早已提著要給治斐替換的衣服離開了。

看著鏡夜前輩的背影,我呆愣地摸了摸方才被摸過的頭,心情卻有些複雜。

前輩他該不會是把我當作孩子看待了吧?

我的嘴角微微抽動著,該不會小孩子當久了,也真的會讓心智下降吧?明明精神上已經是個大叔了……

也許今後的行為可以變得更成熟點?我一手支著下巴,視線卻在這時落在面前的空盤上,盤子上還有點蛋糕的屑屑,於是這個想法很快地就被我給無視掉了,只因為吃蛋糕時的我真的太孩子氣了,這點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差不多到了部活動結束的時間了,其他人都跟著治斐到更衣室去,而部裡的客人也散得差不多,我便開始著手進行收拾的工作。

由於本就非常熟練於做這類雜事,因此沒花多久時間便將一切打理好,我拍了拍手,滿意地看著我的傑作,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該去找治斐一起回家了,便東西拿拿,來到了更衣室。

「治斐,回家囉……」一進更衣室,就見環前輩臉色發青地站在那,其他人則是一副看戲心態的模樣,而穿著女生制服的治斐則是回過頭來,朝我露出大大的笑容。

「海!」治斐小跑步到我面前,臉上的表情看得出她現在的心情非常愉悅,這讓我也跟著掛上微笑,摸了摸她的頭。

就算不知道漫畫的劇情,我也能從治斐臉上的表情知道──她在這裡很開心。

「回家吧。」

「嗯!」

******

今天不是打文Day啊一直打錯字是怎樣啊我是要伸手不是要神手神你媽啦神!!!!!!(笑爛

還有我一定要跟鏡夜前輩懺悔,絕對不是我故意把前輩的名字打成精液的!!!!我明明有按ㄝ鍵!!!!!!(被前輩殺掉

搞得好像我很飢渴一樣XDDDD快被我自己笑死辣原來打文也可以有另類的歡樂(撞牆

總之就是,卡卡的奉上第二篇!!!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