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對方是誰?對方可是萊迪耶!就算狄亞真的敢打回去,他也不會在眾人面前這麼做。

萊迪自然知道這點,因此也沒多作表態,只是一把拎起對方便在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前後過程不到一秒鐘。

眾人那個驚訝啊!一個個面面相覷著,就是好奇也不知道萊迪把狄亞帶去哪了,也只能摸鼻子的摸鼻子、聳肩的聳肩,繼續做自己的事情了。

但羅諾和蕾亞不一樣啊!對於狄亞似乎和萊迪很熟悉雖然感到詫異,但在一瞬間就被帶走也是會讓他們驚慌失措的,當下就像個無頭蒼蠅開始到處尋找了起來。

他們在船上無目的的亂找,被帶走的狄亞又在哪裡呢?

萊迪將狄亞放下,後者隨便打量起這一絲不苟的房間,毫不猶豫地就認定這是前者的房間了,頓時又沒了顧慮,更加放肆了起來,揚起拳頭就朝萊迪撲了過去。

萊迪也不閃避,抓住對方揮來的拳頭,一個抬手,輕而易舉就將狄亞給舉起。萊迪的力氣本就大,再加上狄亞的體重和同齡男生相比實在是太輕了,這種動作對他來說根本輕而易舉。

狄亞那個鬱悶啊!自己就像個娃娃般被人輕鬆舉在半空中,就算要他不刻意去想,也還是會體認到他體重過輕的事實,這實在不是一件值得令人高興的事情。但是手被抓住了,他還有腳啊!

狄亞二話不說抬起雙腳就朝萊迪踹去,但對方也早有防備,抓著狄亞的手直接一放,這讓懸在空中的狄亞一時措手不及,雖然高度不高,但極速下墜的突發狀況還是讓他嚇出一身冷汗,腦袋更是一片空白,完全反應不及。這要不是萊迪在下一秒接住他的身體,恐怕屁股就要開上一花了。

狄亞在驚慌中順勢抓住萊迪的衣服,臉色因為驚嚇而變得有些慘白,萊迪低頭一看,卻是眉頭一鬆,竟是一聲輕笑。這要是有第三者在場,恐怕會被萊迪現下的表情嚇得昏厥過去。

那個萬年不曾有皺眉以外、活像個惡霸的萊迪竟然笑了?這說出去恐怕還不會有人相信,而狄亞也恰好不是會拿這種事說嘴的人,倒也不會鬧出什麼笑話來。

「反應還是那麼慢,不是會飛了嗎?」萊迪揶揄著,想將狄亞放下,但對方卻仍死抓著他的衣服不放,無可奈何之下,他也只能繼續維持著姿勢,抱著這個被自己嚇到臉色蒼白、死抓著自己的少年。

萊迪的話讓狄亞回過神來,沒好氣地回道:「誰知道你會突然放手啊!」但這也只換來萊迪淡淡一句:「代表你修練的不夠。」讓狄亞聽了差點吐血。

他又不是萊迪,因為熱愛格鬥而一頭栽進去而且還深不見底,怎麼可能會像他一樣瘋了似的在修練啊!狄亞心中那個鬱悶啊,要不是深知自己打不過對方,他還真想好好的反擊一下,給對方點顏色瞧瞧!

只可惜,狄亞的實力雖然比同齡的孩子要來得高些,卻也沒高得太離譜,就算不清楚萊迪現在的實力,他也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要知道萊迪的天才之稱不是假的,就憑狄亞這種一個月可能都不見他修練過的實力要打贏對方?他還沒目中無人到這種地步呢!

「我又不是你,修練什麼呢?」狄亞哼了一聲,頭跟著微微一撇,眼角餘光卻仍是看見萊迪微勾的唇角,這讓他更加鬱悶了。

房外這時傳來了幾聲碰撞,接著房門被人狠狠踹開,兩人回頭望去,卻是喘著粗氣的羅諾和蕾亞。

這門踹是踹了,但兩人卻還站在外邊呢!一見房內的情況──萊迪站在那,臉上有著據說沒人見過的淡淡笑容,抱著他們正在瘋狂尋找的狄亞,而狄亞也非常小鳥依人,雙指緊抓著萊迪的衣服不放,就這樣齊齊望向他們。

空氣頓時沉悶了,萊迪沒有反應,腦袋仍處在當機中的蕾亞也沒有反應,而終於察覺到現下的情況有些詭異的狄亞則是表情僵硬著,羅諾則是頂著一貫的死魚眼,在下一秒手腳俐落的帶上房門了。

「靠靠靠靠靠!這是誤會啊是誤會!你們給我回來!」狄亞放開抓著萊迪衣服的手跳了下去,飛快地奔向房門,邊吼邊開門將兩人給拉了回來。

「什麼誤會?我們只是不想再打擾兩位談情說愛。」羅諾說得順口、說得淡定,卻讓狄亞很想對著一旁的牆一頭撞下去。

「羅諾!」狄亞惡狠狠的瞪著友人,對方卻是呵呵兩聲,嘲諷十足。

狄亞又能怎樣呢?論實力,羅諾在他之上。說實話,對方明顯就是要跟他唱反調,哪裡還管事實究竟是如何?除了狠瞪,狄亞還真不知道他能幹嘛。把希望放在萊迪身上,還不如他直接上去扁羅諾慘遭反扁要來得快多了。

只有蕾亞仍舊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表情,她看了看狄亞,又看了看羅諾,最後一臉天真不解地問:「你們在吵什麼呀?」

「……」

面對這樣的蕾亞,就是在一旁看戲的萊迪都是一愣,對她的天然嘖嘖稱奇了起來。而狄亞和羅諾兩人面面相覷著,解釋嘛,是教壞蕾亞;不解釋嘛,現在又要怎麼說明?

兩人無奈啊!有時候真不知道該拿蕾亞的天然怎麼辦,這要兩人怎麼能放心讓蕾亞一個人生活?

不過兩人照顧蕾亞是心甘情願,倒也不會因此而受不了。偶爾的無奈卻是免不了,就好比現下,他們還真有些哭笑不得。

他們在吵什麼?其實也不算是在吵,就只是把剛才房內兩人的親密舉動拿來說嘴罷了。跟著羅諾併排站的蕾亞又怎麼可能會沒看到方才狄亞和萊迪是什麼姿勢,可偏偏她的腦袋就是長得這麼正直,一點也沒有想歪的意思。

這要是外面隨便一個女人看到了,八成都要在兩位主角面前一陣狂吼尖叫,直破他們的耳膜了。只可惜蕾亞不是這樣的女孩,而疼蕾亞如妹妹的兩人又怎麼可能會讓她懂這些事情?兩人也只是乾笑幾聲,便開始狄亞為主、羅諾為輔,發揮他們的三寸不爛之舌給忽悠過去了。

當他們終於讓蕾亞不再注意這個話題的時候,萊迪已經在一旁鍛鍊的一身汗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