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可能與原作不符且OOC,請小心食用

※大概很快就完結了,請不要太期待呃呃

好ㄉ因為真的OOC了所以宣導一下(幹

想著要寫純情小夥子的故事然後就OOC了對不起XDDDD

*****

「哲也,我喜歡你。」

一句帶著真心、帶著篤定的表白,對現在的黑子哲也來說卻只有莫名其妙,他狐疑的看著對方臉上的認真,卻仍舊不明所以。

見對方遲遲沒有回應,赤司征十郎也不介意,腦袋快速地將想說的話給整理好,接著便一股腦地說了出來。

然而在腦內整理是一回事,表達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喜歡你,但我不知道要怎麼對待喜歡的人,因為我不懂這些。我希望你能留在我身邊,永遠,所以當你說想要退部的時候我很……」赤司征十郎難得的詞窮,他不知道要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但為了讓對方了解他真正的心意,他還是繼續說道:「你說過我根本不喜歡你,因為我根本不管你的感受,那是因為……我想將你留在我身邊,哪怕你不喜歡我……」

赤司征十郎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沒有帝王的姿態,現在的他只是個普通的初中生,正在為情所苦的少年,那模樣看得黑子哲也是忍不住輕笑出聲,這讓他愣了一下,隨即皺著眉頭略帶慍火的低吼:「哲也!」

但黑子哲也沒有因此而嚇到,只是微笑著道歉:「抱歉。」這讓對方看了很是無奈。

或許是剛剛和青峰大輝談過,被對方當面徹底捨棄,亦或是拜現在和自己坦然的赤司征十郎所賜,黑子哲也這次是真的感受到自己的心情了。

殘破不堪的心在此時此刻被對方的言行舉止一點一滴的填滿,溫暖充斥著心頭,黑子哲也喜歡這種感覺。

對於自己是否喜歡赤司征十郎這件事,如果說以前是不確定,那麼現下必定是肯定了。

黑子哲也的反應無疑是一種鎮定劑,赤司征十郎恢復到以往的狀態,卻還是因為自己方才的行為而感到莫名羞恥。

但要是能因此讓對方確實明白自己的心意,那自己這樣羞恥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赤司征十郎直盯著黑子哲也,他不知道現在還要說些什麼,索性就直接沉默以對,被動的等著對方開口。

黑子哲也仍在回想著對方方才所說的話、所表現的行為舉止,嘴角噙著的淡淡笑意不見一絲刪減,多日的負面情緒在這一瞬間被對方消去了大半,這讓他現在的心情非常愉悅。

黑子哲也抬頭直視著對方的眼,主動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赤司君的心意我明白了,謝謝。」

赤司征十郎靜靜的看著對方,彼此間又是一陣沉默,這讓他忍不住皺起眉頭,狐疑的問:「就這樣?」

他的話換來對方同樣狐疑的表情,語帶不解地反問:「不然赤司君想要我說什麼?」那個吐血、那個心情,真不是帝王一時能形容的。

「對我的感覺啊,現在的心情啊……隨便說什麼都好,就是要讓我知道啊!」赤司征十郎難得有些失去理智,看得出來現下的他有些抓狂。

與他成強烈對比的,黑子哲也倒是出奇的平常,對於對方的話也只是笑了笑,不疾不徐地又問了句:「難道不怕我說的是赤司君不想聽的話?」

這問題讓赤司征十郎微微一愣,隨即明白對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早在告白的那天赤司征十郎就在對方話語中找到了他最不想知道的事實,之後更是直接無視──黑子哲也不喜歡自己,更正確的說法是對方的喜歡和他的並不相同,而這確實是赤司征十郎最不想聽到的事實。

但是現在不同了,他雖然仍舊想要將對方留在自己身邊,但短短幾天的近距離相處讓他更加深刻的體認到對方對自己的重要性,他可以強行將對方綁在身邊,但他卻不想只能看到對方的淚水。

沉默了好一會,赤司征十郎才露出苦澀的笑容,沙啞的說:「現在不同了。」

黑子哲也面露呆愣,赤司征十郎也看見了,反正話也說了,也羞恥過了,他不介意再恥一回。

「我想永遠跟你在一起,但我更想看見你的笑容。為了能看見你的笑容,哪怕是要分手,就是你想退部我也會同意。」

這對以命令使人臣服的赤司征十郎來說無疑是最大的讓步,因為一直以來只有別人為了迎合他而改變,沒有他為了迎合人而改變,這樣的舉動也再次證明黑子哲也對他的重要性。

雖然肉麻,雖然不符合他的形象,但赤司征十郎還是臉不紅氣不喘的說了這些話,黑子哲也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現在的心情了,此時此刻的他,胸口溫暖的竟要滿溢出來。

「赤司君真的很喜歡我呢。」黑子哲也笑著,換來的是對方用力的一句:「廢話!」

見對方難得的放軟姿態,這讓黑子哲也也不好隨便忽悠對方,將內心的想法好好的整理一遍後,這才緩緩開口說出了結論:「我也喜歡赤司君哦。」

不需要過程,不需要解釋,他只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意就夠了,所以他只說出了結論,最終的結論。

赤司征十郎的雙眼瞬間瞪得老大,一臉不敢置信的直盯著黑子哲也。他其實已經做足了被對方拒絕的心裡準備了,卻沒想到對方竟然投下了顆爆彈,炸得他神智不清。

「哲也……你剛才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再說一遍。」

赤司征十郎木訥的表情讓黑子哲也又是幾聲輕笑,於是又將自己的話重複了遍。

「我也喜歡赤司君哦。」

赤司征十郎這次終於確定不是自己耳朵有問題了,他先是難以置信的看著對方,在對方依舊微微笑著沒多久,頓時一陣欣喜若狂。

「我以為……我沒機會了。」赤司征十郎的表情很認真,因為他是真的認為黑子哲也不可能喜歡上他,也因此在確認對方是真的也喜歡自己時,反應才會如此緩慢。

畢竟這種大好消息,要讓他的腦袋完全消化需要不少時間,會這樣實在不讓人意外。

赤司征十郎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對他來說,黑子哲也既是距離很近也很遙遠的存在。近,是因為對方就在他身邊;遠,是因為對方的心根本不在他身上。

這幾天的迴避讓他深入理解到,他的情商可是徹徹底底的鴨蛋,要不是今天剛好見到對方最受傷的一面,他想就算最後徹底失去對方,他都不會理解對方現下的心情。

因為他是赤司征十郎,是帝王,又怎麼可能會因為一個他本就不抱任何希望的人而做出改變呢?

要是沒有今天的偶然,他必定是如往常般以帝王的姿態命令別人,甚至是他口中所謂的戀人,但現在不同了。他發現到對方的受傷,理解到對方的想法,他試著讓自己做了些改變、讓對方可以理解自己,他可以尊重對方的選擇,但他不希望對方誤會自己。

他不是不喜歡對方、只把對方當玩具的爛人,他只是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愛情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