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女人發生了什麼事情,阿桂自然是渾然不知,就算知道了也不會有所反應,畢竟不關他的事。

路上雖然因此而耽擱了一段時間,但阿桂也不著急,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在趕路,所以他也只是維持著相同的速度,繼續朝目的地前進。

大約又走了十幾分鐘,他來到一家公寓面前,那是棟很普通的公寓,看起來也有些年份,卻又不會顯得很破舊。阿桂先是站在一根電線桿旁,無聊的把玩著頭髮,就這麼又站了十幾分鐘,便看見一個長相清秀可愛的女孩從公寓二樓走下來。

阿桂本就注意著公寓那邊的動向,因此在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隨即算準時機邁開步伐,朝公寓大門前走了過去。當他走到公寓大門前時,女孩也正巧走到門口,兩人不意外的對望了眼,彼此都給對方一個微笑。

「嗨!又見面了。」女孩率先開口打招呼,臉上的笑容溫和有禮,看得出她對阿桂並不陌生,而這些都是拜阿桂所賜。

女孩的名字叫方佳佳,早在第一眼看到她時,阿桂就被佳佳清新可愛的外表所吸引,於是果斷的尾隨在後,不難得到她住在這間公寓的情報。

接連幾天觀察佳佳的作息,然後挑準她出門的時間假裝偶然路過。剛開始只是禮貌性的彼此打著招呼,漸漸地彼此的距離開始拉近,阿桂假裝自己是個在工地工作、準備回家的窮困男子,而他的家與她上班的方向正好相同,於是兩人便開始結伴同行,偶爾談得有說有笑,偶爾只是靜靜的陪伴,倒也不無聊。

這樣的日子持續將近一年,阿桂當然不會每天都來,偶爾假裝休假沒來與她結伴,偶爾在她休假時假裝下班經過,倒也沒讓對方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今天也不例外。

「嗨!」阿桂如往常般地微笑著回應對方的招呼,這是他們每次見面不變的開場白。

「今天也辛苦了。」佳佳邊說邊轉身邁步,阿桂也二話不說跟在身旁,對於佳佳的話只是笑著回應:「不會。」

兩人開始如往常般地閒聊起來,直到佳佳到達打工的地點,兩人這才分手道別。然而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阿桂自然不像以往般直接離去,而是站在原地和佳佳對望了好一會。

佳佳自然覺得奇怪,看得出阿桂是有話想說,看了眼時間,倒也充足,便站在原地耐心等候。阿桂也知道佳佳正在等他開口,猶豫片刻後,他才靦腆地笑著問道:「今天下班……我可以邀請妳去吃頓飯嗎?」

佳佳先是愣了一下,臉上跟著顯現出潮紅,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阿桂也不為難,只是靜靜地等待答覆,但臉上的表情卻是莫名誠懇,這讓佳佳在手足無措沒多久便答應了這場邀約。

阿桂欣喜若狂,激動的表現讓佳佳忍不住輕笑了起來,這讓他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乾笑幾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那麼就晚點見?」佳佳笑問著阿桂,後者也回以微笑。

「嗯,晚點見。」

目送佳佳進去店裡的身影,阿桂這才戀戀不捨的轉身離開。他當然沒有忘記自己要老樣子的繞遠路,更何況還要等對方下班,所以並沒有回家的打算。

不管是大街還小巷,早就將T市的路線圖給摸透的他依舊像是在自家後院散步般的閒晃著,等待的時間並不會令他感到煎熬,因為看上的獵物就快到手了,那樣的興奮感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隨意找了家咖啡廳,阿桂點了杯咖啡,打算就這麼耗掉這段時間。想想距離上次狩獵也不過短短幾天,在T市這麼頻繁的犯罪是非常容易被抓到的,更何況自己目前還被列為嫌疑犯。

是時候離開這裡了。

阿桂悠哉的輕啜一口咖啡,接著從口袋裡掏出手機,迅速的撥了個熟悉的號碼。

電話那頭很快便接通了,好聽的男嗓音從話筒裡傳進阿桂耳裡,但對方興奮的吶喊倒是讓他有些哭笑不得。

『喲、阿桂!怎麼啦?又看到什麼好貨色要跟我分享了?』

此人正是他為數不多的好友之一,天使。

對於天使的話,阿桂先是想了想,「嗯」了好一會,才坦然道:「算是吧。」

『算是?』電話那頭的聲音帶著狐疑,這讓阿桂輕笑了幾聲。

「嗯。我過幾天會到你那邊,你得幫我把東西給清了,這不算是一種分享嗎?」

天使注意到的不是阿桂要將他的東西丟給他,而是對方要來他家這件事,這讓他語氣裡難掩興奮地高聲吼道:『你要來了?』

「嗯。」

『好,我馬上就出發!』

「……」

阿桂無言的看著已經斷線的手機,他可沒說自己馬上就要出發,對方卻說現在就要來幫他搬家,這要他如何不無奈?

失笑著搖頭嘆氣,他也不再撥電話過去,而是將手機收了起來,便在發呆中耗掉剩下的時間。

等待的時間很漫長,但對阿桂來說卻像是一轉眼的事情,很快便到佳佳下班的時間,他提早來到對方的店外等待,而對方一出門便見到他,臉上隨即露出了抹燦笑。

「走吧!。」阿桂微笑著邀請,卻又沒有刻意接近,依舊保持著該有的距離。

兩人來到一家簡餐店,天南地北的聊著天,時間似乎流逝的更快了。

阿桂看了眼時間,覺得差不多了便帶著佳佳結帳離去。兩人又散步了好一會,彼此的距離在這段時間又急速拉近了不少,即使手牽著手,也不見佳佳有任何不自然的表現,但有些靦腆的表情倒是讓阿桂忍不住笑著嘲弄一番,這讓對方臉上的潮紅又更深了些。

佳佳知道,雖然對方的條件並不太好,和阿桂在一起必定是要繼續吃苦的,但相處近一年的時間,倒也喜歡對方的陪伴,所以在阿桂提出交往的提議時,雖然還是稍作猶豫了會,但最後還是答應了。

阿桂對此表示自己今後會更加努力,不讓佳佳受苦,這樣的承諾自然是讓她更覺溫暖,對他的喜歡又增加幾分。

但到底只是個小女孩,沉浸在美好氣氛的佳佳,並沒有發現他們行走的路線越來越陌生、越來越偏僻,甚至一眼望去都不見半個人影。阿桂停下腳步,讓佳佳與他面對面,臉上的深情令對方羞紅了臉。

「佳佳……」低沉的嗓音透著迷人的磁性,阿桂的臉正緩緩朝著對方接近,臉上的笑容迷人的令對方的腦袋昏沉。

「謝謝妳接受我。」

佳佳已經不知道是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還是初次體驗的愛情實在太令人著迷,她覺得意識似乎越來越遙遠了,縹緲的感覺卻又令她心情愉悅。

「相信我,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

阿桂的聲音就像心魔般,直達佳佳的心裡,但這句話卻也是她聽到的最後一句話。只見她雙腿一軟便傾倒在阿桂懷裡,後者早有預備地出手一抓,手腳俐落的將對方扛起,便心情愉悅地拐進小巷裡去。

空著的另一手拿著一個小瓶子,瓶子裡的液體晶瑩剔透,看起來倒也美麗。那是他特製的迷藥,無色無味,只要聞一下,就算是粗漢的男人都得昏迷上一整天,也是讓佳佳昏迷的罪魁禍首。

這地方離他家有段距離,扛著昏迷的佳佳走了約半個鐘頭才回到家中,卻沒想到一進屋裡就見到了個不速之客。

「靠!都要去我家了還在找獵物啊?」天使邊說邊朝阿桂走來,但視線卻是放在被扛著的佳佳臉上,「唷!挺不錯的嘛!」

沒有理會天使,阿桂進屋便掃了屋內一眼,隨口問道:「都處理好了?」

天使當然知道阿桂指的是搬家一事,很快便應聲:「嗯,你這種小地方,東西是能有多少?前陣子不是才因為放不下你的那些收藏品才把我叫來搬去我那?」

阿桂也不吐槽,自己友人的個性他自然清楚,他口中的『前陣子』根本就是兩年前的事情了,而這兩年他也帶回來不少收藏品,那數量多到連客廳都被占據了不少空間,要不是怕有不速之客前來拜訪,從門口就看到客廳裡的景況,他也不會特意放慢狩獵的速度。

而這間住屋對阿桂來說是很大間的,但對天使這種住豪宅的傢伙來說,自然是小的不夠看了,也難怪他會說出那種話來。

越往裡邊走,客廳的一切就越清楚,除了家具以外的東西都已淨空,乾淨的讓人不難看出有特意整理過,彷彿是間即將出租的空屋般。阿桂沉默了一會,才回頭看著天使問:「我的工具還在吧?」

「當然。」天使笑道,「你又沒說什麼時候出發,所以就先把那些收藏品和一些不重要的東西給清了。」

不愧是友人,雖然執行力快的嚇人,腦袋倒還是清楚自己的需求。阿桂點頭在一搖,示意對方跟自己走,嘴上也不忘丟了句:「那來幫忙吧,反正你很閒。」

「樂意之至。」

來到一間小房間,房內有許多手術房裡才看得到的工具,而這裡正是阿桂處理收藏品的地方。雖然時常使用,但環境倒也整理得乾淨,空氣清新的與房內擺設成強烈的對比。

對於製作收藏品的過程也是很講究品質的,所有工具自然都是最上等的,阿桂將佳佳放置在檯面上,手腳俐落的褪去對方身上的衣物,很快便看見對方一絲不掛的完美體態。

一旁的天使看了也忍不住吹了聲口哨,嘖嘖稱奇了起來。

「你倒好了,每次帶回來的女人都是上等貨。」天使的語氣裡倒不像口頭上的那般吃味,不過是隨口說說罷了。

Z市要有上等貨,早被人藏起來了。」阿桂說著天使也明白的事情,但目光卻從未離開過佳佳身上。

伸手撫上對方的臉頰,動作輕柔的像是在摸什麼易碎物品,阿桂的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呢喃般地說著:「五月二十,真是個特別的好日子。佳佳,妳在今天徹底成為我的人了,就像其他人一樣,妳也將永遠陪伴著我。」

天使沒有特別去聽阿桂的低語,倒是自動自發的拿起手術刀,熟練的在佳佳肚子上劃了一刀,開始清理內臟的作業。

天使的能力阿桂自然知曉,倒也不會不放心將這件事情全權丟給他做。看著安詳沉睡的佳佳漸漸沒了呼吸,阿桂臉上的笑意也越來越深了。

520,我愛妳。

而妳也將在今天,完全的屬於我才行。

*****

YA今天下雨不用上班所以我打完了,超有病的520,讚!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