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別再念我,聽了煩。」薛子安嫌棄的擺擺手。

薛子墨一反先前的心塞,因為他早就注意到這個便宜弟弟好像也沒想像中那麼蠢,對方現在這副表現更加證實他的猜測,這下就有趣了。

薛子墨也不說話,就只是雙手環胸,似笑非笑的看著薛子安。

「最近老頭子不知道幹麻突然一直慫恿我幹掉你,蠢得要死,他還以為我就是個只會聽從他命令的廢物,完全沒發現自己才是被玩的那個。」薛子安笑了笑。

感情這便宜弟弟和自己是一路貨色,難怪上輩子能把他搞死啊。薛子墨跟著笑了笑,也大概摸清對方怎麼會這麼快就在自己面前露出本性了。

畢竟對他們這類人來說,生活實在太沒挑戰性、太無趣了。為了打破這無趣的生活,自然得自己找些樂子不是?

薛家自然是他們的樂子,唯一有點看頭的就是他們兄弟二人,既然彼此都知道遊戲的最終結果──薛子墨連子彈都閃得過,薛子安當然不認為那是僥倖,畢竟那一槍可是瞄準心臟的,再加上一直以來不管是大是小動作都能被對方一一化解,明顯就是身手了得,知道和對方槓上自己沒勝算,既然對方說不玩了,他自然也沒玩下去的必要──那麼這場遊戲就這麼停下來也不意外。

「你的打算?」薛子墨饒富興味的看著薛子安。

「我想想……跟著你玩?」

「我想拆了薛氏、廢了薛盛榮,你有興趣?」

「聽起來挺不錯的,不過你竟然不要薛氏?拿下來賺錢花花不好嗎?」薛子安摸摸下巴,語帶不解。

「我又不缺錢,你想要?」

「那倒不是,不過大哥,你要是有錢不如多養個我?我覺得我還是挺好養的。」薛子安笑咪咪的說。

薛子墨上上下下的看著少年,嗤笑了聲:「臉挺大的。」

「哎呀,大哥和我明顯就是一路人,我挺喜歡大哥的,所以大哥對我應該也挺有好感?」

薛子墨對此不置可否。

「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既然大哥也挺喜歡弟弟我,那就把可愛的弟弟帶回家養唄。」

薛子墨看著眼前這位毫無下限的少年,實在很想知道他臉皮究竟有多厚,才能臉不紅氣不喘地說這種話?但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就點頭答應了。

反正他不缺錢。

而且薛家人,他確實就只喜歡這個便宜弟弟。

於是回程路上薛子墨身邊多了一條小尾巴。

本來眾人準備離開了才發現薛子墨失蹤了,大夥正準備動身開始尋找,就見兩人結伴走來,頓時就是一懵。

少年雖然面生,看起來卻也有幾分眼熟,大夥上下打量好一陣子才把視線轉移到薛子墨身上,正準備開口詢問卻突然慘遭雷劈。

──卧槽!這小孩不是長得跟薛子墨挺像的嗎?

看這年紀相差不大,於是就有人開口問了:「子墨呀,這孩子是你弟弟?」

「嗯。」

眾人頓時都炸了鍋,畢竟兩兄弟的顏直都擺在那,不禁讓人感慨他們的家族基因真是好得不得了啊。

只有杜遠瞬間皺起了眉,猜到少年就是好友口中的私生子,也是私底下小動作不斷的人之一,臉色頓時就黑得難看。

變臉的自然還有宋禹寒,他雖然沒有看過薛子安本人,但私底下的聯絡,還有對方對薛子墨的各種針對多少還是知曉的(畢竟有好幾次還是出自他手),甚至這次要他將薛子墨支開好下手也是對方聯絡的,更別說方才他還在薛子墨面前各種黑他這位便宜弟弟,結果他現在看到了什麼?兄弟兩相處融洽的一起回來了?

宋禹寒覺得自己的處境似乎不太妙,而且是非常不妙。

後背被冷汗浸濕,他開始祈禱這兩兄弟能夠無視他,反正他也什麼都沒做,不過就是說說話而已,不是嗎?

先不管宋禹寒自個兒在那腦補了什麼,杜遠看向薛子安的眼神就是真真正正明顯的敵視與戒備了。薛子安自然發現了,但他只是給予對方一個燦爛微笑,順帶抱著自家便宜大哥的胳膊,像個搶走別人心愛玩具的勝利者般,愉悅且挑釁。

杜遠:「……」卧槽!這小夥子竟然敢鄙視我!

兩人的互動當然沒逃過薛子墨眼裡,他笑了笑跑去跟導演打聲招呼,反正回程路上他們沒有要開機拍攝,便大手一揮,爽快答應多帶一人回去了。

「你兩怎麼回事呢?他不是你敵人嗎?」車上,坐在薛子墨身旁的杜遠悄聲詢問,眼底還帶著明顯的擔憂。

三人擠在一起,薛子墨坐在兩人中間,杜遠雖然降低了音量,但耳聰目明的薛子安還是聽見了,頓時就有些不滿的瞥對方一眼。

對薛子安來說,周遭的人包刮他父親薛盛榮,沒有一個人能提起他的興趣,實在是因為他們都太蠢了,讓他沒有絲毫挑戰性,會聽從薛盛榮的話來對付薛子墨也不過是無聊找事打發時間,卻沒想到原來這世上真有人能勝過自己,而這個人還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

薛盛榮的教育本就奇葩,也因此薛子安的三觀不正實屬正常,同樣也因為他想法特異,因此無法和常人相比,所以薛子墨入他的眼,他自然就特別喜愛,也因此在對方明顯願意帶他走的情況下,對於貌似在挑撥他們兄弟間本就薄弱關係的杜遠就有些不滿了。

要是大哥因此討厭他了那怎麼辦?薛子安蹙起眉頭,正不滿的準備開口,耳邊就傳來自家大哥低沉好聽的嗓音。

「沒事,我其實挺喜歡他的。」

薛子安:「……」好害羞!

杜遠:「……」這世界變得太快,他有點跟不上。

「放心吧,他以後跟著我。」薛子墨淡淡的說:「反正我有的是錢。」

杜遠:……很好,你贏了。

突然想到什麼,薛子墨轉頭看向薛子安:「對了,那個宋禹寒你要是不想解決掉就放著吧。」

「你不怕老頭子找上他?像他那種人是最好利用的了。」薛子安有些不解,對他們來說,斬草不除根可是大忌啊!

「沒事,那傢伙搞不出什麼風浪,薛盛榮要真找上他那也只能說他沒救了。」

「哦,說得也是。」

杜遠:「……」他算是知道薛子墨為什麼會接受這個便宜弟弟了。

媽蛋!這兩兄弟根本是一路人啊!

「還有,你雖然叫我養你,不過你應該老早就背著薛盛榮開始賺錢了吧?」薛子墨放鬆身體背靠著椅背,斜眼覷著一旁臉蛋有些紅撲撲的少年。

到底還是太年輕,薛子安會對自己表現得如此孩子氣也不奇怪。

「嗯嗯,不過賺得不多,就一個憶而已。」薛子安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頭。

杜遠簡直想吐血,什麼叫一個憶而已?有錢人的世界他不懂……

「那行,你要是有什麼想做的就去做,反正有我。」頓了一下,薛子墨補充道:「只要不殺人放火就行。」

然後他就看到薛子安的雙眼瞬間亮了起來。

「我要和哥哥住!每天和哥哥玩!我要當哥哥的腿部掛件!」

杜遠:「……」

薛子墨:「……」得,又是個逗比。

薛子墨抹了抹臉,無奈地嘆了口氣。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